生活随笔:再读《红楼梦》是改变也是适应

01

一天中午,躺在飘窗上边酝酿睡意边玩手机,好巧不巧的是手机没电了,起身给手机充上电以后,站在书柜前寻思着找本书看看吧。

《水浒》《红楼梦》《西游记》《三国演义》四大名著正好摆在书柜的开放架上。顺手抽出《红楼梦》来,躺在飘窗上边晒太阳边读书边酝酿着睡意。

读书我有个很好的习惯,就是从开头读起。不管是哪种类型的书籍,只要是拿起来了,从不因为好奇之心而掐头去尾地读。即使是遇到不喜欢的书也是直接放弃了之,不会说是看了开头后就去看结尾。

打开《红楼梦》的第一页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仔细地阅读起来。

读着读着在暖暖的阳光中睡意袭来,梦境里飘然而来的不是贾宝玉,不是林黛玉,不是薛宝钗,却是名不见经传的丫鬟紫娟。

紫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红楼梦》人物,她不是主角不是大人物,她只是贾母送给林黛玉的丫鬟,可她在书中却是一个贯通始终的人物。

喜欢书中的人物,就像是喜欢身边熟悉的人一样,有的人物和你对了脾气性格,有的人物和你对了眼缘,这大概也是一种缘分吧。

我家的四大名著是1991岳麓书社出版,字迹比较小,读起来有些费劲,读着读着眼睛就花的不行了。睡醒一觉后,看着搂在怀里的《红楼梦》不由得有些感慨了。不管怎么说还是老了,精力有些跟不上了呢。

02

书拿起来了,就慢慢地读下去吧。想是这么想的,捧着一本字迹很小厚厚的书,一字一句地读,对于眼睛近视还有些老花的我来说,自然有了难度。

怎么办好呢?想起来了,不是还有听书这么一说嘛,于是我找到听书网,准备开始听书。

听书严格的来说和读书是两码事儿。听用的是耳朵,读用的是眼睛。听书能一心二用,做家务的时候能听,锻炼身体的时候也能听。读就不一样了,只能是放开一切活动,专心致志地一点一点地看着才行。读书和听书比起来要专心很多。

既然把读改成了听,是不是标题也该换成再听《红楼梦》呢?想想还是算了吧。读也罢,听也罢,改变固有的生活状态适应退休生活才是真的。这个年龄的人了,能再拿起《红楼梦》来也算是个读书人了吧。

在决定了听《红楼梦》以后,搜索一下居然找到了很多种播放版本。试听以后,用白话文播放的《红楼梦》勾起了我的兴趣。

白话版的《红楼梦》我是第一次接触,用听的方式完成阅读,也算是我走进退休生活后的一种改变和适应。从头开始一节一节,一字一句地认真听上一遍也会有收获的。

白话版的《红楼梦》听完以后,收获最多的不在主角人物身上,而在几个陪衬式人物身上。主角人物和职场的领导人物一样,出场自带气场,想要忽略都不可能。书中的陪衬角色,却像是日常生活中的外卖员、快递员、维修工一样看着并不重要,却是一个也不能少。

每多读一遍《红楼梦》,其中的小角色就会完善一遍。这次完善的人物有三个,晴雯夏金桂和司琪。这三个女子在书中的结局是一样的,都是早早地死了,但是她们的生平故事却有着不一样的曲折。

在她们短暂的人生历程中,对与错我无法干涉,善与恶我无从定论。阅读之中能体会到的只是作者对人物塑造那份细心和睿智。

03

晴雯在书中地位不高,前几次读的时候,一直对她抱有一份同情之心,总觉得她怒撕扇子,抱病补裘衣都算是正面描写,是一个敢怒敢言个性鲜明的人物。再读以后才发现,她在张扬个性的时候,不免也有踩低攀高的奴性,也是作者笔下充满了幻想的傻女子。

晴雯责打坠儿这段文字,以前读的时候总是一带而过,这次听白话文才听仔细了。坠儿偷了平儿的镯子是不是真的书中并没有交代清楚,平儿不想追究这事却是真的。就连宝玉偷听后知道了坠儿的事,都说不要追究了,偏偏是晴雯狐假虎威借着宝玉的名义打了坠儿不说还把她撵出了大观园。

她病在床上却有力气用簪子使劲戳坠儿的手,你看她的狠劲就像对待仇人一样。坠儿在丫头里是最低等级的,地位远远比不上晴雯这样的大丫头,但她毕竟和晴雯是一类人,你又何必为难她呢?

晴雯责打坠儿和现在的保安欺负外卖员以及打扫卫生的是一个道理。目的是什么我不敢说,总是做得有些过狠了。

宝玉骂了她以后,又用撕扇的游戏来换取她的笑容,那是她和宝玉之间的情趣。最后晴雯又把麝月的扇子也撕了,算怎么回事呀?把你的开心建立在别人的烦恼之上,不就是欺负人吗?这事如果放在当下的职场中来说,她对人对事少了一份善良多了一份狠辣。晴雯最后的结局看似有些凄惨,不得不说是她咎由自取的结果。

作为家生丫头的司棋,从小与鸳鸯紫鹃侍书她们一起长大,后来被分到二小姐迎春房里做大丫头。对司琪以前读《红楼梦》的时候没有太多注意,长得啥样书中没写,只说她是品貌风流高大丰壮。这次听完以后才知道,她派莲花儿到厨房要碗鸡蛋花,莲花儿没及时完成任务。司琪便对绣橘说莲花儿是不是死在那儿了,比晴雯病中骂偷了东西的坠儿还厉害。这种骂人的方式和最近扔工卡是一个道理,一点也不尊重人。

司琪知道柳嫂子不想给她们鸡蛋后,便带一帮小丫头子来到厨房,二话不说进去就砸厨房的东西,连厨娘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一副大小姐霸道蛮横的派头。

你司棋最多只是迎春的大丫头,凭哪一条在厨房欺负比你地位低的人。

再说她和表弟的爱情,因为家人的反对以及她对表弟的不信任,一时冲动竟导致了无可挽回的结局,害了自己也害了潘又安。

司琪看似性格刚烈死于自杀,却也死于她的自命不凡和自以为是处世态度。

夏金桂是我一直好奇的一个角色,以前读《红楼梦》只知道她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那样。她出身于豪门富贵之家桂花夏家,自身身价不菲,怎么会选择薛蟠这么个人嫁了呀。嫁给薛蟠以后又怎么会把日子过成那样?

这次听完以后才知道夏金桂与薛蟠一样,从小没有父亲,也没有同胞弟兄。她母亲早年寡居只有她一个女儿相依为命,她在母亲的百依百顺和娇养溺爱之中长大,养成了骄横跋扈唯我独尊放纵自私的性格。与薛蟠结亲说是家庭相当,其实只是臭味相投而已。

她外表漂亮内在包裹的却是一颗蛮狠肮脏之心。在娘家时常和丫头们耍性子斗狠气,对丫头们轻的骂个不停,重的抬手就打,名声特别不好。

到了薛家以后连香菱的名字都不能容忍,态度更是恶劣到了家。薛蟠出事以后她还不择手段地勾引薛蝌,可见还是个不知廉耻之人。最后害人不成反而害了自己,死在了自己的丫头宝蟾手里。一句河东狮是夏金桂性格的总结也是她结局的必然。

夏金桂虽然出场比较晚,但是她在薛家的作派和闹腾,是作者从另外一个侧面完善了薛姨妈一家人物的塑造。

04

再读《红楼梦》,因为年龄的关系变成了听书。白话文阅读也许会对原著有些欠缺,不过名著就是名著,不管怎么说每次读过都能有细节处的收获。

收获的多少在于个人的理解能力,对人物的评判在于对角色的认知度。本文都是个人的读后感,不是《红楼梦》的研究更不是红学家的观点。一部名著一部小说,读通了读细了即可,不必追究太多。

读书变成听书与年龄有关系,是无奈也是一种改变之中的适应。

用原创文字记录生活点滴,让温暖在字里行间自然流动。

生活随手记,温暖自然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