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公开课《幸福》第六课

需要创造一个积极的环境,亚当斯总统说的,“耐心和坚持总能奇迹般地,扫除困难和障碍”。用名言或者励志电影去激励,影射的力量。

只要你想得到,只要你相信,你就能够做到。“要有美好的希望,并全力以赴去追求,要有远大的梦想,并全力以赴去实现,要有宏伟的期望,并深信不疑”。

爱迪生回答“我没有失败5000次,是成功了5000次,我成功证明了哪些方法行不通”。他不是干坐在实验室说,“相信就能做到”,而是我相信,而且我会加倍努力,满怀斗志地工作,他的一条名言是“我从失败走向成功”。

史上最成功的人往往是,失败次数最多的。这一句话我会反复在课堂上重复,学会失败,从失败中学习,学会失败,从失败中学习。成功别无他法,

当面对事情的时候,快乐感会上升,但然后很快又下降回基础水平,如此反复,生活中的悲欢离合。但当我们不是逃避而是面对时,基础水平提高了。

在艺术上或科学上或商业上或政治上,取得成功没有别的方法,学习失败,从失败中学习。

课程全文:

幸福课 第六讲

希望各位度过了个愉快的周末,好了,直入主题。上回说到哪儿了,上回我们谈了环境的力量,谈到了信念是如何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以及我们是如何通过环境,对他人产生期望及信念。这些信念会变成现实,还谈到了为什么说社会心理学。本质上是从,某些重要的实验开始的,比如米尔格伦实验,又称权利服从研究;比如津巴多的监狱实验,试验中,囚犯被关在…学生扮演囚犯及看守的角色,完全进入了角色,以至于,一周后实验被迫中止,而原计划是要进行两周。接着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既然环境的力量如此巨大,能使人改变,那能否创造出一种强大但积极的环境,将人的最佳状态充分调动起来?答案是肯定的。我们对此做了深入分析,并谈到了,Langer教授以及她的研究。她让一群老人置身于仿20年前的环境中,要求他们装作回到20年前的生活,这些老人竟然变得年轻了,他们的智力水平提高了,记忆力提升了,视力听力也改善了,手指骨骼间的距离变小了,这是年轻的迹象。

他们自评及互评都认为,自己更健康,更年轻了。就因为他们装作自己处在1959年,而不是1979年,这就是积极环境的力量。她还进行了另一项实验,对象要进行视力检查,他们被安排在了飞行模拟器里,做完全一样的视力检查,因为环境的不同,测试结果竟然提高了,然后我们接着继续讲,上回结束的地方就是,分析影射,影射是…可以从意识及潜意识两个层面进行,是指在我们的意识或潜意识中植入。一粒种子,一种信念,一个词或一幅画面,以及如何对我们行为产生影响。

Bargh在纽约大学时,进行过一项研究,他用“年老”的相关词,影射实验对象。如果你们还记得,这些词包括皱纹,年老,佛罗里达,这种影射导致的结果是,实验参与者走路更慢了,更佝偻了。研究者进行评估时,并不知道每个对象的实验条件,也就是说不清楚他们是被影射了对照词,随机词,还是年老相关词。所以通过影射,人们的行为,的确会发生改变,环境的力量,外界的力量,然后Bargh将实验更进了一步,决定用使用积极的影射。比如成就,毅力,成功,比如这些词,成就的近义词。实验对象被影射这些词后,智力及记忆力测试的成绩,比没有影射的对照组好。

两位荷兰研究人员Dijksterhuis和Knippensberg,也进行了影射实验,他们找了一批人,请他们为下一次实验进行描述。不是本次实验,让他们为下一次实验,足球流氓,秘书及教授,描述这三种原型,他们被告知,这是为下次实验做准备,需要这三种原型的描述,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通过对原型进行描述,自己已经被影射了。他们分别被影射为足球流氓,秘书,或教授,影射后,他们接受了智力测试,及记忆力测试。描述足球流氓日常行为的人,表现得最糟,无论是记忆力还是智力,然后是描述秘书的人,表现最好的,是描述教授的人,而他们之前并没有更努力学习,什么也没有改变,除了发生了影射。环境中有东西植入了他们的思想,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为自己创造一个积极的环境,让自己收到积极的影射,变得更幸福,更成功等等。方法有很多,我跟大家分享几个,其实这将是你们这周的作业之一,即创造一个积极的环境。

举几个例子,找一些你爱的人或地方的照片,这些东西很重要,因为即使你不看它们,潜意识中还意识到它们的存在。虽然只是在潜意识层面,人们被影射时,看不见…那些词,比如“成就”这个词出现在屏幕上25毫秒,根本不可能看清,但大脑却记录了下来。所以即使你挂了照片但没去看它,或没意识到它,念到它,它仍然会对你造成影响,所以找些你爱的人的照片,让你开心的东西,无论是纪念品,鲜花,艺术品,你最喜欢的艺术品。我家中和办公室都挂了,我最爱的画,由我最爱的艺术家创作,让我跟你们分享一下,我今天带到课堂上来了,它们价值连城,我给它们投了保,所以不用担心。瞧,这位画家处在艺术生涯第一阶段时的作品。如你所见,充满了有力的线条,非常强烈,非常从容,真是绝了,另外一幅,仍是那位画家,进入艺术生涯第二阶段。印象派对他作品的影响已经清晰可辨了,不过你仍能从中看出同样的特点,同样的力量,同样强烈的情感,这些都挂在我家墙上。

我还想向你们介绍一位画坛新秀,她还没进入第二阶段,因为她才一岁大,这幅画是在她妈妈帮助下完成的,但是我还是挂在墙上,每天提醒我,虽然我已经看过几百次了,但还是挂着,让我想起我的孩子们。我挂了些其他的…名气不比他们的画家作品,你们可能没听过这画,这是罗丹的《沉思者》,也挂在我的墙上,是我最喜欢的雕塑。还有罗丹的另一幅作品,提醒我生活不仅要沉思,还有其他的,让生活更美好,这是罗丹的《吻》。所以找些东西挂在墙上,创造一种让你觉得温暖,觉得开心的环境,名人名言,我喜欢名人名言,你们很多人肯定也喜欢,已经有人把他们最喜欢的名言发我了,我墙上也有一列名言,就算我没看它们,也能感受到。比如,让我看看有没有带来,好,在这里呢,这句说亚当斯总统说的,“耐心和坚持总能奇迹般地,扫除困难和障碍”。将“坚持”用于影射,插一句,Bargh的实验也囊括了这个词,受到影射的人的确变得更坚韧不拔,乔治•艾略特,原名玛丽•安妮•艾凡斯,我最喜欢的作家,她写过“推动人类进步的重任,不能等待完人来完成”。大约三周后,我会讲到完美主义,对我个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私人话题,可以说她是我的榜样,加缪说过“在深冬里,我终于发现在,心里有个不败的夏天”。

这句话帮助我走过了艰难困苦,亨利•戴维•梭罗,“如果一个人能昂首挺胸地朝着梦想前进,努力实现他想象的生活,他会与成功不期而遇”。同样地,我都挂在了墙上,还有其他的,其中许多名言你们都在课上读到过了。它们不断影射我,提醒我,为我创造出积极的环境,我们会在下一节讨论艺术及其重要性。把喜欢的书放在手边,听听音乐,要集中注意听,不要只当背景音乐,要让音乐激发你,无论是摇滚,还是痞子阿姆,都可以。多看看激励你的电影,这些东西能帮你创造积极的环境,有助于成长,获得成功与产生幸福感,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潜意识层面上进行的,这就是影射的力量。对于影射的研究,这也是积极研究的意义,如果我们总是关注“消极”研究,焦虑,压抑,精神分裂症,就会被这些研究影射,被这些工作影射。创造出现实,你们有些人可能知道,这与冰山理论有这千丝万缕的联系。即当你度量某种现象时,就是在改变这种现象,当你度量某种现象时,也是在改变自己。所以通过研究积极环境,我们也是在,对自己影射积极的东西,今天包括下周,我谈到的很多内容,其实都是源于自助运动,自助运动确立于20世纪,并从各个方面展开,其理论基础为我们通过思考创建了世界,我们的思维创建了时间,1930年代相关书籍开始出版,比如《思考致富》。

从30年代至今销售超过6千万本,而且仍不断再版,至今还是畅销书。不论在美国、中国、印度,非洲还是欧洲,它对人们产生了巨大影响,作者Napoleon•Hill这样说过,“只要你想得到,只要你相信,你就能够做到”。只要你想得到,只要你相信,你就能够做到。非常鼓舞人心,对各类人群,对大众产生了很多影响。6千万本销量,史上最畅销书籍。Henry Ford也发表过类似的看法,“不论你认为自己行还是不行,你都是对的”。许多人都这一理念吸引,为什么?因为它鼓舞人心,让他们觉得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另一本极具影响力的书。Norman Vincent Peale的《正面思考的力量》。

“要有美好的希望,并全力以赴去追求,要有远大的梦想,并全力以赴去实现,要有宏伟的期望,并深信不疑”。多么让人为之一振啊!只要你思考,只要你相信,就会获得富足,无论是精神的富足,还是物质的富足,这一理念对大众一直有着巨大吸引力。时至今日仍是如此,当今最畅销的励志书,全球销量第一,没错,《秘密》,成功的秘密就是,所谓的“吸引力法则”,即,你的生活是被你吸引过来的。无论你想象什么,无论你相信什么,有一条强大的讯息,本书已经卖出了几百万本,就在我们说话当口,仍在热卖,而它传达的讯息其实很简单:相信就会成功,构想就会实现,在现实中就会实现。

让人信服,鼓舞人心。但是,这条讯息正确吗?这我们讨论过,还有Roger Bannister的故事,他在4分钟,准确说是3'59跑完了1英里。6周后John Landy将这一成绩缩短到3'57。一年后37名运动员都能跑到4分内了,其中有一定奥妙。一但他们相信能办到,就有可能实现,但问题是,当今的心理自助运动的发展趋势。当今的自助领域强调某个真相,将这个真相过分鼓吹,没错,某种意义上我们的精神的确能创造现实,但是这不是全部,我们创造了现实,或者说是共同创造,还会受到外界或者内在的某些影响。比如《秘密》,如果你相信自己可能会成功,那成功的可能性会变大,但离不开刻苦勤奋与坚持不懈,而且失败避免不了,你要从失败中学习。

所以这只是等式的一半,而这些自助书籍,传达的讯息往往言过其实,效果甚微,甚至可能会造成毁灭性后果。比如,如果一切皆建立于吸引力法则上,我创造了一切,一切都因我而变,一切都是我的错,举个极端点的例子,如果3岁小女孩被虐待,那是她的责任吗?30岁的男子被酒醉驾车的司机撞成瘫痪,是他自己的责任吗?有些事情是我们无法控制的。所以一切因我而变,一切都由吸引力法则决定,这种说法短期内可能能让你,坚定信念,获得幸福感,但是长期来看,只会让人感到挫败,内疚,不快乐,离成功越来越远。因为如果我真的相信一切都由思考决定,这种想法就会成为我的心态习惯,只要有信心,钱就会滚滚而来,爱情就会降临于我,这抹杀了勤奋工作…坚忍不拔以及失败的作用,它们也是成功。幸福,完满人生的必要组成部分,我给大家放一段短片,是我在网上看到的一段广告,于是我向苏格兰皇家银行索要了原版。因为它抓住了当今人们对精神力量的,某种误解,很诙谐的一则广告。

Douglas,也是参加会议的。

James,Aderson,你好,这儿风景真不错,那是什么鸟?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

没事的,各位,我上过一门课程,什么?正面思考。正面的思考会产生正面的影响,明白不,正面的思考会产生正面的影响,看着我,没事的,来,(紧急启动)。语言不能代替行动,这就是思想的力量,创造现实,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

我真厉害,真的耶!它抓住了部分真相,但不是全部,我们看看严肃研究,对精神力量的解释,一种神奇的现象,但还是需要通过实验来研究其原理。Albert Bandura,你们本周的阅读任务,做了许多关于自我效能的研究,本质上是自信的学术术语。以下是他进行几十年研究后的结论,去年他获得了授予积极心理学家的,研究者奖项,进行了很多这方面的研究,他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自我效能感影响人们生活选择,动机水平,机能的质量,对逆境的适应力,对压力和沮丧的抵抗力,相信自己的人,充满信心,在生活的不同领域都表现出色。他还指出,认为自己高效能者,与认为自己无用者,想法感觉完全不同,他们创造自己的未来,而不是简单地梦想。换句话说,他所说的是,对生活充满信心的人,他们创造自己的人生,与那些,由他人摆布的人不同,他们适应力更强,对困难与挫折的应对力更强,换句话说,能力更强。我们之前讨论过应对挫折的问题,这项研究的重要性在于,经过长年累月的,研究发现,这些能力是可以习得的,可以慢慢培养,否则研究就是无用的,至少对我们来说是。

如果通过研究他得出结论,说这种能力只是天生的,有些人天生就有适应力基因,其他人没有,幸好情况不是这样,他的研究表明这些都可以习得的,但要花时间和经历,我们以后会讨论如何培养,重要的是,这些能力是可以锻炼的,我们可以改变它。Curry做过一项关于运动员的研究,下面一定坐着许多运动员,她证明了一旦成为运动员,56%的成功是由期望度决定的。成功取决于你坚信自己能取得成功的程度,记得第一或第二节课上,我提到了John Carter的研究,有关商…哈佛商学院毕业生的。他预测…,有两个因素会影响他们的长期成功,某些毕业生会格外成功,一是他们不断地提问,二是他们相信自己。

他们相信自己能行,但需要意识到的是,不是所有这些差异,都能用希望,信念或乐观来解释的。很多自助书籍想引导我们这么认为,但当然这些是成功的一部分。Nathaniel Branden从事心理治疗50年了,他做过许多严谨全面的哲学及心理学研究,致力于对自尊概念的探究。等我们进行到自尊课时,会详细讲他的研究。现在我只引用他的一句话,“我们每个人自尊的水平,也就是自信的程度,对我们的方方面面有着深远的影响。比如我们的待人接物,能取得的地位,能取得多少成就,还比如在个人领域,我们会与谁坠入爱河,我们与配偶,孩子及朋友的关系,个人幸福的水平”。物质富足与幸福感,或生活地点与幸福感,属于低度线性相关,而自尊与幸福感属于高度线性相关。大多数研究发现两者的相关系数,可以达到0.7,我的论文也获得了相同结论,所以自尊非常重要,内在因素很重要。我们提高自信水平时,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是,我们在转变精神,改变“容器”,这样我们看世界的角度不同了。有了不同的理解与感悟,处事待人的方法不同了。庆祝成功,从失败中学习,转化为机遇,但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内在。

Branden说过“自我概念即命运”,与“只要你想得到,只要你相信,你就能够做到”,非常相似。Napoleon Hill说的,唯一的不同之处是,他对此进行了严谨细致的思考与研究,以证明信仰的局限性。这一领域的另一个研究,大多数都听说过,安慰剂效应,你头痛,去看医生,医生说,我给你开种药,非常有效,新出的,能治疗你的头痛。你吃了药,头不痛了,你不知道的是,她给你的其实是糖球,但是因为你以为,因为你相信它能治好头痛,还真治好了,真是神药啊。于是Herbert Benson,在河对岸,医学院的老师,对此做了一系列研究。我着重跟大家讲两个,他找了一些处在妊娠期,胃部不适的妇女,她们都有呕吐恶心的症状,这其实挺常见的,尤其是在怀孕初期的三个月,他告诉她们,“这里有一种新药,能缓解你们胃部不适,治疗呕吐症状,非常有效。于是他把药给了她们,她们的胃部就好了,当然,她们不知道那只是安慰剂,普通的糖丸。

然后他将实验更进一步,找来了另一组有同样胃部不适,呕吐症状的妇女,把药给她们,告诉她们可以缓解胃病,但是这次,他给的不再是糖丸,而是小剂量,没有危险性的小剂量的吐根,你们可能知道吐根…是催吐时服用的药物,如果发生食物中毒,就需要服用吐根催吐。他给这些病人服用了吐根,这一实验通过了道德审查,没有风险,他给这些病人服用了吐根,并告诉她们能治疗呕吐。而她们也的确恢复了健康,本来应该出现的呕吐症状不仅没有出现,由于服用了吐根更该呕吐的,实际上呕吐却停止了。我给大家读一段摘录自他的《永恒的治疗》,我非常推荐这本书,“引人注目地是,病人的恶心感与呕吐反应,完全终止了,且根胃内水球测量,胃胀现象也消失了,恢复正常,因为她们相信她们服用的是止吐药,竟然逆转了催吐药的作用。”

虽然很多人在医药箱储存了吐根,以防食物中毒发生,这些胃部不适的孕妇,却抵御了本该让她们更难受的催吐药物。单凭信仰就治好了病痛,但这不是说药物没有效果。我不推荐大家回家以后,给你们的室友,服用吐根,甚至氰化物,然后告诉他们这是维生素C,他们一般不会感觉好。但这一实验,及其他类似实验表明,我们不应忽视精神的强大力量,而需要研究并理解它。Benson在他的书中还写到了另一个实验,这项实验是在日本进行的,实验对象对某种植物过敏,他们被蒙着眼睛带进实验室,研究人员用过敏植物碰触他们一只手臂,然后用另一种植物碰触另一只手臂,但没有告诉他们哪边是过敏植物。理论上被过敏植物碰触的手臂,会发出了疹子,出现过敏反应。但是,实验还有另一个条件,他们被告知会过敏的植物,碰触了他们的左手,不会导致过敏的植物,碰触了他们的右手。

但是Benson将两者对调了,即真正会导致过敏的植物,碰触的是他们的右手,而不会导致过敏的,碰触的是他们的左手。所以按理说,应该右手起疹子,而非左手,但是因为他们误以为左边的才是,过敏植物,所以左手起了疹子,而右手没有。因为精神的力量,但同样的,这并不是说外在因素不重要,也不说明生活中的一切都是被吸引过来的,但是这的确证明了精神。对构建我们的生理,情感,认知,以及外在环境起了重要作用,信念常常会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但它是如何作用的呢?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模型,是我根据这一领域大量研究建立起来的,它基本上解释了我们的信念及希望,是如何影响我们的表现的。无论是安慰剂效应,还是我们学习,体育运动,恋爱关系等,生活各个方面的表现。换句话说,这盒子里是什么,这上面应该有哪些内容?是什么斡旋于信念期望,及实际表现之间?我想谈谈两个机制,第一个相对简单易懂,即动力。如果我相信我能行,各位可以回忆一下自己的经历,当你相信你能做好某事时,会非常有动力,如果你认为自己希望渺茫,那就很有可能就此放弃,无所作为。你不仅事前会受到激励,无论是训练,还是练习,而且正式进行时也会动力十足。

想想Marva Collins的研究,她激励学生,让他们相信他们能获得成功,他们一生中能有所作为,这是他们的责任,这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因为他们有了动力,所以非常刻苦,所以动力非常重要。除了动力外,另一样东西也会影响我们,即一致性或相合性的概念,那是什么意思?我们每个人对世界都存在心理基模,世界应该怎么样,会怎么样,是怎么样。比如,我的一个心理基模,表明把东西放在半空会掉下来,所以我认为如果我放开这东西,它就会掉下来。我的数学能力基模认为,我可能是个优秀的数学家,我在这一领域是否有潜力,对其他人的态度也有基模。我喜欢这人,那人真好,还是那人不好,残忍,所以我们对他人,对自己,对自然现象,都有基模,基模就是内在。还有外部世界,现实发生在外部世界。比如,半空中我松开手,它就会掉下来,这一事实与我的基模无关,它发生在外部世界,不管我的基模如何,我在数学上的实际潜力,也与我的基模无关。

某个人对他人,是慷慨仁慈还是可憎无礼,也与我的基模无关。所以内部和外部两个因素,共同作用就是关键,我们的精神不喜欢内部与外部,存在差异,我们的精神喜欢两者一致相合。如果不相合,如果不一致,我们就会产生异议感,觉得不适,感觉不舒服,不对劲,所以我们常常不惜一切,让两者统一。要么改变外部现实,要么改变自我思维以符合外部现实,我们不喜欢不一致,有好几种方法,可以重建一致性,我给大家介绍几个,我会讲4个,都是互相关联的,互相联系,还有重合之处。

但这样能能帮助你们就此进行思考,帮助你们理解内部与外部间,发生的对话,两者差异发生时,我们首先能做的就是更新基模,这是第一种做法。比如,原来我不知道松开手东西会掉下来,现在我知道了,于是我更新基模,又比如,我原来以为那人很可恶,但我看到他们对别人慷慨仁慈,于是我更新基模,他是个好人,第二种做法,通常比第一种更普遍,即忽视或抛弃外在信息,忽视或抛弃,不符合基模的外部信息。我们不喜欢不一致,于是直接扔掉这种不一致,也就是忽视,抛弃它,第三种方法,主动验证,我们会主动寻求验证信息。

想想2和3,想想现实世界,今年正是选举年,想想你不会投谁的票,或者你以前没投过谁,我们是怎么做的?通常,比如,我看到布什总统做了件好事,为我信仰的某个事业奋斗,但我之前没给布什投票,举例而已,于是多数情况下,我会选择,忽视抛弃这条信息,然后寻找有利证据以支持…坚定我讨厌布什的立场。这同样适用于今后的选举,比如希拉里或奥巴马,如果我不喜欢他们,我就会寻找相应证据,证明我为什么不喜欢他们。即使他们做了什么我喜欢,重视或信仰的事,通常我会选择忽视,我们所做的,就是创造另一个现实,因为我们在质疑,布什做过什么恶,希拉里或奥巴马做过什么恶,当我们问这些问题时,我们已经完全忽略抛弃正面的东西。记得我问你们几何性质吗?你们没看见车上的孩子,虽然他们就在你们眼前,所以质疑会创造现实,而为了保持一致性。我们常常会采取二者中的一种方法,要么忽视抛弃,要么寻找有利证据,无论积极或消极,来支持我们的基模。是希拉里,奥巴马好,还是布什好,或是其他任何看法,第4件事直接得多,即创造新的现实。

1954年5月6日前的现实是什么?当时的现实是,4分钟,是人类的极限,不可能突破,爱迪生做…抱歉,Bannister做了什么?他说可能,于是改变了外在现实,不仅是他自己,还有世界上其他赛跑者,突然间创造了新的现实。起初的基模是4分钟不可能跑完,或者说4分钟不可能跑完,而所有人都拥护这个基模。Roger Bannister认为是可能的,他改变了现实,不仅为自己,也为其他赛跑者,事实是,当干劲十足的人达成后,干劲没那么足的人可能也会寻求统一,我们需要解读自己表现。成功还是不成功;好还是坏,有两种解读方法:一是客观解读,我考试得了A还是C,跑步我是第三名还是最后一名,周五与普林斯顿大学的冰球赛,是赢了还是输了?哈佛加油,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就是现实,客观,但同时,还有由信仰决定的主观解读。举个例子,有个关于托马斯•爱迪生的故事。爱迪生于1870年代,与科学界都在研究灯泡。如何用电发光,整个科学界都在研究这一课题,但一无所获,爱迪生也不例外。当地报纸的一名记者,前去采访爱迪生,他当时已经非常有名了,发明了很多东西,他们谈了各种话题,然后开始讲灯泡问题,那个记者对爱迪生说,“爱迪生先生,您致力于灯泡研究许多年了,整个科学界都在进行相同研究,但毫无所获”。当时爱迪生已经进行了5000次实验,这位记者也知道,于是他对爱迪生说,“爱迪生先生,您已经进行了5000次实验,失败了5000次,放弃吧”。

你们可能知道,爱迪生听力不好,事实上,他有一项专利就是助听器,所以他对记者说“你说什么,那个记者重复,“我说你失败了5000次,放弃吧”。爱迪生回答“我没有失败5000次,是成功了5000次,我成功证明了哪些方法行不通”。同样的客观现实,表现,5000次失败,但却有完全不同的解读,那个记者也其他科学界认定,这是不可能达成的,但爱迪生的主观解读,却是他走向成功的敲门砖,因为是可能的。事实是,爱迪生在发明灯泡前就宣布,他将在1879年12月31日,展示灯泡,这是在他发明灯泡前,1879年12月31日,爱迪生向世界展示了,用电发光。同样地,1962年,肯尼迪总统说,60年代末人类将踏上月球,那时我们连登月的物质条件…,科学技术都还不具备,他向全世界放话说,人类能踏上月球,然后创造了现实,这与大量的辛勤工作是分不开的,事实上,爱迪生失败了不止5000次,才最终发明了灯泡,他不是干坐在实验室说,“相信就能做到”,而是我相信,而且我会加倍努力,满怀斗志地工作,他的一条名言是“我从失败走向成功”,爱迪生是史上最富创造力最多产的科学家,这并不是巧合。

他一生申请了1097项专利,当今世界的发展,大半要归功于他。史上最成功最富创造力的科学家,也是失败次数最多的科学家,这并不是巧合。还有Dean Simonton的研究,等我们谈到完美主义时会精讲;Dean Simonton的研究证明,史上最成功的科学家与艺术家,也是失败次数最多的,“Babe”Ruth是职业生涯中全垒打次数最多的棒球手,他也是三振出局最多的,也不是巧合,有5个赛季,是三振最多的。史上最成功的人往往是,失败次数最多的。这一句话我会反复在课堂上重复,学会失败,从失败中学习,学会失败,从失败中学习。成功别无他法,学习如何工作别无他法,要学习如何在科学,政治或艺术界,取得成功,别无他法。正如Dean,Simonton指出的那样,纵观历史,那些有过最多次挫折,最多次失败尝试的艺术家,也是最终看来最成功的艺术家,成功没有捷径。只是坐下来思考,构想和相信是不够的,我们要做的比这多得多。

Martin Seligman,他被认为是积极心理学之父,做了一些有关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的研究。他发现,他发现,就目标设定而言,悲观主义者不论在他们的短期目标,还是长期目标上都很现实,现实是好事。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都很现实,而乐观主义者很现实,抱歉,乐观主义者与之相反。在他们的短期目标设定上并不现实,但对于他们的长期目标就很现实,这是怎么回事?让我们再来看这个模型。

我们先来看悲观主义者,他们有某个目标,他们的期望低,信念不高。他们不认为自己能做好,积极性低,他们的大脑寻求一致,他们的表现通常取决于。他们的信念和期望,他们的理解是,我早跟你说了,我早就跟你说了我做不好,于是其他人都异口同声说是的,你早就跟我们这么说了,你这样现实真是好啊。但有时悲观主义者超出了自身的期望,取得了成功,那么又会怎么样呢?这时的解释是,低水平的信念,那么解释就是,只是走运而已。

是因为火星转到了金星的前面,50年难得一遇,不会再发生了,或者,今天是我的幸运日,或者是因为她今天表现得不好,于是,大脑在寻求一致,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这个循环。然后再一次变得现实,不成功的现实,但是现实,于是他们在短期目标上,同样也在长期目标上很现实。

我们现在来看乐观主义者,乐观主义者一开始有着很高的信念,很高的期望,积极性,非常高,他们的大脑寻求一致性表现,没那么好,没期望中的那么好。换言之就是,不现实,但是由于信念水平很高,他们的解释,其主观的解释是:好吧,如果我从中吸取教训了会怎么样?这是个机会,我这次其实做得有进步了,就当吸取教训了。他们依然保持着很高的信念,很高的期望,积极性很高,大脑寻求积极性,他们的表现依然不好,没有他们所期望的那么好,不现实。但解释依然是,如果我从中吸取教训了会怎么样??我这次做得好多了,我指出了哪些方法是不可行的,然后他们继续,但然后外界的声音就会争吵说,“不是吧,真的么,你为什么就不能现实点,像你的好兄弟或者好姐妹,悲观主义者那样”。

但是他们相信他们能做到,于是一次又一次地继续坚持,继续努力工作,5次,10次,有时5000次,甚至10000次,久而久之,直到他们带来了“不现实的现实”并让它成真,和他们的信念相一致了,所以即使在短期看来,现实可能不一致。我可能接下来10年跑一英里,都要4分12秒或者4分2秒,但我终将到达目标,让我不现实的。“期望”和目标变成现实,经历很多失败,经历很多努力付出,经历很多坚持不懈,Seligman就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的内容所展现的,并非只是某种遇事过分乐观的自我感觉良好。你知道,构想然后相信之类的方式,而是关于我们如何解释事件。

比如,我如何解释我的失败?最后的结论是,大惨败,放弃,还是一个通向成功的机会?所以他,我们下次课会谈到,他把解释一件事分为是,永久的还是暂时的。我没发明电灯,那么这可能意味着,这是不可能的,我永远也做不到,或者也可能意味着,这是向成功的更进一步,告诉我了什么是不可行的,我想要的一份工作被拒了,这意味着我永远都找不到工作,或者这是个暂时的挫折,来看看我学到了什么,来看看我怎么样能重新寻找并,最终找到我理想中的职位。也要看人的态度是一概而论还是有针对性,悲观主义者认为事物是…他们一概以消极眼光看事情,我不是个好的科学家还是…

我只是这一次的这个实验没做好,或者如果考试得了低分,我就是白痴,看什么都是一概而论,不是全部就是一无所有。而相反可以认为我只是具体这一次考试没考好,我从中能吸取什么教训并且下次如何能考好,这就是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而这种态度可以习得,很多有关这方面的研究…表明学习主观地,像乐观主义者一样解释事件可以获得更高层次的成功,你们中的而有些人可能知道Matt Biondi。1988年汉城奥运会,许多人都认为他能追平Mark Spitz,7块金牌的记录。第一场比赛,银牌,巨大的失望,第二场比赛,铜牌,巨大的失望。大家,我记得很清楚,人们谈论着他如何受到压力的影响,他不是我们所期望的那个人。Martin Seligman在那时说“不,他将会成功”,为什么?因为他衡量过他和许多其他运动员,在乐观与悲观方面的水平,Matt Biondi一直是个乐观主义者。

他知道他会将这些“失败”理解为,我指的是,奥运会上的银牌和铜牌。算是失败,对吧?这些相对于他期望赢得7块金牌来说,是失败,但他不会把它们视为永久性的失败,把“我发挥失常,我不能在奥运会上实现目标”,视为 “我再也不能游好泳和赢比赛了”。而只是视为暂时的和特定的失败,他也正是那么做的,并赢下了接下来的5块金牌,这让很多人吃惊。但Seligman和他的研究小组没有,他们非常清楚他的理解方式,屡“败”屡战,这同样也和社会和身心健康有关。比如我们的免疫系统,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免疫系统。因为乐观而实际上增强了,适应力水平。Karen Reivich的很多研究表明,如果你教人们积极地,乐观地理解事物,他们就更有可能成功。如果有谁有兴趣了解更多这方面的内容,看她的书,《适应力因素》,Karen Reivich写的,很不错的书,她在书里讲到了一个为期,几个星期的项目,孩子们此后两年都,对忧郁的经历免疫。

那些学习如何乐观的人,她在短短两周时间里对他们进行指导,并和剑桥Summerville五年的研究做对比,在短短两周时间里,那些被教导,乐观地理解事物的人变得更快乐,学过的人患上忧郁的可能性,减小了八倍,有忧郁经历的可能性减小了八倍。只是简单地学习一种不同的理解方式,我没有失败5000次,我成功地发现了什么是不可行的,所以如果我这次没做好,我下次或者下下次会做得更好,学会更积极地理解事物的人,事实上活得更长。我们将会谈到一些这方面的研究,你会读到一些这方面的内容,修女研究等等。积极地理解事物或者更乐观的人,事实上活得更长,那并不是说所有的悲观主义者都短寿。而所有的乐观主义者都长寿,那只是这个等式里的因素之一,还有其他的因素,你知道,也有不现实的乐观主义,我们稍后会谈到。你知道,一个乐观主义者说,“无论如何,我会活到120岁”他有吸烟的习惯,但一天抽120支烟很可能活不到120岁,所以这不只是只是信念,还有很多因素。

最后,正如我屡次提到的,它是可以习得的,我们将讨论要如何学习它,我们能怎么学,而在你的课后论文里,你们将研究这个问题。不是这周的,是下周的论文,或者是通过分组作业,或者独自完成。一种能被习得,并有所有这些积极效应的方法。好吧,但是有一个问题,我要如何区分这两者,现实的乐观主义和不现实的乐观主义,用盲目乐观主义做例子。对于自助运动而言,是不是所有我认为我能实现的,我构想的都能变成现实?我的自我概念是否我的且是我唯一的命运?或是否存在所谓的不现实信念?确实存在这样一个东西,下面是个例子,她的叫Rena,是个歌舞女郎,至少对我来说她是。Rena和我有很多共同点,我们都十几岁,我12岁,她14岁,我们都5英尺高,她5英尺6英寸,我5英尺1英寸。

我爱上了Rena Rena也爱她自己。现在,只是做个边注,我有一个很棒的妈妈,很好的妈妈,她相信我,而事实上当我们三个,我们三兄妹放学回家时。我们经常会跟妈妈讲学校里发生的所有事,好事还有坏事。我有一天回家,意识到我是真心地,疯狂地,爱上Rena,她就是我的真命天女。我回到家,告诉了我妈妈,我告诉她,“妈妈,我那么地爱她”,于是她说,“那问题是什么?”。我就跟她解释了她比我大,学校里的那些大男生也对她有兴趣,她比我高多了。而我妈妈对我有信心,她采用了自我应验预言的那一套,尽管她从没读过Napoleon Hill,她对我说,“Tal,只要你想得到,只要你相信,你就能做到”。尽管她从没读过Branden 她对我说,”Tal,你的自我概念就是命运,而Rena就是你的命运”,她告诉我如果我真的真的认为我可以,相信Rena会喜欢我,她就真的会喜欢我,我妈妈激励了我,让我相信自己。

于是我去接近Rena,我做好了准备,我认真做好了准备。虽然我那时还没有刮胡子,但我喷了些须后水,然后我继续行动,我可以做到,我知道我能。我走进Rena,但这时音乐停止了,尽管我期望很高,尽管我预想我能成功,我闭上眼睛,我看到自己成功了,她没有兴趣,她不喜欢我。但是,但是,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事实上我们关系那么好,她会跟我谈论,她那些肤浅的高大的男朋友们,当我妈妈告诉我她真的对我有信心,她认为我是,她用意第绪语对我说,她说(意第绪语),在意第绪语里的意思是,“你是个大发现”。我真的,真的就是,我那犹太母亲心中符合犹太教规的皮格马利翁,好烂的比喻。我知道,那句话花了我不少时间想出来的,你们最好表示一下喜欢它,但是…谢谢,谢谢,但这没有用,再一次,别误解我。我非常感激我妈妈,简直就像是全天候的驻家Marva Collins,我是那么地感激我妈妈,但是,这一次,这可能不是现实的信念,那么什么是现实的?我们如何区分什么是现实的,什么不是?下面是一些对我们有帮助的想法,斯托克代尔悖论,它认为要找出矛盾,让矛盾化解,这并不容易,我不会给你们一个公式。告诉你们:好吧,就这样…算这个,如果是大于7的,就没有问题,低于7的,可能就不是这样,不存在什么公式。但是,仅作为一个启发式,当你思考信念时,存在一些需要思考的东西。

James Stockdale是名海军上将,他是,越南战争被俘人员里级别最高的战俘,他开始注意到一个现象,他在那关了很多年,最终被释放并得以活着向人们讲述往事,而其他许多战俘没能做到,他看到许多人幸存,许多人死亡,战俘的生存条件非常恶劣。他发现那些活下来的人有两个特点。第一个,他们相信他们能出去,他们坚信终有一天他们会重获自由,他们会再见到自己的家人,朋友,这种信念支持着他们走下去。同时,也就是第二个特点,他们有着现实的信念,能对情况做出估计,如果这两点有一点没做到,他们就不大可能活下来。如果他们没有信念,他们不相信他们会活下来,他们很可能在恶劣的环境下死去,另一方面,如果他们认为,他们能在这年的圣诞节之前就出去,并真的相信他们能在这年的圣诞节之前离开,他们同样也不大可能幸存,因为他们这年的圣诞节没有被放出去。他们失望,气馁,无助,通常情况下,他们会死去,所以关键是这两点,相信你会出去,但同时明白自己需要,应对现实,残酷的现实。

James Stockdale如是说,“你不能把坚信自己最终会在,输不起的情形下取得胜利的信念,同直面现有残酷现实的行为,相混淆,无论是何种残酷现实。”现实的乐观主义。现在的问题是你可能有时会错,有时你可能真的相信什么,相信你有现实的期望,但没有成功,但就像我们谈到的那样…我们接下来会谈到,这也没太大关系,因为即使没有成功,我们能很快恢复动力,继续努力工作,而关键就是尽可能地保持平衡。这就是Maslow所说的高水平信念,和与现实联系间的完美整合。这个不是答案,只是一个启发,让你们记在脑子里,积极的思考不是秘密本身。是的,它是这个秘密的一部分,是的,它是成功公式的一部分,是的,它是幸福公式的一部分,但并非全部。错误的乐观主义迟早意味着幻灭,愤怒和无望,成功的秘密是,这是一个经研究证实的秘密,多年对不同文化,不同地方,不同年龄的成功人士的研究。这个秘密是乐观,热情和勤奋,纵观历史,你很难找到哪个成功人士,是不具备这三个品质的,乐观,信念,坚信他们能做好,坚信他们能成功,热情,热爱他们从事的事业,并且勤奋工作。

正如爱迪生所说,没有什么能代替勤奋,这三个要素,就是这个秘密…很简单,很明确,你们都知道。还记得我第2次课上说的么,我不会教你们新的知识,我希望使你们想起你们已经知道的知识,乐观,热情和勤奋,那运气是否也有作用呢?当然了。Jefferson说“我非常相信运气,我发现我越努力工作,我的运气就越好”。运气背后实则也有科学奥妙,你们会在《幸运要素》里读到,在书中,拥有这三要素的人,相信自己能成功的人,热爱自己的工作并勤奋努力的人,事实上获得了更多的运气。用梭罗的话说就是不经意间有了更多的运气,好的,那么为什么不是所有的家长都,教我们要有高的期望呢?如果这对我们来说有好处,如果这和成功有关,和幸福,和身体健康有关的话,为什么不是所有家长都对我们说不管你们做什么,你都能成功,你都做到,如果你梦想,你就能做到。为什么父母和其他关心我们的人,常常要降低我们的期望呢?因为他们关心我们的快乐水平,他们关心我们的自尊,有很多种信念…人们相信,高期望自然地会导致失望,所以…高期望导致失望,这听起来是对的。

这就是,William James在19世纪写下的公式,他说自尊等于我们的成功,除以抱负,换言之就是,我们的成就…,我们有多成功,我们取得了多少除以,我们假装或期望所能取得的,我们的目标。换言之,如果我们有很高的期望,很高的抱负,我们就有更大的可能伤害自己的自尊。(存疑,证明是错的)例如,比如说我的渴求,我的抱负,我的期望是一个月挣4千美元,重申一下…我只是举了个数字化的,例子,这样便于理解,让我们假设我的希望是一个月挣4000美元,那是我的抱负,但实际上结果我一个月挣到了2000美元。根据William James的公式,我的自尊,而我们都知道自尊和快乐,是紧密相关的,我的自尊,我的快乐水平,根据这个公式便只有一半,另一方面,假设我的抱负,我的期望是一个月挣1500美元。而事实上我一个月挣了1500美元,根据这个公式,我的自尊,我的快乐水平是1,尽管我挣的更少了。

我这里举的是数字化的例子,你们可以想想其他例子,尽管我实际上挣得少了,我的自尊和我的快乐程度却变高了,所以要降低你的期望,其实不尽然,过去35年的研究发现,这个公式实际上是错的,情况不是这样的,这才是实际的情况。让我们画一张图,横坐标是时间,纵坐标是我的自尊水平和快乐水平,让我们从我的基础水平开始,就在这里,然后我参加了积极心理学的期中考试,我考得没有我期望的好,我的自尊会发生什么变化?我的幸福会发生什么变化?当然它会下降,这很自然,我们都想成功或者说大多数人想成功,所以如果低于我的期望它就下降了,但很快,如Daniel,Gilbert,有关有效预测的研究表明…

很快我们又回到我们的基础快乐水平,接着一个星期后,我又考了,比如说55号数学课的期中考试,我考得很好,比我期望的成绩还要高,我的自尊和快乐曲线又会怎么变化?,它上升了。但然后很快它又降下来,然后我们假设我是12岁,我在街上走,我遇到了Rena,我约她出来玩,她拒绝了,我的自尊和快乐水平会发生什么变化?它下降了,轻微地,然后很快它又重新上升,然后我很幸运,我走在街上,我以为我看到了Rena,但她有些不同。原来是她的孪生妹妹,我约她出去,她拒绝了,再一次,发生了什么变化?轻微地下降,但然后我恢复了,又再次上升,你们是不会相信的,她们是三胞胎,我碰到了老三,她答应了,她说我也爱你,我的自尊和快乐水平发生了什么变化?它轻微地上升,对吧?甚至高出了黑板,但然后很快又下降回基础水平,如此反复,生活中的悲欢离合。

不管我是得到了终身职位还是没得到,不管我买彩票是中奖了还是输钱了。在幸福的一个基础水平上下起起伏伏,现在有个好消息也有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我能承担更大的风险,她拒绝我不是世界末日。我失败了或者没能得到理想的工作,也不是世界末日,没有关系,我会恢复,我们都会,所以这是好消息,坏消息是…我就卡在这了?我根据我的基因生来就是这个基础水平,并且不能提高吗?我如何提高这个快乐的基础水平?这是可能的,我们会讲到…整个课程就是关于如何提高快乐的基础水平。但这有一个发现,是从专门针对自尊的研究中得来的,你下课之后马上能做的一个实验,来提高自尊,就是去面对而非逃避,去面对意味着把自己置身于风险线上,不是要你在恐慌时冒险,而是在你放松时放手一搏,去承担失败的风险,去解决,去处理,去面对那些对你来说重要的事情。参加戏剧试演,讨论时说出未曾表述出的观点,去你十分想去,却从没去过的地方,去尝试,因为那些经常面对问题的人有着同样,或者有时频繁的起起伏伏。但他们的起伏线条是这样的,依旧是起起伏伏,和普通人一样,但基础水平提高了,为什么基础水平提高了?我将以此结束本节课,为什么当我们不是逃避而是面对时,基础水平提高了?

三个原因,首先是自我知觉理论,Daryl Bem…我不记得他是达特茅斯学院还是康奈尔大学的了。Daryl Bem指出我们得出关于自己的结论,和我们得出关于他人的结论的,方式是一样的,比如说看到一个人走到大家面前,发起谈话或者在会上发言,或者去参加一出戏的试演并一次又一次地尝试,我关于这个人的结论就是这人很有勇气,这人肯定有很高的自尊,我可能也是用同样的方式,推出关于自己的结论。通过观察自己某些方式的行为,我会得到关于自己自尊或者,仁慈或者慷慨或者其他方面的结论,自我知觉理论,如果我面对了,我尝试了,那我就认为这是一个有勇气的人,这是一个敢于尝试的人,得到关于自己的结论就是我肯定有很高的自尊。

我的自尊还有幸福水平,久而久之就会上升,自我知觉理论,我们得出关于自己的结论,和我们得出关于他人的结论的方式是一样的,就是通过观察行为。我们在面对失败后会意识到,真正来自于失败的痛苦远小于我们想象的,我们认为与失败有关的痛苦,我克服失败。是的,我是没做好,或者她是拒绝了我,但我克服了,但我一直在想的话,我就会认为它将一直持续,正如那些终身职位或者非终身职位的教授,以为他们的薪水将永远不变。其实并非如此,所以当我意识到实际上的痛苦,比和失败有关的痛苦远远要小时,我变得更自信了,我能应付了,我实际上比自己想象中要更有适应力。我的自尊水平上升了,我的快乐水平也随之升高,最后还有更多的成功,因为成功别无二法,学习走路没有别的方法。在艺术上或科学上或商业上或政治上,取得成功没有别的方法,学习失败,从失败中学习,我们星期四再见!(不太懂,再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