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被剥开的沉痛记忆

在这六年中,她每每总是会频繁的接到他的电话和信息骚扰,每每那些文字和那些听不懂的言语,对她来说,就像是一把无形的利刃,痛到她不能呼吸……

电话的那一端:“你好吗?”这些年,我多希望你能来家里住一段时间,来这里看看我们,也让我们,对你做些什么进行着弥补。

当然,这是好听的……

也有着那些痛心疾首的言语愤恨……

你来了,我给你买部车……

例如等等……

听啊…多么豪橫的金钱诱惑啊,足足可以吊起多少女人的虚荣心啊……

可是,你失算了,我不是那这女人,也不是你所包养的那些女人,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了?

在你的心里,我跟你养的那些小三有什么区别???

你真是打错了算盘,我不是那些女人,也不是任何人……

我只是……

这些年,我从未感到过什么是耻辱,而你的出现,让我知道什么才是屈辱。

此生我最感到恶心的事情,就是在我的身体里,与你流血相同的血液……

那是多么的肮脏,和可怖……

我从未见过一个人是怎么做到在道貌岸然的同时,还能做到义正言辞般的厚颜无耻的变本加厉去指责受害者的???

好似在这二十多年里,那个真正的受害者应该是我才对吧???

你到底是如何做到可以把所有对错推卸得一干二净还来以一个上位者的身份来对我进行着批评指责的???

你凭的是什么?

是那点儿虚无缥缈的血缘么???

还真是厚颜无耻啊……

例如他会说:当时你叫我叔叔,难道是为了我的钱财?

呵呵……

真是天大的笑话……

她笑到眼泪都流出来了……

哈哈……

你有钱?

你是有钱,可是这么多年,你可曾养育过我半天?你可曾给过我分毫???

你有钱,那是你的本事,关我什么事……

你该不会还真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时你对我不闻不问二十多年,就这么的在现在这个时候,我爸尸骨未寒的时候,来给我添堵,来捅我刀子,打着严父慈母的旗号来给我关心慰问我就会转身就跟你走吧???

那我倒还真想问问你了,你到底是哪里来的优越感??

才会让你如此肆无忌惮的一次又一次的在言语上不断的伤害着我??

打着爱的名义,一刀一刀的往我身上捅???

你是不是觉得,我生来就不会感觉到痛的???

还是说这些刀子它没有捅到你身上,所以你才不会感觉到痛???

你是不是觉得,你把我扔在这里二十多年不闻不问的同时,我还要像个玩偶一样的在这里等着你转身回来,接着就会义无反顾的跟你走???

你是不是玩小三脑子玩魔怔了???

还是给自己加多了戏码???

你凭什么???

也许是两人身上都流着相同的血脉,和传承了相同的骨气,所以才会各不相让,如此倒戈相向着。

你……你……你……

他愤恨道:“你太娇纵了,太无知野蛮了,太不知所谓目无尊卑了……”

呵呵……

啪…啪啪……啪啪啪……

说的可真是太好了……

十指纤纤素手,双手不断拍打着,鼓舞着……

说的可真是好啊……

她继续面不改色的说道:“”原来,我在你嘴里是那么的优秀啊……

笑容,在她的嘴边,瞬间变得妖艳,冷冽……

继而说道:“突然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满身骄傲了呢……

画风一转,眼神犀利,口吐如兰般喝叱道:“好啊,真好,难道你不知道,之所以我会这样,完全是靠着自己强大的基因血脉传承下来的啊,这么一说,我倒要好好的感谢你一番了……

谢谢你把这么好的基因给了我,成就了现在的我,这个站在你面前与你对峙的我……

你说,我是不是挺像你的,你说,你是该自豪,还是该自豪…

而你,是该荣幸,还是该庆幸……

呵呵……

你……你……你简直就是个恶魔……

看着眼前的这个如花般的女子,此刻他觉得,她身上所流露出来的那股冷清,和决绝,还有那如此犀利的言辞,活脱脱的看起来像一个来自地狱里的恶魔………

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才会变得如此可怖……

这还是那个孩子吗?

怎么在她的身上,他看不到任何与自己血液相同的影子?

这些年,她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看着眼前这个她,他觉得,自己瞬间苍老了许多…

难道,真的是他做错了吗?

也许,是他真的做错了…

他不该,来这里……

他不该,妄想着她能够接受自己…

更错的离谱的是,他不该当初把她轻易的送人……

看着自己眼前那个男人一副踉跄模样,此刻她仿佛是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大快人心,和吐出了一口混浊之气……

可是,她的心并没有真正的感到快乐,而是在此时,她的心,在无以复加的剧烈疼痛着……

看着眼前的人,没人看得到,此刻她浑身是颤抖的,手指不听使唤的在剧烈发抖着…

还好她把手放到了身后,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不会有人看到她的脆弱,她的无能,和软肋……

记忆,就像是开了洪闸般的涌来……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在她还是幼年的时候,所有发生的一切……

小时候……

那是多久了,她也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时候了……

大概是在自己七八岁的时候吧,她就清楚的知道,自己好像真的和别人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她也是有手有脚,有着四肢健全活蹦乱跳的人啊……

那个时候,她是多么渴望亲情,渴望朋友,渴望温暖……

可是,没有啊……

在那个家庭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知道她是一个外来者,处处对她防备,排挤,隔离……

所有的,不好的,语言攻击,和暴力,她都没有能逃的过……

再后来,直到那个女人的出现,她彻底的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噩梦,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命运,也是从那个时候改写的……

不!

命运,是从她一出生的时候就被他们,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给谱写好的……

呵呵,不对啊……

那应该,比那个时候还要早吧……?

呵呵……

无所谓了……

反正,她都已经从深渊里爬出来了啊……

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可是她怎么还是会时常感到不快乐呢?

而且……

而且啊……她还曾有过无数次不可救药的自杀倾向……

也许,她觉得自己是生病了吧?

得了很深很深的心理病……

那种很痛苦,很痛苦的心理魔怔……

她不记得了,不记得多少次了,十年,大概十年吧……

不,甚至比这个还要早……

她是真的,记不太清楚了呢……

泪水,随着她的脸颊,滚落……

一颗,一颗,一颗……

可是,他并没有从她的身上看到过软弱,而是倔强!

那是一种怎样的倔强啊……??

她抬起高贵的头颅,仰着面颊,望着天空,那里面,隐藏着一股难以理解的恨意,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啊……

那里面有超越世俗的疼痛,和欲裂,有恨意,无助,冷清,绝望,和不甘……

还有着那种跨越生死的倔强,和悔恨……

这一刻,就连呆在她身边的人,都会被她这种浑身充斥着的悲伤所掩盖……

就像是一股洪流,扑面而来,在你毫无防备的注视下袭来……

满天的悲伤压抑住了人们心中的愤怒,就连心疼都不足以来代替这个字眼……

那是一种空前绝后的绝望,和疼痛……

就像是濒临死亡之前的挣扎,或是一种看淡生死的超脱能力……

怎么会……

一个人,在她的身上,怎么会能够拥有如此过多的情绪,和背负如此沉痛的恨意,和决绝……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恶魔,那此刻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幻化者!

如果这世间有地狱,那此刻眼前的这个女子无疑是化身成为了修罗!

如果人间真的存在正义,那她无疑就是来自那最为黑暗处的罪恶!

怎么会?

怎么可能……

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

是杀气?

不!

此刻,那早已不能用杀气来形容代表比喻。

是暴虐?

不!

那两个字眼在她面前会变得如此自行惭愧……

天……

那到底是什么?

就像是从尸骨中爬出来的地狱者,在斂夺着这世间逃亡的恶魔!

就像是从地狱深处延伸出来的烈火,在所在之处尽情的焚烧着!

眼神,在此刻,幻化成了无数个利刃,在经过她所投射的目光下,他仿佛是被凌迟个荡然无存!

此刻,他心中,早已承受不住她的质问!


怎么?

心痛了?

委屈了?

还是感觉到你的自尊遭受到挑战了?

痛么?

不!

你永远都不会有我痛!

你的痛对我来说,犹如九牛一毛,因为你永远都不会体会得到我的那种近几乎的切肤之痛!

我告诉你,我的血,不能白流,我的遭遇苦痛不能白受!

你放心,我不会去恨你,因为不值得!

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我要你记得,我,是你永远都还不起债!

笑容,夹杂着泪水……

滑落在嘴边,一同坠落下……

她哪里是在笑啊,那分明就是在啼血的哭泣……

双手,在抑制不住的在颤抖……

是的,她的灵魂在颤抖,哪怕此刻在她面前所站着的,是她那所谓的生身父亲,她也丝毫绝不曾软弱过半分……

可心底的恨意在蔓延,决堤……

二十多年了啊……

委屈,心酸,苦楚,寒冷,孤独……

那种无言的痛楚,犹如一把冰锥一样不在无时无刻的刺痛着她的心!

每每午夜梦回之时,她总是会清晰的感受到那种无以复加的窒息感……

很沉闷,很痛苦,很无助……

就像是溺水过后的垂死挣扎,在奄奄一息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就像是那种被活埋了一半的沉闷……

就像是被人堵住了呼吸,扼住了喉咙,不能自已……

不甘心啊…不甘心……

为什么?

为什么命运要对她如此的不公……?

她,不甘心啊……

看着他那近乎陷入痛苦迷茫的境界里,然尔她并没有打算放过他,笑容继续扩散着,是那样的决绝,破碎,幻灭,近乎是那种不死不休同归于尽的地步……

她继续仰着笑脸道:“你应该,有五十多岁了吧?你没有几个二十年了吧?

可是我呢?

手指指向自己的心脏位置,她继续痛苦的阐述道:“我才三十岁不到啊……”如果,我一日不死,我一日不亡,那我就要在无数个日夜里在你们裙带给我的痛苦的边缘中崩溃挣扎,你说?到底是你痛,还是我痛???

呵……

算了!

她笑着点点头……

回去吧!

好好的过你的日子吧!

既然当初你们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好好的继续过你们的幸福生活吧!

别让你自己,在你的儿女面前失了一个作为父亲这一称谓的身份!

呵…父亲?

作为父亲?这一称谓,你还真是不配啊!

我要你记住,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原谅你的过错,也不是所有人,都值得被原谅!

既然罪恶已经造就,那就好好的继续用下半生的良心去忏悔下去吧!

就让我们,在这天涯的两端继续痛苦的沉沦下去吧!

你记住,你在我这里,永远都只是个罪人!仅此,而已!

别以为你能逃的过,即使你逃的过,那你也逃不过自己的心!

如果,你真的能够做到问心无愧,那我敬佩你是条汉子!

如果,你良心还尚未泯灭,还有良知,那你会在未来余生里都将在无边的地狱里生活!

那么,在这里,我将会祝你长命百岁!

那种深恶致命沉痛打击,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精神肉体阶级的摧残和毁灭!

希望你,承受的住!

因为那些正是我所活着的每一天都在痛苦的边缘中崩溃度过的!

你不是想要弥补我么?

你不是想要了解我这么多年是如何度过的么?

这么多年未见,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在这里到底是怎样度过的么?

真应该,早点儿让你亲身感受一下我的处境……

你……

看着眼前这个出生时自己就亲手送给别人的女儿,他的眼睛里,盛满了悔恨,泪水,和痛心疾首,还有的是那种前所未有的震惊……

他说,你知道吗?

当初,我们也是有苦衷的,我们……

不……

不必了!!!

我不想听你那些所谓的借口,你的苦衷,在我的遭遇和苦难面前,是显得多么的微不足道!

呵……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为你自己所犯下的错推卸责任,找借口理由?

呵呵……

她苦笑道:“啧啧啧,看看你现在的嘴脸,真是可怜,即悲哀,又让人憎恨厌恶至极!”

你真的,是我的生身父亲么?

怎么我感觉不到一丝你对我的爱意呢?

哪怕他是假的也好啊,你也编出几句谎言来欺骗一下我也好啊,好让我感受得到我还有被欺骗的价值?

呵呵……

你千不该万不该,还在这个时候还要为你自己的过错找借口,装出一副大义凛然高高在上的可怜样子给谁看?

你以为,你在你女儿那里是无比尊贵的,那么我告诉你,你在你儿女那里是有多么的高贵,那在我这里你就有多么的卑微!

他说,你知不知道,我和你妈妈,每天都在为你的事情争吵,你的妈妈,每天都在抱着你的照片以泪洗面!

每次我们看到你所说的那些事情,我们都会抱头痛哭!

泪水,早已模糊了那张风烛残年的老脸……

可是,她的心依然是冰冷的,不为所动的!

因为没有人,比她更能体会得到那种痛了……

哭 ?!

呵呵……

不要跟我打感情牌,你打不赢的!因为你的泪水,在我这里一文不值!

你的泪水在我这里不足以洗刷我的一切经历过往,不足以泯灭代表着我的一生!

你说,你的眼泪到底值多少份量?

你……

他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着,捂着自己胸口的位置,沉痛的惋惜道:“你还要我怎样?

你的心怎么这样冷?”

你知道吗?

我现在,已经破产了,我的身体,渐渐的一日不如一日,我每天都在依靠药物治疗来存活着……

哦?

是么?

那么我请问你,你说的这些,到底关我什么事?

与我何干?

你……

你难道真的非要这样冷漠无情么?

这么多年了,我知道我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应有的责任。

可是到底是因为什么?

才会让你变成现在这样冷漠无情…????

这些年,你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为什么我看不到你身上有一丝的生气,和温暖?

呵…!

怎么?痛了?开始同情我了……

我告诉你,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你的同情在我这里只会让我觉得自己是有多么的软弱!

因为它无一不在提醒着我,昭示着我的懦弱,和无能!

泪水,是最无能的物种,不能证明着什么,它只会证明你软弱!

其他并不能证明什么……

你也说我冷漠,说我无情,那么我请问,这样的我,这样的一个我,你可还满意么?

难道,我今天所遭遇的一切,它不都是拜你所赐赋予的么?

呵呵……

话说回来,我应该好好感谢你啊……

谢谢你让我经历了那么多,让我看清了人世间的人情冷漠,看清了这人世间的世事无常,和人情冷暖!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的一切,谢谢你把我生的如此出色,让我在这地狱般的水深火热中活的如此痛苦折磨,过着如痴如魔般的生活!

看着她如此言辞犀利,句句如钢刀利剑般的向自己相向着,此刻,他已经不知自己到底该如何说些什么…

惭悔已经无法表达赎回他的一切罪恶,那他也唯有在这一刻里保持沉默,像个屠宰场上的犯罪者一样的随时等待着她的审判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