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一个人好不好看,不是由自己决定的吗?

容颜的美丑,总是我们着为关注的焦点。都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爱美,确是个无关他人的事情。我很长一段时间对于一个人容颜的美丑,并不在于个人,而在于我们所生活的时代的审美观。就像如同李唐时期盛产丰腴女子,富态之代表杨玉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独立风骚;21世纪的我们尤为喜爱骨感之美,大多数知名明星为代表,使万千粉丝为之迷恋、疯狂,所谓始于颜值,终于**。

但是,难道一个人好不好看,不是由自己决定的吗?

看张嘉佳的《全世界》时,里面有个短发的姑娘,对心爱之人暗恋良久,未表白。有一天知晓了他和一个扎马尾辫子的姑娘结交了男女朋友,内心波动,遂问张:“你说,我留起马尾辫的话,他会不会喜欢我?”事后,张疑惑:难道一个人好不好看,不是有自己决定的吗?

读到此时,我被这句话抓住了注意力,是啊,一个人好不好看,不是有自己决定的话,谁有天大的权利评判他人的颜值呢?实际上,没有人有权利评判一个人到底好不好看,就连这个时代都没有这么大的权利。如果你我遇到这么一个自以为是者,对你如是评头论足,大可回他一句:“关你屁事!”

大三快结束时,一个初中要好的同学过来找我,她是个很好的有魅力的美丽姑娘。我们结束了在大学城商业区的吃喝逛后,我带她回到我的学校宿舍,看我生活的环境。我们牵着手在黄昏的校道中一步步地踩着,聊着我们曾经共同的记忆中的点滴的欢乐与难忘。我们聊了什么是爱情,分享了各自的生活。

然后,她瞅了瞅我,说:“其实你可以去隆一下你的鼻子,这样整个人的五官会立体很多,就更好看了。”

“还是算了吧,不想去遭那份罪,冒那个险。”我躺在操场的草地上,手交叠,垫在头颅下方。

“我身边很多朋友都去隆了,真的会好看很多,有的是为了交友,有的是为了工作。都没什么事儿!没有那说的那么危险啦!”她认真地,说着。

“没想过,将来也不打算想,我还是挺愿意顶着这张面孔行走江湖的,一入人海就谁也找不着也挺不错的。”

朋友放弃了对我的提点,我想:平常人家,何必为了这些,在自己身上动刀子呢?

我也理解朋友的想法,只是无法认同。

这种想法的养成之一在于环境。微博上屡出不穷的网红,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脸蛋上做过动作的。他们红极一时之时,给我们留下了对于网红刻板的印象:蛇精脸。网红伴随着巨大的流量,同时伴随着常人无法企及的收入。于是有些人就开始蠢蠢欲动了。整容业开始喧闹起来,多少人前赴后继。我曾经怀疑过,那些在网上有意宣扬整容给他带来的金钱和人脉什么的那些人,是不是整容机构抱团找的托呢?

谁知道。

当然,如果是场合需要浓妆淡抹时,我们还有伟大的化妆技术呀。如今化妆技术已可以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如有需要,到处都是资源。但,这只是出于对场合的人和事的尊重,并不是为了好看而变得好看。

在我们很长时间的平常的日常生活中,一个人好不好看,容貌只是很小的影响因素,气质、内涵才是最重要的,都是由自己决定的。其他的,都是虚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