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树下的守候(17)

96
傅青岩
2017.08.17 18:49* 字数 3640

文|傅青岩

全目录|木棉花树下的守候

上一节(16)小鹿啊,别走



(17)我爱你,许诺给你温暖

“走,我们去吃宵夜。”电梯门开了在一楼停下,许尹正重新拉起我的手走出电梯。

商场附近没什么餐馆,附近广场上倒是摆着各种美食小吃摊,许尹正拉着我进了商场一楼入口处的连锁快餐厅,问过我不吃辣后帮我点了一份清炒西兰花搭配板栗烧鸡的套餐,一盅汤,还要了一杯鲜榨橙汁。

我在后面拉拉他的袖子小声说:“太多会吃不完的。”

许尹正回过头看着我,“没关系的,吃不了就剩着。”又摸了摸我一直被他握在手里的手腕温柔地补充,“多吃点儿,小鹿你太瘦了。”

吃饭时,许尹正终于舍得将我捏着出汗的手松开了。在我对面坐下后,我刚咬了块西兰花,他自己一口都没吃,就把他餐盘里的牛肉炖胡萝卜不停地往我盘子里夹。

“我都吃不完。”我嘴巴包着西兰花轻声抱怨,作为回礼我连忙用勺子舀了很多鸡块和板栗送到许尹正餐盘里。

可能因为已经过了饭点,米饭和菜都只有一点温热了,不过我已经习惯了,本来我也不挑的,能填饱肚子就行。

许尹正却有些抱歉,“对不起,小鹿,你说要看电影,我就昏了头,拉着你直奔了电影院,害你饿肚子陪我吃这些冷的食物。”

我低头喝着口冬瓜汤随口说了句,“没关系啊,快餐本来就这样,以前也经常吃的,习惯了。”

“你以前经常吃快餐?”许尹正忽然放下筷子盯着我问。

“嗯。”我咽了口米饭向他解释,“上学时我在学校食堂里吃,放学或放假后就去快餐店里吃,有时也到我爸工作的党校食堂去吃,他那里伙食好一些吧。”

“小鹿,你们家没有人煮饭吗,你妈妈呢?”

我把喝汤的调羹放下,垂下头咬了咬唇,抬起头看着许尹正的眼睛,平静地说:“我家没人煮饭,我妈妈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我爸他工作很忙,就算有时间他也不会煮。”

听完我的话,许尹正惊讶得目瞪口呆,很快又道歉,“小鹿,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提起你的伤心事……”

我轻轻摇头,“没关系,不是你的错,你本来也不知道。”

隔着餐桌,许尹正忽然伸过手来握住我冰凉的手,他的掌心温暖宽厚,他用一种充满怜惜温情的声音凝视着我说:“小鹿,这些年你心里肯定特别难过,怪不得那次在医院你说自己是个穿一身湿衣服的孩子,你说你是对茉莉花过敏才会晕倒,是和你妈妈有关对吗?”

那次在医院,我说自己是个穿着一身湿衣服的孩子,话刚开始又咽回去了,我以为许尹正会听不明白的,没想到他记在了心里只是一直没说。

我紧紧握着了眼前男子的手,知道这一刻他洞悉并心疼我心底所有的痛苦,便不在他面前压抑着自己了,眼里开始浮上一层蒙蒙的水雾,我紧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滴下,许尹正过来坐我旁边,将我的头靠进他怀里轻抚着,歉疚说:“小鹿,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再问你了,别难过了好吗?”

我从许尹正的怀里坐起,撑在着桌上的双手握拳揉揉眼睛,仿佛眼泪可以按回去一样,艰难的开口,“八岁那年我妈她就死了,他们却一直瞒着我。她在一条江里溺了水,每天放学后,我还是嚷着要妈妈,我在家里、外面到处去找她,可是怎么也找不到,爸爸和姑姑他们骗我说她去了很远的地方,等我长大后她会回来的。两年之后,我在她装首饰的红木小箱里找到了她的遗书,才知道她已经死了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拿着那封遗书去问我爸爸对质,院子里我妈妈常坐在那里的,她最喜欢的茉莉花开了,一满树星星点点的洁白小花朵,就像是很多泪珠一样,我走过去想闻闻它,想伸手摸一下,却在树下晕倒过去。出院回家后发现,茉莉花树已经被我爸连根带枝砍掉了。从那以后,只要看到开花的茉莉,我就会晕倒。”

“小鹿。”许尹正让我面对着他,捧着我的脸疼惜地说:“木棉树下初见你时,只觉你是个细腻敏感的女孩,就像你的名字里小鹿,没想到小时候的你这样不幸,一直笼罩在你妈妈溺水死去的阴影去长大,所以你说自己是个穿一身湿衣服的孩子是吗?”

我流下眼泪点了点头,却没有告诉许尹正,在知道妈妈是溺水自杀后,我重复地做着一个噩梦,经常梦到沈芳芳又带我去了小时候撑伞去过的那条江边,梦里的她穿着那件我印象中的黑色风衣,背影风姿绰约,沈芳芳转过身,颈上系的酒红色丝巾在风中翻飞着,她对站在青草堤上的我说:“小鹿,妈妈太痛苦了所以要离开你,对不起!”

说完转身跳进了白茫茫的江里,我哭喊着想让她回来,自己也跟着跳下去,以为可以救得了她,而我在水里根本找不到她,她仿佛是被一个无底的黑洞吞噬了一样。

湍急的江水开始不断拖着我下沉,在我也将要被那个无底的黑洞吞噬前我从噩梦中吓醒了,每次醒来我都满脸泪水,躲在被子里哭泣。

我从来没有把这个梦告诉过任何人,包括程岩傅和姑姑,因为没有过溺水的经历人是不会明白的。

这种阴影伴随着我成长,即使我成年后一样如影随行,我近乎绝望,因为永远无法摆脱,因为他们是我的根,我像是一个掉进水里的人,虽然爬上了岸,却一直穿着一身湿衣服,因为无法替换,因为仅此一套,永远干不了,阴冷潮湿。

“你回学校是坐飞机吗?”送我回宿舍的路上,许尹正突然问我。

“不是,我在网上买了火车票。”我回答许尹正。上个月发工资后,我还了欠薛向宇的两千多块手机钱后,卡里并没有余多少钱,想到从H公司辞职后还要重新找工作,能省就尽量省吧,于是只买了一张去杭州的普快火车票。

“我给你买机票,火车票退了。”许尹正霸道地命令我,说完不容我抗议,用他的手机在携程网上给我订了两张深圳至杭州的往返机票。

把身份证还我时,许尹正得意地晃了晃手机上的机票订单说:“程小鹿,这下你就会乖乖的回来不走了!”

我并不喜欢欠人人情,看到许尹正为我做的一切,我心里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一双手不安地握着。许尹正看出我的不安后把我拥进怀里,“小鹿,我是想在你回学校前多见你一会儿,你从学校返回公司时也我可以再早一点见到你!”

我沉默了半晌说:“谢谢你,许尹正。”

“傻丫头。”许尹正放开我轻刮了下我的鼻子宠溺地说:“我就给你买的经济舱,有什么好谢我的。”

“小鹿,西湖美不美,离你们学校近吗?”快到公司门口时,许尹正突然问我。

“不算远,我所在的紫金港校区坐车去西湖半个小时就到了,至于她美不美好像没怎么注意,只知道那里每天都人特别多。”

“离得那么近,你经常去西湖玩吧。”许尹正拉着我的手漫不经心的问。

“我没经常去呢,有时骑自行车从那里经过,但从没有去玩过,上大学我很忙。”说完想起大学期间为了争取奖学金和挣生活费,每天不是泡在图书馆,就是去给导师打杂,或是去做家教、翻译等兼职,那真是段苦哈哈的日子,怎会有闲情去游山玩水。

“大学四年就住在西湖边上,一次也没去玩过,你都在干嘛呢?”许尹正匪夷所思地问我。

“每天都很忙,读书,打工喽!”就知道许尹正和所有人一样,听说我从没去西湖玩过就表现出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小鹿,我陪你一起回学校吧,我们去看西湖的湖光山色。”我们从公司的昏暗的正门进了厂区,经过幽静的木棉树下时,许尹正忽然把我紧搂在怀里,贴着我耳边轻声说道,许尹正低沉而又磁性的嗓音配上他带着广西口音的普通话,听起来别有一番腔调,很特别。

我想逃出许尹正这样的拥抱,他的嘴唇鼻子在我耳边呼吸着,拂出的若有若无的湿热气息似要将我淹没掉,我忙支支吾吾地拒绝,“没……什么好看的,要是好看的话我早就去了。再说你这么忙,哪有时间陪我回去呀。”说完后发现自己的语气竟是娇羞不已。

“小鹿。”许尹正低声唤着我的名字,修长的手指抚过我脸庞,从他的温柔的眼眸里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爱你,以后我会用我的温暖去烘干你的一身湿衣裳,我要让你以后永远都感觉到温暖。”

在许尹正深情表白如此重要时刻,我表现的有些煞风景,既没配合着他幸福惊喜到尖叫,更没有感动到泪涕泗流,我像只呆鹅一样傻愣着讲不出一句话。我便是这样一个人,越是遇上震憾的事,心里便是波涛汹涌,面上却始终是波澜不惊的。

许尹正送我到宿舍楼下分手,上楼时我还在回味许尹正在木棉树下印在我额上的那个吻,是不是许尹正也对我的不解风情有点失望,也许表白后接下来会吻我的,最后却只草草亲了下我额头,虽然已足以让我脸红心跳。

当我正在不知害臊的低头胡思乱想时,撞上了一堵肉墙,刚想开口说对不起,胖芸又喜又气的声音响起了, “小鹿,你去哪儿了,给你打电话也不接,我都找你好久啦。”

像找到一件失而复的东西胖芸抱着我又跳又叫,“你都不知道我多担心你,小鹿要是被坏人拐跑了怎么办,薛向宇也不在这边……”

暗自庆幸胖芸没给薛向宇打电话报告我“失踪了”,人家还在深圳总部参观学习呢。我从包里摸出手机,原来没电了,和许尹正在一起时一直没注意。

“胖芸,对不起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以后去哪儿我会先和你说一声的。”看着眼前这个胖胖的可爱女孩,明明年纪比我还小,却热心的处处照顾我,让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

我把手里装有零食的口袋往她面前一送,说:“今天下班后觉得无聊,便出去转了转,喏,给你买吃的。”

胖芸接过零食,先是不好意思的跟我肉麻一番,在宿舍床头坐下后便开吃了,边吃边嚷嚷好好吃,拉着我陪她一起。

看着胖芸正专心地享受着美食,我在心里暗想,要是她知道了这些零食是把我“拐跑了”的男人买的,会不会突然噎到。


未完待续……

作品目录

下一节(18)毕业季来临的爱情

木棉集
木棉集
17.6万字 · 1.7万阅读 · 28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