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医生请杀人(10)

杀手可杀死其他杀手,以及自己

姜潮从地板上坐起来,熟悉的眩晕感再次袭来。不过让她感到幸福的是,刚刚手指被斩断的疼痛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举起手,手指仍是齐全的,右手食指上面还有一枚不大的钻石戒指。

这一切都是一个梦,只是真实到她分辨不出。人在尼伯龙根当中,如果能够关闭自己的五感,会发现这里就是一片有限的空间,那些异彩纷呈光怪陆离的画面全部都是数据的投射。你看到的远方,大海,夜空,都只是幕布上的一副非常真实的画儿而已。尼伯龙根当中的人,其实就只是一只盒子里的猫。

姜潮站起身,转了一圈,摇了摇头,轻车熟路地向前走去,没错,这里她再熟悉不过了。

这就是她所在的福克斯医院,只不过,这和现在的福克斯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这是十年前的福克斯医院,昏黄的走廊,绿色的墙皮甚至有些斑驳,地板是灰色的花色地砖,上面似乎还有一层蜡是刚刚打上去的,有一些地板因为损坏而露出了下面发黑的水泥。

姜潮今年四十五岁了,已经在这家医院二十年了。她所在的走廊是内科住院大楼与外科住院大楼的空中走廊,位于二楼。姜潮似乎并不确定向哪个方向走,她站在中间徘徊着,想了想,然后向内科大楼走过去。

姜潮走进内科楼,便看到这里的一丝异样。悬挂在天花板上的一个电子钟表显示现在是午夜的3点钟。理论上杀手都会选择起始的8点作为起始时间,这样到第二天早晨6点,可以有10个小时的作案时间,是比较充分的。选择最小值3点,意味着杀手只有3个小时要完成杀戮计划,这一方面说明杀手有足够的自信,另一方面说明,也许杀手的作案方法,很容易被抢救,所以如果给了好人方充分的时间,也许杀人计划会失败。

姜潮又向前走去,这层楼有一个个诊室,都虚掩着门,破旧的门在穿堂风的推拉下兹拉兹拉地叫个不停,此起彼伏的门声,加上窗外野猫时不时的叫喊声,裹着夜晚的阴气,从姜潮的衣服缝隙当中钻进去,使她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四处环顾着,没有靠近任何一个门,而是选择贴着另外一侧墙走,这样似乎显得有些安全感。

这时她看到走廊尽头有一个门,这是医院当时的一个储物间,她记得非常小,当时他们上学的时候,有些实习同学会在里面做一些苟且之事,经常看到一些少男少女衣衫不整地走出来。她甚至还记得,曾经在里面发生过一件可怕的事情。

大概在10年前,她听她的一个学生说,据说一个男生在一天深夜就来到了这个“炮儿房”,幽会一个小姑娘,但是他到了之后,用暗号的方式敲了敲门,但是里面没有人来开门。他看了下时间,明明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所以男生就把耳朵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传来了一声声的嘎吱声,就好像是一个缺了油的摇椅,一下一下地摇摆着。

男生当时就想,不会是自己的心上人摆好了姿势,已经等着她了吧。于是轻轻推开门,直到他看到房顶上挂着一个人,随着窗外的风声一下下地摇摆。外面突然雷声大作,一道闪电打下来,他看清了,那是一个小孩子,穿着医院的病号服。

姜潮听说那个男孩吓得直哭,但最后还是把孩子放了下来,不过当时已经不行了。自从发生这件事以后,那个房间再也没有小情侣过去快活了,只是作为临时存放保洁用具的地方。

姜潮突然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一声东西被打翻的声音。

游戏规定,尼伯龙根里面只能允许玩家出现,任何其他人类,包括NPC扮演的人类都是不允许出现的。所以,里面有可能有自己人。

姜潮悄悄地靠近那个房间,如果说,杀手把被害人放在这里,放个毒气杀死的话,早发现的情况是一定可以抢救回来的。她在门口站定,发现门上居然有个孔。她突然想起,这是医院为了防止门再次被那些年轻的小情侣上锁,把锁芯给拔了。

她通过孔洞向里看过去,里面一片漆黑,姜潮可以依稀看到右边的床板上用被子盖着一坨东西。她顺着钥匙孔向左扫过去,左边慢慢明亮起来,是一个窗户,窗户下面有个身影在晃动。

原来是只小黑猫。

这个时候,姜潮突然感受到肩膀上搭过来一只非常冰冷的手,她赶忙转过身子,甚至腰狠狠地装上了门把手。她腰上吃痛,再加上惊慌,大声叫喊了出来,直到她看清那个人,正对着她不好意思的微笑着。

“姜老师,您在这里看什么呢呀?”

少帮主扶过姜潮站好,然后自己也往门眼里扫了一眼,随意地笑了一声。

“呵呵,还是闹猫啊这里,怪渗人的。”然后便试着转了转门把手,但是推不开门。姜潮盯着少帮主的手仔细地看着。

“切,估计后面挡着什么东西了,门打不开。”说着便看向姜潮,“姜老师您别害怕,我也是进来一会了,从楼上正往下走,感觉这次我们人这么分散,再过3个小时就要到早晨了,所以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您同意不同意。”

姜潮警觉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虽然少帮主给她的感觉,一直是那么深不可测,有着超出年龄的沉稳,但是在现在这样的环境下,特别是她现在仍然心跳疯狂加速的时候,她会下意识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有些安静得可怕。

看着姜潮点了点头,少帮主继续说。

“我觉得,既然还有这么短的时间,我们更需要赶紧找到剩余的队友了,不然的话,任意一组只要杀了人,我们都没有时间来抢救了。另外,我发现我的衣服上写着一个序号,我不知道这是系统添加的,还是杀手自己写的,1/4,您是,哦您看这里,在衣服上有,3/4。”

姜潮看了看自己腰后面,确实印着这样的字码,以前的几局确实没有,所以很可能是杀手自己设计的。

“所以我们这局应该是进来了4个人,我觉得,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说着,少帮主放松地笑了笑。

姜潮看向他,一米八的个子,身躯挺拔修长,笔挺的衬衫,配上硬朗的面庞,是一个十分英俊的小伙子,此时的他正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白牙,估计任何姑娘在他面前都会倾倒。

少帮主双手叉着腰,又指了指下面说。

“我刚从最顶楼下来,这是二楼了,所以我估计,最有可能找到他们的地方就是楼下的学术报告厅,您想和我下去么?”说着便向下楼的方向甩了甩头。

少帮主看着姜潮故作镇定地向下走去,便终于又再次露出了他森森的白牙。回头看了一下那个密闭的房间,眼神放射出坚定的光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未被杀手列入场景者,均在诸神黄昏原地等候。 梦瑶的话音刚刚落地,就又在刚刚还没有完全平复的水面上砸了一块石头,虽然...
    狼医生阅读 89评论 0 6
  • 游戏鼓励多人游戏,杀手如选择与被害人两人进入场景,会受到更多限制。 姜潮终于镇定了下来,不得不说,是之前的那个可怕...
    狼医生阅读 154评论 0 2
  • 一部《虎妈猫爸》风靡一时,但基本上国人都信奉虎妈式教育。认为只要严格要求孩子,让孩子在家长的监督下,按照既定的目标...
    红桃七七阅读 46评论 0 0
  • 第六讲,新旧约再谈。今天在读书群里与群友简单交流,共同感受是我们离大师的距离太远了。对于完全不懂的领域,看起来就像...
    童之妖妖阅读 8评论 0 0
  • 瑞幸剑指星巴克,未来咖啡零售谁主沉浮? 5月8日,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在国家会议中心召开发布会,...
    互联网那些事v阅读 2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