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来时有风(六)

周灿已出版:《谁知后来,我会那么爱你》

砰——

正闭着眼睛假寐的童然从这突如其来的枪声中惊醒,整条街上的汽车警报都响了起来,路上的行人却还不知发生什么,以为是谁家在放炮。

童然下意识看向吕奕他们离开的方向,就在这时,砰——

又是一声枪响。

她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却发现后面的商务车里面有人影晃动,发愣之时,一声枪响伴随着整片玻璃碎掉的声音传来,两个人从二楼跳下来,是铁头和周峰。

他们身后是一群站在阳台上拿着枪疯狂射击的男人。

妈的,这就是跟她说得简单?

人群中爆发出尖锐的吼叫声,群众毫无章法的四处逃窜,坐在商务车的几个人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看向坐在副驾驶沉着而冷静的男人道:“老唐,怎么办?”

“不管,我们的目标只有邓强。”

此时铁头和周峰已经一瘸一拐地向着童然跑去,两人迅速地钻进汽车后座,周峰拿出丢在后备箱的AK-74瞄准阳台上拿枪的男人射击,保险上膛,扳机扣动,每一下都是干脆利落。

童然怔怔地看着倒映在后视镜里那张清秀面孔,周峰,那个在四方镇总是捧着一本书坐在窗边,看见她便面红耳赤的书呆子,此时像换了一个人,眼神犀利,手法干净利落,冷肃的脸上不见一丝怜悯。

“周峰,我去接应吕哥,你掩护我们。”

“恩。”

铁头手中握着枪,正欲下车,只听周峰又喊道:“铁头坐前面去,吕哥挟持着邓强过来了。”

“真的吗?”铁头连忙打开车门坐到前面的位置上。

“开车的,我数到三,你就踩油门。”他一丝不苟地看着窗外,“一、二、三。”

他收回枪的同时迅速打开车门,吕奕挟持着邓强跳上车,童然猛地踩下车门往前狂飙,整个过程不到半分钟。

停在汉兰达后面的商务车司机大惊失色,“老唐,他们把邓强带走了!”

“追!”

“那这些人……”

“不要管!我们的目标只是邓强!”

商务车出发的时候,几个原本上楼堵吕奕,却因吕奕挟持邓强被迫让路的年轻人也冲出来,纷纷钻进三辆黑色的桥车里往前追去。

“妈的,前面那辆商务车是谁的?”为首的黑色桥车司机咒骂道,一直挡在他们面前,像是在做掩护似得,“给老子打!”

坐在后排和副驾驶的人拿枪对着商务车就是一阵射击。

驾驶商务车的人听见枪声连连低头,看向副驾驶的男人道:“老唐,怎么办?”

话音一落,后面的玻璃便碎出一片蜘蛛网,未等他回答,坐在后面的几个人拿起手枪开始反击,“妈的,反了他们狗日的。”

相比起后面的激烈,最前方的汉兰达里一片沉寂,只有冷气偶尔自动调节的声音。

童然从后视镜里扫到后面的激战,将油门踩得更死了,车速和她的心跳一起飙到一百四,双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着,她破口大骂道:“吕奕,我干你大爷!”

“我大爷身体不好,不禁干,要干就干我。”他单手覆在她的肩膀上,“别紧张,下一个路口左转,没事的。”

这他妈叫没事?

周峰这才注意到驾驶座上是一个姑娘,还是一个认识的漂亮姑娘,脸顿时一红,结结巴巴道:“童,童,童姑娘。”

敢情他拿枪杀人不怕,看着她反而紧张了?

这都算什么事?

“左转。”吕奕坐起身子凑近她低声道,“别紧张。”

童然深吸一口气,然后差点儿没吐出来,满鼻子的血腥味。

她没时间深究这股血腥味的来源,再度加快车速,但是身后的商务车和若隐若现的黑色桥车依旧紧跟不放。

吕奕也注意到了,将邓强往周峰的方向一推,“你看好他。”

周峰应了一声。

“前面路口右转。”他的手始从童然肩上收回,语气里透着一股从容不迫的冷静,“很快就结束了,车速不要减。”

吕奕按下车窗,呼啸的风声从门外吹进来,他探出半边身子,风沙吹进眼睛里,随即半眯着眼睛,用手枪瞄准了后面的商务车。

此时两辆车相距不过十米,商务车上的人显然看见他的动作了,驾驶员紧张道:“老唐,怎么办?”

“一百四十码的时速,我不相信他能瞄准,继续开。”

就连童然都觉得他只是在故意挑衅,不相信他可以瞄准。

“吕奕,要转弯了。”童然出声提醒道。

他笑了一下,眼底一沉,对着商务车的和后面那辆若隐若现的黑色小桥车前轮各是一枪。

砰——

汉兰达进入路口周转,一条没有任何修缮的泥泞小路,吕奕跌坐回座位上,唇角泛起一丝冷笑。

枪声响起过后一秒,商务车便失控往后斜横撞去,紧跟在后面黑色小轿车亦是如此,司机纷纷打死方向盘,依旧是此起彼伏的碰撞声。

顿时道路上亮起一片应急灯。

坐在商务车副驾驶的男人打开车门走下来,汉兰达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他掏出手机,拨通道:“我是朝霞市公安局禁毒大队的唐墨,请帮我查一个车牌号。”

“好,稍等……恩……没有这个车牌号。”

唐墨挂断了电话,眼底阴鹜渐起,邓强这条线他已经跟了两年,本以为这次十拿九稳,冒着跨省追击的危险,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把后面那群人抓起来。”唐墨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烟,转身对商务车里面另外几个人说道。

“老唐,这里属于云南境内,我们抓人……不好吧?”

“要么抓人,要么就如实给陈队交代,随便。”

一听陈队,一群人就头皮发麻,不禁抱怨道:“这带走的邓强到底是什么人?这枪法太神了。”

唐墨想起那男人开枪时的笑容,恣意、冰冷、充满着对命运可控性的强大自信。

他心里升起一股烦躁,点燃一支烟塞进嘴里,什么都没说。

周灿:简书签约作者,年轻时也曾因一个人与世界为敌,长大后才知道世界根本没空管你。已出版:《谁知后来,我会那么爱你》、《我们不知轻重地爱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吕奕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吕奕,是我,邓强。” 邓强,派人追杀他几千公里之后,终于坐不住了。 ...
    周灿_阅读 3,407评论 9 37
  • “吕奕!吕奕!”她用力地推了推他,试图将他摇醒,但他并没有反应,身子一歪倒在后座上。 童然打开副驾驶前的置物箱,试...
    周灿_阅读 2,306评论 3 28
  • 逃脱喧嚣离别人群躲入黑暗 一点光亮自拍 发微 刷屏 跟帖 转载 点赞世界 触手可及我选择了孤单 (注:以上为20...
    莫遲阅读 53评论 0 1
  • 小时候是个自卑的女孩,经过了20多年的历练,些许体验了社会,见过一些人渣好像才懂得什么是感情什么是屁话,也渐渐成...
    崔简舒阅读 55评论 0 0
  • 你的足迹, 是我转了一圈又一圈。 我的步履, 伴你回眸一遍又一遍。 你虔诚双手, 在圣湖之畔, 垒起玛尼堆, 树起...
    温润年华阅读 149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