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你一眼,慌乱了我整个年华

壹/

“大家好,我叫夏雨荷。”

夏雨荷一开始是这样自我介绍的,我听了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夏雨荷,是那个从大明湖畔来的夏雨荷么?

但是夏雨荷接下来是这么说的,“但是,我不是来自大明湖畔的哦,我是西安本地人,来自软件工程专业,很高兴能加入宣传部这个大家庭,以后大家要多多关照我哦。”

不是来自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嗯,我记住了。

大一开始时在食为天餐厅里,XX俱乐部正在举行新学期的第一次见面会,而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夏雨荷,这个留着齐肩短发戴着黑色大框眼镜的女生,第一眼就给了我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原来还真是有女生叫夏雨荷的,而且还是那么可爱的女生。

“呃。”轮到我自我介绍的时候,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出我的名字,因为我一说出来肯定有人笑了。”

“为什么啊?”夏雨荷瞪大了眼睛问我。

我看着她那白得像棉花糖般的脸蛋,真想过去咬一口尝尝是什么味道,但是现在我得想着怎么把我的名字以一个比较正常的氛围说出口,艾楠笙,对,没看错,我就叫艾楠笙,我思考了一生,不对,人生这个词太严重,我才活了18年呢,那就,我思考了将近18年吧,硬是没想懂我父母怎么同意爷爷的话给我取了这么个奇葩的名字。

“因为,我姓艾,名叫楠笙。”我苦笑着回答。

周围的人听完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包括夏雨荷。

“楠是左边木字旁右边南方的南的那个楠,笙是上面竹字头下面生活的生的那个笙。”这大概是我这十几年来讲得最多的绕口令了。

夏雨荷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说:“原来是艾,楠,笙,这样理解的话名字还不错啊。”

我反问,“要不然呢?”

夏雨荷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不是来自大明湖畔的夏雨荷,还有不爱男生的艾楠笙,这概率得多小,才能使我们这两个名字这么奇葩的人聚在一起。反正不管有多小,它还是这样发生了。

贰/

第二次见到夏雨荷,是几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俱乐部的一次例会上。

那时候俱乐部马上就要周年庆了,俱乐部打算弄个聚会庆祝俱乐部成立五周年,例会上大家都讨论的很活跃的,提出各种各样的点子,只有夏雨荷一直没有说话,微笑了整个晚上。

例会快结束的时候外面意外地下起了大雨,雨拍打在窗户的玻璃上发出啪啪的声响,我一想到等会自己要穿越一整个校园从竹园走到丁香心中就阵阵打颤。唉,你说主席为啥把活动室设在竹园宿舍呢?

庆幸的是我平时都有习惯带着一把伞,所以回去还不至于被淋得一身。

例会结束后我被部长叫下来帮忙打扫活动室的卫生,等我下楼的时候,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走到楼下时我看到夏雨荷站在楼下望着天空下落的雨滴发呆,她大概是没带伞在等雨停了吧。

“夏雨荷。”我轻声喊了她的名字。

她听到我的声音后回过头来看着我,翻了翻眼珠子后笑着说:“艾楠笙,哈哈,我记得你的名字!”

我走到她身边,开玩笑说:“我不爱男生的哦。”

夏雨荷听了后咯噔一声笑了出来。

我立刻装出一副严肃地样子:“有那么好笑么?”

她吐了吐石头,说:“对不起啦,我不是有意的。”

我向她露出一个笑容:“哈哈,逗你玩的啦,反正也被笑了无数次了,不差你这一次。”

说完我朝她摇了摇手中的雨伞,“一起?”

“啊,”她愣了一秒,随即微笑着说,“好啊好啊。”

漆黑的校道上,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水拍打在地面上,溅起的雨花打湿了我和夏雨荷的裤脚。我和夏雨荷两人肩挨肩地挤在一把小小的折叠伞下,谁也没有说话地走着,空气中弥漫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独特的芳香,而我,仿佛能听到自己那跳得越来越快的心跳声。

“对了,话说你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夏雨荷似乎也感觉的气氛有点尴尬,先开口说了话。

“那是我爷爷起的,楠寓意是楠木,而笙是一种乐器,我爷爷希望我能像楠木一样做个坚挺的人,能够用自己的双手奏响人生的乐章。”我说完转过头去,正好对上夏雨荷的大眼睛,仅仅一秒,我就赶紧把眼睛往别处望去,以掩饰此时内心的慌乱。

“那你呢,你的名字怎么来的?”我反问夏雨荷。

“我妈取的,我听我妈说我出生那天正好下着雨,而且刚好屋子前面的那个荷花池荷花开了,故各取一字得名雨荷。”

“那你一定没想到在你出生好几年后这个名字会红遍中国大江南北吧。”

夏雨荷眨了眨双眼,装作无奈的说:“唉,真是人红是非多啊。”

就这样,我和夏雨荷一路聊着,从高中聊到小学,再从小学聊到现在的大学,东拉西扯,什么都聊,20分钟的路程,渐渐到了尾声。

“到了哦。”夏雨荷指了指13号楼。

“哦,我也到了。”我指了指右边的12号楼。

“今天太感谢你咯,要不然真得淋一身,以后有机会再请你吃饭报答你。”

“好啊好啊,我等你!”

我目送着夏雨荷走进了13号楼宿舍,自己才往12号楼走去,等我走到宿舍楼门口时才发现我遗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艾楠笙啊艾楠笙,你怎么那么马大哈,竟然忘了问夏雨荷的手机号码。

叁/

我一直在思考着,为什么在西电这么小的一个地方遇见一个人是那么难,是的,自从那天晚上后,我再没有遇见过夏雨荷,也没在俱乐部活动室见到过她,因为我们俩不属于同个部门,每次活动都没在一起搞,自然也见不到她了。

而我,也从最开始分别后一直渴望在路上寻觅到她的身影到最后已经习惯了那种失望,我,几乎快忘了她了。

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内容是:皇上,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么?

是她,居然是她。我此刻内心非常激动,但我还是抑制住内心的喜悦,给夏雨荷回了短信:紫薇,你发错人了,我是尔康啊!

夏雨荷发来一个翻白眼的表情。

我呵呵一笑,回了短信:怎么知道我的号码啊?

夏雨荷说:“说来也巧,我们宿舍室长居然认识你,她说和你是老乡,所以就有你电话咯。”

“你们室长是?”我立刻在脑海中搜索着女生的又是我老乡的名字,然后发去“郑娜?”

“哈哈,你好聪明啊,一猜即中!”

“好吧,广东来西电本来女生就不多,而且跟我同个家乡的也就只剩下郑娜了。”我一边往教室走去一边发着短信。

“好吧,你好可怜啊。”

“哈哈,那你以后就多多介绍女生给我认识啊。我要去上课啦,下次再聊哈!”

我把夏雨荷的号码存下来,给她设置了我最喜欢的一首英文歌作为铃声。

夏雨荷,我当然记得你,我当然记得你,我找你了好久啊,只是没想到,居然是你先找到的我。

肆/

自打有了我的号码后,夏雨荷隔一阵就会发条短信给我,内容大多是很平常的话语,例如早上的时候她给我发,“今天早餐吃了包子,我点的是白菜大肉陷的,可是我一点都没吃到肉耶,丁香食堂好黑啊,以后不吃包子了。

我回她:“那你下次就这样跟买包的人说,来一个白菜大肉陷的,不要皮,肉多点。”

之后夏雨荷就没再回我,等到中午的时候,她给我发:下午没课一个人好无聊啊。

我说:真巧,我也没课,我们去图书馆看书吧。

好啊。夏雨荷立刻给我回了短信。

可是我立马就后悔了,看什么书啊,在夏雨荷旁边自己能静下心来看书么?

可结果是,夏雨荷看了一会书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放下书来,拿起她身旁的那本高数笔记本翻着,夏雨荷的字很清秀,典型的女生字,笔记之中还插画着一些可爱的小插画。我望着她的脸,那么可爱的一张脸,就像一个坠落凡间的天使,如果,如果时间能一直停留在这一刻那该多好啊。我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头,她突然醒了,揉了揉还没完全睁开的眼睛,问:“我睡了多久啊?”

我笑着说:“傻丫头,你到底是来看书的还是来睡觉的啊。”

夏雨荷吐了吐石头,不好意思地说:“我是来看书的啦,可是我一看到高数就犯困,然后看着看着就睡过去了。”

“这是你画的?”我指着笔记上的插画。

“是啊,我一听不下课就画起插画来了,怎样,给你来一幅速写?”

我一听,来了兴头,说:“好啊!”

五分钟后,当我看到夏雨荷递给我的画,我立马惊呆了,眼前的画虽说外貌不是百分百像,但是却非常神似,一眼就能猜到画的是我,“可以啊,什么时候学的画画啊?”

“哈哈,我是自学成才!”说完,她又把画拿回去,在画的右下角加了一句话,然后再把画递给我,“给!”

我接过话来看,她写了“致外表笨笨但内心很聪明的小男生。”

“喂,写错了,不是这个‘男生’。”

“没错,我就想这样写。”夏雨荷笑着,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

伍/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和夏雨荷隔一些时间就会给对方发短信,但从来没打过电话,直到有一天,她给我打了电话。

我接了电话,电话那头的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一直在哭,一直在哭,我听了心急得就像热窝上的蚂蚁,“你现在在哪?”

夏雨荷还是一直在哭,我对着电话大声地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现在在哪?”

她哽咽着说:“我在南操场。”

我挂了电话往南操场跑去,远远便看到夏雨荷双手抱漆坐在操场上,头埋在双腿间。

“怎么了?”我问。

“他,他要跟我分手!”夏雨荷哭着说。

“他?他指谁?”我问,与此同时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男朋友,我们交往了快四年了,从高中到现在,我一直是那么用心维护我们之间的爱情,可是,可是他现在说他已经厌倦这种只能用电话短信来维护的爱情,他已经有新的女朋友了,我该怎么办,他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夏雨荷大声哭着说。

我伸开双手一把抱住了她,对她说:“不要怕,你还有我呢,你还有我呢,我不会离开你的。”

夏雨荷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愣了一会后挣脱开我的怀抱,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我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夏雨荷,我喜欢你,难道你不知道么?

陆/

夏雨荷走后,我没有联系她,她也没有联系她,我们俩陷入了僵局。

我在等,我在等她给我一个答案。

我不知道她和她男朋友之间发生过怎样的故事,而我也不想知道,我所知道的是她口中的他伤害了她,而我想做的,就是保护她不让她再受一点伤。

可是,我始终等不到任何答案。

周末的时候,我坐公交车去大雁塔,她说过,她家就在大雁塔附近,而她说过这周末她会回家。

我挂上耳机,耳边传来那首我最喜欢的英文歌。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

You never know dear how much Ilove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站在大雁塔北广场上看着那壮丽的音乐喷泉,我给夏雨荷发了个短信:“想陪我看音乐喷泉么?”

一分钟后夏雨荷回了短信:“你在哪?”

“大雁塔北广场。”

“等我。”

十几分钟后夏雨荷到了,她气喘吁吁的,像是刚跑了很长的路。

“一直等不到公交车,我就跑过来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在喘着气,我心疼得要死。

“这么远的路你还跑过来,你可以跟我发个短信啊,多久我都会等你的。”

“我怕你走了。”夏雨荷说。

我们在广场上看了会喷泉,便一直往南走,从大雁塔一直走到大唐芙蓉园,然后又从大唐芙蓉园一直走到曲江池,夏雨荷跟我讲她小时候怎样怎样,我跟夏雨荷讲我小时候家里是对我如何如何严格。

在曲江池那里,我问夏雨荷有没有走过那里的石桥,其实也不算是一座桥,只是有很多石头堆积在浅浅的水面上,形成一座天然的石桥。

夏雨荷说没有,她说她害怕失脚掉入水中。我说,没事,我牵着你的手。然后我就牵起她的手,她挣脱了一秒,便没有再挣扎,由着我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慢慢踩着石头过去对岸。等到了岸上,她便挣脱开我的手,然后我们就一直往回走,从曲江池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大雁塔。

夏雨荷说她想看电影,我说那就去看。

电影院里正在上映《星空》,夏雨荷说她最喜欢五月天的歌,我说那就看星空吧。于是我们俩买了《星空》的票,夏雨荷看着看着就哭了,我看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低声地问她:“怎么啦?”

她摇摇头,含着泪笑着说,“沙子进眼了,沙子进眼了。”

回来的路上,周末的916挤得要死,我和夏雨荷只能在车门边站着。我艰难地掏出手机对她说,“我给你听一首歌吧,是我最喜欢的英文歌。”然后把耳机塞在她耳朵里。

突然司机一个急刹车,夏雨荷和我猛地往前撞,差点就撞到旁边的扶手了。我怕她撞伤了,干脆把她的头抱在怀里,她什么都没说,就这样静静躺在我的怀里,直到到了学校。

下车后,我和她一前一后走着,我在前,她在后。

我转过身说:“我想抱抱你。”

夏雨荷摇了摇头,一下子走开了,说:“不要,抱多了会上瘾的。”

可是,夏雨荷你不知道么,我早就上瘾了,我已经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你了。

柒/

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那是我们最后一次单独见面了。

夏雨荷那天晚上对我说:“艾楠笙,其实我也是喜欢的你啊,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了,我想办法找到你的电话,我给你发短信,我喜欢被你抱着,你知道我刚才是多么紧张么,就是你抱着我的时候,我多么希望时间就一直停留在那一刻。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我有男朋友,而你以后也要回到那对我来是多么遥远的广东。忘了我吧,就把这些天发生过的都当作一场梦吧,现在梦醒了。”

夏雨荷哭着挂断了电话,我站在原地望着漆黑的天空发呆。

这个梦,那么美好,又那么疼。

夏雨荷退出了俱乐部,而我也便没再见到她。往后即使在路上遇到了我,她也是当作没看到,与我擦身而过。我时常望着她远去的背景,幻想着她还会突然间给我发个短信:“你今晚吃啥啊?”可是我知道,这一切都不再可能发生了。

我们像陌生人般,在这座学校进行着彼此的生活,互不干扰。

直到毕业前,夏雨荷给我发了一段语音。

她唱着: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

You never know dear how much Ilove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我含着泪,唱着:You are my sunshine……

捌/

后来毕业了,我考上了研究生,而夏雨荷工作了,我们之间彻底断了联系,连偶尔在路上遇到的机会都没了。

再后来,我也回到广东参加工作了。

我陆陆续续谈了几次恋爱,但每次都很快就结束了,因为我总想在别人的身上找到夏雨荷的影子。

我开始在博客上写影评;后来,我开始写短篇小说;再后来,我写起了长篇小说。博客点击的人数越来越多,我慢慢变得小有名气。再再后来,我把我和夏雨荷的故事写成了小说,小说名字就叫做《那年你一眼,慌乱了我整个年华》。

小说发布会上,有读者问我故事是真的还是杜撰的,我笑着答:“真真假假又有何关系呢,每个人都有段无法忘怀的青春,不是么?”

读者之所以会问我这个问题,是因为在小说的第一页,是一幅速写画,画上右下角写着:致外表笨笨但内心很聪明的小男生,画中那个人物,眼神十分的像我。

而我在最后还加了句:至此,青梅枯萎,竹马已逝,我爱的人都像你。   

玖/

一星期后,我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归属地显示是深圳的。

我接通了电话,问:“请问你找谁?”

电话那头说:艾楠笙,你还记得当年的夏雨荷么?

一瞬间,那压抑在心中多年的思念像潮水般涌出来,不断冲击着我的大脑。八年了,八年来那一直萦绕在我脑中的声音,又再一次真实的响彻在我的耳畔。

沉默了会,我平静地说:“夏雨荷,你知道么,那年你一眼,慌乱了我整个年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们经常会看到精心炮制,细节到位的高素质的网页设计,但并不是所有的设计都应该如法炮制。有一些并不是那么精细到位,相...
    菡岱阅读 153评论 0 0
  • 我完成的任务 1.入职培训:*了解工作中的基础技能:office软件的使用技巧、思维导图、Visio绘制流程图、E...
    Estelle0331阅读 20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