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阿树

连日的闷,终于换来了滂沱的大雨,雨滴卷着云,夹着风,在玻璃窗上砸出蜿蜒的水迹。我坐在窗前昏昏欲睡,想喝点茶,茶叶扔进杯子里,拎起暖壶才发现没水,茫然若失的一瞬,抬头看见了院子里成精的大树。

院子里有成了精的大树,飘飘淼淼好像绿色的云。我时常觉得那就是一个神密的国度,住着小小的精灵,颂着繁复的晦涩的诗歌,一世一世一生。树是写上天空的诗,与晨间采撷清新的一滴露,将锦绣轻描,与指尖处婉转成四季的风情。每片树叶都闪着灵动的光,阳光盛开的午后,有点点斑驳透射地面,就像揉碎了的一泓秋水,空虚盈满了每一丝缝隙,温婉柔和,却又是梅花三弄也弹不出的清远高傲。

高中的时候经常会捡各种的叶子夹在书里,在上面刻上镂空的字,诸如脱氧核糖核酸和核糖核酸的化学式,动能守恒定律之类的以作考试小抄,待监考老师发现时急吞入口,大嚼,满口生津,口吐绿沫,疑似毒发,非常具有诗意。

后来学会了各类的宋词。“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深深浅浅的写好几片,无处安放,便夹在了信笺里,低头沉吟间,便寄给了很久很久以后的自己,每当打开信笺,就可以有温暖入怀,便有那天的余温,绕指柔。

湛蓝的天,印在半空的枝枝叶叶总是让人感到满眼的生命,远远的站在一隅,静静的看着我被烧刀子呛得通红的脸,和我狼狈的骄傲。仰着头,总会看见不一样的风景变幻流年。

你好,树先生,曾经的岁月,在雨后的光里轻轻晕开。捻起一缕碎念,静静感受,在那最美的光阴里,有着怎样的温暖,又经历了怎样的风霜?

读一下那段时光里,我们是怎样倾听一片叶子的成长,倾听一朵花的盛开,倾听细雨打在屋檐上的疼痛,倾听暮鼓晨钟里深沉的叹息?又是怎样为一首小令微笑,为一个故事哭泣?

在那些容易感怀的的岁月里,所有的故事都是独立存在的,所有的未来都是可以向着心的方向去探寻的。而随着时光流转,世间尘缘,参差交错断断续续皆是不可言喻。人生寂寂,红尘烟雨,总是我们必须的经历。

所幸,这样的曾经,这样的过去,根本无需刻意编排。以心相守的美好,即使时光老去,也不会失去它本身的味道。

要相信这世间,风露皆有情。而我们需要用心品读的时光,纵然是站在记忆之外,也依旧温暖。

我们都是漂泊太久的浪子,这一生寻觅,其实并不多。不过一方心灵的净土,一个可以交付灵魂的地方。若可以,我愿携一蓑烟雨上路。一条小径,系着心安的方向。在烟雨朦胧中,独品残红往事,独悟寂静人生。摩挲一朵花开的温度,感受一棵树成长的沧桑。闲暇之时,读一本书,看一卷画,于诗情画意中寻找我愿意行走的方向,于小令长调中品味我所追寻的美好。

只是,当时光沉寂,那些曾经的往事,请把我忘记,也请允许我把你忘记。

芸芸红尘,有太多太多的故事。而这一生的记忆,我不愿有太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