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生长在南国南方的小孩,而那天,我活在雪国

摄影 / 季子弘

从没想过会在雪国生活,直到后来,真的发生了。

我是生长在南国南方的小孩,雪,那是合欢山才能见着,以及游乐业者想出的把戏。

二年前,在还没真正搬去北海道前,去了趟东川町。那是一座位于札幌北边,邻近旭川右边的小城镇。观光宣传网站上,东川町自定义为“写真の町”;举办了各种摄影比赛,吸引爱好者前来拍摄。

我喜欢东川町切的这个角度。

那天,我去了一间废弃小学。里面改成了设计商店和餐厅,完全不违和,成了新的样子。商店里有设计家具、家饰、生活杂货和小农商品;餐厅卖着好吃的甜点和咖啡,用色以黑色和原木为主,搭着屋外落满视线的白雪。

这里,融合成一杯卡布奇诺。

我太喜欢这种浓郁感,宛若就是为这番浓郁而生的空间;没有为设计而设计的矫作,只有为美好而衍生的用品。

大家去过这个地方吗?北の住まい设计社

我好想念那里,当天吃的轻乳酪蛋糕和手工饼干;我们聊着天,喝着热咖啡,轻轻看着窗外重重落下的白雪。

那一刻,我们活在雪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