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的月光把什么照亮?

96
QIU_C
2015.09.27 22:54* 字数 571

年过30,很不想再被人称作“文艺青年”,原因都懂的。但是写作这件事,从本质而言,和文艺无关,和疗愈有关,至少对我而言,写作是很好的疗愈方式。

今天中秋节,传统啊意义啊以及吃了什么啊都不说了,说点这两天的所见所思(厌烦沉重思考者请绕道,我的文风真的不适合你,给你添堵了)。

有天晚上翻微博,看见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掰掰手指大概有八年了),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荤)段子,当下有点吃惊。当年一群还怀揣着金光闪闪梦想的、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爬黄山,为给一个朋友过生日,他拎着一只十寸蛋糕,从山脚底下爬到了光明顶,注意是拎着蛋糕,爬。上。去。的。后来辞职,后来出国,后来读书,后来毕业,后来就没了后来。一直到最近看到这条微博。

依然在微博,看见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掰掰手指大概也有八年了吧),那些年MSN还活着,每次Space更新,头像旁边都会有朵花儿,因为职业关系,那位丫头头像旁边经常有多花儿,有段日子丫头因为工作接触了公益事业,于是写了篇文章大意说以后结婚婚宴要摆在她采访过的贫困山区小学。现在开始在微博卖茶叶,广告词翻译过来就是“这是一款配得上华治伍德瓷器的茶叶”…

八年以前,无论是那只手工拎到光明顶的十寸蛋糕,还是宣告要去贫困山区办婚宴的博客,幼稚,但真得闪亮。八年以后,无论是那个段子,还是“华治伍德茶叶”,真得现实无奈。目眯尘沙,祈祷月光还有可能能把当年幼稚的真实照亮。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