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帝九天长(八)

96
十指凤仙
2018.09.28 18:55* 字数 1857

【重回练剑】

凤九和迷谷从凡间回青丘,白奕上神早已等在那边,凤九神色苦闷,该来的躲也躲不掉,自己负荆请罪跪向白奕:“爹,女儿错了”。白奕没有好眼色:“青丘的脸都被你丢近了,你知道昨天宴席众人都在讨论你这女君的事,我怎么生了你这样的女儿,若不是因为你现在是女君,我真想再次吊打你”。

凤九掉泪央求:“爹,女儿也不想这样,求爹爹不要逼女儿做不愿意的事”。白奕无奈叹了口气:“随你吧,真是管不了你了”。说完摇头失望离开。

凤九处理好青丘的事,又回昆仑虚找叠风学剑。叠风真是硬着头皮又不能拿她怎样,面露难色,凤九察觉到问:“你怎么了,自从见我回来,神色一直不好?”叠风也不隐蔽:“小殿下,你还是不要再来了”。凤九不解:“为什么?你不想教我学剑?”“不是,叠风一介男儿,自是不怕什么,不想耽误小殿下”。“什么意思,我姑姑为什么选你,我为什么找你,别人不知道,但你是知道,你若是怕被别人说,我也不想为难。如若是考虑我,那就不必了,我自有分寸”。然后有点气呼呼走开了...

午饭时间,叠风亲自端饭菜到洞口给凤九:“叠风来给女君道歉,不该说多余的话,惹女君不高兴。女君要是想呆昆仑虚,叠风绝不阻拦,也会尽心教剑术”。凤九一听,自然释怀笑着说:“这就对了嘛,还有,别一口一个女君女君的,听起来像我用君位欺负你似的”。叠风应承:“是,小殿下”。

待叠风离开,发现那帮弟子都在角落看热闹,看到叠风,都一拥而上取笑:“行啊大师兄,能把小十七的侄女拿下,还是个女君,真没发现你有这本领呀,哈哈哈哈”,叠风一脸尴尬:“别瞎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不是那样是哪样,哈哈,大师兄肯定是不好意思说,要我们说,这也没什么,这是好事啊,你就别遮掩啦,哈哈”,叠风一脸羞愧正经说:“真误会我了,不跟你们解释,以后你们就会知道了。”

凤九在洞口看着他们走远,偷偷笑了下,觉得好玩又好笑。自我说话:在这里学剑还真是不错,姑姑曾在这两万年,一定看了好多趣事。随后想了想,其实,以前在太晨宫,也很有意思,虽然每日端茶扫地洗衣服做饭,但只要能看到帝君,就觉得心满意足。想到这凤九甜甜美美地笑着,对了,还有成玉,司命,在天宫帮了我好多忙,还真是好想他们。突然敲自己的头:怎么那么笨,那天可以直接去找成玉啊,跑去凡间那么远,诶,真是笨死了。凤九带着歉意感叹了声:成玉啊...下回九重天,一定找你。

过了五日,凤九练剑乏味,对着叠风嘟囔:“我真不是这方面的料啊,这都半个月了,没见我什么长进,我阿爹阿娘是怎么生的我呀,怎么我全家都是升了上仙,又是上神,我连个剑都学不好,嗨...”

叠风很想笑忍住了:“怎么会,叠风已经觉得小殿下有进步了”。凤九不信:“真的吗,可是照这速度,得什么时候才能变厉害点啊”。叠风笑说:“小殿下你就是心急,心不定,这学艺,哪有那么容易,我们众师弟在师傅这边可是学了几万年,学艺不是一朝一日的事”。

凤九瞪大眼睛:“几万年?那得多久多久啊”说完,垂头丧气,前刻的精气神全没了,自我安慰:且先学着吧。

到了晚上,凤九躺在床上,腰酸背痛地锤着自己,嘟囔着:今日多练习了些时刻,怎么就累成这样。大师叔说我心不定,是这个原因吗,我好像就晚上心不定些吧,白天都认真学习啊,待明日再问问他,怎么可以心定。

次日,见到叠风忙追问:“你昨天说我心不定,你怎么知道我心不定”。叠风冷笑了下:“你整日魂不守舍的模样,你自己没察觉吗”。凤九摸着自己的脸,拍了两下:“有吗?没有吧”心想:怎么可能,就算有,那也是晚上好吧。

叠风打趣:“你啊,有心事,心里挂个人,能专心嘛”。

凤九瞪着眼:“不是吧,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有那么明显吗?”说完略羞愧地躲了躲的样子。

叠风泼冷水:“谁不知道你心系九重天那位”

凤九打趣:“现在大家都知道我和你”说完乐呵乐呵笑个不停。

叠风脑壳大了直接不避讳说了句:“你就不怕天上那位伤心啊”。

凤九这才静下来,没有回叠风的话,就直直走了,回到洞里,神伤趴在案桌上:帝君,他知道了吗,他知道了是不是会难过,难过了是不是会睡不好,那我是不是该告诉他。不,白凤九,不可以,你还不可以见他,万一再害他失去法力,那要怎么办呢。正烦恼不已的凤九,每次都能把自己又拉回另一个思维世界,她又想着:不对,向来都是帝君劝我放下,劝我不要胡闹,他怎么可能在意我这些事呢,反过来才是吧,要是帝君和别的女人怎样了,我才是那个难过的睡不着的人吧。不过话说回来,帝君,他会想我吗,他会为我难过吗,虽然他曾回答过如果,如果,会...这就是白凤九,能自己把自己绕晕,却又率真的可爱,也正是这样纯真不失个性的她,软化了那块几十万年的石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