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哪里的烧烤最好吃?

96
留初三
2014.05.25 17:30* 字数 5036

文/Light

如果说初雪时分,怎么能没有炸鸡和啤酒,那么到了夏天,那必须少不了烧烤和啤酒。时至今日,烤串啤酒俨然已经成为生活在北京的人们一种消夏文化。傍晚时分,约上三五好友,点点儿烤串啤酒,再来点毛豆花生,小酌一番,聊聊工作谈谈感情发发牢骚,这正是普通的老百姓一种简单幸福的生活方式。

当然,烧烤分为直接烤制和间接烤制两种。直接烤制又有明火暗火之分,间接烤制也分为铁板,石板,铜板等多种。

像最常见的包含:熏烤(碳烤)与烙烤(隔着篦子),烧烤方式的多种多样也丰富食客的味蕾,不论是物美价廉的大排档烧烤,肉质饱满有口味保证的新疆阿达西清真烧烤,或者是传统的老北京炙子烤肉,还有深受年轻人喜爱的韩国烧烤,这些都是无肉不欢的吃货们在夏天的盛宴。

北京人喜欢烧烤,喜欢吃肉。比如以前在北京街头看见哪个大老爷们吵架赌气的,经常会说一句,“谁也不是吃素的” 潜台词意思就是,爷们我是吃肉长大的,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因为北京背靠着大草原啊,有着极其丰富的牛羊肉供应,比如西口肥羊,喝着玉泉山的泉水,吃着茂密的青草,肉质口感极佳。现在比较多的是锡林郭勒盟的黑头白羊,肉质细腻,不腥不膻。像薛蟠烧烤一大噱头用的就是这中黑头羊肉,

“南有大闸蟹,北有黑头羊”——黑头羊是内蒙锡盟草原“乌珠穆沁羊”的俗称,是成吉思汗一生最爱的美味珍馐。
我看了看薛蟠烧烤描述的更加细腻,甚是诱人。不过至于味道如何,还要等试过之后再加评论了

除了咱们理解的传统意义上的“烧烤”,多为牛羊肉,其实烤猪肉也是一个有着历史的吃法,作为几百年古都的北京这一点满族文化的影响很深,猪肉也是满族人的最爱之一。比如
乾隆年间潘荣陛所著《帝京岁时记胜》“八月”“时品”条中就记有“南炉鸭、烧小猪、挂炉肉。”此处的南炉鸭指的就是现在的烤鸭,取小猪烤之,则为烧小猪,其不用小猪者,名为炉肉。
(这里插一句,据说全聚德的烤鸭技术就是清朝皇宫里烤小猪的挂炉技术)

根据崔岱远先生写的《京味儿》一书里描述道:“所谓炉肉,就是皮薄肉嫩的,五花三层的猪肉经过洗刷,汤皮,挂糖后烤制的美味肉食,色泽红润,皮酥脆,肉耐嚼,由于工艺复杂几乎失传,所幸2006年天福号又重新恢复了这个传统美食的制作”

刚才顺手又百度了一下”炉肉“发现一段老北京民谣,觉得很有意思就搬运过来了
“腊月到,五花肉,七分厚,烤炉火,红亮亮,脆酥皮,油汪汪。咬一下,满口香,煮一煮,香满堂,我来做,爹来尝,今年吃,明年想……”
炉肉吃法多种多样,比如炉肉丸子,还可以砂锅下白菜等。据说趁着刚烤好的炉肉微温下酒,也别具一番滋味。对烤肉有讲究的知友们可以尝试一下。

好了,不知不觉xielezheme多,说点干货,接下来介绍几家我心目中几家味道不错的烧烤馆子,我评判的标准有三点:口味第一,氛围第二,环境只排在第三。
口味包括:
首先得是新鲜的好牛羊肉,会吃的主儿的一尝,是头天现杀的羔羊肉还是放冷冻柜里几个月的冷藏肉,基本上吃两口这新鲜程度就明细了,当然,您吃的得是真牛羊肉,这一点相对来说,还是去回回的馆子或者清真的馆子更加放心踏实。
其次是烤制的过程,比如吃炙子烤肉,这牛羊肉必须是现腌的,铁板不能沾,比如碳烤的肉串儿,要是像咱们吃烤鱼的那种大块碳基本这串就不好吃了,这碳是细条的紧密的果木炭是极好的,然后是火候儿,这点无需多说。当然如果大腰子收拾的干净,骚线去的好,烤制的讲究,肥瘦恰当,考完再炜(wei)一下是肯定加分的
最后包括料的配置,烤串里的盐,孜然,辣椒,这其实挺难形容的,比如孜然粒儿的大小,香气如何,辣椒面的粗细,辣度(强度和持续程度)在比如烤翅里的蜂蜜,鸡油等等。还有像韩国烧烤的蘸料的味道,干料是不是粘嘴。
暂时就想到这些,比起口味,饭馆的氛围也是我很看重的一点,有人味,很热闹。

好的饭馆的每位食客都在散发着一种幸福的正能量,我相信很多人会喜欢这种感觉的。

关于环境的话,简陋不是问题,但不是口味特别突出的情况下,环境脏是要减分的,比如现在很火的望京小腰,名气很大,相对来说还是值得一去,但是特地的大老远跑望京的话就不值得了。

真正好的馆子,大都遍布在四九城,一是有历史,有年头了。一是新开的馆子,靠近商业街区的多,比如东西单,王府井,鼓楼后海等等。各位知友不妨就进选择吧,比来比去,很难说哪家第一好吃,哪家第二好吃,总之,各有各得特色,一切吃好为主。莫矫情。

关于老北京炙子烧烤
肯定首推两家老字号,烤肉宛 和 烤肉季,北京经营烤肉的餐馆数烤肉宛的字号最老,创建于清康熙二十五年(公元1686年),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早年间北京的南宛北季,人人皆知。现在都是国营老字号了。价格稍微贵一些,吃过这两家,就算是炙子烤肉的标杆吧。

说起烤肉,不得不再提一个地方-------虎坊桥,懂这口儿的应该知道,来这吃肉,一定错不了。推荐两家,一是烤肉刘,一是厚味居




最后再推荐一家稍微远一点的------------黑记烤肉
这家是我打算下周去的,是通过看btv7的《美食地图》节目了解的,口碑极佳,氛围很好。吃完回来补点评。

有朋友推荐大槐树烧烤,我几年前去过,印象不深了,是值得去的。可惜我一直没有机会再去,在美术馆东街,方便的话也是不错的选择。

关于新疆烤串


先上图,这是我在北京迷恋了很多年的羊腿君,当年是18一个,肉质新鲜紧致,烤的有滋有味,外焦里嫩,每一口下去都像是有只幸福的小精灵在口腔内翱翔,一个羊腿比十个肉串吃起来要爽多了。这家店第一次来是某年的夏天同学带过来的,那会他正好在旁边的某录音棚实习开了工资请我过来吃,来过一次之后就已经被欲罢不能,口味,氛围绝对是京城烧烤店的拔尖水平。深夜两点,客人依旧络绎不绝,实乃夜食档之福音。
这家店就是--------------位于东四钱粮胡同的阿达西。他家不止是羊腿必点,大腰子和脆骨也是极品。炒片也是非常的地道。

关于阿达西的选择真的很多,比如巴依老爷这样的连锁,还有位于金台路的阿达西,广渠门的阿达西,方庄(蒲黄榆地铁站站)的阿达西,这些都是我经常会去的几家、绝对是可以排在靠前的位置。
总之,大部分的新疆阿达西还都是有口味保证的


关于韩国烧烤,这个我吃的并不多,个人感觉三千里,汉拿山就很不错,还有比如位于望京的一些韩国料理的小店,都是思密达开的,味道很正宗。
最近去了一家 方家碳烤,位置在方家胡同内,海鲜非常新鲜,好这口儿的朋友可以尝试一下。


关于炒豆

看到有答案说 炒豆合作社,在地铁张自忠路出来的胡同里。他家是做烤翅为主。还有烤牛肉披萨芝士扇贝土豆泥大拌菜,来北京找我玩的朋友我基本都会带他们来这里。平时也会带小伙伴好机油过来吃.
基本上我可以把最好的评价都给予炒豆。口味,氛围,环境,位置,价格俱佳.当然,还有我最喜欢的“德纲”。






炒豆是一个特别有”京味儿“的饭馆,这种京味儿并不是贴着所谓“老北京”文化的标签,不是那种有大碗茶儿,有叫卖声儿,很有历史的饭馆儿,“炒豆合作社”一个让很多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听起来亲切的似曾相识的名字,一条韵味十足的老北京胡同,一扇家庭院门一般的实木大门,和一个不起眼的门牌。他们用着三四十年前人们纯朴实诚的精神做着新时代的美食。
炒豆的老板都是80后的很普通有自己的想法的年轻人,都是为了各自的梦想在奋斗着的北京孩子,我记得有一次后厨的师傅出来透个气抽根烟,他满头大汗略显疲惫的叉着腰站在门口微笑的看着食客们的大快朵颐,然后他就这么站着,笑着。我想,顾客满意的笑容是对辛劳的厨师最好的支持吧。

前面说的都是在北京此时此刻,在我们身边的饭馆,其实这样的饭馆有很多,真要我说全了可能一天都说不完,对于热爱生活的人来说,发现美食品尝美食与分享美食是一件特别幸福快乐的事情。

以下就说两个我与烧烤的小故事吧,把之前的答案又丰富了以下

这家店黄了非常可惜,尤其是对于爱吃肉的吃货们来说,当真是一大遗憾!
除了烤羊肉,烤牛肉,这是我唯一在四九城吃到过的烤兔肉,而且记忆很短但很深,也就四十秒把,大概也就是三口左右的样子,我们就分了一整只兔子。已经很难形容当时一桌人围着一盘兔肉暴食火爆的场景,除了“好吃”之外再无更好的描述。
那天去的晚,就剩下最后一只,之后再去店已经搬迁了。店名很好记,鼎琛峰独门烤兔,琛哥与峰哥,两个好兄弟合伙经营的一家小店,老板人非常地道,很好说话。后来酒足饭饱来了一黑人色老外,掏出一张老毛子操着American口音的英语,伸出外黑内白的四根手指跟峰哥说“four beers”峰哥心领神会,进屋拿酒去了,店里地方小,就我们一桌,所以我们都好奇的看着老黑猜测估计是熟客过来吃夜宵的,但令我们很诧异的峰哥居然给我们拿了两瓶儿燕京过来,我很好奇的问峰哥啥意思,峰哥说这是老黑请的,你们就喝吧。喝酒喝吧,反正就我们几个人,最后我们老板老黑就坐一块喝了起来。男人嘛,在一起喝酒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女人了,但这美国哥们可是一躁徒,喝high以后一个劲儿的在胡同里面做挺胯的动作,表情兴奋至极,大家喝的开心啊,就跟着老外一起比划啊,yeah!!!老外看见我们比划更兴奋了,嘴里还嘟囔着:!!!yeah!!!!!fucking good !yeah!!!!

纯洁的我们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操,这丫的也太猥琐了“我看看着一脸无奈的峰哥,他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好吧,fucking 好吃的兔肉
反正时间就定格在了2012年的那个夏天的某个夜晚,几个伪punk少年喝酒吃肉的扯淡的时光



上图左边是老板,然后是美国兄弟,最后是我们三个机友

关于老汪的故事

最后说一个算是小秘密吧,可能对你们来说只是一家普通的烤串店,但对我来说,吃他家烤串十年了,仔细算来从我小学调戏女同学开始到大学毕业工作,这漫长的时光老板老汪从一青涩青年变成了销魂大叔,岁月蹉跎时光荏苒,当年孤身一人来京闯荡,现在一家四口好不热闹。

总之,是老汪调出了我对烧烤的品味和评判口感,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好吃“。尤其是对腰子和鸡翅的鉴赏让我也有了自己的独特的口味观。

老汪当年早期卖串儿,肉串五毛,大腰三块,每逢我去吃经常送我一串两串,腰子也挑够肥够大的。据说他凌晨三点早起,骑着自行车十几公里去红桥市场买肉,买完回家睡一觉,然后起来就开始跟媳妇穿串儿,晚上出来卖,后来经济好了,弄了个小面包,雇了几个伙计帮着穿,但是真正烤串的时候,从来都是他一个人亲自烤,他说,别人掌握不了他那火候功夫

据说在老家练就的祖传手艺,前好几辈还跟御膳房有点渊源

有时候吃串的时候我会请教他一些关于烧烤的问题,他也总是孜孜不倦的回答我,当然,他永远在夸他的串好吃,有讲究。

比如,他有一个独特的手法剔除腰子的骚线,你吃他的腰子从来不会觉得腰子那股特有的骚味,只有大腰子的香和羊肉特有的擅。

比如,他的脆骨,必须是筋肉相连,能嚼但不咯牙,酥脆却不失肉感

比如,他的烤翅才是真的烤翅,鸡翅本身的味道并没有被调料所遮盖,现在很多流行的烤翅味道像番茄味芝士味甚至变态辣也很不错,但调料本身的味道已经严重盖过鸡翅本身那种细腻柴紧致的口感,老汪的烤翅不是这样,他只刷蜂蜜和一种油的混合物(我答应过他要保密,就不说这种油是啥了,聪明的知友应该有所耳闻)。烤的火候也是恰到好处,烤完的鸡翅应该是外焦里嫩,清甜不油腻,在调料夹杂中,不失鸡翅本身的味道。,

老汪的店,我只带过自己最铁的哥们去吃过,每次去老汪都催着让我带女朋友过来吃号称可以免费。然后就吹牛逼自己的这儿经常有大人物来啊,庙小也有大和尚啊,前些年老汪也接私活儿,譬如某高官的小趴也会请他去烤串,现在丫懒了,只守着这小店经营,据说老家买了个大房子,也许哪天回去养老

那天去吃的时候告诉我激动地告诉我,说那会媳妇生了一个二胎现在三岁了,一测智商140,唉呀妈呀,医生说这是百万分之一的小概率。他非常开心,眼神里透着自豪和喜悦,据说打算金盆洗手远离烤串事业,好好培养下一代,为祖国的发展做贡献

老汪经常说的一句话:“吃过我的烤串儿,你会发觉自己的口味变叼了!”

有时候,吃串儿的时候老汪会跟我讲很离奇的八卦

“经常来吃串儿的某个寡妇会偷看别家xx洗澡,然后去旁边的广场跳舞勾搭”“城管大哥大其实也很讲义气,基本上头发指标查烧烤摊儿都会提前通知,当然,老汪钱也送的到位。”“还有哪个傻x土豪来吃,专吃腰子羊宝,吃的冒泡了,一顿一千多。”

我记得有一回去吃,他带着一个深邃的眼神和放荡不羁的笑问我:“小伙子,有女朋友就要多补补,没女友没有也要时刻做准备”我咂摸了一下手中刚烤好的腰子和羊宝,狠狠的点了点头。

这类的有意思的八卦还有很多,真要让我撒开了将我能讲很久很久,以后想到了再补充。

最后,我很庆幸能有如此多有趣的经历还可以分享给大家,这篇前前后了构思一周,用了将近十个小时的书写,查阅了三本书,几十个百度百科,虽然辛苦但是还是很开心的。总之,谨以此篇文章献给热爱生活的吃货们吧

Be foodie Be happy·~

知乎者也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