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八章 爱在旅途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神魂颠倒

全章目录


陈嘉豪自从和依依不欢而散后,也曾尝试过和别的女孩交往。短短几个月,他先后换了五个女朋友。当然,这些女孩在他的心目中,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他也曾试图在她们每个人身上寻找依依的影子,但无论他怎么努力,可就是没办法喜欢上任何一个女孩。

她们也很可爱,很漂亮,但就入不了他的眼。这世界上什么东西都可以表面化,形式化,唯独感情这种东西,欺骗得了全世界,却欺骗不了自己。

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奇怪,说不上喜欢她哪一点,反正就是一看见她就莫名其妙地喜欢上她。打心底里喜欢她的一举一动,喜欢她的一颦一笑,喜欢她生气的样子……看见她喜欢别人,他会难过,会嫉妒,会生气,会发狂。会独自喝闷酒,甚至还会偷偷的躲在没人的角落里哭,但他还是忍不住要喜欢她。陈嘉豪对依依就是这样的深情和迷恋。

依依还没吹干头发,陈嘉豪已经来到了。他站在门口望着她。她穿着白底淡蓝色碎花的棉质睡裙,白色的小圆领迷人又可爱,头发稍坠着没吹干的小水珠,未被修饰的脸庞既清纯又充满灵气。

他呆呆地站着,手插在裤袋里用力的捏着车钥匙,心中顿时充满了幻想。他本来想向她打个招呼,口舌却结巴了,咽了口唾沫,却还是没说出一个字来。他作了一个深呼吸,尽量使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

依依知道陈嘉豪要过来,但她没想到他会这么快过来。她本来打算吹干头发,换好衣服,打扮得清清爽爽,整整齐齐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她认为一个女孩整洁的妆容是对周围人,特别是对一个异性朋友的尊重,但现在却是这副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她脸一红,觉得很尴尬,望着陈嘉豪不自然的样子,她顿时觉得很难为情。

“呃……你来啦,我去换件衣服。”

“不用,不用,你穿什么都好看。”

“你坐,我倒杯水给你。”

“谢谢,不用客气。”

几个月不见,两个人突然变得相敬如宾。这到底是生疏了,还是友好了?两个人都在沉默中掂量着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位置。

陈嘉豪心中虽有万马奔腾,嘴里却再也不敢提“喜欢”“想念”等字语。他虽然对她依旧是满眼地爱恋,此刻却不敢把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他用眼睛打量着摆在桌上的盆景,沉思了一会儿,说了句“嗯,这盆文竹真好看。”

他们商量好后天就动身去甘肃。原计划坐飞机去,但陈嘉豪觉得坐飞机从重庆到南州只用两个小时就到了,相处时间太短,也太无趣,他又临时变卦了。他说自己晕机,最好坐火车去,还可以一路欣赏沿途风景。依依觉得怎么样都无所谓,最主要是安全到达目的地。

他们终于踏上了重庆开往南州的列车。陈嘉豪提着两个人的行李和礼品,依依提着车上吃的水果和小食品,肩上挎着一个黑色的小皮包。她把头发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辫,上身穿一件雪白的带红边的T恤衫,下身穿一件藏蓝色的牛仔裤,脚穿白色软皮旅行鞋。她看上去青春又活泼。陈嘉豪也是黑色T恤衫配深蓝色牛仔裤,脚蹬棕色的亮光闪闪的牛皮鞋。他的头发吹得高高的,悬在头顶,又酷又有型。这发型又帮他增加了几厘米的身高,越发使得他神气又干练。

两人不约而同的这副打扮,本来不是情侣装,但他俩的着装风格比情侣装更有感觉和韵味儿。以至于彼此看到对方,竟然同时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他们俩第一次这么默契,这么心无芥蒂地开怀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笑完了,依依突然又沉默了。

依依若有所思的望着车窗外,她又开始自责了。这是去祭拜死去的男友,去看望他的父母,这是件多么严肃又庄重的事情。而自己却在这里哈哈大笑,这是一种多么大的罪恶,真为自己感到耻辱。

她又变得烦燥而悲痛,人生来真是罪大恶极,不是吗?现在竟然和他的情敌一起去祭拜他,可悲又可恨。

他只静静的看着她,像欣赏一幅流动的山水画。风景如此优美,一辈子也看不够。路再长一点,列车开得再慢一点,他觉得能和她坐在一起去远行真是幸福。他不去想自己这趟旅程是去陪她干什么,他觉得只要能陪在她身边就是美好和快乐。

火车第二天10:30才能到达兰州,他们必须在列车上度过一个晚上。对陈嘉豪来说,这个夜晚既甜蜜又辛苦。他就睡在她对面的卧铺上,他眼睁睁地望着心爱的女人近在咫尺,却不敢越过雷池半步。

他拿出耳机来听音乐,平时觉得很动听的歌曲,现在却怎么也听不完整首就又换了下一首。换了又换,首首歌曲都不能让他陶醉。他的心被她偷走了,也不知她睡着没有。

陈嘉豪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对那些喜欢他的女孩就是没有这种感觉。喜欢他的甚至会投怀送抱,他却唯独对依依情有独钟。

陈嘉豪想鼓起了勇气问一下依依,她到底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冷淡,到底自已哪一点不如郑辉好。可又怕她不高兴,只是试探性地和她聊了起来。

“依依,你睡着了吗?想喝水吗?我去帮你打杯热水来。”

“还没有,你也还没睡着吗?我不渴,不用麻烦了。”

“你们女孩到底最欣赏什么样的男人?”

“这哪能一句话说清楚,每个女孩心目中的男神都不一样。勇敢,正直,善良,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应该是大多数女孩都喜欢的对象吧。”

“这些品质,郑辉都具有,对吗?”

“对。”

“所以你一直对他念念不忘,他走了这么久,你都还是放不下他。”

“我不能让他一个人就这么孤孤单单的走了。我要陪着他,一辈子都陪着他,没有人能取代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陈嘉豪本来还想再问一问依依,自己在她的心目中到底算不算个好男人。可话题进行到这里,再说下去已没有意义。他只好沉默在失落里,心中的痛苦真是一言难尽。

列车上的空调为什么要在夜里把温度调得这么低。陈嘉豪觉得很冷,他拉好被子卷住全身,转过身去睡了。他在心里问自己,难道真的要为一个女人死一次,才会得到她的真心吗?

本应是一个多么让人兴奋和充满幻想的行程,可希望之火又一次熄灭了。

下了火车,还要转乘五个小时的大巴车才能到达郑辉家所在的县城。两个人此时都心事重重。陈嘉豪虽然心中郁闷,但他依然温柔地陪伴在依依身边。他在心中发誓,一定要让依依爱上自己,这是他人生的一大奋斗目标。

下了大巴又要乘坐三轮车,两个人兜兜转转,问东问西,总算来到了郑辉家里。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钟。

陈嘉豪从小生长在城市,从没见过西北落后地区的农村人家里竟然是这种光景。房子从外面看上去虽然整齐宽敞,但进到屋里甚是空旷,屋里除了一台电视机,几乎没有任何家电。一辆老旧的自行车斜靠在墙上,这是郑辉以前上学骑过的。应该好久没人碰过这辆车了,车身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走廊里歪歪斜斜地站着几袋洒干的麦子。一只灰白条纹的花猫蹲在门边上,眯着眼晴睡着了。这个家虽然不是很豪华,却很朴实,就像这些山里人一样善良淳朴。

郑辉的父亲出门去干活了,家里只有郑辉妈妈一人。她看见儿子的同学来看她,激动地语无伦次。她用颤抖的双手握住两个年轻人的手,让他们坐下。可家里连个像样的椅子都没有,只好让远方的客人坐在矮矮的小凳上。

依依难过地望着眼前这个孤苦的老人。她头发花白,眼神哀怨,虽然想在客人面前强装安好,但失去儿子的痛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悲苦。依依扶着郑辉的母亲坐在坑沿上,问她身体近来可有好些,她用方言说好多了。如果儿子能活着该多好呀!眼前这个让人心疼的姑娘就是自己的儿媳妇了。老人想起往事,又伤心地抹起了眼泪。

触景生情,依依也悲从心中起,眼泪已在眼眶里打转。她努力地昂起头向天花板望去,尽量不让眼泪滚落下来。她强忍住眼泪,她不能在这里哭,她知道自己一哭 ,老人家会更加伤心。

为了让老人开心,依依从行李袋里掏出一个电动按摩仪帮她按摩。终于老人止住了哭泣,她颤抖着嘴唇说:“这洋玩意得多贵呀!你们这么大老远来看我,我已经很高兴了,真不该再花钱买这东西。”

郑辉的母亲讲的是地方方言,依依并没有听懂老人家在说什么,只是不停的点头。

依依细细的打量着这个贫困的家,这是郑辉曾经生活长大的地方。这里有他的记忆,有他的味道,她想寻找一些那时曾经美好的东西。

她用眼睛环顾这个家的每个角落,然而她却发现摆在桌台上郑辉的遗像,旁边竟然有一个年轻女孩的遗像。那女孩虽说不上很漂亮,却很可爱,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

两人的牌位摆在一起,让依依困惑地说不出话来。她拉了一下陈嘉豪,指着桌台让他看看那是什么。陈嘉豪凑到桌前认真地辨认牌位上的汉字,他也被眼前的景像吓了一跳。

天色已晚,郑辉的父亲回来了。他以前读过初中,还是会讲些普通话,和年轻人沟通起来一点问题没有。他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跟两个年轻人讲了一遍。

事情终于水落石出,依依觉得胸口好痛,但眼里再也挤不出一滴眼泪。

爱情应该在这里画上句号了吧?他在另一个世界里已经有人陪了,自己又何必苦苦纠缠呢?怎管他情薄如纸,还是情深如诗。冥冥之中的相欠,怎样才不算一场辜负。


第九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