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羽吟 第六章 虚情

96
涅火儿
2017.10.05 20:01* 字数 282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冰墙之内依旧是空空荡荡的,只是涅槃再也不敢向下看了,那一个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得在冰面之下苦苦挣扎的恶鬼。

她莫名心慌。

“元始天尊说过,他也算不准这封印到底因何触发,触发后所降临的灾难他也算不准,只是会对六界中的至少三界造成巨大影响。这封印无法可解,只能将一点转移到他人身上,且只能转移一次,转移多少看造化,但无论多少都不会对转移之人造成伤害。所以对于本尊,你大可放心。”凌寒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转移之后,两部分封印都会逐渐变弱,直至消散,但你那部分消散的时间会很长,所以在那之前尽量不要做一些有可能触发诅咒的事情。一会儿可能有点疼,但一定要忍住,否则前功尽弃。”

“不用再说了。”她的目光很坚定。

“你确定不再听我多说一点?”凌寒把身子压低了点,和涅槃对视着。

“不必,你说多了我反而更慌。”涅槃拳头紧握,睫毛轻颤。

凌寒抿了抿嘴,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细碎的冰晶从凌寒右手的中指指尖开始蔓延,形成一道冰刃。凌寒顺着若隐若现的银色纹路在涅槃的脸上刺着,炽热的鲜血一股股从脸上流下来。除了脸上的肌肉稍微抖动了一下以外,再无其他。

划到最后一笔,凌寒的手停了下来。他看了一眼涅槃澄澈的双眸,把中指上的冰刃掰断,又用冰刃刺破中指,小心翼翼地把中指血染在那纹路上。

在涅槃的目光里,冰刃瞬间化为冰雾消散,散落在地上,消失在涅槃的眼里。

“好了。”凌寒的声音很小。

涅槃的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脸,感受到手下的皮肉正在渐渐愈合。

凌寒颇为心疼地看着她,几次开口,却什么也没说。

但最后,他还是开了口。

“从今往后,你要开始学习控冰的法术。你体内的凤凰本源法术是与这封印相克的,冰系法术会缓解这一症状,这样,你早晚都是要出地府的,多一种法术傍身总是好的。”

涅槃笑了一下,点点头,说道:“没想到我此生第一次遇到的真情,竟是在地府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

凌寒看见她眼里闪烁着丝丝感动。

从冰墙外的光冲破一道道阻碍射进来,打在涅槃的身上,却没有打在凌寒身上。

真情吗?

不过是为了一己私欲罢了。

看着涅槃那双澄澈的眸子,凌寒想说,却说不出口,只得回了一个淡淡的笑。

然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冰面之下,那些凶神恶煞的恶鬼,正在缓缓移动着。

窸窸窣窣。

窸窸窣窣。

令人浑身发毛的声音。

涅槃皱了皱眉,眼神不自觉地向下看,目光却和一个恶鬼对上了。

那个恶鬼停下,黑色的瞳孔里,似乎有些许光亮。

涅槃以为自己看错了,拼命揉了揉眼睛。

“涅槃?”凌寒出声,觉得涅槃的表情有点不对,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涅槃再次睁开眼睛,发现恶鬼仍在盯着她。

“啊!”涅槃猛地向后退了一步,而在涅槃原先的位置,恶鬼的獠牙在冰面下不断蠕动着,冰面一点点变薄。

“涅槃!”凌寒把她的头转向自己,“你看到了什么?”

“你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涅槃轻轻拽了拽凌寒的衣角,目光有些涣散

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

“我……大概是我听错了。”涅槃火红的眸轻跳,向远处看看,又向凌寒投去无助的目光。

那声音在她的耳朵里被无限放大。

窸窸窣窣。

窸窸窣窣。


漆黑的,绝望的,没有一丝光亮的。

这就是泫雅所看到的被慈羽唤做黑乌鸦的少年。

他被绑在一块青黑的大石块上,用的是牛筋,是慈羽杀了好几只小牛妖得到的,血淋淋的直接捆在了那少年的身上。

泫雅觉得很残忍,但,慈羽做的永远是为她好,永远是对的。慈羽深爱着她,她知道,并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慈羽。

“没事吧。”

回答她的依旧是沙哑的哭声,但是没有泪,只有脸上交错干涸的泪痕和一双干涩的眸子。

“泫雅,”是慈羽的声音,“别着急,很快,很快,我就能让你吃掉他的心脏。”身后的人搂住她的腰,“太瘦了啊,泫雅,轻飘飘的,好像你随时会消失掉一样。”

“不会的,我会一直一直爱着羽的,永远永远不会离开羽的。”

面前的少年眼睛几乎不怎么眨,似乎只有在眼睛疼得发红的时候才会被迫眨一下。

然而几十年过去,妖界依旧动乱,只不过势力和妖都少了很多。也许在在减少的同时也在增加着,但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慈羽对这只黑乌鸦用尽了办法,有的方法甚至残忍到她稍微想想都觉得受不了。

少年从最初的绝望,转为歇斯底里,再到后来的四处求救,最后,他好像一只放弃挣扎的困兽一般,忽然安静下来,就仿佛时光倒转,一切都回到最初。

慈羽叫泫雅安心,那少年只是认命了而已。

可泫雅每次从少年身边经过,都觉得他的眸中比最开始多了一种东西。她辗转想了几天,忽然发觉那眼神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是妖界人人眼中都有的——求生的欲望,以及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

但她并不在意这些,她只在意慈羽,她的生命中,只有慈羽。

所以在某天夜里,在门外响起窸窣的声音时,她知道,那少年挣开了牛筋绳,并用妖力将堵住石洞的整块石头震得粉碎。

夜风微凉,大抵明天是要下一场雨的。

泫雅微眯着双眼感受了一会儿慈羽均匀的呼吸声,然后浅笑着入睡。

而此时,黑羽少年耗尽力气飞到了他所能及的最远的地方。

在几乎漆黑一片的夜里,黑色是他唯一可以仰仗的。

这是一片桃花林,大抵是这里的桃花妖养的,哪怕妖界现在是秋季,桃花林也是极美的。花瓣在柔和的月光下映出淡淡的粉色,入目如星空般耀眼。

他是真的累了,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折磨,一但找到了能让自己完全安心的地方,积蓄的疲惫一下子被释放出来,他倚在一棵树边,回忆如走马灯般一闪而过。

没人知道,他是睡了,晕了,亦或是死了。

醒的时候大概是在正午,阳光打在花瓣上,发出阵阵清香。

他站起来,又跌落在地上。

他扶着树,再次摇摇晃晃地起身。

入目,是一片暖暖的粉红色。

虽然他对颜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可他此时觉得,这个颜色,真的好美。

他好像从来没见过这样温柔的颜色。

“看够了吗?”一女子侧卧在一根树杈上,编了根花环,丢在他的头上。

“啊,对不起。”他扶住花环,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

“哪逃出来的?”女子一双凤眼,目光凌厉如锋。

“乌鸦那边。”他却不惧,直接对上她的目光。

这样的目光,他看的太多了。

“哈?”她从树杈上跳下来,“你是那个传闻中的黑乌鸦?”

他愣了一下,点点头,“应该是的。”

“传闻中吃了你可以获得世上最强妖力,”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不过看你这副鬼样子,应该没有用。”

他不说话,只是抿着嘴。

“跟我来。”她把他带到一处水塘边,说道:“你先洗一下吧,熏死了。”

他道了声谢,跃进水里。

洗好了之后,她递给他疗伤的药。

真是个好心肠的妖啊。

他这样想着,接过药,喝了下去。

只可惜,妖界不需要存在这样的好心肠。

于是,在夜里,他挥动墨色的翅膀,轻轻踩在树杈上,月光打在他长长的指甲和獠牙上,打在他血色的羽毛上,发出淡红色的光。

他的手轻轻地抖着,搭在她的颈上。

她睡得很香,脸颊粉嫩嫩的,显得那样安逸,完全不像是身处在这妖界。

他感觉嫉妒正在吞噬着自己,但他并没有抗拒,因为他知道,在这妖界之内,杀戮,便是最好的生存手段和最有效的提升方式。

他需要力量,因此,他要摒弃良知。

“对不起了。”他轻声说道,手下猛地一用力。

“你,”他的手被硬生生掰到背后,身后传来沉稳的女声,“想对她做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欢迎各位来提点建议啊


其他作品

残羽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