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的人告诉我,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最重要

96
楂阿
2017.10.06 18:23* 字数 1357

常有人对我说,好羡慕你有勇气做自己想做的事,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可是,没有哪一种勇气,是无缘无故的。也没有哪一种成长,是随随便便的。

我努力坚守着自己的想要,不过是见过太多场死亡了。

色达的天葬、尼泊尔的火葬、西藏的水葬,还有故乡的土葬。每一场葬礼,每一位死去的人,都用他们最终的方式告诉我,这一生,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有多重要。

保持对世界的善意

在西藏的寺庙里,我常见天葬台,却不曾见过一次天葬。

朋友和我说,现在藏人举行天葬,都不让外人观看。整个藏区,至今只有色达能够看到。

后来,我去了色达,专门为一场天葬而去。

在色达,每天都有天葬。这里的人死后,无论多远都想到色达进行天葬。当然,罪孽深重的人死后是没有资格的。

未到天葬台,念经声已悠悠传来。台阶上,坐了一排又一排的喇嘛和觉姆,他们在天葬之前为死者念经超度。抬眼望去,满山坡都是秃鹫,密密麻麻,挨挨挤挤的。

翱翔的秃鹫

空气中,血腥的气味在弥漫。原本安分晒太阳的秃鹫开始不安分,氛围突然躁动起来。

天葬台上,一把大刀,一刀一刀往尸体上砍,直到尸体支离破碎。一颗头颅,暴露在我的眼前,赤裸裸。

此时,秃鹫们早已迫不及待冲下山坡,冲向被肢解的尸体。争先恐后,饱餐一顿。天葬台上哀鸣一片,瞬间只剩具具白骨。

原来,人死之后,和任何动物一样,也可以被刀任意宰割。人赤裸裸地来,赤裸裸地离去,一丝一毫都带不走。人死之前的岁月,才是有意义有价值的。

那一刻,我对死亡的恐惧消失了。在这个无常的世间,无愧于心过好每一天最重要——真正把每一天都当作活着的最后一天来过,充实的,快乐的,无悔的。

认真过好每一天

我是深夜时走路去看火葬的,在尼泊尔帕斯帕提那神庙。

神庙边上的巴格玛蒂河畔,有一个个的火葬台。我坐在河对岸,面对着一个装满鲜花的石台。“这是贵族或者富人死后专用的。”一个当地人说。平民的火葬台,自然简陋得多。

准备工作进行了很久,剃头、洗脚、抬尸......当火光点亮黑夜时,我分明听到哭泣的声音。很多人都说,印度教徒死后,亲人是不会哭的,因为死亡意味着灵魂得到了解脱,应该高兴。

一路尾随我来看火葬的,是两个尼泊尔小姑娘,十来岁。她们热情地给我唱歌跳舞,快乐得没心没肺。我刚要感叹童年如此纯真之时,她们伸手向我要小费。

本可以一直纯真下去

对岸,火继续燃烧,熊熊的,热烈的。一个生命逝去了,肉体亦消失在火光之中。两位小姑娘嫌小费给得少,不高兴地走了。鲜活的小生命,慢慢走向人性的深渊。

我看着骨灰最终被撒入河中,一直流淌,流到恒河。那里是最终的归宿。人死后尸体焚化,灵魂才能够进入天堂,这是印度教徒的信仰,他们一生践行。

一生,原来这么短,区区几十年而已。最后被一把火,烧得只剩灰烬。

如果有一天,我走到了生命终点,回首着来时走过的路,我会不会因为没有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而悔恨?——干着不喜欢的工作,和一个不喜欢的人结婚,过着自己不想过的生活......

会的,我会含恨而死。我会痛恨自己,连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的勇气都没有。

火葬和水葬

所以,还不如在有生之年,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活出勇敢的自己。勇敢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勇敢和潜规则说“不”,勇敢拒绝不喜欢的人,勇敢正视自己的内心。

即使最后伤痕累累,那又如何。至少,我没有丢掉真实的自己。我依然可以,热情地拥抱世界。


我是楂阿,我在旅行路上——读书、写字、摄影,还有过生活。有幸遇见你,有幸在文字里有过一面之缘。如果喜欢我写下的字,记得点个小小的赞呦。

树兜
树兜
15.1万字 · 7.6万阅读 · 106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