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计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孙悟空篇


我叫孙悟空,是东胜神州傲来国海外花果山孕育出来的石猴,承于西牛贺洲灵台山波月洞菩提老祖门下,这名字便是老祖赐予我的。

我在老祖那里着地煞七十二变化,长生不死之身,一筋斗十万八千里之遥,却在尚未报答师恩之时被他老人家赶下了山,并永生不许提我是他的徒弟。

我只得回花果山去,收拾了七十二洞妖怪,搅了龙宫,烧了生死薄,天下无敌,好不快活。

谁曾想这神仙都是些心眼极小的鼠辈,竟去玉帝老儿那里告我的闲状。其实敖闰连自己儿子火烧了自家东西都要去玉帝那里告他忤逆,更何况我,这些神仙向来不跟你讲什么情分,说是断情断欲,断不掉的尽是欺软怕硬矫情和无限膨胀的贪欲。道貌岸然,俺老孙看着都反胃。

玉帝老儿被太白金星吹了个耳边风,送了我个养马的仙活儿干着,连品级都不从。我撂了摊子回花果山,自封了齐天大圣,俺老孙宁当鸡头不做凤尾,我自与天齐。太白金星怕我生事,劝玉帝封了我个齐天大圣,起了一座大圣府,还派了俩小仙监视我,时刻要我安静宁神。过了些时日又生怕我带坏了他的神仙,便把我支开看管蟠桃园。

王母娘娘的蟠桃会竟不请我,分明没有将俺老孙放在眼里。我吃了他的桃子,搅了蟠桃会,吃了太上老君的仙丹,盗了御酒下凡,发誓再不做神仙,我就做我的山大王齐天大圣。

玉帝老儿哪能放过我,忽有一日,十万天兵天将御风而来,扬言定要我永世不得超生。俺老孙打了巨灵神,折了哪吒的臂,二郎真君也不过与我平手了了。若不是太上老君那老头儿多事,他们别想把我捆了去。

最后太上老君要拿我去炼丹,七七四十九日后竟让我炼成火眼金睛,于是我捣了天宫。

他们都怕了我,不敢近我分毫,为什么我就不能当这玉皇大帝呢,南赡部洲改朝换代也不过是如此。

谁知半路杀出个如来佛,我与他斗不过,他便将我压在五行山下,饿了给我吃铁丸,渴了要我喝铜汁儿。一压便将我压了五百多年,完事儿还送我个师恩。

说有个取经的和尚会来救我,要我做他的徒弟。如来哪有那么好心,不过又是要折磨我罢了,俺老孙堂堂齐天大圣,竟要屈于一个凡人之下。不过成大事者,必是能屈能伸,我倒要看他一看,这如来搞得什么名堂。

我又等了许久,终于有一个从南赡部洲来的粉面和尚,撕了如来的咒,救我出了山。

我拜了师。

为了保护他杀了六个毛贼,他就唠唠叨叨个不停,俺老孙一气之下去了龙王那里诉了一下苦,这和尚转眼就接了观音的紧箍咒。

想俺老孙一万三千五百斤的金箍棒搅得满天神佛不得安宁,却败给了头上方寸的金箍。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随他在鹰愁涧里收了白龙,福陵山中收了天蓬,流沙河上收了卷帘。

日子久了,这和尚也不似先前那般讨厌,慈悲为怀到底肉眼凡胎,看不透妖怪的把戏,屡次以身犯险。俺老孙拉他不得,他还反过来怪俺老孙妖怪气太重。

白骨精三戏于他,我将其拆穿,却被他逐出师门。俺老孙不计前嫌,依然回来保他西天取经。本以为这事儿过去了,他能长点儿记性,不曾想因为几个强盗,他又赶我。

我便往落伽山诉苦去了,谁知这空挡蹦出另外一个美猴王,冲撞了那和尚,又占去了我的花果山。弄了一干四人,竟要自己去取经去。

那美猴王与我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俺老孙与他斗法,不相上下,玉帝菩萨都辨不出真假。

这时候,如来又出场了,说入世的有四神猴,灵明石猴,六耳猕猴,通臂猿猴,赤尻马猴。而这厮是那六耳猕猴。

如来说他有方法一辨真假,我大喜,定要将这厮打得粉身碎骨。

却未曾想一个金钵扣在了我头上,我大喊如来你扣错了,扣错了!没人理我,我看着那与我一模一样的脸,一样的动作,他那一棒子打下来,我听见他说,石猴,你切莫怪我,唯有我能保你。

我的身子在下坠,过了许久,有人抱着我,耳边传来的是那和尚的声音,悟空,你且去吧。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原来如此。

谛听听出端倪却不敢说,我刚到落伽山,就有六耳猕猴,如来放我出山为的只是他的慈悲,到底意难平,要摆上我一道。

那和尚,也早就知道。

西游,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不知过了多久,我从一处荒山上醒来,逮了一只小妖问这是何处,那小妖说,这是棋山。

俺老孙就在这儿住下了,召集了几十只妖怪,自立为王。

我只得披上一身黑色斗篷,把自己包裹地严严实实的,生怕被人认出。

我忘了我第一次吃人是什么时候了,只记得当时的滋味甚为美好。

我吃人上瘾了。

那些邪恶的躯体美滋滋地送进嘴里,越是恶人越是鲜美可口。

我想,我也算为这人间做了些善事吧,我所杀之人,皆是十恶不赦该死之人。

尽管我也知道,如来早晚有一天会找来的。

只是没想到,来的竟是六耳猕猴。

他早已成佛,身穿金光战甲,只身前来,威风凛凛。

我站在山顶,望着他,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我记得他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说只有他才能保我。

我从未怪过他的背叛。

我想起那一天,我对他说,六耳,我不想去取经。

他回过头来悲伤地看着我。

“那我来替你好了。”

阴谋,到底是如来的阴谋,还是我的阴谋?

我已然是分不清了。

我掏了他的心,跳动着的,烫手的一颗心。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末了却咧开嘴笑了。

“石猴,你活着就好。”

我吃那颗心,抱着他的尸体坐了一夜。

第二天,如来到了棋山,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说:“孙悟空,你自由了。”

我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他:“杀他,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

“不必多问,杀了他,换你的自由,你当初答应了的。”如来还是那副不喜不愠的表情。

“布这场局耗费了百年光阴,看来他的命很有价值。”我没再看他,抱着六耳猕猴的尸体转身走了。

我将他埋在棋山上的一棵松树下,那是这山上唯一的一棵树。

我并没有得到自由,对于六耳的愧疚日日夜夜在折磨着我。

有一天晚上我梦见他,他坐在我身边,笑着对我说:“石猴,我救你。”


六耳猕猴篇

六耳猕猴,善聆音,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

我是六耳猕猴,我不像那石猴孙悟空一般有人疼,我没有名字。

可是现在我有名字了,我代替了那石猴,我叫孙悟空。

我保着唐三藏西天取经,顺利升了职,成了斗战胜佛。我想如果是真正的孙悟空大概是不屑于这个职位的,他定会回花果山去,继续当他的山大王。

只是这么久了,连我都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也许他正在某一处满是桃子的地界逍遥着,也许如来骗了我,他还是被处死了,我真傻,如来怎么可能容得下他?

我成佛以后,牵挂着他的心思渐渐变浅,仿佛再过不久,他的生死再与我无关,像是这三界众生汲汲。

我想起那一天,如来佛祖的巨大阴谋。

我不知道如来怎么偏偏选中了我,尽管我知道,即使没有我还有通臂猿猴和赤尻马猴。却只有我能让他捉住把柄,让我心甘情愿臣服于他。这无上荣誉我自知担不起,却又非担不可。

我想如果是我来替代他,他还有一丝生的希望。

在此前漫长的年岁里,我循规蹈矩,畏首畏尾地苟且偷安,却在某一日听闻一泼猴大闹了天宫,自封齐天大圣。

遗憾的是他后来因为太咋呼就被如来佛祖给压在五行山下了。我偷偷地去看过他,他正伸长了舌头舔石缝里的大蚂蚁,一副惨兮兮的模样。

我看他怪可怜的,便扔了几个桃子给他,他这才勉强挣出一只爪子,飞快地将桃子吞进肚里,连核儿都没舍得吐出来。

传闻中的齐天大圣,脚蹬藕丝步云履、身披锁子黄金甲、头戴凤翅紫金冠,睥睨九天凌霄,御风揽星,那一万三千五百斤的如意金箍棒搅得满天神佛不得安宁。

他是妖界的向往,是仙界的噩梦。

齐天大圣怎该遭受这样的境遇?于是我开始谋划将他救出,出发前的那天晚上,通臂猿猴拦下了我,“那石猴是咎由自取,你又何必以身犯险?”

我自知这是与佛祖为敌,可我只要一想到孙悟空被压在山下,就忍不住要去救他。

事实证明,我真的救不了他,我解不了佛祖下的咒。我见孙悟空淋在大雨里,漂亮的毛发粘在一起,混着泥巴,看起来落魄极了。

他就那样闭上了眼睛,好像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我成佛约有三百载之时,佛祖派我下界去看看,棋山上有一妖孽横行很久了,没有人能收服他。

“你既是斗战胜佛,便去降了他,救百姓于水火,功德无量。”

我领命前往棋山,远远地看见那妖怪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戴着银色的面具。

那双眼睛,似曾相识。

想必是取经路上曾遇见的妖怪吧。

“六耳,你是来杀我的?”

我楞住了。

脑海里有一个很久远的声音说,“六耳,你若做了佛,也别介意我是魔。”


后记:

那一日,他替他死了。

这一日,斗战胜佛被棋山的妖怪挖了心肝。

那妖怪舔着指尖的鲜血,眼睛里有巨大的悲哀。

西方极乐世界,观音姗姗来迟,“佛祖,六耳已被孙悟空杀死。”

“嗯,最后一个知道秘密的也死了,甚好。功德无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