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黄山游记

芳华的日记【人在旅途】


还没去黄山时,就听人说黄山有三十六大峰、三十六小峰,不仅如此,而且黄山松奇、石怪、峰险和景佳,也是别的山所不具备的。正因为这样,才有“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之说。

所谓五岳,就是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南岳衡山,中岳嵩山。那句话的意思是,游玩完了五岳后,你就不必再去游玩天下的山水了,因为五岳把天下山水的美景都囊括进去了;而你如果游玩了黄山后,你就大可不必再去游玩五岳了,因为黄山把五岳的一切美妙的镜头都摄取过来了。

带着对黄山满肚子的好奇和诗句,我们去游黄山了。现在游黄山,不像以前的人游黄山。以前的人都是从始至终手脚并用地去游黄山的,那时交通不发达。现在交通发达了,可以从山脚下坐电缆车到山上的一处岭站,再在岭站上下了缆车后,就可继续沿着有铁索栏杆的山路往山上攀爬了。

这样,你不仅能够攀登上天都峰和莲花峰,你还能攀登上黄山的最高峰——光明顶。站在宽阔、平坦的光明顶上,天风浩荡,心旷神怡,你会发出“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慨。

游黄山,从徐霞客开始,前贤记载的黄山游记可以说很多了,因此,我就不必循规蹈矩地去踩着前人的路去写什么黄山游记了,我只从黄山的松奇、石怪、峰险和景佳写起,也算不枉去了一趟黄山吧。

说到徐霞客,今人大多对他曾在游山玩水时殴打过山区的一些人,把他说成是渣渣男。其实,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们可不能因为他身上有一些瑕疵,就责疑他曾写下过漂亮的散文游记《徐霞客游记》的文学成就,至少我曾读过他的黄山游记,而增加了我对黄山的绝佳认知。

说到松奇,徐霞客游记中有记载,我看了一下,确凿印证了他的话,黄山怪松多屹立在危崖上,有的甚至傍崖而立,高的有不到一丈长的,矮的仅仅数寸而已,不过,这可能是我们不能到危崖上凭空目视的缘故,其实实际的情形,要比这看到的奇松怪树大得多,也高得多。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些奇松怪树,盘根错节踞崖间,虬枝盘旋瞰山涧,当真是让人不禁会对它们刮目相看。难怪徐迟会感慨系之地说:“黄山松铁骨冰肌,异萝松天下罕见”,确凿是不错的。

说到黄山的石怪,也不能不说一下,黄山石之所以千奇百怪,完全是因为黄山在百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堆积起来的花岗岩的山峰,是远古火山喷发而成。

这就决定了黄山石有朱砂红的,有像鹤顶丹红的,有像紫红色的彩云的等等;而且它的皴法也不是单调的,有披麻皴的,有雨星皴的,还有像花瓣、鱼鳞皴的;那些石头也是形象不一,有在山脚下的,有在峻岭或山坡上的,仔细看去,各具形态,煞是新奇、好看。

谈到黄山峰岭的险峻,现在的人可能不以为然。因为他们来游黄山时,我在前边说过,大多是乘电缆车从山脚下乘坐到半山腰的某处岭站,再从那儿下了缆车。即便再往山上爬,也是有石栏铁索保护着,山路又凿成梯级样儿一级一级地直通到山顶云深处。他们只是在往山上爬时有些累,让他们真切地觉得黄山山峰的险峻,他们可能还真的浑然不觉。

其实,黄山山峰确凿是险峻的,别的山峰不谈,就谈那比光明顶稍矮的天都峰,虽然海拔才有1810米,但却险峻得很。抬头望,天都峰一峰耸立,真的是雄峻陡峭,鸟儿难以飞越,只有那金丝猴才能攀援而上。

不过,现在我们往山上攀爬时,却不要虑及爬不上去,因为从天都峰上垂挂下绳梯似的、凿成一级一级的山路,山路还很阔,旁边石栏和铁索做护卫栏保护着我们,没有丝毫危险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到黄山的靓丽的风景,那就不像前边讲松奇、石怪和峰险那样缩手缩脚了,因为黄山的风景之佳,那真的是太多了。

我们先来看黄山的三大主峰,即光明顶、天都峰和莲花峰,它们虽然成品字形屹立着,但它们又脉脉含情地相互凝视着,真是千古高风倚侠骨,鼎足而立擎苍天。

苍天很感动,它把天上的云纱都拨给了黄山。于是,白云飘来飘去;浓淡相宜的雾霭也闪藏来闪藏去;那灿烂的阳光照射来,把云雾也照得云蒸霞蔚;那滚滚雪浪的云海,更是翻腾涌动,极像是堆积的雪花被风吹得漫天飘飞。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天上的仙子更是翩翩起舞,她们跳的是“天女散花”舞,那各种各样的奇花异卉,就在黄山的每一处旮旮旯旯里,都遗留下芳菲遍野的芳踪倩影。

那像钱塘江潮一样汹涌澎湃地奔腾过来的松涛,很及时地给散花的仙子们的美妙动人的舞蹈拨弄起琴键,弹奏出悦耳动听的钢琴协奏曲。啊,“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是为黄山游记,记的是去岁游黄山时的所见所闻。


芳华的日记征文【人在旅途】

投稿通道1:芳华的日记的小岛

投稿通道2:【人在旅途:征文投稿】

【人在旅途】编辑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