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记

2017年7月17日    雷阵雨

傍晚的时候,一场预告已久的大雨终于落了下来。空气被久违又熟悉的热浪包裹。走在马路上,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能感觉到这股热浪的嚣张和入侵。

打着伞的人暗自庆幸,没有伞的小可怜却也不慌不忙,独自享受。

红黑相间的格子伞在我的手中辗转不安,说实话,我并不是分享拥有它。我也想装模作样,脚步悠闲地享受这个夏天的傍晚。

可是我不敢。

我不敢逃离这个夜晚,去堆积一些英语作文和专有名词,每一天都应该被安排得满满当当。过了今夜,它们将无处可去,连流浪也成为不可能,只能晃晃悠悠在这天地间,心怀不安与愧疚。

我不敢享受这个夜晚,去杀死一些平稳和健康,每一天都应该远离病痛。因为我只身一人,因为我口袋里只有两块钱,因为我的血液里充斥着生理盐水的苦涩。过了今夜,我将狼狈不堪,成了一个寂寞的着贫困着又虚弱着的可怜虫。

我还有一些单词没有记住,我还有一些试卷没来及写,我还有几件衣服泡在水里,我还有一个早晨又被梦魇偷走。

高中之后,过了太久安逸的生活,这样的情绪很少会霸占整个生活。三年的时间应该足够去忘记很多细节,但那种恍恍惚惚带来的空洞与恐惧记忆深刻。

身体在不断坠落,无论是深渊,还是深海,即使是平原大川,我也是逃离不了这宿命的追捕与扼杀。

我听见雨水声,汽笛声,脚步声,欢呼声,掌声,嘲笑声……其实什么都没有,我只是被自己杀死在恐惧里。

印象里有一汪清澈的湖水。哦,不!在这样深沉的黑暗里哪里还能辨别出清澈与否,不过是自我迷惑罢了。

只见那一老头儿,划着破浆,像我微笑着。

他问我道:孩子,渡船吗?

我反问他:渡往何处?

他又道:渡往有缘处。天地之大,何处不能渡?

我踏上了木舟,吱吱呀呀,飘摇欲碎。不禁又对自己嘲笑了起来,无风无浪,雨点平缓,又何来飘摇,何来欲碎?

每个人都是带着破釜沉舟的心情奔赴明天。

只是有些人尝到了生活的甜头,像井水里捞起来的红西瓜,清清爽爽,便全然忘记了苦涩与危险。

有些人早已看清了来路与归途,像啃着白面馍馍,索然无味,哪里还有那闲情去遥想明天。

还有一些人尽撞上了生活的灌木丛,还是密集又带刺儿的,像是没有过滤的黑咖啡,除了苦涩还有满嘴的黑渣子。若一不小心再烫了口,打翻了杯子,再优美的词都要先变成骂爹骂娘的话再吐出来。

我应该就是那最后一种人,喝了带渣子的黑咖啡,还烫了口,翻了杯,染了白白的白衬衫。不想骂人,但就是过不去,心里堵得慌,一点点的悲伤把五脏六腑掏了个底儿朝天,欲哭无泪。

这个时候,只需要有个人那颗糖来哄一下就又可以喜笑颜开。哪怕是将这糖果扔在了地上,让我自己去捡起来也是好的。

可是,这个我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