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过你有病我有药》之就喜欢你淑女不起来的样子

(一)

没和小哥谈恋爱之前,我只是个胖子,和解小哥谈恋爱后,我成了黑胖子。

学校宿舍每天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三点断电,西北的三伏天,宿舍楼道里全是西瓜皮和一堆光着屁股冲凉水的骚年。

我提着刚打回来就热馊的饭菜,跟电话那头的小哥抱怨:“这日子没法过了!”

小哥在那头沉默了一会,说:“你现在下来,我带你去个凉快的好地方。”

外面阳光刺眼,小哥拉着我的手,快速走在可以摊鸡蛋的马路上,路两边连片遮阳的树荫都没有。

走着暴晒了十来分钟,我忍不住了:“你说的好地方在哪?”

解小哥擦了把汗,问我:“你现在还热吗?”

“热。”

“那就再走快点,把风带起来就凉快了。”

我惊呆了:“你说的好地方就是在烈日下狂奔?”

他认真脸看着我:“按现在的温度,在室外的确是要比室内要凉快,外面的光线虽然强烈,但能快速把你的汗给蒸发掉,水分带走你体表的热量,你自然就感觉到凉快。再加上我们快速行走,四周空气流动加快形成人造风,也能给你带来犹如电风扇般的凉快感,你之所以还觉得热,是因为走得不够快,你看人家电风扇转得多快?”

我看他说得头头是道,好像还蛮有科学道理的样子,竟然就信了,盯着他说:“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啊。”

小哥抖了抖他那件已经湿透的体恤:“我哪能骗你呢?这样,咱跑起来,我保证一会准让你冻得打喷嚏,透心凉。”

我已经热得脑子不转了,跟在解小哥后面,两人像神经病一样在四十度的高温下狂奔。还别说,这跑起来以后,的确凉快不少,就是不能停,一停就烧着了。

小哥腿长,一步顶我三步,看我跑得吃力他只能跑跑停停的等我,我飞速挥动小短腿,想跟他并驾齐驱,可再怎么使劲也是差了好几步的距离。

我俩一前一后的蹦跶,小哥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路过等红灯的车子,有人探出头来感叹:“真是世风日下啊,现在的女孩竟然满大街的追着男孩跑……”

跑了十来分钟到闹市区,我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刚要停下来,解小哥用力拉起我的手:“再坚持一分钟就到了。”

“到哪?”

话还没问完,小哥就把我拖进了市中心唯一的一家耐克阿迪专营店。

刚进门,嗬!冰火两重天!

我和小哥站在门口的空调出风口处,打了两喷嚏,顿时就透心凉了。

我舒服得一屁股坐在换鞋凳上,导购小姐适时的端来两杯水,我一饮而下,通体舒畅。小哥看着我笑:“怎么样?这里算不算个好地方?”

小哥是Sneakers,就是俗称的运动鞋狂热爱好者。那些个运动鞋公司一出个什么新鲜玩意,他保准会兴奋的研究半天,分析它们的科技含量,评价它们的外观造型,然后再亲自到店试穿,一步也不马虎,十足的脑残粉。

(二)

我现在算是明白小哥带我狂奔到这的用意了,我蹭空调他看鞋,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对着满屋子的鞋,解小哥满场飞,让我试了这双又试那双,把他认为不错的鞋子都一一让我穿了一遍,边试边给我讲解什么是内置蜂窝气垫,什么是外底内底,什么样的皮子缝什么样的线才不容易开裂……大中午的,又跑了这么久,空调房里我哈欠连连,对小哥的传道授业左耳进右耳出,倒是一旁的导购听得一愣一愣的,跟着免费蹭了一堂知识讲座。

从那天开始,我为了空调他为了看鞋,我俩每天中午都像夸父追日般在太阳下狂奔,一个月下来收获颇丰,比如我那越来越黑的皮肤,比如导购员越来越白的白眼。

我对鞋子要求简单,只要款式好看,不硌脚就行。跟解小哥在一起后,他开始对我的鞋严格把关,从材质到穿着舒适度都很有讲究。有时不免碰到款式和舒适二选一,我这样的外貌协会就会被小哥教育:“脚上穴位多,要穿舒适鞋,人老先老脚,一定穿好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BLABLA……”

刚开始我还能虚心听取他的意见,违背心意的买了一两双他极力推荐的运动鞋,舒服是舒服,但女孩子嘛,要搭配衣服,哪能老穿运动鞋?再说了,小哥这么高,我穿上高跟鞋才跟他更配嘛。

趁着跟猴舍长出去逛街时,经不住撺掇,我用半个月的生活费,拿下了一双十厘米的裸色高跟凉鞋。

我蹬着新高跟往镜子前一站,感觉光线都更亮,空气都更好了,脚跟被垫起来,整个人显得前凸后翘,昂首挺胸,身形被拉长,气质也上来了。

我心花怒放,这才是我梦寐以求的高度嘛,我穿着鞋子半天不挪步,照了半天镜子,才从鞋子上下来,抱着它叹了口气:“哪哪都好,可惜就是走不了路。”

我压根就不会穿高跟鞋。

为了不让钱白花,我回到宿舍就把脚撅进高跟鞋里练习走路,两天下来,脚上收获了一圈水泡。

我穿着运动鞋去上课,小哥看我一走一皱眉,问我脚怎么了,我支支吾吾,没敢把裸色高跟鞋说出来。

好不容易练了一周,当我终于可以穿着恨天高,慢腾腾的走个十来分钟时,正巧小哥有个老乡约他吃饭,小哥打电话叫上我,我用纸巾吸干脚上被挤破的水泡,得意的心想:给小哥长脸的时候到了。

我蹬着大高跟从宿舍里走下来,平白增高了十公分的我,大老远的就朝小哥招手,小哥以为我站在台阶上,一路小跑,近了才看到我脚底的恨天高,顿时脸就黑了。

我沉浸在长高的喜悦中,迫不及待的拉着他问:“好看吗好看吗?”

“不好看。”

被泼了冷水,我白他一眼,半赌气道:“我觉得好看!”

他看着我的鞋跟摇摇头:“你还是上去换双运动鞋吧。”

我的倔脾气又上来了:“不换!今天我要么不去,要么就穿着这双鞋去。”

没想到小哥马上拿出电话,给老乡打了个电话,说临时有事不去了。

我白忙活了一场,本想给小哥长脸,没想到小哥这么不领情,我气得一跺脚,踩着恨天高自顾自的走了。

小哥在后面喊:“去哪?”

我不理他,拖着鞋子踉踉跄跄的奋力往前挪,他跑过来要扶我,被我甩开。我忍着脚疼,漫无目的的走,小哥在一直在后面跟着,我想停下来休息又怕面子上挂不住,嘴里恨恨的怨他,路过煎饼果子的摊子,我用力闻了闻,咽下口水,今天我穿着这套,可不是吃煎饼果子的行头,我独自挪了一会,没听到后面的脚步声,用余光瞄了眼身后的人影,就听小哥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你加不加辣?”

我回头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加!”

(三)

实在走不动了,我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阶上,顾不上形象,把鞋一脱,顿时有种解放了的感觉,小哥得意的坐在一旁说:“不舒服了吧。”

我嘴硬:“舒服,我脱下是因为热!”

小哥嗤之以鼻,跟我说:“以后别再穿了。”

我坚决的摇头:“不行,这鞋能让我变高有自信,矮子的悲哀,你不懂。”

“你变高变自信的样子就是坐着路边做抠脚女汉?”

我气得白他一眼,原本因为煎饼果子就快和好的氛围又因为鞋的话题被打回原形,我俩谁也说服不了谁,小哥少有的这么不让步,我咽不下这口气,今天的约会糟糕透顶,最后以我一瘸一拐的回到宿舍告终。

我坐在床上,把鞋泄愤的扔在地上又心疼的捡回来,把它默默放在床底,我是个嘴硬的咬牙份子,明知道小哥说的没错,却不肯轻易屈服。

我跟自己说,只要小哥主动道歉,我就听他的,以后再不穿着高跟鞋,但一直等到快熄灯,电话也没响。

熄灯的前一秒,宿舍里的舍友约会回来,顺道往我床上丢了个东西,说是小哥给我的,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东西,电闸就被拉断了,我借着手机微弱的屏幕灯光,看清手里的小瓶上写着:跌打止痛喷雾。

心里的气,一下就消了。

我的脚的确被鞋子磨得不轻,一个多星期后才好全,从那以后,小哥严禁我自己买鞋,带着我又去了运动鞋点,要给我选一双百搭舒适的运动鞋。

我才不信运动鞋能百搭到哪去,说:“你给你自己买吧,我不要。”

小哥说:“我的鞋多,从现在开始,我只给你一个人买鞋。”

“你鞋哪多了?来来回回就这么两三双,我都看你穿好几年了。”

小哥得意道:“这就充分证明我选的鞋子舒适耐穿啊,听话,就要我给你选的那双。”

我拎着小哥选的那双鞋抱怨:“你干嘛只给我买鞋?”

“有成就感啊。”

我以为他会说你是我女朋友,给女朋友买东西有成就感之类的话,没想到他说:“你脚大,经常可以碰到断码鞋,那些好鞋的常规码都非常抢手,价格贵还买不到,好在你的脚又长又瘦,跟老鼠脚似的,每次给你买鞋都能轻松淘到断码打折的好鞋,我真的太有成就感了!”

我当时就想拍他,看我生气不理他,小哥还冤得慌:“我想买这样的都买不到,你还不高兴?”

“谁让你说我脚大!”

“脚大不好吗?站得多稳!”

“……”

从那以后,我只要一问他为啥看上我,他就答:“因为你脚大。”

“那动物园里的猩猩不是更大?”

“猩猩没你矮。”

我更气了:“你什么意思?”

解小哥认真脸:“我的意思就是,你长这么矮脚还这么长,跟迪士尼里的卡通人物似的,多可爱啊。”

“你说的是白雪公主她们?”

“米老鼠和唐老鸭之类的。”

我说解小哥,您这是在夸我呐?

站在小哥身边,我会经常性的信心不足,于是试探他:“你为什么不选苗条漂亮的淑女班花,偏要跟我这个胖子在一起?”

小哥说:“我不喜欢淑女风。”

“那你喜欢什么风?”

“运动风。”

我莫名窃喜,傻乐了一阵才发现不对,我好像也不是运动风啊,我要是运动风我还能是胖子吗?我顶多也就是吃货风。

我拉着小哥不依不饶:“老实交代,运动风到底怎么回事?”

小哥摸了摸我脑袋:“你长得这么圆,还不够运动吗?”

“这是在说我像球吗?”

我佯装生气不理小哥,小哥过来哄我:“好了,只要身体健康不抽风,什么风都没问题。”

“老实说,你到底喜欢什么风!”

“你这种款式的运动风。”

“我什么款的?”

“穿着运动服又从来不运动的高仿运动款。”

我摸了摸身上只有宽松运动服才能盖住的五花腩,呵呵,你喜欢运动风,而我刚好淑女不起来。

真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大一刚开学,我对在不同教学楼里上的各种大课简直晕头转向,每次上早课,我总是顶着怎么也压不下去的乱发,赶在老...
    牛莹阅读 5,592评论 29 22
  • 每座城都有一条河,每个人和每条河都有自己的故事。我所就读的大学外有条河,叫做洲河。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很文艺的名字,...
    离初阅读 3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