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长点心,还没成为“房思琪”的家长们!

96
夜行十七
2017.05.11 15:02* 字数 2290

这几天一直被房思琪的故事刷屏,有时想想我们这个世界是怎么?

夜行十七的第44篇原创文章

施暴者作恶,却要受害人来尝。“房思琪”们有什么错?为什么受伤的是他们,却要经受他人的指指点点,挺不起腰杆做人?自己受到伤害了,却无法正大光明追究恶人的错?

究竟是谁给了施暴者的勇气?是谁让他们受到侵害还要忍气吞声?


为什么承担错误偏要落到受害者的头上?

林奕含说,其实她在写这部小说的时候,是有一点看不起自己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样觉得,而且林奕含认为,世界上最大规模和残忍的屠杀,并不是二战时候的集中营,而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柔弱无助的房思琪数次与最亲近的家人求助,都被冷漠的推开,父母以自尊心的名义让受到伤害的女儿缝上嘴巴。最大的恶意除了施暴者无法绳之以法外,莫过于来自每个人对于“诱奸”“强奸”的冷漠与洒在受害者身上的评判,不管来自最亲近的家人还是素未蒙面的陌生人。

“活该被强奸,一定是她穿得太少了”

“活该被猥琐,一定是他自己不检点,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活该被欺辱,自己不争气,不挣扎,怪得了谁?”

活该、活该、活该,生活中,有多少事不关己的人隔着屏幕,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就是这么肆无忌惮地评判受害者。你的口中自以为是的“冷幽默吐槽毒舌”,都不亚于在受害者心中投下一颗核弹,每一个字都是把受害者推向悬崖死亡的凶手。

社会舆论的颠倒,为了不被贴上特殊的标签,成为别人口中所说的人生“污点”。房思琪除了发疯外,想要过上正常生活,就只能顺从施暴者的思维,催眠自己,冠以爱的名义去粉饰这段被禽兽的过往。房思琪告诉自己是真正“爱”上了道岸貌然的混蛋,让自己从好好的正常人扭曲成“斯德哥尔摩患者”,但无论措辞如何华丽,形容如何美好,都掩盖不了李国华诱奸幼女这个的犯罪事实。

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罪恶感是古老而血统纯正的牧羊犬。

最可恨的是还是李国华这种披着文学的外衣实行苟且之事的人渣,说的是冠冕堂皇的话,做的却是衣冠禽兽的行为。他们深谙社会的舆论导向,用自己高于受害人的人生阅历和知识经验来欺骗、威胁未经人事的受害者,让其无路可出,只能快速凋谢,提前结束人生各种可能性。


我们缺的不是教育,而是性教育。

在我国对猥亵儿童罪从重处罚, 《刑法》二百三十七条猥亵儿童罪: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规定从重处罚。

但只针对女童,对于男童来说受害存法律空白。而“房思琪们”绝不仅仅只是女性,还有男性,这也是一个不可忽视与否认的事情。

韩国对未满13岁的儿童实施性侵犯或达2次以上的,在刑满释放后,脚踝上要佩戴电子脚链,一旦电子脚链靠近校园等场所,就会发出报警声以警告他人。

而其他欧美国家也更倾向用化学阉割方式来惩处施暴者。

不可否认,除了相关预警机制和法律条文急需完善外,父母是难逃其咎,世界上最可怕的事,生孩子居然不用考试。

房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

「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记得读小学时,邻居的婆婆跟我说了关于本地一个智商有些低的女孩在学校被老师诱奸的真实故事,而且过程及其详细。这个历经风霜的老人虽然一字不识,但却更懂得应该教会孩子什么样的东西来好好保护自己。而以我那个年龄段来说,并没有成年人式羞耻的思维,对于我来说,打开了新世界,也学到了正确保护自己的方式。

因为各种历史原因,导致性这种事父母历来羞于开口。问他们自己是从哪里来,只会告诉是从垃圾堆捡来的,以至于分分钟怀疑自己的人生而已。不是开玩笑,小孩子真的会当真,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甚至想离家出走,去寻找自己的所谓的“亲生”父母。

孩子是一张白纸,他们的世界没有道德伦理,没有对错区分。要通过后天教育习得,才会后知后觉知道当初这件令自己不舒服的或者痛苦的事情是错的,不应该存在的,自己可以拒绝的。

而最让我们痛心的是,莫过于父母因为自己的成年思维的局限性,导致看满世界都是马赛克,耻于开口,从而忽视了孩子真正需要正确的性教育方式。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事件——一本因为教科人员辛辛苦苦编导而出的儿童性教育读本,只是作为课外书教孩子保护身体的隐私部位而已,家长却认为文字过于直白,让二年级学生自己阅读不合适,从而导致其课本下架收回。

依我看作为一本课外书,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让孩子直接阅读性教育读本确实欠妥。应该作为一本真真正正的教材开课,不止叫孩子来光明正大地听,更应该叫这些被“吓到”的父母也要好好学才行。而不是因为被大号营销,被大众调侃消遣,让为此努力的教研人员的一切付之东流,让“房思琪式悲剧”再度重演!


不要问别人能做什么,要问问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如果再出现这类事时,希望社会舆论不要再给受害人造成二次伤害,而社会舆论就是从自己每一句话开始;法律上从重处理,严惩不贷,其实我觉得化学阉割真的可以考虑一下,犯罪成本太高的话,谁犯罪不用掂量掂量不是么?家长不要一味选择忍气吞声,因为施暴者之所以那么肆无忌惮和逍遥法外就是建立在受害家庭的软弱上,而家应该成为受害者心灵停歇的港湾,有力的后盾。


但我真正希望的是,房思琪之后再也没有“房思琪”。与其事后弥补追悔,不如事前堤防教育,正确看待性教育这件事,早日普及预防,把施暴事件扼杀在摇篮里,避免再出现更多的“房思琪”。

社会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