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婚途》约谈(57)

字数 5277阅读 28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爸、老妈,你们路上还好吧!”陈亚上前跟二老打招呼,并帮他们提东西。

      “还好,丫头,我们回家去再说哈! ”周芳芳上来抱了下女儿,拉着她的手向前走去。

      陈苍河也上来摸了下女儿的头,眼中含着对她满满的慈爱。

      “伯父、伯母,你们好!”王月月也笑着赶紧跟二老打招呼。

      “您好,丫头,这是?”陈苍河忙笑着回礼,并看向女儿。

      “老爸老妈这是我的好闺蜜,她叫王月月! ”

      陈亚笑嘻嘻的拉着王月月,向老爸老妈介绍。

      “月月,你好,我家丫头有劳你照顾了! ”周芳芳笑眯眯的跟她打下招呼,眼中含着对她的感激。

       

      几人寒暄几句后,就收拾着回家。

      窦源和淦星星两人正在街上闲逛瞎侃着,彼此心情都还挺不错。

      “窦老板,咱们去吃点东西呗!”走到餐馆门口时,淦星星停下了脚步对他说道。

      “淦老板,那就走呗,咱们去大吃一顿去! ”窦源嘿嘿的搭着他肩膀向里走去,通过这出来闲逛半天,他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淦星星也搭着他的肩膀向里走去,愉悦的笑容也在脸上呈现 。

      正当二人找到位置坐下后,手机却响了起来,窦源拿出一看是李文德打来的忙接听。

      “喂,窦源啊,你起床了没?”还没等他说什么,李文德嘿嘿的调侃声就传了过来。

      “我靠!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起床,你个大懒虫!”窦源笑着倒骂他一通,觉得他肯定是没有憋什么好屁。

      “你这家伙反应倒挺快的嘛,这正是我要对你说的话,在干嘛呢?星星有和你在一起吗?”李文德有些不满的声音传来,忙关心起他们俩人。

      “嘿嘿,我们俩正准备吃饭哩,你有啥事?”窦源嘿嘿的回答,不解他打电话来有啥事。

      “那就好,你们赶紧收拾来我家吃饭哈!”李文德说完便挂了电话,没再给他机会问什么。

      窦源本想再问些什么,见他挂断电话后是暗骂不已,觉得他随便就挂电话很不礼貌。

      “淦老板,走,去文德家吃大餐去! ”窦源转头笑哈哈的对着淦星星说道,并起身收拾出去。

      淦星星没有说什么,直接起身与他一道出去。

      “老爸、老妈,到家了呦,你们先休息下哈! ”一到家里,陈亚招呼一下老爸老妈后,就开始忙东忙西起来。

      陈苍河与周芳芳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着女儿那忙碌的身影,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这多好的姑娘啊,怎么就恐婚了呢!

      “伯父、伯母,我有事先回去,改天再来看你们哈! ”王月月跟他们打声招呼就起身告辞,知道他们有话要谈,不方便再在这里。

      “丫头啊,都到点了,吃个饭再走呗!”陈苍河立马起身劝说,要她留下吃个便饭。

      “是啊,月月,留下来吃个饭呗,伯母也好感谢你一番。”周芳芳也起身挽留,对她很有好感,很欣慰女儿身边能有这样的朋友。

      “谢谢伯父伯母,我男朋友正在那边等我,就不留下来了,改天我再来看望伯父伯母。”王月月跟二老客套一番就离去,实在是不方便留在这里。

      陈苍河与周芳芳两人见劝不动她,也只好让她离去,眼中都藏着对她的赞赏。

      “月月,你怎么走了呀,在这里吃饭呗!”陈亚见她要走立马追到门口将她截住,要她留在这里。

      “小亚,你爸妈有话对你说,我实在不方便在这里,我得回去看看我家那个怎么样了!”王月月在她耳边小声嘀咕道,她也确实想回去看看淦星星怎么样了。

      “那好吧,路上注意安全!”陈亚也不好强留她,嘱咐一番后含笑目送她离去。

      “老爸、老妈,你们累了的话就先眯会眼,等吃饭时我再叫醒你们。”陈亚跟二老知会一声,就去厨房捣鼓了,心里却在盘算着怎么去跟二老说。

      陈苍河与周芳芳嗯了声,就躺在沙发上眯起眼来,也确实是在车上坐累了,二人都在心里想着怎么去打开女儿的心结。

      “星星,你在哪呢?”王月月一到楼下就拨打他的电话,想确定下他是否还在窦源家里。

      “月月,你在那还好吗?我在文德这里,你要不要过来。”电话里传来淦星星温柔的关心问候声,并告知她身在何处。

      “好,我马上就过来!”王月月答应了一声便挂断电话,拦车直奔李文德家去。

      “月月有说要过来吗?”李文德见他放下手机后忙问道。

      淦星星向他点了点头,没在过多的说什么话,心里在想着等她来时要不要去问有关陈亚的事。

      窦源坐在沙发上皱眉思索着,他自己曾偷偷的查过跟恐婚有关的信息,这恐婚说好治也不好治,说不好治也好治。

      默默地在心底叹息了一声,他还是爱她的,舍不得离开她,想跟她在一起结婚生子好好生活。

      而他也做好了相关的心理准备,待这边事一了就去找她好好谈谈,找出她的症结在哪,然后跟她一起去克服……

      谢灵儿一个人在厨房捣鼓着,忙得不可开交,看着自己的窦源哥心事重重的于心不忍,她也在心里想着有什么办法去帮助陈亚,帮助他们俩人重新和好在一起。

      李文德没再说什么,起身拍了下他们俩人的肩膀,就去厨房帮忙。

        淦星星看着他是欲言又止,在心底叹息一声道:“算了,等月月到后再说。”

      等李文德和谢灵儿两人将饭菜摆好后,王月月也刚好到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就是不知灵儿的手艺有没有退步呀!”王月月一进门刚好看到她将饭菜摆到餐桌上,笑嘻嘻的调侃起她来。

      “你奶奶个腿的王月月,简直是吃不到葡萄还说葡萄酸,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谢灵儿对她的话很不中听,恶狠狠地瞪着她,毫不留情面的笑骂了她一番。

      她这一番话可是把众人雷得大眼瞪起小眼来,面面相覷不已。

      李文德和窦源两人是嘿嘿偷笑,看向灵儿的目光是一脸的宠爱。

      淦星星是恨恨的瞪着窦源,觉得是他带坏了谢灵儿,早上他骂自己时也是这句话,气不过的抬起手狠狠地拍打他一下肩膀。

      窦源是一脸委屈的瞪着他,正想开口说些什么时,王月月的尖叫声就传了出来。

      “谢灵儿,你个混蛋,你才是奶奶的腿呢,我跟你没完!”王月月反应过来后大声尖叫,气急败坏的上去跟她战到一起。

      “你奶奶个腿的王月月,还敢嫌弃我手艺,有种你别吃! ”谢灵儿也是气急败坏的跟她战到一起,嘴里依旧是笑骂个不停。

      “你奶奶个腿的谢灵儿,我还就吃了怎么的!”王月月也学着她的口吻笑骂她。

      窦源仨人见她们俩干到一起,忙起身准备去劝架,却见到她们俩只是在挠彼此的痒痒,嘿嘿的重新坐下来观看她们俩表演。

      “你们仨个混蛋,怎么就不知道过来劝下我们呢?”王月月停止嘻闹,很不满他们仨人这幅神情,恶狠狠地瞪着他们骂道。

      窦源仨人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恨恨的瞪着王月月,觉得她太不会说话了,都在心里骂道:“尼玛蛋的蛋,关我什么事嘛!”

      “月月骂得对,淦星星混蛋,也不知过来劝下我们。 ”谢灵儿也停止跟她嘻闹,大赞她这话说的漂亮。

      “气煞我也!”淦星星听到她这话立马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气得捶胸大喊道。

      窦源和李文德被吓了一跳,立马起身安抚他。

      “喂,你怎么说话的,为什么只骂我家星星?”王月月本在暗赞她不错,可见到男友这一幕后,瞬间反应过来怒瞪着她。

      “是你自己骂他的,我可没有骂他,我只是在重复你说的话而已。”谢灵儿立刻反驳她,觉得自己很委屈。

      窦源和李文德两人是暗自偷笑,对谢灵儿是暗赞不已。

      淦星星气的怒瞪王月月和谢灵儿两人,觉得她们俩太可气了。

      “我骂的是他们仨人,你怎么不骂?”王月月不敢去看淦星星的眼神,心虚得很,怒瞪着看她。

      窦源仨人听这话气的狠狠地瞪着王月月,觉得她太不会说话了,有这么说话的吗!

      “我才不舍得去骂我家文德和我的窦源哥呢! ”谢灵儿笑嘻嘻的回答着她,暗自偷笑这王月月脑袋太不开窍了。

      李文德和窦源两人向她投去大大的赞赏,对她是更加另眼相看。

      “星星……”王月月气的对谢灵儿哼了几声,跑过来抱着他的胳膊,并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撒娇道。

      谢灵儿也对她哼了几声,转身去厨房捣鼓。

      淦星星没有理她,将头撇向一边去,心中余气未消。

      窦源和李文德见此,嘿嘿的向餐桌走去。

      王月月见他不理自己,知道他还在生气,笑嘻嘻的在他那边脸上也亲了一口。

      淦星星依旧板着脸,心中却是一动偷笑起来,那怨气也消失的无影踪了。

      “星星,消气了没?”王月月那叫一个气啊,硬生生的忍住没发作,却在心里大骂他小气鬼,堆着笑脸在他的嘴上吻了下,笑眯眯的看他。

      淦星星嘿嘿的一笑,抱着她吻了起来。

      一会后,两人一起牵着手向餐桌走去,彼此的脸上都挂着甜蜜幸福的笑容。

      窦源和李文德两人向他们投去羡慕与祝福的目光,只是窦源心痛了一下。

      “王月月,不许你坐在那里,那是我的位置! ”谢灵儿端着最后一道菜出来时,看见她霸占自己的位置,顿时不满了。

      “凭什么?我就喜欢坐在这里怎么的?”王月月挑衅的看着她,心中对她还有点小气未消。

      窦源仨人见她们俩又要斗嘴,是头疼不已,正要起身去劝架时,却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一个个都瞪起大眼来。

      “我就来告诉你凭什么,在我的地盘,你就要听我的,在我的地盘,你就要听我的……”谢灵儿将菜端到桌子上后,怒瞪着她说道,然后边唱边跳起了舞蹈来。

      几人被她逗得哄堂大笑,一个个都是对她佩服不已。

      李文德哈哈大笑的上去将她一把抱住,并吻了她一下,牵着她的手坐了下来。

      谢灵儿坐下后像没心没肺似的嘻笑个没完,她自己都觉得蛮好玩的。

      众人嘻笑的吃起饭来,经谢灵儿这一弄,气氛好得不得了,每个人都在心里赞道:“有她在的地方,任何忧愁都会消失无影踪。”

      “老爸、老妈,快尝尝你家闺女的手艺咋样!”陈亚热情的招呼着二老,脸上挂满了笑容。

      “嗯,不错不错,咱家丫头的手艺是大有长进嘛!”周芳芳笑眯眯的尝了一口后,毫不吝啬的对女儿进行夸赞一番。

      “不错,咱丫头算是给我长脸了呦!”陈苍河尝过后,也笑哈哈的对女儿大赞一番。

      “那老爸老妈,你们可就要多吃一点呦! ”陈亚听到老爸老妈赞美自己的话很开心,只是有一丝异样的情绪快速闪过,在心里暗道:“要是他在这里就更好了。”

      陈苍河与周芳芳都捕捉到了女儿那一丝异样情绪,不禁在心中一惊,知道她在想什么,二人对视一眼后,看向自己的闺女。

      “丫头啊,你能告诉老妈为什么不想结婚吗?”周芳芳率先开口将话题了抛出来,心中替自己的女儿在焦急不已。

      陈苍河静静地看着女儿,心中却在盘思对策,怎么去打开女儿的心结。

      “老妈,我……我害怕结婚! ”陈亚见老妈谈这个,立马苦起脸来。

      “丫头,你在害怕什么?”周芳芳继续向她发问,只要找到女儿的症结所在,那接下来就好办了很多。

      陈苍河依旧在静静地听着,没有开口说话,脑海却在快速的旋转不停。

      “我……我害怕堂姐那一幕在我身上重演!”陈亚说到这明显有点紧张,她忘不了堂姐那悲惨的婚姻生活。

      而堂姐说的那一句“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在狠狠地冲击着她,使她对婚姻产生了无比的恐惧。

      周芳芳与陈苍河对视一眼,都在心底暗道:“原来症结在这啊!”,同时也暗恨女儿堂姐的不是,觉得是她把自己好端端的女儿给毁了。

      “丫头啊,并不是每个人的婚姻都像你堂姐那般,你看老爸老妈的婚姻多幸福,你再看看小源家父母的婚姻更是幸福甜美。所以,丫头你要相信自己的婚姻,也会幸福甜美的知道不。”陈苍河终于不再沉默,向女儿罗列出对象作对比,期望能打开女儿的心结。

      周芳芳向老伴投去一个赞,一脸期望的看向女儿。

      陈亚听到老爸这话,眼神明显的亮了起来,过一会又暗淡下去,在想着心中那个存在很久的问题,要不要向老爸老妈说出来。

      周芳芳与陈苍河看到女儿的眼神亮了起来,心中是大松一口气,觉得并没有想像中那么糟。

正要将心放下来时,却见到女儿的眼神又暗淡下去,心是狠狠地一沉。

      “丫头,你还在害怕吗?”周芳芳见女儿这模样是心疼不已,温柔的看向她。

      陈亚嗯了声低头吃饭,没敢看向老爸老妈的眼神,怕看到二老眼中对自己失望的眼神。

      她也终究没有将心中的那个问题说出来,怕破坏了老爸老妈这来之不易的甜蜜幸福一幕。

      说到底还是她的好奇心在作祟,让她的心痒痒得难受。

      “丫头,咱先吃饭不谈这个哈! ”陈苍河阻止了老伴准备继续开口,向女儿哈哈一笑。

      其实他心里已想好了对策,解铃还须系铃人,准备去找窦源聊聊。

      周芳芳虽说不解,但也听从了老伴的话,没再开口说什么,想起在车上时,老伴跟自己说已经有了办法,心中满是期待。

      陈亚点点头默默吃起饭来,没再开口跟老爸老妈说什么。

        一家三口闷头吃饭,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心思,这顿饭吃的很不是滋味。

      陈亚在想着如何克服心中的魔症,但更多的是想着那个问题。

      周芳芳在想着怎么去帮女儿克服恐婚,让她不在害怕婚姻。

      陈苍河在想着怎么去找窦源谈,让他来协助女儿克服恐婚。

      “老爸、老妈,你们当时是为了什么闹分居呀! ”吃完饭收拾好后,陈亚坐在沙发上拉着老爸老妈的手,问出了藏在心中很久的问题。

      可问完她就有些后悔了,暗骂自己愚蠢不已。

      陈苍河与周芳芳听到女儿这话后明显的呆了,呆呆的看着女儿,也瞬间醒悟过来。这才是症结所在,那女儿堂姐的事只不过是导火索罢了。

      “老爸、老妈,对不起!”陈亚已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忙向二老道歉。

      周芳芳一把将女儿抱在怀里,是特悔恨自己当初的作为。

      “芳芳,我出去一趟晚点回来。”陈苍河走来摸了下女儿的头,对老伴说道。

      周芳芳嗯了声看着老伴离去的背影,心中是满满的期待。

      她也自然知道老伴要去干嘛,因老伴在女儿去洗碗时跟自己说过。

      “老妈,老爸是生我气了吗?”陈亚看着老爸离去的背影,是后悔死了。

      “丫头放心好了,你老爸怎么会生你气呢?他是出去办点事而已。”周芳芳抱着女儿安慰,眼睛里满是对她的溺爱。

      陈亚默默地躺在老妈的怀里,没再去问那个问题,因为已经不需要问了。

      窦源这边依然在进行着欢快的盛宴,嘻笑不停,正要开口说些什么时,手机响了起来,拿来一看是岳父打来的忙接听。

      “小源啊!我想找你谈谈! ”电话那端传来陈苍河温和的声音。

      “好的,伯父,你告诉我地址,我马上就来! ”窦源立马答应下来,老早就想去找他谈了。

      当王月月告诉他说,陈亚的父母已经来了时,可算是把他给惊了下,已在心里想好要去找他们谈谈的念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