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刚刚,我去做了油条。准确来说,我是做了炸面团。

面粉这个东西在我手上,很遗憾,就没有成为过我希望它能成为的样子。

今天学校开了club,我也有幸有属于自己的中文club班级。兴致匆匆的将纸盘子带给她们,希望她们能设计出让我可以“wow“出声音的作品。

很可惜,在六年级和七年级都试过水后的我发现,她们好像离我想要她们成为的样子,真的差很远。

年前答应了要分享我的故事,一晃到了二月中旬,5000多字的稿子忘得差不多了。想象中在分享的我应该可以做到感情充沛,停顿得当,但现实情况是很多次发出去的语音并没能完整的表达清楚句意,而且经常说到中途口干舌燥,无法继续说下去。

我想要的是船到桥头自然直,但是现实给我的好像是山重水复疑无路。

这些其实都是很小的事情,即便结果差强人意,倒也不至于让我觉得心灰意冷,这种无伤大雅的小事,打趣打趣也就过了。

但是如果有一天我真的遇到一件我十分在乎,且结果对我影响十分重要事情的时候,我该怎么办呢?这样的事情,不止是我,我们都会有。如果什么都可以毫不在意,那我们又去做干什么呢?如果我们真的在意,那又怎么会那么潇洒的跟我们并不想要的结果说也ok呢?

有一个校长说毕业的时候,唯一能送给学生的礼物就是梦想。年轻时候的大多数人喜欢仰望星空,只有少数人喜欢低头看路。但出了社会与现实硬碰硬以后,大多数人不得不低下头盯着脚下的每一步路,只有极少数人会抬头仰望星空。

我们都是做过梦的少年,且如今依旧是建梦的年纪,只是有时候现实会告诉我们该醒醒了,此梦不通。

庆幸的是,这并不妨碍我们继续做梦。

今天的尝试失败了,继续试呗,试到觉得可以了为止。

毕业那年,我们都有将学士帽扔上天空的那种勇气,10年后,20年后,我们是否还有勇气将头顶的帽子扔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