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心思

周五下午,接了父亲的一个电话,父亲在电话里说,家里的大石榴熟了,都裂开口了,让我们回家摘着吃。我正忙着手头的工作,也没有多想,随口说了一句,“明晚上回去。”这个周六是工作日,下午因为开会,手机调成了静音,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是6:30了,我一看有两个未接电话,是父亲打来的,赶紧回过去,电话那头儿父亲说,“怎么还不回来呀?包了饺子啊!”我心里一阵惭愧,忙了一天,把昨天说的话都忘了,父亲却想着,并且和婶子在家包好了饺子一直在等着,这个点儿往常他们早该吃完晚饭了。真想马上回去,可是手头上还有几个活没有干完,只好歉疚地跟父亲说,“你们吃吧,今天太晚就不回了。”放下电话,我似乎看到了电话那头父亲失望的眼神,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愧疚。

父亲今年快80岁了,好在身体还硬朗。他总是闲不住,在老家的地里这儿栽几棵桃树,那儿栽几棵大石榴,每到桃子石榴成熟的时候总是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兄妹几个就回去一箱箱,一包包的满载而归,当我们说桃子、石榴卖大贵贵时,他老人家总是说,“多贵咱也不卖,留着自己吃,你们都带走,吃不了分分。”

放下电话,忙完了工作,我仔细想了想,自己大概有两个周没有回家了。前一个周,因为身体的原因做了一个小手术,怕父亲担心没有告诉他,也没有回家。这一个周,因为工作上的事太多,没顾上回去,父亲肯定是想我了,而他老人家又不善表达,平常怕耽误我们工作,很少给我们打电话。大石榴熟了,终于有打电话的由头了。我想到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平常想儿子,盼着儿子回家,却又怕他耽误学习,工作。有时想给儿子打个电话,想到他那么忙,不是怕耽误儿子的学习、工作,就是怕耽误他休息。儿子打电话回来,明明想和他多聊会儿,却碍于一个父亲的面子,总是嘱咐儿子好好学习,好好工作,聊着聊着就感觉没话了。其实,心里有一句总想说又说不出口的话是:“儿子,爸想你了!”,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想到这儿,我明白了父亲的心思。

周日休息,早上,我就给二弟和妹夫打了个电话,约好了中午一起回家。

中午,当我们回家时,父亲正在门口忙着什么,看见我们回家一脸地兴奋。午饭时,父亲高兴地拿出了平常舍不得喝得好酒,我们陪着他美美喝了一杯,父亲似乎来了兴致,喝了一杯高度白酒又喝了几杯啤酒,尚不见醉意。

饭后,陪着父亲喝茶、聊天儿,望着日渐苍老的父亲那一脸兴奋的神情,我想:今后,无论多忙,都要常回家看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