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爱情‖末日微澜(3)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末日微澜(2)

第三章 转折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冬至。

今天,是一年中白天最短,夜晚最长的一天。洪越的电话令我辗转反侧了整晚,大早睡意全无,整理完毕。不知这短暂的日光,将带来怎样的一天。

8:45分的公司,2000平米的办公区,员工位大都还空着,我开了一组空调和照明,去茶水间洗杯子,保洁阿姨正在擦洗厨柜。

“早,阿姨!”象往常一样我跟她打了招呼。

“侬好,林小姐,今天真漂亮,你就是气质好,不化妆也很漂亮”她用上海口音的普通话热情回应我。

“没有啦,都是随便穿的”我笑笑,不以为然。

确实没有刻意打扮,冬天,我大都穿轻薄毛衫和裙子,办公室暖气很足,脱掉大衣后,工作起来也很干练,相比裤子舒服又方便。镜子里的自己:千鸟格修身连衣裙外罩黑色羊绒开衫,出门时选了珍珠耳钉提亮气色,黑色及膝靴的长度刚好配合驼色大衣。
尽管是最后一天,我还是象日常一样来对待。职场如果转身,也该是个优雅的转身吧。就象当初我选择离开背叛自己的前夫,成为单亲妈妈的那一刻,便选择了微笑。

莫也今天产检,免去了碰面的尴尬。

已经11点了,CEO办公室始终未亮灯。将手头的工作全部列进清单:名目分类、进度、预计完成时间、直接负责人、一级汇报对象,全部标好后,已经是午餐时间了。叫了外买,并答应刘泰然同学,双休再跟他和法务部的朋友们碰面,总算今天逃过。照常餐后散步,楼下500米处中央公园,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一片阔大绿地,小桥、流水,没有人家,氧气充足。

时光仿佛回到一年前,公园依旧是当时的公园,只是,我又虚长了一岁,唯有时间永远新鲜。那时的我35岁,离婚五年,从北方一所国企上市公司辞职,放下了管理职位,独自来到上海,踌躇满志,相信时间既可以证明爱情,也可以证明业绩。而今天,我希望上帝还以我当初的坚持。

下午,洪越依旧未出现,新进主管柳枫不断催促。

“Chris,昨天我外出办事,你看我们今天什么时候交接一下,我现在有空了”语气里有明显的不安。原本应该昨天就离开的我,令她感到压力。

“下班前吧,我这边有几个合同的金额数字再跟供应商核对一下。”我找了个理由,洪越说过今天会来。

“林姐,接到人事单子了,你电脑不用的话告诉我就好,你真的要走?” 7F运维网管小杰找到我。

“呵呵,是的,电脑还有些资料需要再整理,应该下班前就好”我厚着脸皮说。

“没事的,你到时电话我,我再来取”。

“谢谢!”真心地向他道了谢。

记得我们上次聊天是两个月前,关于一批10万元的PC机二次更换后的质量问题。供应商是较早前一直合作的厂家,经理姓汪,但运维以报价高质量差为由不再采用,汪经理知道机器又出现了问题,直接电话找到负责采购审核的我气愤不平。

“林小姐,很感谢你重新启用我们的机器,但是我的机器在别家从不出问题,封箱前全都做过测试,一到你们这儿就有问题,这个情况在你未到前也出现过,而且从现在拍摄的图片上看,明显是被从很高的地方摔下才会使主机变形成这样,况且我已经作了更换,还是如此,他们做得太过分”!

负责设备管理维护的小杰,深感质疑。

“机器到货后验了五台,没有问题,因为时间关系放在了第二天,但第二天再验很多已经坏掉,象是人为,林姐,我是老实人,只能说到这里。”

我没有说话,找到莫也,情况全部说明,照片拿出。她想了好一会儿:“这个情况,你看着处理吧”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表情,我咬了一下牙。

之后,我走访电脑市场,以更优质的价格和质量认证递交莫也新的供应商,说明情况,经过Allen审核后,换掉了运维所提供的已经准备走付款流程的供应商。机器没有再出问题,但梁子也就此结下。而莫也做了好人。

众所周知的是,运维一直归总裁管理。

天色渐晚,周围开始有小的议论声,柳枫的电话又响了,管不了那么多,我装作没听到。好在议论声变大之前16:40,洪越,终于在我面前出现。

“你等我一下,回头我找你”他简单说明后进了办公室。

他看着我时目光复杂,难道,他...喜欢我?不可能,他训话时可是从不给我留面子的。而且从日常判断,也没看出什么苗头。一会儿功夫,他从办公室出来朝CFO的方向走去。

天色全黑,已经18:40了,员工开始陆续下班。人事老大HRD李能发来消息:“洪刚刚找我了,他会找你,接下来做的事情问清楚”。果然,不是感情问题,松了口气。

“Chris,来一下”洪越照常低着头,悬着心,我赶紧跟上他进了办公室。

“坐,你要离职?是怎么回事?”他看着我,示意我坐下来,威严仍在,态度不明,应该是已经找李能询问了离职事宜。
自从更换了供应商,指责采购流程不完善,行政做事不近人情的八卦就层出不穷,甚至谣言行政借采购之便从中牟利。Nancy看我的神情也开始不对。我为公司,公司却可以舍我而纵容大多数,即便这个大多数是错的。
一个月间各种画面依次出现,提出离职后,莫也在已经招好新任主管的前提下,以各种理由拖延时间,不放人,甚至广州方面工作量还有所增加,一个月来,我承受了太多压力,临走,还这样官方,就算是业内老大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吧,我的时间就不是时间么?深吸了口气我开始说话。

“洪总,我非常尊敬您,如果不是昨天的电话,我会在第一时间办完手续走人。原因是,一个月前莫也找我谈话,内容是我的工作能力一般,要重新招进一名经理,我将向新任经理汇报工作,同时,一年期满的工资涨薪也不能得到。这个决定我无法接受,如果我的工作能力一般,为何要在一年期满时才提出,难道不影响工作吗?”

洪越低着头,没有讲话。

“然后,当我提出辞职后,原本要招聘的行政经理,变成了行政主管,也就是说,公司要让我走,但不愿承担合同内的赔偿金,而由我自己提出。当然,提出是我自愿的,我很高兴可以离开这样一个不尊重人,没有企业精神的公司,我看不到它的前途,也不需要再在这里向前看!”我一口气说完,洪越沉默良久。

“还有吗”?他盯住我。

“工作上我是不能打100分,性格也直接,但没有人比我更热爱和投入于这份工作,我的所有作为问心无愧,更不能看到公司利益受损而袖手旁观,别人的八卦如果都可以影响决策层的判断,那是不是说明公司管理出了问题?”努力克制,没让眼泪掉下来,难道,此时此刻,我还要再浪费时间不成?

“是这样,”洪越表情凝重。

“你离职的事我并不知道”,他认真地看着我,一字一句道。

“我已经通知了李能,今天开始所有员工离职须经CEO签字。”他抬了抬身子,以惯有的沉思神情看着我,顿了一下,继续慢而有力地说。

“目前,我正在成立一家新的公司,前期有很多东西需要办理,你来负责。以前的事情当作教训,吃一堑长一智,但是新公司属于创业期,可能会很难,能不能办成也不能非常确定”。

新公司?那么目前的公司呢,难道要……我不敢往下想,但是他为何如此直白地告诉我这些?望着面前的这个人,他并不是男人里最出色的,无论是长相,身高,学历,甚至都没有风度可言,但是,是什么让他在这些不显眼的外在之下,有令人吸引的能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注意我这样一个普通的下属,而决定将如此重要的事交付于我?是从公司变为CFO和总裁的联姻后么?是从日趋严重并由此带来的夫妻店的各种后果开始么?还是从专横跋扈的财务管制开始?无论如何,洪越开始了反击,这两个他投入心力重金请来的人,同时背叛了他,半壁江山,岌岌可危。
只是,如此重任,我如何担当?突然间我想起N个夜晚,加班审核采购清单,他从办公室关灯经过的身影。难道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但是,洪总,我具体要做些什么”?想到李能的话,我小心问道。

“行政方面居多,前期是资质证照,接下来场地、装修、采购,产品上线后有PR,具体要到时再详细规划”他思路清晰语言简洁。

“可是,现在新的主管已经到位,行政部两个管理人会有争议,不太符合常规。我很感谢您的信任,但是,我需要考虑清楚,因为一旦决定了,我就会负责到底。”

“行政部很多工作,两个管理没大关系,但你可以考虑”洪越干脆果断。

“好,周一我给您答复”。

出了他的办公室,接下来,我留言给小杰。“电脑要到周一了,到时电话你,谢了”。

穿好大衣,关掉照明。窗外夜阑人静,员工位已然空落。原本要今天走人,却360度转变,冥冥之中似乎有些更加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路途尽是迷雾,我看不清方向。
前台处,圣诞树已经装置好,发出一闪一闪变幻瑰丽的光彩。它是去年我安排助理在网上订购的,总费用不过600元,两米五高,还带有礼盒,今年拿出来,依然是美的。引得同事们正一排排拍照留念。

又是一年圣诞时。是的,下周一便是平安夜了。所谓的疯传的世界末日亦为为期不远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直喜欢蓝色,湛蓝如绸缎般的姿态,恣意地铺满天空,泛起宝石一样的光泽。上海的蓝,多数是轻浅的淡色,似漂白过,不均匀...
    太阳能植物阅读 41评论 0 1
  • 第一次听到的后弦的歌在高二,《西厢》,应该是一次班级活动,有人唱了《西厢》,当时并不知道这是后弦的歌,也不知道后弦...
    语梧阅读 261评论 3 3
  • 色彩斑斓 灯火辉煌 这是一个光明的世界 人流如织 笑语欢歌 每一张脸都绽放着精彩 祝福或祈愿 此刻只是盏盏明灯静默...
    尘海一生阅读 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