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疯了的世界

占地款全部发下来了。想着一大家子分到的这一百多万块钱,老颜心里感觉亮敝了。因为精明他截留了一笔集体水池的赔偿款。水池是集资修建的,赔偿款就要平摊到每个户头。因为人多心不齐,他就耍赖说没有赔偿下来就不了了之。老颜觉得这钱来得太容易了。心里美滋滋的。

接下来就是享受消费带来的快感,卖房,卖车。五十六岁的年纪还想去学个驾照。无奈文化有限,第一科目都过不了。劳作了半辈子的粗大手指怎么也点不准电脑上的A,B,C。最后只得放弃。车子给了女婿开。

他每天还是开着以前做工时的摩托车来来回回。但有时心生不平。他婆娘比她小两岁,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村妇女。他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己经成家生有一子一女,女婿图他家能占地做的倒插门。还有一个小女儿十三岁。在占地赔偿下来以前,一大家子人还能其乐融融地生活。

老颜空了的时侯还会用车驮着自己女人走亲访友。走到那里都带着她。夫妻的脸上都是满足的笑意。

他是一家之主,也是这个女人的天,他的话就是圣旨,是准则。女人从不违逆老颜,也不藏私心。他就是她心里的依靠,一门心思地为着这个家,老颜因为常年劳作有腰疼病,谁有治腰疼的偏方,她都会设法弄来一试。

土地被占以后,女人闲不住就到工业园区找了一个做清洁的工作,老颜不让她去,说丟脸不体面。她大咧冽的说“靠劳力吃饭有啥丟脸的。”一天时间那么多怎么打发嘛,她又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去打麻将。再说做下来还有点工资。只有这一件事,她没有听男人的话。

生活看似平静,其实暗流涌动,涌动的是不平的心。老颜渐渐不在带女人出去。有天老颜一个离了婚的远房兄弟又叫他去喝酒,席间兄弟又给他介绍了一下新找的兄弟媳妇。他嘿嘿笑着应承,心里想说这是第几个兄弟媳妇了。

这个兄弟是一中学老师,占着有一份稳定收入打着找人成家的幌子阅女无数。要貌没得要钱也不多,但就是有那么多的女人前赴后继。眼前这个女人,身材丰满圆润,脸皮儿白净眉眼好看。老颜看得心里起波浪了。

在女人去洗手间的空档,老颜说“兄弟,差不多就要得了。成个家,不要东挑西捡的。”

他兄弟泯了一口酒说“哥,这你就不懂了,想结婚我还不离婚呢!成家了那有这样自由哦。”

老颜看着他,心里有了想法。呵呵笑着碰了个杯,算是心意相通了。

饭局散了,又受邀去KTV喝歌。男男女女一包房,音乐响起,推杯换盏,劝酒的,喝歌的,搂抱的。老颜恍惚,这才是生活的乐趣吧。他也趁乱,刻意去乱摸了两把,见没人再意。他兴奋起来。

在很短一段时间里,老颜就找了几个女朋友。莺莺燕燕,甜言密语,但这些女人也是乎不在乎能不能结婚,只是有吃有喝有人陪就可以了。这样的女人,他也是不敢下那个丟妻的决定的。

在这样的氛围里老颜的思维就变了。自家的女人看着就不像个女人了。他甚至恶毒的想,称呼她为女人完全都是践踏了这个称呼。蠢,笨,不温柔,没女人味。这些词都是他才学会的。他再也没有兴趣带着自己女人出门了。

有一天,他终于遇到了一个让他动心的女人

。但那女人看不上他,他都是一个糟老头子了,她还徐娘半老,但心气高顶不上有钞镖用,她也要生存下去不是吗?在现实面前,谁也不能姿意妄为,谈个毛线的感情。在知道他有赔偿款后,对他千依百顺。一拍即合。

毫无征兆的,下雨天,女人不上班。他试了几次想跟她说离婚的事,几次都开不了这个口。必竟女人毫无过错。但是一想到外面女人的丰乳肥臀,那柔情似水的媚眼儿。心便荡洋开来。

和这个跟自己过了几十年的女人,所有的冲动都如公猪配种一样,上去,下来,完事。随着年龄增长,现在就连这种简单运动现在她都不配合了。

日子还很长!他这样想。

他狠狠心还是开口了。

“你说,离了婚是啥滋味呢?”女人抬起头怔怔的望着他,她不知该怎样回答。

“问你话呢!没听到是不。”他提高声音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离过。”女人咕笼着。

“要不,我们去试试。”他自己都觉得这个提议站不住脚。忙又补充了一下,“这么多人都离婚了,我们也去试一试。”这句话出口,他似乎有了底气。

“我们是假离婚,又不是真的。几十年了我还骗你吗?”

但假离婚的意义在哪!他不说,女人也不去考虑。

女人一脸懵懂,她本就是一个对男人言听计从的人。也从没有做过任何决定。在没有一个充分的离婚的理由下,被男人诱导着去了民政局。这可能是最荒唐的离婚理由,竟然被批准了。在离婚证被盖上钢印那一刻,女人都没啥感觉,就如跟着自己的男人办事一样,仿佛具体的事与己无关。

拿到离婚证,男人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个傻女人。是真傻。他还是有些愧疚,心虚。急急拉了女人去吃饭,转移她的注意力。

第二天,老颜和外面的女人去了民政局办了结婚证。下午趁女人在上班,他迅速拿走了属于他的东西。

女人下班回家,家里跟遭了窃贼一样,遍地狼迹。她忙打男人电话,结果是关机。女人好象明白了一些。跌坐到沙发上。

老颜跟消失了一样。他不敢面对所有的人。躲在外面女人家里不出门。电话也关了谢绝所有的劝说。


老颜女人哭了两天,六神无主两天,才想起跟父母,女儿说事实。一时这个事就成了笑谈。父母也没办法,怪儿媳妇太傻。太蠢。儿子和别人结婚证都扯了。

女儿女婿也沒办法,他们也正闹着离婚,因顾忌老颜,女婿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干。现在老颜倒起了头,女婿儿女也不要了,承诺给两千抚养费迅速办理了离婚。

老颜女人没办法,她阻止不了,也改变不了。只能这样过活着。每天去上班,抚养着小女儿。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下去?认识她的人都在鼓动着她。

决绝的派鼓动着她嫁人,又不只他一个男人。凭什么他能找你就不能找。温和派又劝她等着他,万一他回来呢!这家就还在。外人哪里能给出个答案,他们都只不过是通过这个事件表达自己的立场而己,哪里会感同身受。

老颜女儿受不了这份气,闪电般地找了个男人。把两个孩子给了老颜女人照看,这日子咋过呢?她愁眉不展,似乎天踏了一样。

年老体弱的父母托人找到了老颜,数落了一顿又求他回家。他沉默良久。

最后他跟现在的女人说还是回家去。那女人轻描谈写地说“可以啥!你给我三十万就跟你离婚!”老颜说她狠,这话像剁他的心头肉。她不屑,“哼,你以为我这里是旅馆吗?”

婚姻这座城给了他一条缝,看见了光。他以为是个机会,轻易就溜了出去。以为不会伤筋动骨。然城外也并没给他格外的惊喜,想退回来,却找不到了那条缝,后遗症开始突现。

他觉得头痛了。

老颜女人在七大姑八大姨,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的怂恿下,也开始了相亲之路,很快就认识了一个没结过婚的单身汉。闪电式的把自己嫁了。

老颜家的事在亲戚朋友眼里都成了笑话,一个家就这样七零八落的散了。

人还活着,生活还继续着,日子该怎么过哟?这疯了的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这几天,感冒难受,看一会电脑或者手机就眼睛疼,没办法,难得片刻清闲,走出房门,到楼下找街坊大爷大妈聊聊天,听听...
    红山老妖阅读 1,702评论 34 53
  • 有多少繁杂的事在心中 都抵不过母亲在电话里的一声问候 她轻声地说 要耐心去听 去听听她最近遇到的烦心事 因为她能够...
    张学友的小秘书阅读 60评论 0 1
  • 是喜欢你的 第一百七十七天 也是二零一七年的 七月初七 七夕快乐 好好长大 好好的遇见 陌上人如玉 七夕大乐 九月...
    一只k喵的cc阅读 44评论 0 0
  • 我们小时候都是不懂事,让大人操碎了心,长大后才发现以前很多事情都很傻很天真,大多数时光都没有来得及珍惜,就已经溜走了
    楠果飘飘阅读 65评论 0 0
  • CSS Sprites概念 CSSSprites在国内很多人叫css精灵,是一种网页图片应用处理方式。它允许你将一...
    D_7de4阅读 2,22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