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放弃

昨天看了一篇文章,很是唏嘘,于是就转给大宝看了,问她如果是她该怎么选择,直问的大宝眼泪汪汪的,咬着嘴唇不肯回答,我肯定的告诉她,如果将来我有这么一天,我希望她能放弃,不要觉得愧疚,因为,我希望我能来去自由的浪,而不是常年只能生活在床上看她们姐儿俩忙忙碌碌……

也许现在和大宝谈论这些是残忍了些,但说句不好听的,“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事也并不少见,我希望大宝知道,在我脑袋里的玩意没成浆糊的情况下,给个痛快是我清醒的选择。所以,我天天祈祷,不拘多少岁,能来个痛快,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