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我怎样教语文》读书笔记(8):论写作教学 叶圣陶,夏丏尊著

                    论写作教学

写作的根源是发表的欲望;正同说话一样,胸中有所积蓄,不吐不快。同时写作是一种技术;有所积蓄,是一回事;怎样用文字表达所积蓄的,使它恰到好处,让自己有如亮倾吐的快感,人家有情感心痛的妙趣,又是一回事。依理说,心中有所积蓄,自然要说话;感到说话不足以行远传久,自然要作文。从有所积蓄而打算发表,从打算发表而言球技术,都不妨带学生自己去理会好了。但是国文科写作教学的目的,在养成学生两种习惯:一是有所积蓄,须尽量用文字发表;二是每逢用文字发表,需建立在技术上用功夫。047

写作,所以同衣食一样,成为生活上不可缺少的一个项目,原在表白内心,与他人相感通。如果将无作有,强不知以为知,徒然说一番花言巧语,实际上却没有表白内心的什么:写作到此地步便于生活脱离关系,又何必去学习它?训练学生写作,必须注重于倾吐他们的积蓄,无非要他们生活上终身受用的意思。这便是“修辞立诚”的基础。048

最要紧的还在测知学生当前具有的积蓄,消极方面不加阻遏,积极方面随时诱导,使他们尽量拿出来,化为文字,写上纸面。这样,学生便感觉写作并不是一件特殊的与生活无关的事;在技术上也就不可马虎,总愿尽可能的尽力。049

不幸我国的写作教学继承着科举时代的传统,兴办学校数十年,还摆脱不了八股的精神。八股是明太祖所制定,内容要“代圣人立言”,就是不要说自己的话,而要代替圣人说话,说一般比圣人所说的更详尽的话。但是写作的本意原不在代他人说话,而在发表自己的积蓄;即使偶尔代他人写封家信,也得问个清楚明白,待要说的话了然于胸,写来才头头是道。若照八股的办法,第一,不要说自己的话,就是不要使胸中的积蓄与写作发生关联系,这便阻遏了发表的欲望了。第二,圣人去今很远,他们的书又多抽象简略,要带他们立言,势非揣摩依仿不可,从揣摩依仿到穿凿附会,从穿凿附会到不知说些什么,倒是一条便捷的路;走上了这条路,写作变成了不可思议的事儿了。审度某种形式适于某种内容,根据内容决定形式,权衡全在作者。所谓文无定法,意思就在此。049

所以训练者的观念合着八股的精神的时候,即使出了与学生生活非常相近的题目,也可以得到牛头不对马嘴的结果。你说学生的写作程不好,诚然不好;但是那种变相的八股的写作程度,好了也没有多大用处。在生活上真有受用的写作训练,你并没有给他们,他们的程度又怎么会好?现在写作教学的一般情形,这两句话差不多可以包括尽了。训练写作的人只需平心静气问问自己:一,平时对于学生的训练是不是适应他们当前所有的积蓄,不但不阻遏他们,并且多方诱导他们,使他们尽量拿出来?二,平时给出给学生作的题目是不是切进他们的见闻、理解、情感、思想等等?总而言之,是不是切进他们的生活,借此培植“立诚”的基础?三,学生对于作文的反应是不是认为非常自然的不做不快的事,而不认为教师硬要他们去做的无谓之举?如果答案都是否定的,便可知道写作教学到成绩不好,其咎不尽在学生,训练者实该负大部分的责任。而训练者所以要付这种不愉快的责任,其故在无意之中保持了八股的精神。051

教学生阅读,一部分的目的在给他们个写作的榜样。因此,教学就得着眼于:文中所表现的作者的积蓄和作者用什么功夫来表达他的积蓄。052

为对付题目而作文,不为发表积蓄的作文;根据程式而决定形式,不根据内容而决定形式:这正是道地的八股精神。从前做好了八股,还可以取得公名;现在受这种类似八股的写作训练,又有什么用处呢?053

你若去请教国文教师,为什么要学生作那种与他们生活不很切近的论说文,大半的回答是,毕业会考与升学考试常出这类题目,不得不使学生预先练习。训练者忽视了学生一辈子的受用,而着眼于考试时交得出卷子;考试者不想着学生胸中真实有些什么,而随便出题目,致影响到平时的写作训练,这又是到底的八股精神。053

改变观念,头绪很多,但有一个总纲,就是:完全摆脱八股的精神。所有指导与暗示,是八股的精神,彻底抛弃;能使学生真实受用的,务必着力;这就不但改变了观念,而连实践也革新了。至于命题作文的实施,罗庸先生的话很可以参酌。他说:“国文教师似应采取图画一课的教法,教学生多写生,多作小幅素描,如杂感短札之类,无所为而为,才是发露中诚的好机会。”(见《国文月刊》一卷三期)05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