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43)

96
子夜晨星
2017.10.23 12:00* 字数 4840

《悟空》 第四十三章 化身为龙

相传,龙族诞生于天地初分时刻,因其天赋神通,法力无边,所以一定时间内,龙族是天地间实际的掌控者。

后来,人族,妖族并立,龙族慢慢退出了天地之间的角逐。即使是后来三界初定,天庭念龙族神通,于是被分封在四海,行云布雨,受凡间香火,一直相安无事。

龙族分支极多,除了当年天地初分时刻的祖龙一脉,后面又诞生过一些其它的龙族,因为龙族天生高贵,辖统四海水族,所以江河湖海的水族,莫不已化成龙形为修炼目标。

神话传说中,鲤鱼跃龙门之后,天火随身,渡劫之后便化作龙形,成为龙族一员,脱了水族的形。

鲤鱼跃龙门毕竟少数,而且难度极大,数万年来化龙的鲤鱼屈指可数。

不过,蛇化龙,却不在少数。

一则因为蛇体内本来就遗留有龙族的血脉,二则因为蛇通灵性,修炼起来事半功倍,也更能得到龙族的认可。

蛟魔王便是从一条青蟒修炼而成的。

但是,他的修炼之路却并没有想象中的一帆风顺。

由青蟒修炼千年之后,他轻而易举渡劫化作青蛟,然而,也正是化作青蛟之后,再难寸进,几次渡劫都无功而返,化龙近在咫尺,却仿佛隔了一道天堑,无法跨越。

久而久之,当初与他一起修炼的蛇都纷纷化龙而去,只剩他一人在人间徘徊,终是无法化龙成功,纵然是实力在增长,却始终无法化龙。

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渡劫,他终于心灰意冷,听族里的老人说,北极蛮荒之地,烛龙栖息在此处,他便下了决定,去北极寻烛龙一问究竟。

烛龙天地初生时刻便诞生的祖龙血脉,也是存世最古老的龙。人脸蛇身,红色的皮肤,住在北方极寒之地,身长千里,睁开眼就为白昼,闭上眼则为夜晚,吹气为冬天,呼气为夏天,能呼风唤雨。

蛟魔王一路腾云驾雾来到了北极,进入北极,法力受了禁制,他现了原形,化作一条青蛟在北极上空艰难飞行。

北极的风凛冽寒冷,吹在身上仿佛刀割一般,青蛟顶着寒风一路向北,到达极北之地已经是伤痕累累。

这时,一声沉重的叹息声想起,蛟魔王只感觉天地间多了一道光,那个声音缓缓说道:“你不过一条青蛟,来此所为何事?”

蛟魔王这才看清,面前的烛龙身长千里,绵延不绝,仿佛一座山脉,他睁开眼睛,仿佛两盏烛火在北极摇曳。蛟魔王连忙伏在地上,躬身下拜。

听了蛟魔王的来意之后,烛龙叹了一口气,说道:“何必执着化龙?如今的龙族,哪里还有半分高贵可言?”

蛟魔王不解,抬起头望着山岳一般高下的烛龙,却见他眼里神色凄苦,悲伤莫名。

“想当年,我龙族主宰大地,何等威风?”烛龙眼中闪过一片神往,仿佛想起了那个时代,“那时候,百兽来朝,天地间皆以龙凤为尊。可是,如今呢?龙族号称统领四海,不过是天庭行云布雨的工具而已,更有甚者,屈身为仙佛坐骑,何等屈辱?凡间帝王尚可自称真龙天子,往往还要派遣真龙前去守护,如今的龙族,哪里还有半分高傲?”

烛龙低头望了一眼蛟魔王,苦笑道:“你心心念念的化龙,到时候入了仙籍,也不过就是一条行云布雨的龙,哪里有做一条无拘无束的青蛟来的自由?”

蛟魔王被烛龙这么一说,飞到空中,盘旋游弋,与烛龙差不多高度,他顿了顿,问:“祖龙你修为精深,为何不登高一呼,天下龙族,谁敢不从?”

烛龙又长长叹息了一声,颓然道:“老了老了,我被人困在这北极,终日受风寒之苦,哪里还有力气出去,天下龙族,自由命数,我尚能一击之力,只是时机未到。”

蛟魔王还想再问,烛龙却先开了口:“你数次化龙失败,非是实力不济,乃是血脉相连,你体内有我一丝血脉,今天来了,我替你激活血脉,你且记住,不可轻易化龙。”

说完,烛龙左眼一闪,一道火光包裹住青蛟,烧了起来。青蛟在空中不停翻滚,那火如跗骨之蛆,任青蛟如何翻滚,也未曾熄灭,少时,火焰慢慢渗进了青蛟鳞片,青蛟身上光华闪现,整个身体被重新锻造。

“走吧!”烛龙嘴里吐出一道闪电,劈开了一道口子,“从此处出去,从此九天神龙也奈你不何。”

蛟魔王化作人形,对着烛龙拜了三拜,刚想致谢,就感觉一道无形的力量推着自己出去。烛龙沉沉的哼了一声,又慢慢闭上了眼睛。

狮驼岭上空突然雷声大作,闪电成片从云层里面落下,全部都落在了蛟魔王身上,偶尔旁落的闪电,落在山峰上,立刻将山峰轰成了齑粉。

“这,这,这是在化龙?”黑龙连忙离了青蛟,口吐人言。

金龙在空中有空,时刻盯着青蛟,沉声道:“却是是在化龙不假,只是这雷劫,未免也太大了!”

“是啊!”白龙也盯着青蛟,“寻常蛟化龙,不过九重雷劫,如今这雷劫,也太吓人了!”

“难道还怕了他?”赤龙性子火爆,张口吐出三昧真火,朝着青蛟烧了过去,可惜火焰还没有近身,就被天上降下的闪电击散。

“大家先别轻举妄动,我们先观望。”金龙止住了众人的行动,四条龙排成一线,都静静的望着雷劫中心的蛟魔王。

所谓化龙,其实就是锻造身体,重生。

雷劫击在身上,将鳞片击落,将血肉击碎,然后在云层中吸收天地灵气重新锻造身体,将蛟身锻造成龙身,长出龙角,就是化龙了。

青蛟巨大的身体在雷劫中心游弋着,成片的闪电和雷劫都落在他的身上,迸出无数火星。

“不够!远远不够!”青蛟在心里默默说着,这雷劫暂时还无法伤害他的身体,他需要更大的雷劫来淬炼身体。

“来啊!”青蛟怒吼,朝天张口一吸,无数的雷劫和闪电被他一口吸入肚中,他朝着九重天飞去,将雷劫中心搅动,风起云涌,雷劫中心似乎不稳,仿佛要被青蛟摧毁。

“大胆!”从天上传过来一个声音,威严无比。

天上立刻降下一片天火,尽数在青蛟身上包裹着,火焰呈红色,焰心紫色,风吹不熄,雨淋不灭。

青蛟吃痛,在云层中扭曲着身体,嘶吼不断,火焰在身上燃烧着,将青蛟的鳞片都烧成了红色。

“不够!”青蛟又抖擞精神,朝着天上冲去,任凭身上的火焰燃着,丝毫不惧。

“找死!”那个声音又想起来。

九道山岳粗细的雷电从九重天降下,按照九宫的方位排定,将青蛟完全围住。雷电呈紫色,刚猛无比,隔着数百里,都能感受到这紫色雷电的恐怖。

“九天紫色神雷!”牛魔王在远处看的真切,“乖乖,我当年渡劫都没有这个待遇。”

绿痕心里一紧,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双手死死握着小白龙的手,身体因为担心在微微颤抖。小白龙见了远处的雷劫,心里也是大惊失色,却握着绿痕的手,温言安慰:“没事的!”

鹏魔王也安慰绿痕:“二哥他有把握,放心!”

九道神雷将青蛟困在中心,不断的击打着青蛟的身体。霎时间青蛟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整片天空都飘洒着血雨。

青色的鳞片纷纷从身上剥落,然后是血肉从身上分离,紫色的雷电包裹着青蛟巨大的身体,紫色的火焰燃烧着蛟魔王的神魂,淬炼着他的神识。

“啊……”青蛟血肉模糊,眼里却越来越坚定,扭动着身子,在九道神雷中与雷电硬抗,借着天地间最刚猛的雷电淬炼自己的龙身。

众人的目光被雷电蒙蔽,只能看见青蛟在雷劫中时隐时现,嘶吼不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嘹亮的龙吟声响起,雷劫被一道霹雳击碎,一条巨大的青龙从云层中探出头来,龙角朝天,仿佛利刃,青色的鳞片闪闪发光,整个身体仿佛用玉雕琢一般,晶莹剔透。

“化龙了?”四海龙王心里一紧,竟然在这么恐怖的雷劫中化龙成功。

“化龙了!”花果山山顶一众人欣喜异常。牛魔王紧握双拳,忍不住长啸一声。绿痕紧握的手也渐渐放松,脸上浮现轻松的神色。

牛魔王哈哈大笑:“这下那四条泥鳅惨了!”

正说着,青龙与四海龙王遥遥相对,口吐人言:“你们退兵吧!”

“放肆!”赤龙火爆,“让我来试试你的身手。”

话音未落就已经朝着青龙飞了过去,缠斗在一处。

“大哥!”黑龙轻声说道,“祖龙预言,成真了?”

金龙一晃身子,说道:“且让我们去试试!”

三条龙摇曳着身子,加入了战团。

青龙大劫初定,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嘶吼一声,与四海龙王斗在一处,闪转腾挪,丝毫不落下风。

“不对!不对!”望着远处五条龙大战,小白龙却喃喃自语。

绿痕听了,连忙问道:“哪里不对了?”

小白龙望了远方四海龙王带过来的水族兵将,说道:“你看,如果是玉帝的命令,为何四海龙王只带了虾兵蟹将过来?”

众人听了,放眼望去,果然,虽然号称尽出四海水族,却也不过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虾兵蟹将。

“四海之大,难道没有人了吗?”六耳问道。

“不!”小白龙摇摇头,“相反,天下龙族,何其多?”

“暂且不说四海龙王的龙子龙孙,单说那江湖之中,凡是大江大湖,皆有龙王,河中亦然,更有甚者,千年古井中,也有真龙盘踞。单是龙族,就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何况四海之大,水族中不乏修为高深的妖怪,皆听四海龙王号令。”小白龙越说越觉得蹊跷。

悟空皱着眉头:“你是说,这是个阴谋?”

“不知道!”小白龙垂下头,缓缓说,“我想不明白!”

“不好!”狮驼王大叫,“二哥有苦头吃了!”

众人连忙望去,之间四海龙王鳞片零落,身上都受了不小的伤,赤龙气极,率先张口吐出一颗龙珠。

龙珠是龙的一身修为所在,也是本命法宝。

一颗火红色的龙珠朝着青龙打过去,青龙冷哼一声,一张手,将龙珠抓在了手中,通体火红,火热异常。

赤龙心下暗道不好,青龙的实力强横,简直前所未有。

其余三条龙见此情景,一声冷哼,也吐出了龙珠,三颗龙珠围绕着青龙,放出不同的光芒,三条了催动法力,拼了最后一丝力气,仿佛要将青龙置于死地。

“落!”青龙一声怒吼,浑身放出青色的光芒,三颗龙珠顿时失了色彩,青龙龙爪探出,将龙珠尽数摄了过来。

“好!”金龙一声长嘶,化作龙首人身,脸上的皱纹愈深,仿佛苍老了千年。

“果然是被祖龙选中的人。”白龙也化作人身。

“大哥!”黑龙化作人身,“确定了吗?”

赤龙化作人身,说道:“必是此人无疑了!”

青龙化作人身,雄姿英发,此前的苍老消失殆尽,手里托着四颗龙珠,问道:“你们是何意?”

敖广上前,眼窝深陷,浑浊的泪水流出,对着蛟魔王深深一躬,说道:“龙族的安危,就拜托你了!”

“什么?”蛟魔王神色大惊。

敖广上前,缓缓说道:“我等确实是奉了玉帝的旨意前来,不过,祖龙曾经托梦与我们四人,说未来会有一条青龙出世,龙族安危皆系于青龙一身。”

“祖龙?”蛟魔王又想起当年在北极的种种。

敖钦上前,面色愁苦:“龙族,被欺压了很久了!”

敖闰苦笑一声:“如今的龙族,不过是行云布雨的工具而已,我妻弟泾河龙王,不过误了下雨点数,就被问斩,龙族何时这般屈辱过?”

敖顺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骄傲:“龙族,是世间最高傲的种族!”

蛟魔王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们……”

敖广沉声道:“我们必须战死,只有我们战死了,天庭才会放过散落在各地的龙族,不然,龙族危矣。”

“与我们一道,对抗天庭不行吗?”

“迟了!”敖闰摇摇头,“龙族不能灭,我已经让我的大儿子摩昂去将天下龙族聚集在四海,以后就劳烦你了!”

敖闰又朝着花果山方位望了望,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还有小儿子敖烈,也请以后多费心了。”

蛟魔王将手中的龙珠推了过去,说道:“当真别无他法吗?”

敖广摇摇头:“事已至此,天庭看着呢。”

四海龙王身负祖龙血脉,统领天下龙族,受了天庭的册封,甘心行云布雨,本想着明哲保身,在乱世中保全龙族血脉得以延续就心满意足了。可是天庭不仁,以天下龙族为要挟,大战刚起,就让四海龙王前来一探虚实,徒做马前卒,成为大战的牺牲品。

“可惜啊!龙族荣耀不再!”敖顺摇摇头,满眼不甘。

“我们死后,将龙珠分别放在四海,还能保四海无虞一段时间。”敖钦对着蛟魔王一抱拳,“此役过后,无论胜负,还请龙兄多多照看四海,照看天下龙族!”

四海龙王对着蛟魔王一抱拳,脸上带着一丝决绝,俱是一声长吟,化作龙形,朝着九天飞去,而后无数血箭从龙身中射出,终于从九天落下,跌落在地化作龙首人身,竟然自爆而亡。

小白龙在远处看的真切,连忙化作白龙飞了过去!

“父亲!”一声嘶吼,一道白色的身影从远处如闪电一般闪了过来。来人一身白衣白甲,手持一杆银枪,器宇轩昂,剑眉星目。

“大哥!”小白龙化作人形,面色悲痛。

来人正是西海龙王大太子敖摩昂,他联合了天下龙族,龙族虽行云布雨多年,血液中战意却丝毫未凉,都言愿意一战,摩昂一路疾驰,却还是迟了一步。

敖摩昂眼中迸出怒火,喝到:“敖烈,跟我回去,集结龙族和水族,与天庭一战!”

蛟魔王大手一挥,将两人制住,喝到:“糊涂!”

敖摩昂和敖烈两人挣脱不得,眼中却怒火中烧。

“你们若是让龙族参战,他们四人就白死了!”蛟魔王垂下眼眸,忽而后仰起头,望着天空,沉声道:“你们放心,这仇,我替他们报!”

悟空
悟空
18.6万字 · 1.4万阅读 · 51人关注
花果山七大圣结拜,在孙悟空大闹天宫之后不知所踪。五百年后,孙悟空西行,已经没有了五百年前的记忆,五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七大圣何去何从?取经原来只是一场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