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护,题都城南庄

昨晚我分手了。

男友,哦,不,前男友在微信上立马发了朋友圈,“崔护,题都城南庄。”

有诗意有文化的一个男人,可惜我不懂。

我看到后,第一感觉是有逼格。第二感觉,我怎么这么没文化。第三感觉,天注定了我们没法在一起啊。连他讲话我都看不懂。

我忍着冲动没在下面回复再见的表情,立马退了微信,打开百度,输入“崔护题都城南庄”,哦,果然跟我有关。只可惜,我们从未有过“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回忆。

我们相识在十月一,桃花早已衰败。

那时候我在上海读书,他在南京工作,放假正好来上海游玩,在地铁口他向我问路,正好和我同一方向的地铁,于是就领着他一起上了地铁。后来他跟我说,在找人问路的时候,看到我迎面走来就对我一见钟情了,所以在地铁上,因为假期人山人海的状况下,他一直有意地在护着我。最开始说的时候我还真信了,后来越琢磨越不得劲,这是在找人问路啊,还是在自带探测仪扫描对象啊?他自己说他是个心机boy,这样说来还真是。

那天在地铁上,主要是我在说,如果我知道他当时存了那样的心思,我绝对闭口不言。考虑到他初来上海,一个人,连路都找不到,我还是很好心地给他说了下上海的路线和一些标志性地景点。后来他说我是真能说,在地铁上那么长时间一个人一直说个不停,还说后来为了多听我说几句话特意改了游玩地点。他确实不是在最初问我的那站下的地铁,但我当时有提醒他到站了,他说听完我说的想先去另外一个地方看看。这让我觉得很理亏,我回了他一个“怪我咯”的表情,他觉得我在跟他玩笑,其实我内心真的有点烦躁,感觉就像是在被翻旧账。

他一直说很感谢自己十一来上海的决定,认识我是他最大的幸运。我想他可能真的很喜欢我吧。但我真的很抱歉,对他十分的没有感觉。

他经常夸我漂亮,偶尔在朋友圈里发一些照片,他也仅仅是点赞,然后跑来跟我聊天,说我很美,问我能不能再多发几张给他看看。我被他夸得竟有些飘飘然。其实我长得并不好看,但他坚称我是他心中最美,那时候我总在想,是因为你自己丑吧,找不到比我更好看的了。

那时候在地铁上快要分别的时候,他问我能不能加个微信,感谢我的帮助,之后几天有什么问题也希望能找我帮帮忙。说得在情在理,而且当时我也说得很尽兴,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后来几天他在上海也没有联系我,只在离开的时候在微信上告诉我他要回南京了,我回他一路平安。

理应不该有交集的。

能触发他再跟我联系,到后来想要追求我的契机是一个月后,我要去南京参加一个学术论坛,去之前突发奇想,给他发了微信,说要去南京。他很高兴,后来一直说能和我在一起是天注定,毕竟我们的开始还是很符合那些浪漫小说的开场的。嗯,偶遇。

我去南京参加的学术会议正好是周末,晚上的时候和他见了一面,他请我吃了饭,后来就开始慢慢联系增多了。其实我是很懒的人,没事的话绝不会主动联系人,所以除了那次去南京,后面的联系都是他主动找我的。他跟我抱怨过,问我怎么从来不主动联系他,我回他你找我不是一样的嘛。

可能最初的关系就是不对等的,所以最后的悲剧也是早有预示的。

我不喜欢他,最开始可能有点好感。他在我去南京后的一个月开始正式向我提出表白,中间还闹了点笑话。在他正式表白的前两天,他一直在损我。说他的同学读了研究生后都找到了对象,我怎么还是单身之类的巴拉巴拉,语气相当嘲讽,我觉得他有点过分了,就不再搭理他,一怒之下还把微信头像给换成了一只巨丑的狗,单身狗嘛。他那边发了很多信息过来,一开始还是在调笑,说这只狗怎么怎么丑,跟我怎么怎么搭,后来的大半个小时里见我一句没有回复,他才开始着慌,问我是不是生气了,然后就是长篇累牍的道歉。

我终于愿意搭理他是一个小时以后了,我说你刚刚真的过分了,就算我没有男朋友你也不能那样嘲讽我。他立马发来一句话,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这么突然的文字冲击,没有半点缓和。之前我真是完全没有感觉到他半分爱意,尤其是他在一小时前还恶狠狠地嘲笑了我一番。我还没想好怎么回复,那边很快又发来,说刚刚傻逼了。嗯,确实很傻逼。

晚上洗澡的时候我一琢磨觉得又有点不对,那句话算表白不算?到底是表白还是犯傻,我把此间经历告诉了我的舍友,向她求教答案,毕竟她有过两段恋爱的经验,比我懂得多,想得深。舍友的回复是八成是表白,让我按捺住,如果真是喜欢还是会有下文的。

所以,没几天下文真的就来了。

以前他总是损我,黑我,说我长得如何如何不得意,成绩也不好,虽然现在读研了将来也不会有怎样大的成就,扎普通人堆里一起混日子。那次换头像后,他对跟我聊天的语气开始大转,变着法地夸我,漂亮,厉害,有文化,懂得多,将来肯定要成为人上人,这些溢美之词真是张口就来,看得我颇为不习惯。我一度问他你是不是被附身了,以前你可不是这么说我的。但他一致否认,说我记错了,以前也都是这样夸我,除了换头像那天确实有点说过了。好吧,人家不承认,我也就不再深究了。

就这样被夸了5天左右吧,有天晚上,我和一个学长外出吃饭,他发信息来所以我回复的就有点心不在焉。毕竟吃饭时候当着别人的面一直玩儿手机显得很不尊重,而且对方还是我学长。他问我今晚是不是心情不好,怎么感觉懒得理他似的。我没告诉他正在和学长一起吃饭,只说有点事,他似乎相当敏感,一直在那边追问什么事,把我问得烦了,我倒真的懒得理他了。他发了很多信息过来,直到我回宿舍了才看,最后一条还被撤回了,其他的无非是问我到底在干嘛,为什么不理他,可怜兮兮的口气又让我觉得似乎对他太坏,毕竟他也没说什么。

我总讨厌别人太管着我,追着我问东问西。我本来就是活泼外向的女生,从小我父母就没管过我,很多事情他们不问我就主动说出来了。相比于被动地询问,我更喜欢主动地倾诉,所以他的一连串追问让我很不适。我强压着内心的烦躁,不断地在心里做自我建设,他就随口问问,只是问问而已。我回他,没事忙完了,刚刚撤回了什么信息。

他似乎很惊讶,问我刚刚难道没有看到。我说刚刚太忙,没看手机。他回了个哦,又接着问我你真想知道?其实我不想知道,我只是礼节性地问问,连追问都没有,但如果我回不想似乎又显得我太过冷漠无情,晾了那么久却还是兴趣缺缺,这样太不好了。我回他,嗯。他很快回我,那我说了啊,还附带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我心惊了一下,这是要表白的节奏?不得不说,女生有时候第六感真的很准。他说我喜欢一个姑娘,但每次想表白的时候这个姑娘都让我很慌。还说他刚刚撤回就是发了之后我却没回复,以为我是用沉默表明态度。我回他,所以姑娘是我?我也真是够直接的。他回我,对,是你。

哦,是我。所以这算是正式表白了。但我却未起波澜。

他觉得他表白了,而我没拒绝就算是答应他了。这无赖的霸王说法,我也没反驳。我研究生就快毕业了,周边同学基本上都各有各的归属了,父母和导师也时不时地点播我几句,老大不小了能找了。好吧,我对他不讨厌,还算有那么一点点的好感,要不就这样试试?

好吧,试试。就在我不拒绝的状态下,我们在一起了,我们谈恋爱了。实际上我们真的不是很熟,萍水相逢,现实也就见过两次面,时间还都那么地仓促而短暂。仅有的联系和了解全靠自己在网上的自我曝光,曝光度几何、几分真几分假?全凭内心。

我还是觉得很惊异,他觉得理所当然,一直跟我强调缘分的奇妙。我想我还是需要点时间过度,来接受我有男朋友的事实。除了我舍友,这事我还没告诉任何其他人,总觉得脚踩在云端,非常不踏实。

没过几天,他就开始改对我的称呼,亲爱的老婆宝贝傻丫头爱妃,OMG,黏黏糊糊,我快炸了。

他一直跟我说谈恋爱不要一板一眼,心之所至,情之所起,顺着自己的感觉来。我的感觉就是我真的没感觉,所以每次看到他发那些让我头皮炸起的称谓,我产生巨大的压力。将来我真的要喊这个人老公吗?我真的要和他亲吻造孩子吗?不要,我的内心非常地抗拒。

每天早中晚,我像是汇报工作一样回答他在微信上对我的所谓无微不至的关怀和问候,我内心的困兽在嘶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不想告诉你!

我知道这不是恋爱,恋爱应该是甜蜜的、温馨的、幸福的、浪漫的。而我的恋爱却非常的疲惫,劳心伤神,我每天都像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在面对一个吃人的老怪,我要对抗它,打倒它。

我想这一切都缘于没有爱吧。

我不爱他,他爱我再多,我也觉得是负担。我没办法回应他,却还霸占着他的爱,这是我单方面的自私,而不是爱本身所涵盖的自私。我连公开恋情的想法都没有,打心底我就没认同这份感情。我想我要趁早地向他道歉,在还没有伤害至深的情况下,至少没有酿成互相的伤害之前。

所以,我们分手了。

我不知道他怎么看待这段感情,从他发的“崔护,题都城南庄。”这句话来看他应该是很不舍的,只是可惜最初我连这首诗的内容都不记得了。想想还真是有点可笑。但不管他怎么说,我都觉得我是解脱,解脱在沉重的爱的枷锁里。我在分手词上说都是我的错,是我个人的原因,我不懂如何爱人,不懂如何经营感情,但我依然觉得爱是基础,他强求不得我的爱。不过也可能我是个唯浪漫主义者。

现实中太难找到一个你爱也爱你的人,所以很多人在青春未老之际选择了将就。很多人告诉我,一开始可能不喜欢,但慢慢会习惯一个人的,单方面的爱恋最后还是会演化为爱情的。

是吗?真的是爱情而不是习惯和亲情吗?

我不知道。

但,你爱且爱你的人,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会不会得?

附:

                                               题都城南庄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