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我

我不是我!

是一张残败不堪的,皮囊。

淋漓的脓血,

在横七竖八的伤口,涌动。

我不是我!

是一具干枯腐烂的,骸骨。

秃鹫也不愿,

稍稍低下一点头来,啃食。

我不是我!

是一棵随风飘摇的,枯草。

等凛凛秋风,

乘着熊熊烈火将我,燃烧!

我想是我!

可,我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