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感动简书】感动作者——简叔

回家的“入口”

感动辞:2019年,在简书里是谁激励了我?让我成长和蜕变?
在这飘雪的季节,我捧一杯热茶,握一枝素笔,描绘公子芳华。

他身居高位,却平易近人

记得入驻简书的第一天,就收到简书CEO简叔的简信,虽然简叔说:“有问题,随时可以找我。”

可我怎敢把客套当真?

简叔是CEO,我是一个刚入简书的小白。我淡淡回了一句“谢谢简叔和喜欢简书”后,便不敢再扰。

直到2019年9月,我的简书账号被冻结。这沉重的打击,让我开始反省:我不能像以前一样闷着头写字,我得努力接近简书的核心人物——简叔,我得把握简书的大方向,不能让自己跑偏

我不但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好脚下的路,更要抬头看看“天”。

我付费0.9元读了简叔铿锵有力的《大侠应该带着小虾米》。我想,我这个小虾米也需要找个适合自己的大侠带。

每个大侠都各有所长,简叔是领导,是主心骨,是总规划

我开始密切关注简叔的指导,认真阅读他的文章,偶尔留下评论:“评论区里真热闹。”我发现大家在评论区里和简叔玩笑,爱热闹的我,也大着胆子开起了玩笑。

记得11月29日,简叔发了一张带英文的图片。“红蕖千娇”问:“简叔,you love who,给大家爆个照呗?”

我开玩笑说:“谁来看简叔,简叔就爱谁。”

千娇说:“好吧,天天来看。”

我们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简叔的文,更的慢。直到12月2日,才更了一篇英文题目的图,不过这次配了六个字“有趣是可贵的”。

“何婉仪”评论:“这张图传递了正能量。”

我打趣:“虽然我看不懂英文,还好有中文。下面的评论挺有趣,这是搞图片接龙吗?”

简叔回:“评论区总是那么有趣。”

第一次在评论区收到简叔的回复,我心里一阵窃喜,感觉简叔很随和。感觉简叔平易近人的不只我一个。2018年11月24日,“唐小痴”就曾在评论区留言:“感觉简叔挺平易近人的……”

当然,也有人说简叔高冷,那是因为他离的太远,看不清真实的简叔。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2018年,简叔开始积极推广“知识付费”,为有能力的写作者寻找一些知识变现的途径。

让优秀的作者迅速链接到自己的粉丝,让读者快速找到想读的作品,让所有的简书用户都体验到一个“简”字。

这就是叔从未改变过的初心

我读了简叔的文章《付费的更认真》和《有些内容为付费而生》,便真正明白了“为知识付费”的理念。

正如“卡兰诺”曾留言:“付费的钱不能白扔……看了就觉得不吃亏。”

“任真”说:“付费以后,我的认真也升级了。”

叔问:“升级成啥样了?”

“任真”回:“从孙悟空变成斗战胜佛了!”

付费阅读的成功推广,让简书的全体员工都很开心,更让简叔开心。于是,在2018年3月28日,简叔发布了《好评如潮是一切的开始》。从简书简洁好用的编辑器被好评拥抱,到付费阅读的好评如潮,这其间,简叔付出了多少心血?

从简叔的字里行间,我看到了一位有责任心,有能力的领导者之风范。

简叔不但温暖,而且睿智。

在简叔的带领下,简书走上了币改之路。2018年11月2日,简叔发布了《有没有比简书钻更好的名字呢?》。此后,简书钻和简书币走进了简民的视线,考验着每个人的良知。

2018年11月18日,简叔发布《简书钻就是社区游戏化,一个专题就是一个公会》。简书进入游戏社群时代,遭到很多简友的不满和误解,让简叔感到“孤独”。

有人说,简叔在简书里是神一样的存在。

我想说,简叔对于我们是一个神秘的人,但不是神。他也有喜有悲,但是他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当得起这一声“叔”字。

当“踩”在简书里惹是生非的时候,简叔的文章也被人踩,简叔风轻云淡地说:“没了踩,也有其它形式表示不赞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君子风范的简叔,竟然给我的文章点了赞。我渴望简叔的赞很久了,在上次征文的时候,终于入了简叔的眼。

后来,简叔又给我点了几次赞,要知道我和叔之间隔着那么多的钻,叔的赞一次次温暖了我的心,我才敢鼓起勇气加入了简叔的团队。

简叔的专题和群名称同为《简叔和他的朋友们》,可见简叔是把我们当朋友,而非当下属。

其实,每一位简书的用户,叔都很在意,如果不在意,怎么会巴巴地给每一位进入简书的简友发简信?以致有的简友以为叔是机器。

在群里,有朋友说,文章被锁了。叔不辞劳苦,在百忙中亲自为我们解锁,让我感动的想要流泪!

简叔在群里推荐“坚守清白的自我,坚守相濡以沫的和美家庭,坚守以诚信待人的处世原则,坚守昂扬奋进的斗志”之蒋坤元老师的新文,说:“蒋老师写的好啊!”

我在简信中说:“李砍柴老师写了一篇赚人眼泪的文章。”

简叔回复:“砍柴那篇新文章(置顶文)写得确实好!”

在简叔眼里心中,这个世界仿佛只有好人,从他口中说出最多的一个字,便是:“好。”

就算是有人放出不利于简书发展的谣言,简叔也只是评价了一句:“别有用心。”

这样至真至纯的简叔让商界奇才币布斯也放下了戒备。比简叔大一岁的币布斯在《晤简叔:道至简 书人生》一文中写道:“当前几天,简叔说要过来聊聊时,我还试着罗列了一个清单。但直到见面,我才发现这些都是多余的,‘白发如新,倾盖如故’,聊天这种事情,关键看人,而与认识时间并没太大关联!”

简叔就是这样一位至简的人,至简的简叔喜欢简单的美好。简叔曾经写文评价《清平乐  村居》:“真美好啊!这词写的真白话。喜欢。”

至简的简叔很直白,从来不会绕弯子,例如他想卖徽章,就简单在自己账号里发布,没有铺垫,也不喧哗。

我眼馋简叔的徽章,又舍不得包里的银子,写篇文章调侃他,简叔也不温不火,不急不恼。反而大方地给我点赞,我想要简叔的评论,简叔竟然一并给了。

叔真是要啥给啥,只要时间刚刚好,只要叔还给的起。

面对这样的叔,我舍得掏银子。

听说简叔徽章只有111枚,我抢到了第35枚。简叔为了表达感谢,逐一在自己的账号里对我们说谢谢,简叔的“谢谢”真实在,谢完了一遍,又在置顶文中开始了第二遍。

我知道加个链接要花不少时间,可简叔为了支持朋友,为了感谢朋友对他的支持,就这样在百忙中一遍遍不辞劳苦地加链接。

我把简叔徽章挂在自己账号的头一位(徽章位置可自由调整),每每看到,便觉得看到了简叔——我心中的一米阳光,每每看到便觉得心中泛起温暖的涟漓,嘴角就会不由自主地上扬。

我见过叔的照片,叔的微笑是那么纯净、甜美。透过照片,我感受到,他是一个能量场纯净的人。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自己要表达什么,照片里的氛围祥和、柔软。叔知道自己正在创造什么,他清楚自己的状态,他的眼神永远都是柔中带刚。

他愿意敞开自己,所以就能带动对方敞开,在这种能量中,能让人很快找到共同话题,享受到舒服的氛围。

和叔接触越多,对叔了解越深,我的敬重心便更多一分,感谢叔像一位大家长,守护着我们的成长。

我未经叔的许可,斗胆拿这一支无文采的笔,只想把心中那藏不住的真情吐露。

“有趣的是可贵的”,我记下了,也读懂了,谢谢叔。

(文中如有不当之处,敬请指教。)

征文活动传送门:寻找2019感动简书作者与文章/征文活动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