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林篇·不悔

记得,在成亲那日,九林许下一个誓,愿与君共白头,同老去。

因着这誓,故而,顾笙生了几许青丝,九林就生几许;顾笙有了几条皱纹,九林就有了几条。

九林很幸福,顾笙......很心疼。他知道九林很倔,他只有对她更温柔,只有让她更幸福,除此以外,他什么也不能为她做。

他一早就知道,他的一生不是她的一生,总有一日,缘尽人散,他与她从此不复相见。他也知道,不能奢望来世相守这样缥缈的愿望,这是他求不来的,他只求,九林在他百年之后,寻个法子,忘了他。只求她,万世无忧。他还知道,所剩时间,渐渐少却,他已经浪费了几年,只好,用尽他所剩的一生,让她快乐。

如果说,九林的幸福是源自和顾笙在一起,那顾笙的幸福便是九林感到幸福。



奈何人生不过短短一瞬。对于九林,也许一觉醒来就过了几百年,对于顾笙,却是一辈子。

一辈子很短,顾笙只爱了九林一人,用尽所剩的气力呵护,只为了弥补日后不能陪伴在她身边。

一辈子很长,九林也只爱了一个人。为了这个人, 她犯了她即使用生命为代价也无法挽回的错。


也许,有时候,你用最大的代价换来一个错误。可即使付出生命,也从不后悔......


清眸记得初见九林时,她是一个世人眼中的七旬老太,在有道行的人看来是一个幸福的少女。可清眸不是去羡艳她的生活的,而是去杀她的。因为那时,九林已经犯错了。

那日,是九林与顾笙相识第一百五十三年的某天。清眸施了个术,弊了左右,化作妖灵,匿在九林身旁,对着她说,“你若识相,便跟我走,我不想扰了旁人。”

九林皱眉,求道,“我自知罪孽深重,可不想我相公看出端倪,求你,待我到子时可否?”

清眸那管那么多,扑向她就要将她咬死:“你那相公早该是个死人了,你这样行事,只会替他平添业障,让他永世不得好果。你如今还不知错,还想让他如何,只待他真的消散了才好?你以为这是为他好?”

九林知晓这不是个好惹的主,飞身躲过。二人又过了几招,九林眼看要败下,急忙求饶“好,我同你走。只是我要同相公交代一下。我敌不过你,怎么也不敢耍花样,不过片刻,阁下该等得起。”

清眸停下身型,思索一下,点头默许。

清眸随九林一同回到他们隐居的小屋,院中绿荫幽蔽,内有银铃随风振响,清脆悦耳。就这样的生活就叫人不舍,何况还有个知心人,清眸好像有些理解,隐去身型,且看着她如何决定。

屋内正烧旺炉火,上面悬着的水壶,已经开始冒出青烟,也可听见轻微的水声。男人正在备好茶叶,正捧书要读,见九林回来忙将书置在案上,快步迎上去牵住她的手,“回来了。你且等等,茶快好了。可想吃些什么?桂花糕今日我买到了,回来的时候你不在家,就想着再烹碗茶,免得噎着。你坐,我去给你拿。”

九林笑笑,说:“好。明日我不要吃桂花糕了,吃腻了。我想吃你做的馒头和粥,更清口些。”顾笙记下,去柜子里拿糕点,放在案上,浅笑看着九林吃。

清眸见她分明只字未提要跟她走的事,就要发作,见九林吃了块糕说,“啊,我真是糊涂了,我要出去一趟,晚饭可能不回来吃,阿七哥添了个小囡(囡:小孩,女儿)。我呀要去看看,我还没怎么见过小孩儿呢!”

顾笙点点头,要送她出去,被制止了。讪讪回屋,心中盘算着,人妖殊途,不能生子,却可以抱养一个,虽然年纪大了,也没什么教养孩子的经验,留个孩子,日后九林也不至于那样孤单,而且,看样子她也喜欢。

最近他梦到自己死去的次数渐渐多了,怕是,陪不了她多久了。摇摇头,收拾桌子,去做晚饭。人老了,又添了个多愁善感的毛病也不知会不会被她笑,嗤笑自己,真是越来越事儿了。

而清眸和九林出了院子一晃身,来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只刚到,清眸瞬时化作小狐狸就挥掌要将九林打死。

九林险险避过一招,忙到,“我知道我错了,可这一切后果,我一人担下,我只想让他多陪我几年,我不会让他承受这业果的。”

“我倒是有些好奇,你明知后果很严重,为什么还要这样做?”眼前的狐狸化作人形,颇有些无奈地看着她。

“你要是我,你也会,不你要是爱过一个人,你就能懂了。我不想他死,不想他离开我。人间的志怪故事,只讲了人妖相恋的开头,却没有想过,人死了以后,妖该怎么办。最初我只是被故事吸引,向往人类的爱情。

倒是有,却是找寻来世,可,来世缘与前世缘,是不同的。我与他的缘只这一世,我算过。可是,我不舍啊!人与人阴阳两隔,因为他们无知,想着很快可以去见他,不过几年而已。可我不同!何况,人死后,不过一瞬,就判完一生的果,转世投胎,死了,就没了,就忘了。

若我不锁住他的魂,一但离体,我和他就过往云消,从此陌路。你叫我如何舍弃?如何放下?我只有这么做!

何况我取的是将死恶人的阳寿,也是替天行道。”清眸看着对面的女子,有些气节,这样无脑。但是虽说是取了许多人的性命,却只散出了悲伤之气,半点戾气也不曾感受到。

“执迷不悟!你明知,每个人自有自己的奈何桥,互不相干。死后魂魄不自觉地过桥,渐忘一切。只有天算,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能耐替天行道?”清眸看着她哭惨了的绝望模样,还是有些不忍,毕竟同为妖,而她也本就是九林的长老与她相商托来助她的,“若不是你族中长老同我交好,就是求我,我也不管你这破事!你以为你的能耐无人相助你能将所有业果全自己担吗?你是视死如归了,可鸟族难道没有人会在乎你吗?你让他们怎么办?他们一个个求我帮你,恨不得替你受了这果?宁可这辈子也修不成仙也要替你挡劫。你将他们置于何地?”

九林已然泣不成声,惨然望向清眸“我知道,只是,就算这样,我也还是放不下。为什么,那些成了业果的人,死前没有收到惩处,死后也不过是再入轮回。同好人,又有什么区别?顾笙,他那么好。就因为我们人妖殊途,却要承受魂轨变迁的后果?反正也没什么好果,不如,”九林突然凄惨一笑,“不如,让他活得久些。他就算不做官了,也帮助了不少人。这样的人,活久些不好吗?

是,一切都是因为我,是我让他犯了天罪。可,我从没想过害他。我只想着,既然已经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不如,就这样错下去。能多久,就多久。我不想他寿终,魂魄在奈何桥上挨天雷,我怕他挨不过。那样,就再也没有来世了。所以,我想让他活得久些。”

“琮山门和湫黎门的弟子已经下山了。”清眸见她有些疯狂模样,恐她生出执念入魔,安抚道,“你敌不过他们的,何苦呢?”她却不知,这绝对不能算作是安抚。

九林心中一惊,沉默片刻,浅笑安然:“多谢你了,只是,我如今的愿望就是好好陪着他,能多久,就多久。

我是有私心,”轻笑一声,低下头,似乎在自言自语,有似乎是在对清眸说,“我不过,不想让他离开我,却又对你说了那诸多借口,明明知道你根本不会相信我的说辞......”

九林长叹一声,抬头看向清眸,仿佛看着另一个人:“呵......可是,我不后悔,真的.......我不悔!”而后惨然一笑,笑容甜美,好像带着幸福。径直走向家的方向,她的身形单薄,可内心坚定,因为那里有一个人在等她回家,有一盏灯还未吹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