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次黄石之旅

                 难忘那次黄石之旅

                      文/潇雨

  在我有印象的记忆中,第一次到黄石,我已经读初中一年级了。

  那年,姐姐在农村中学初二毕业,体恤父母的艰难,执意要读卫校。她便注定要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三年。第二年,母亲在保安农场一起干砖瓦窑的两同事邀请母亲去玩,原来他的两知青同事在那里安了家,母亲一高兴,带了我去。我们去的时候,爱好的母亲带了自己养的两只黑母鸡,又带了一些鸡蛋,在黄石的街上又买了个大西瓜,她以为这就可以算“讲礼”了,于是我们敲开了他农场同事的家门。


  母亲的两同事——男的姓徐,女的姓袁。那时,徐叔叔只有三十多点,袁阿姨更年轻。在我的眼里,徐叔叔比我那在农村中学教书的穿着邋遢的父亲高大漂亮洋气,袁阿姨比我母亲更能说会道善解人意。他们的家比我们在农村中学的家宽敞舒适通风,而且有电扇,让我这个从小就在农村里长大的孩子开了眼界,好象一下子看到美丽的童话里的宫殿。徐叔叔从母亲的嘴里得知我喜欢看书,他问我读了哪些书,我带着炫耀的口气告诉他我已经读了5本厚厚的小说。我说,《烈火金刚》可好看了,我的同学除我之外,谁也没有读过。晚上,母亲告诉我徐叔叔曾经是农场的才子,能写会画,能歌善舞,还是一个读了很多书的高中知青,你逞什么能呀?徐叔叔听了这话,制止了她。他笑眯眯地说:“农村的孩子,能像他这样敢讲话蛮不错的,蛮不错的!”

  第二天,母亲要走。徐叔叔、袁阿姨很不高兴,坚决地挽留。母亲为难地说:“那不打搅你们了吗?”袁阿姨说:“什么话,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你不能客气见外。”就这样,我和母亲一连在黄石呆了一星期多。其间,母亲主动揽了做饭的家务。袁阿姨和她聊起了两人在农场砖瓦窑的艰辛困难的日子。母亲还告诉我:为什么把我从两岁到十岁那样长的时间寄养在外婆家的原因。她说,你在外婆家等于去享福,如果在家里,你小时候体质弱,没人精心料理你,说不定……说着说着,她居然眼睛红了,袁阿姨说:“好了,好了,你看他现在小牛犊似的,壮实得很!”

  我们呆在徐叔叔、袁阿姨家的那些天,我们玩遍了黄石比较好玩的地方。我深刻真切感受到城乡生活的巨大差别,知道了还有城市里还有那么美丽的公园、电影院、马路,我就在那时就下了决心:长大后,我一定要进城!徐叔叔问我最想得到什么礼物,我说:“书吧。”他在城市的新华书店帮我挑选了我最喜欢的五、六本课外书。

  我和母亲离开黄石的时候,徐叔叔、袁阿姨给了我们很多“接包”。母亲不好意思说:“本来就空手来的,这样真叫我过意不去!”我从车窗里伸出手来,与叔叔、阿姨再见,他们微笑着挥手示意,直到我们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在车上,母亲对我说,本来她和父亲原来都在黄石上班,父亲那时在这个城市一大型国有企业当老师,她中专毕业后在黄石一商业单位工作,待遇比父亲还好。因为她娘家是资本家的阶级成分,所以她下放到农场,而父亲因为她也没与任何人商量去了保安镇小学教书,后来又调到我们金牛的这所农村中学。你知道农村与城市的差别了吧,所以要好好读书,争取将来到城里上班。我重重地点头,记住了母亲的话。

  到我上初中的时候,学习条件比姐姐强多了,教室里不再是汽油灯,而是明亮的电灯泡。而且,农村中学与城市中学一样改成了三年的学制。两年后,我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师范学校,只是父母在决定让我上这所学校时,欣喜的眼中有了某种隐秘的失落和遗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