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一个平凡人

小姨是个本分的女人,从来没从这小小的山村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每次说她没见识,她就尴尬地一笑,算是认可了。 姨姥姥要给小姨允一门婚事,她也如以前那样逆来顺受,“挺好的”她拢了拢耳边的发丝,挡住半边脸。

我放假回家不过是走亲听到的一耳朵话,从没想到小姨的婚事来得那么快,接过喜帖是第二天中午的事,而喜帖上写的日子甚至让我觉得是我眼花了。

村里人少,大家之间也都亲近,一有喜事,农活也撂下什么都管不住了,就好像发生了什么天大的大事,他们聚在小姨家门口和姨姥姥道喜,姨姥姥那张老皱的脸终于扬眉吐气,像补了塌下的天的救世主。

当地土话说快了我听不太明白,就立在一旁百无聊赖,只有碎片化的“县长”、“自留地”什么的从耳边划过,我看见旧楼的窗上贴上鲜艳的喜字,突然觉得好像很久没见过小姨。

姨姥姥没管我一个女孩儿上楼,她光顾着笑。

屋里的木桌上摆满了红纸,正下楼的小姨拿着剪子看见了我,软糯平和的声音和屋外屋外的嘈杂反差明显,“来啦!”她的眼角显出零星笑意,我朝她微微点头,她又开始坐在桌子前剪起来,桌子旁堆着一沓还没写的请帖,我拿出喜帖,问出了一个没人问村里人好像都心知肚明的问题,“小姨,新郎是谁啊?”

她停下剪子,摇了摇头,没说话。

小姨嫁给了一个男人,一个平凡的老男人。年纪比她大一轮,家境尚可。小姨的出嫁给姨姥姥换了五万块,她笑得眼角的细纹团成一团,像小姨做女红时扭曲的线团。

我心里颇想问问小姨,你甘心么?外面的锣鼓喧天,姨姥姥嫁了“不争气”的女儿出去,而小姨的丈夫获得了一个年轻的、能生儿育女的妻子。小姨坐在高高的喜堂里,像是用红纸剪出来的影子,脸上罩着喜庆的红盖头。我没有得到答案。

我看着小姨,也许我的未来也会是这样,嫁给一个老男人,变成喜堂上一张单薄的红纸。

大学快毕业那一年,我听说小姨生了第三个,又是个女娃儿。姨姥姥不高兴得紧,眉头皱着,脸皮子耷拉下来。小姨的婆婆对她也不怎么好,嘴里每天嘟嘟囔囔她的肚子不争气不生个男孩儿。刚好是放暑假的时候,于是我去看小姨。穿过闹哄哄的两个小孩,房间里她抱着女儿躺在床上,恬静地微笑着,阳光照在他们脸上,好像老师上课时给我们看的圣母画。

小姨看到我,只慢声细语地说了一句:“你来啦?”我点点头,坐到她身边,望着自己新鲜出炉的小妹妹。她的皮肤皱巴巴红彤彤地,好像一只没毛的猴子。小姨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她的背,而我的这个丑妹妹睡得昏天地暗不知疾苦。我心想着这证明了遗传学的正确性啊,平凡的小姨生了个平凡的丑孩子。

于是我们沉默了很久,直到光线都换了角度,现下小姨的脸被埋到阴影里了。小姨开口问我:“你,你明年就大学毕业了?”

我说:“是啊。”

小姨说:“真好啊。”

小姨出嫁后不久我就高考了。我考上了一个二本大学,在某个省的省会里。放榜的那天我家里高兴得都疯了,摆了一桌大大的酒席。别说在我们村,这在我们整个县里都是头一个。

看完小姨下楼的时候我听见母亲在和姨姥姥拉家常,姨姥姥说:“你们还让她读下去?”

母亲回答:“她有本事读下去我就供她读。”

姨姥姥不屑:“女孩子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那谁当年成绩也好,也跟我说想上大学……读个大学出来再好,能有她现在的日子好?我就不给她读了。”

母亲说:“我看那孩子也不是乖乖愿意嫁人的,也就由着她了。”

姨姥姥的声音远远的:“不愿意乖乖嫁人也得嫁啊!我们家的那个,一开始也不愿意,我一下就去学校给她把学退了,她不也就知道做女人的本份了?”

我站在楼梯口。只是站着。我的身后有我的未来,而我对这样的未来满怀恐惧。

时间一过,我已经顺利的读完大学。

最后一年申请了在外留学,这一年 结交了不少朋友,也见过了许多不一样的生活。

许久不回家,父母高兴极了,叫上亲戚朋友来给我庆功。毕竟 我是在那个 女人就是用来生孩子,传宗接代的村子里出来的唯一女大学生。

“恭喜啊,你们家闺女现在这么出息了”

“是啊老徐 咱们村子总算出来个女大学生了”

“没错没错,我当初就说这丫头能考上”

...

父母看着这些当初瞧不起家里,不支持我上大学的人,内心的扬眉吐气怎么也压制不住。

吃过一半,我嫌桌上的烟酒味太大

索性寻了个借口出来走走。

深吸一口气,鼻间都是家乡特有的土地味。

不知不觉走到了小姨家,还没进门 就听到小孩哇哇的大哭声。

我立在原地,思索着现在进去会不会打扰到小姨。

“闺女啊,不是我说你,怎么着不也得生个小子啊!你看看隔壁小龙家,人家都两个小子了!”

“妈,我不想生了,三个女娃娃挺好的”

“那怎么行!你生不出小子,我的脸往哪搁!我花了五万块钱让你进门,你一句不想生就不生?谁家没个小子!怎么就你金贵!”

“妈,再生就四个了,这以后哪养的过来,再说...”

“哼!家里什么样我不管!你再生不出小子,别怪我让你们离婚!”

小姨低低的声音被婆婆压的毫无反击之力。

吹了一阵微风,在这个闷热的夏夜

我竟觉得有些许冷。

许久没有声音,我推门进去,就看见小姨怀里抱着小娃娃,一下一下轻轻的拍着。

小姨听见脚步声,抬起头,看见我在门口

微微扯了扯嘴角“你来啦”

我看着小姨微红的眼睛,和躺在床上脸色不好的婆婆。回了一声嗯。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小姨眼里的神情。

似乎是委屈,是不甘,还是平静。

我只觉得,看见小姨眼睛的那一瞬间,那个当初陪我玩,给我解题,教我背书的小姨好像再也回不来了。

我走过去,坐在了小姨旁边。用手指轻轻的刮了刮小姨的鼻子。

我明显感觉到小姨微微一怔。

转而看向我。

"这么多年了……"她忽然长长呼了一口气,然后便立刻把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开,恢复她平时的姿态,暗暗地向她的婆婆看了一眼。

这时小姨怀里的孩子醒了过来,有点委屈和懦弱地哭着,小姨驾轻就熟地摇了摇怀里的婴儿"不哭不哭,是饿了吧?饿了妈妈给你喂奶吃好不好呀?"

然后她看了我一眼,她的婆婆厌烦地看了她一眼,起身准备离开屋子,临走前低低地说了一句"真是个好死不死的货。"

小姨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依然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紧紧地抱了抱她。

我留在屋里,看着她给孩子喂奶,看着她瘦弱的身躯——说是小姨,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可是如今矮小孱弱,早就不见了当初处处护着我的那份伟岸。

等孩子再次睡着之后,小姨垂下头坐在床边上,她轻轻对我说"你走吧,我现在有点累了,也想睡一会。"

我不敢直视她的表情,只是看着她依然覆盖有乌亮的头发的头顶,然后默默地离去。

小姨那一头黑发是小时候的我最向往的东西,它美得纯粹而清晰,带着那么一点勇敢的灵气。可是后来,她的头发依然乌黑,却早已失去了它应有的光泽。

再见她是在一个没有星星的晚上。那天路过她家门前,我便忽然很想进去再看看她。

一进门,我就看到了她大女儿打扫庭院的身影,那默默的神情和她母亲如出一辙。然后我便又听到一个醉醺醺的声音:"走,给咱妈再生个儿子去。"

小姨仿佛在极力抗争那男人的拉扯,随即被她的婆婆一把揪住了头发"你个不听话的死媳妇,你要是再生不出儿子,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说着便像将她绑起来,推入屋内,手里还紧紧攥着她的长发。

我有点犹豫地往前走了一步,但转念一想家长里短我没有合适的理由以干涉,再加上自己在村里的名声……

于是我狠狠心,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也什么都没有听到,转头离开。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时候她的婆婆已经卖掉了最小的那个女儿,二女儿也因为没能及时救治而死于一场大病。

小姨从来都是温温软软的性子,从来都没有过反抗,即使是被偷着办了退学,即使是被卖了五万块钱,即使是在被卖了孩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小时候那个伟岸的保护我的小姨已经不见了,现在的小姨像极了村口枯了的那棵老树。

醉汉发泄的声音夹杂着小姨丝丝压抑逐渐归于平静,只剩下不知名小虫的叫声。不知怎的,我总觉得小姨的生命是灰色的,我是多希望能有一道光啊,哪怕照不亮她,也别让她迷失了方向啊。

我终究还是没能踏进小姨家,没想到这一次竟是最后一次。

日子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在我筹备旅行结婚时接到了小姨去世的消息。

握着手机的手还没放下,头就像直升机着陆一样的轰鸣。始终无法相信脑海中那个小时候最想成为的小姨,长大后无尽隐忍的小姨,有着一头黑发的小姨去世了?

一周后我回到家乡,小姨家住进了另一个女人,一个满脸尖酸刻薄的女人。当我踏进堆满烂菜叶的门槛时,看到那个女人正揪着小姨大女儿的头发骂着赔钱货,大女儿怀里紧紧抱着一个不停啼哭的婴儿,而小姨的婆婆,哦,前婆婆,正在抱着一个男孩冷眼看着这一切。

我什么都没说,领走了小姨的大女儿和婴儿,连夜回了我自己的家。

小姨的大女儿给了我一封信,小姨娟秀的小字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拿着信,情绪一度不稳定。

我没有立刻打开,过了几天

我带着两个孩子 去了趟姨姥姥家

进门时,姨姥姥家的大黄狗实在吵,汪汪的我耳朵都有一些耳鸣。

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是最痛苦的事情了吧

我这么想着。

我看着姨姥姥一个人呆呆的靠在炕头

姨姥姥已经老了许多,脸上的皱纹一条压着一条。

“姨姥姥”我淡淡的喊了一声。

姨姥姥没有以前那么有精神了。

这几年的生活 让这个刻薄的老人也受了后果。

姨姥姥家里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

这几年卖了三个女儿也拿到不少钱。

姨姥爷在前年时侯脑溢血去世了。

那时候父母去吊唁,回来时还告诉我 小姨这几年过的实在辛苦。

姨姥姥那宠溺的小儿子结婚时

一下拿走了所有钱,就连姨姥姥的棺材本也拿跑了。

姨姥姥没办法,又不舍得打她从小惯到大的小儿子。

也就一个人呆在破旧的老房子里生活,偶尔会去小儿子新房里呆半天。

她不敢多呆,那儿媳实在厉害,再加上生了两个大胖外孙子 也就由着她去了。

至于那三个女儿,也就是逢年过节时让她们回家看望,说是回家看望 其实不过是让她们拿些东西

回来。

也就是这个举动,让小姨本就艰难的生活更窘迫。

姨姥姥转头看着我“格阿,你来啦”

姨姥姥从嗓子里挤出来几个字。

她仿佛看不见我身边的孩子一样 只同我说这话

“嗯,我过来想问问这孩子怎么办。小姨婆婆那不养”

“孩子?两个姑娘蛋子 ....娟不是给你写的信吗!我养不了!你带走吧!”姨姥姥的声音低沉了一下 续而又高了几分。

“小姨她这辈子最大的不幸就是当了你的女儿!”

我再也忍不住了,心里的悲凉实在让我难过。

那么温柔的小姨就这么没了...

死后连自己的孩子也这么不受待见。

姨姥姥看着我 语气也不好起来

“带着这两个小崽子走!怪不得我!要怪就怪她是个女人还生不了小子!”

姨姥姥一生要面子,我一个小辈这么说她

姨姥姥一下子就蹦起来 指着我说。

怀里的婴儿似乎也感受到了这气氛,哇哇的哭了起来。

我再没同姨姥姥说一句话,带着孩子走了。

如今没了小姨,我同姨姥姥家也就不再会有交集了。

我将两个孩子带到父母家,父母看了也没说什么 轻轻的叹了口气。

然后到着小婴儿去了里屋。

小姨的大女儿叫 乐安

小姨希望她一生能够 快乐平安

乐安看着我说“小姨,信。”

我刮了一下乐安的鼻子

告诉她 以后小姨保护你

乐安小小的脸上终于有了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笑容和活力,然后跑去找自己的妹妹。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 看着小小的信封

过了良久我终于打开了它。

“格儿亲启。

格儿,这是小姨自嫁人以后第一次拿笔。

不要怪小姨同你生疏了许多,小姨只是没有精力了。

转眼四年时间,不曾想过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我不怨你姨姥姥,只是实在心疼这几个孩子。

我嫁给他四年半,生了四个孩子,如今病死一个,被买一个,还余一个小崽和那不爱说话的大女儿。

当年原本是要嫁个临县的县长,我和那人见过几次 说过几句话 本以为可以顺利出嫁的 可眼看就要结婚时,你姨姥姥看中了那五万块钱,生生的将我的婚事改了。

小姨没办法啊。看到你过的好 小姨总算有些值得开心的事了。

往后如果我这两个可怜的孩子有困难,你也要像小姨一样去保护她们。

格儿,小姨觉得自己的一生太没意思了。

你一定要好好的,你是小姨从小就保护的孩子,帮我把我的那一份快乐也要过出来。

爱你的小姨。”

我再也忍不住了,攥着信 趴在床上大声的哭起来,我的小姨 那个我儿时的英雄 再也没有了。

哭得累了,从自己的臂弯中抬起头,估计早就红肿了眼睛。

模糊中,我看到信封里还有一张纸,我把他抽了出来,原来是一张照片。照片里很显然是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一个穿着花衣服,梳着双马尾的四五岁小女孩哭着跨坐在墙头,双颊很红,眼泪鼻涕都挂在脸上。

而在高高的墙墩前面,还有一个背影。

穿着灰朴朴的上衣,打着补丁的裤子,磨到脱线还大到离谱的鞋子。要不是看到后脑梳着两个大麻花辫,村里的小子可不会蓄有那么茂密又黑得发亮的头发,就很难知晓这个仿佛积灰多年的身影也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

照片里灰朴朴的她正展开着双臂,抬头望着墙上哭花了脸的小女孩。

这个背影就是我的小姨,妈妈叫她娟。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张照片,记忆却犹如潮水般向我袭来。

我五岁生日的那天,难得的全家齐聚。爸妈忙着招呼着长辈,却把我忘在了一边。本就不喜欢热闹的我想着去院里吹吹风,却依旧被从房间飘出来的烟酒味熏得喘不过气。

就这样,我顺着土坡爬上了墙墩,然后就很可笑地下不来了。我记得那时候我一个劲儿地哭,却没一个人过来,估计是里面太热闹了,没听见我吧。

就在我第一次感受到现实的残酷时,一个灰朴朴的身影过来小心翼翼地说。

“是格儿吗,你怎么上到那上面去了?小心点,快下来。”声音轻轻的,很好听。

这时候一般的小孩子就应该停止哭泣,在来人的帮助下慢慢顺着墙边着陆。但我反而哭得越凶,撕心裂肺那种,我一向不爱哭,记得那次是我为数不多的几次大哭之一。

现在想想,那时候是因为害怕吗?是因为看到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并不能帮助自己吗?

都不是,我还记得那时她慢慢地张开双臂,她那关切的模样,只有我看见了。她的眼里,分明也噙满了泪水。

“格儿,不要怕。下来,小姨接着你。”依旧轻轻的话语,却意外地安心。

这就是我记忆中第一次和小姨的见面,之后我怎么下来的,这张照片又是哪位城里亲戚照的,我也无从知晓了。只知道从那之后,我就离不开这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小姨了。我们像朋友,但更像姐妹,她事事护着我,什么事都冲到我前面,我也渐渐事事都依赖她。

几年以后,我到了上学的年纪,小姨慢慢递给我一个铁皮的铅笔盒。

“格儿,要上学了,小姨也不知道送你什么……这个,是我以前用的,保存得还可以,送给你当开学礼物吧。”有点害羞,有点担心,是怕我不喜欢吧。

“谢谢小姨!我正好缺铅笔盒,本打算用我爸的旧饭盒将就了。”我高兴地接过这个边有凹陷的铁皮盒,衷心地说。

“你喜欢就好,答应小姨好吗?好好学习,争取上个大学!”

“嗯!我答应你小姨,我一定要上大学!”我学着不知从哪看来的发誓姿势,慎重地约定着我的未来。

我还记得,小姨的脸上在那时散开了我从没见过的笑容。以前的小姨虽然也很爱笑,但这一次,我仿佛看到了阳光穿透过郁郁葱葱的树丛,照射在了我的脸上,很暖,很舒服。

“那就真是太好了,我的格儿能上大学了。”小姨用手指轻轻刮了一刮我的鼻子,笑着说。

小姨说:“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就告诉我,我会护着你的,别人如果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

我笑着点了点头:“嗯,小姨最好了!”

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这时,乐安来了,她悄悄的走到我身边,用纸巾擦了擦我脸上的泪,

乐安用她那稚嫩的童声说道:“姐姐,不哭,不哭。乐安给你讲个笑话吧……”,

“……”沉默了一会。

“我突然想不起来了”她抓了抓头尴尬的笑了笑。

我把她拉过怀里,

”你在爸爸家里过的还好吗?”

“爸爸取了新的后妈,他告诉我妈妈,没有了”

“我的妈妈去哪儿啦?”

“你妈妈去了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我抚摸着他的头说。

快去睡觉了,乖

后来的后来,我在床上辗转难以入眠。

今后这两个孩子要怎么办。

我的工作是找到了,可是养着两个孩子还是跟困难的。

妈妈看到我房间里还亮着灯,对我说:“明天我把他们两个送去孤儿院可以吗?”

我不想说话,你就没有理妈妈

妈妈说我知道你不想把他们送到孤儿院,你不舍得,我也不舍得,可是那又怎么办呢?第二天。

第二天晚上在床上睡不着

那两个孩子大姐4岁,幺妹才一岁不到还什么都不懂,我事业刚起步养活两个小姑娘没精力,也没经验。母亲说的也对,送孤儿院是个好办法但着实残忍,只要一年,再给我一年时间这事也不难办了。

我是学设计这方面的,认识的客户不少。现在市场需求对这发面也很广,在上班业余也能揽点私活还算富裕一点,不过也攒不下几个钱。索性我能喝酒,应酬方面都会想到我,再有一年时间我也能养活这俩孩子。不过...不过得牺牲色相,想着现在的社会适者生存,倒也狠了下心,至少要答应小姨的遗愿,也为了自己不受它人摆控。

之后我就像母亲祈求把老幺留在母亲这,然后就带着老大去了工作的城市。

社会发展的快,儿时在农村也意识不到,第一次进城就像一个傻妞看啥啥新鲜,就像手里牵的这个孩子。买了一切必需品,很快就到了租的房子,不是市中心一室一厅每月500块钱,当时租到也是捡了大便宜。再想想今晚的应酬,今晚...其实我长得也不难看吧。

“小姨,我,我以后能上学吗,和小姨一样有出息。”小丫头眼神局促。

“当然,你会比我还优秀,为了你的母亲。小姨今天晚上有事忙,要勇敢的自己待在家好不好?”

“好!”小丫头眼睛里多了一份坚定,泛着泪光。

原来第一次并没有那么疼,也许是我性冷淡吧,那个人一身肥肉,不过是一个很有钱的老总,他答应我以后的客源都会给我介绍并甩给我三万块钱,不过以后的一个月我都得被他...

哭么,我也想,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哭不出来

“小姨你回来啦!

打开房间的门,一张大大的笑脸,触及了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也是值得了吧。

“我们一起睡觉觉”

第二天工作,中午母亲给我打电话说老幺死了,我问起原因,母亲吞吞吐吐说是带着老幺去姨姥姥家的时候半夜着凉发烧烧死了。挂了电话,我心里一寒,有些承受不了,这显然是因为这是个小女孩,重男轻女,那么重要么?

十年后,我白手起家开了家设计公司,目前还是小型企业,经历不少也赚了不少。小丫头在上6年级,成绩很好也不需要我操心,我只希望她活的出彩,连带我的一起。母亲一直让我找个男的嫁了,对此我只能一笑而过,形形色色的男人早就经历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设备:iPhone6 后期:snapseed,enlight,相机自带滤镜。 柔软但拥有洞穿世间万物的力量。 20...
    王咕噜阅读 17评论 0 0
  • 妮子最近在朋友圈宣布将在国庆结婚,我并不奇怪,因为我是她的闺密,极其的了解并相信她。虽然对象是他的第二任男友,但她...
    瓣夏阅读 478评论 0 1
  • 据新闻报道,在中国抑郁症患者有7000多万人,《中国青年报》一项调查报告也显示,14%的大学生出现抑郁症状,17%...
    蘑菇蘑菇要盛开阅读 225评论 2 4
  • 是什么沾湿了我的睫毛 夹杂着北风的清新 扑面而来 跳跃着 飞舞着 落在泥土中 湖面上 细细的雪沫啊 是谁带你来人间...
    Priscilla0118阅读 3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