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日记5:林工系

2017年6月8日 星期四 哈尔滨 晴

去林大的路上,看见维持高考秩序的交通警察。

九中门前维持高考秩序的交警(隔着公共汽车的车窗拍的照片)

学校周围的路限行出租车,只有公车和私车可以过,

给考生专用的休息车

82年我参加高考时,在哪里休息来着?好像是回家睡午觉了。

协助维持秩序的义工们(隔着栅栏拍的照片)

在很多场合都能看见年轻的义工。在新西兰,街上的义工大多是老年人。可能中国的老年人都忙着看孙子呢。


林工系已经改名了,叫做材料学院,规模大到主楼的四楼都装不下了,搬到了一幢十几层的大高楼里。

林工系改名了,搬家了,自己挂牌子了。
学院简介,2001年更名为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人才多多:教授34人,副教授34人,博导28人,博士生70人,博士后30人
成果多多:只列了2012年至今的
专著多多:只展出了新作
获奖多多:只摆了最近领的奖状

我曾经是这些荣誉中的一份子,有幸参与了一个传奇的时代。(参见《一个人,一个系,一代传奇》

二十七年前的全体教师合影:我在后排左二

等下面这三个人退休了,一代传奇就彻底结束了:

木材学实验室的C工,早过了退休年龄也不让退。此时他正在指导博士生使用木材检测仪。
干燥学实验室的A工,这是在他经营多年的干燥窑监视室里,妻子退休后到北京看孙子已经好几年了,他却走不了。
人造板实验室的T工,管理着好几个新建的实验室。

多厉害的教授也离不开实验室,实验员。可是又没有多少人肯安心做个好实验员。等这三个老实验员都退休了,实验室也该消失了。

其实,实验室已经消失不少了。让陆教授提心吊胆了一辈子的实验室火灾隐患,终于在他老人家走后烧了起来。一半的建筑和设备都化为灰烬。


也许不应该太悲观,在原实验室的地方,新起了几座高楼。而且,高职称的人退休年龄也调高了,传奇可以延续了。

在走廊里就碰见了我的师姐,是亲师姐,同是余先生的亲传弟子。

第一次认识师姐是在大四,她协助指导了我的本科毕业实习。那时候,全院一共才有十几个研究生,只有三个是女生,我的师姐是最漂亮的。

师姐拉着我,挨个办公室找老同事。

还有不少认识的人呢,年龄比我大的有几位,和我一样大的有一些,比我小一点儿的还有很多呢。都是教授副教授了,都硕果累累。林工系还是有希望的。

中午时,师姐一定要请我和老同事们去饭店 。她说她是我师姐,请师弟吃饭是应该的。

多亏我是余教授的关门弟子,若是有个师妹,肯定还要吃上一顿,理由是:师妹请师哥吃饭是应该的。昨天被老弟和大哥请吃饭时,也是这样的说法。反正无论是和谁怎么论,也轮不到我付账。

师姐开车带我们去饭店。饭店就在林大对面,但由于现在的林工系在校园的后部,走出校园得用很长时间,还是开车最方便,反正校园大,有足够多的停车地方。学校职工有专门的进门卡。

吃饭的时候,师姐帮我找了今天没在校内的几位老同事老朋友的电话。

下午,师姐和同事们去上课了,我坐在一间空教室内,打了很多电话。如是某位老友正好在办公室里,我就马上过去吓他一跳,并抓拍一张他的工作照。没在校园里的就约个时间见面。

好几位老友都说晚上要请我吃饭,我坚决表示我还要找人叙旧,没时间吃饭。下午五点便打车回家。


刚进屋一会儿,就被表弟一家给拉走了,拉到一个大饭店,单间的里外都摆着绿色植物,一张巨大的圆桌,只有我们四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只占了一小段圆弧。

按我的意愿,没点酒水。

我没有和表弟抢着付账,我知道没有用,试都不想试了。

吃完晚宴后到大舅和小姨家串门,被送回家时,已经十点多了。

吕文新
2017年8月整理于新西兰奥克兰


上一篇回目录 | 下一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这个时代的写照~人人都是老师 DISC课堂真有神奇的效应,比我年轻二十几岁的同学雨昕约我吃饭,还选择当下超级红...
    ChristineWang阅读 6,791评论 3 12
  • 第一幕 我听到了开门声,紧接着客厅的灯亮了。我没有睁眼。 他可能在吃东西,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我在茶几上留了晚上吃...
    水晶串子阅读 30评论 0 0
  • 分开的第二天我开始有点想念你了 在拥挤的人群里,大家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 我也有 可是我还是很想你 可以和你撒娇和你...
    粒粒伢阅读 17评论 0 0
  • 我的家里分别有六条“虫”,看看你们能否猜到这六条“虫”分别是谁? 一、懒“虫” 当看到这两个字时,我想你们已经猜到...
    小帆思语阅读 4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