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魂之殇之第十二章:兄弟齐心

 

 

这一次席方平是切身地体会到南宫小子的速度,一个人的脚程竟然快到了如此的地步,若不是拽着自己,恐怕真的在一眨眼之间,这个人就会消失。席方平怀疑南宫小子恐怕也会一些道术,因为人间真的是没有能够跑得这么快的人。

两个人沿着江边跑到了一片芦苇地里,泥泞的地和高高的芦苇让两个人跑起来很难受,速度也终于慢了下来。席方平虽然文弱,但身体还算康健,这一路逃亡,令他几乎用尽了所有气力,一不小心,一下子便摔倒在地上,便不想再起来了。

和南宫小子一起逃命比让那两个黑衣人抓到还要命。

南宫小子好象根本就感觉不到累,他看到席方平已经累得象一滩泥了,自己也只好停了下来。


席方平喘着气,粗声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南宫小子抬头从荡动的芦苇上面看了看远处席方平的家,没有什么动静,他似乎放下心来。然后他才低下身子坐在了席方平的旁边:“公子,你早知道要发生这种事?”

席方平与姬飞峰谈过之后,知道自己可能有危险,但却没有想到,危险来得如此迅速。难道这些人就是阴屠的人?阴屠杀了父亲席大路,为什么又要来杀自己呢?难道只是因为怕报复,这样可怕的仇人又怎么可能怕自己这样一个文弱的书生呢?

席方平百思不得其解,只好避开南宫小子的话,吱唔道:“那个青衣人是来救我的!”

南宫小子点点头:“多亏他出现,否则公子你就死定了,我亲眼看到那两个黑衣人杀死了猪头方,太可怕了!席大哥,什么时候你认识这些江湖中人,怎么会有人要追杀你,又有人救你?”

席方平摇了摇头:“我又不会武功,怎么会认识江湖中的人,这件事很复杂……”

没有办法,席方平只好把父亲托梦以及自己向疯老道姬飞峰求教一事向南宫小子复述了一遍。南宫小子听得也是一头雾水:“这怎么可能呢?”

席方平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发生的这一切都让我摸不清头脑,恐怕只有那个姬道长才会知道。”

南宫小子看了看席方平,他虽然只是小偷小摸,但自认比席方平更懂得江湖中事情,于是分析道:“公子,也许你得到或知道了什么东西,或什么事情,但你却不知道这东西或这事情的重要性,所以无形中贪了这些事。”

席方平努力地思考着,想不出有什么东西值得让江湖人士动容,更不记得自己知道哪件事情如此重要,只好叹了口气:“虽然有这个可能,但我父亲托梦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问题是南宫小子怎么也想不明白的,只好摇了摇头。


席方平突然说道:“南宫,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样子,更危险的还在后面呢,你还是回去吧。”

南宫小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公子,当初你收留我,我就把你当成我的主人了,主人有难,做仆人的难道就这么一走了之?”

席方平刚要说些什么,南宫小子却继续说道:“公子,在我心中,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现在你让我回到江阴县,我还能做什么,难道还去偷?你也不想这样吧?”

席方平愣了一下,说实话,席方平从来就没有真正地了解过南宫小子。

南宫小子的身世一直是个谜,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他的那些本事不是一个平常小偷能够施展出来的,这一切都令席方平感到眼前这个少年十分神秘。

叹了口气,席方平这才说道:“南宫,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前途莫测,你真要跟着我,就要有个心理准备,也许随时都会丧命的。”

南宫小子乐了:“公子,你别忘了,我会跑,也许在当今武林,没有人能跑得比我还快。”

席方平点了点头,能够与独角兽并驾齐驱,这岂是一般轻功可比拟的?

“还有一件事,现在这样,咱们不能再主仆相称了,如果乐意,你叫我一声大哥,怎么样?”席方平说道。

南宫小子一下子跪了下来,冲着席方平便磕了三个头:“大哥在上,受小弟南宫小子一拜,从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席方平急忙把南宫小子扶了起来,只见少年的额头沾着泥污,一副调皮的样子。事态如此紧急,席方平反而被南宫小子的样子逗笑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南宫小子做了一件令席方平意想不到的事情。

南宫小子猛地一下子向席方平扑了过去。

在席方平的脑海中立即闪出“贼”这个字眼。南宫小子是个贼,是贼就对任何好东西都不会错过的,身边的小包中毕竟装了一些银两,是贼就会有贪心,南宫小子不会跳出这个贼的逻辑。

当席方平发现南宫小子向自己扑来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反应,因为他根本就不可能有反应,南宫小子的动作太快了,席方平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南宫小子压在了身下。他又一次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小孩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一只手按住了他,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他没有一点动弹的可能。

但席方平错了,南宫小子的确是个小偷,但这一次,他根本就没有抢夺财物的意思,因为从他的表情上就可能看出来。

南宫小子没有说话,但表情已经让席方平明白了一切,不要出声,有危险。


危险如一袭青衣一样飘了过来,路奇轩从芦苇荡上飞快地跑了过去,紧贴着两个人的身边,没有发现他们。

席方平并不认为这就是危险,青衣人路奇轩是姬飞峰的朋友,而姬飞峰和自己又是朋友,所以路奇轩也应该是个朋友,也许他就是那个要接应自己的人呢!但经南宫小子所说,席方平心中也有一丝疑惑,为什么姬道长会帮自己呢?会不会还有其它目的?

心中犹豫,席方平也就没有要挣开南宫小子的意思,他知道,南宫小子也是有着这样的担心。南宫小子慢慢地松开了捂住席方平嘴的那只手,但身子还压在他的身上,没有动弹,因为他们真的不能动弹。

两个人面对的是人界的第一剑客路奇轩。

路奇轩刚跑过去,他突然停了下来,好像也发现了什么,转身慢慢地走了回来。一步一步地,向着两个人藏身的地方接近。

席方平终于接受了南宫小子的建议,他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动也不动。

路奇轩的脚从他们身边走过,踏倒了芦苇,停了下来,但他什么也没有发现,这里太暗了,月色没有给他任何的帮助。芦苇里蚊虫嗡嗡的叫声也盖过了席方平与南宫小子的喘息声,一切都显得是那么静,那么不一般。

路奇轩却并没有走的意思,凭他多年的感觉,席方平就在这片芦苇荡里,他为什么不出来呢?唯一的解释就是席方平不相信他。


路奇轩生平最难以接受的事情莫过于别人不相信他。

一个赏金剑客怎么允许别人不相信他呢?

席方平不相信路奇轩,但路奇轩知道姬飞峰是相信他的,所以姬飞峰给他这样的一个任务,救一个书生。以路奇轩的性格来说,这样的活是绝对不接的,并不是说保护一个人比杀一个人更困难,而是路奇轩向来对别人的生命并没有什么兴趣。

但路奇轩还是接了,因为姬飞峰的赏金太诱人了,与姬飞峰的师父陈抟一战是路奇轩多年的愿望,这样的机会他是不能错过的。

所以路奇轩一定要找出席方平,但他并没有叫席方平的名字,一个不相信自己的人即使叫他的名字也没有任何用处。

路奇轩相信自己,所以他认定了在这片芦苇丛中一定藏匿着席方平。

恰在这个时候,夜空里出现了流星。

那是一颗耀眼的流星,从江对岸升起,一道火红的色彩升上了天空,在江面的上空里散开来,宛如一朵绽放的赤菊,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路奇轩叹了口气,他仿佛在自言自语,声音很低:“两位保重吧!”

说罢,路奇轩飘身而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清晨的阳光从东方升起,朝霞在天空中铺开。 离陈抟老祖的约定还有最后一天,现在摆在几个人面前的困难却是多重的。 席方...
    铲屎官韩兮阅读 31评论 0 0
  • 第二六章:神秘门婆 席方平闻到了一种极香美的异味,他睁开了眼睛,看见了面前的寨墙,那是由一株株的降龙木并排而成的,...
    铲屎官韩兮阅读 39评论 0 0
  • 第三七章:梅雪浪涛 南宫小子骑过不少的马,他对马的习性了解很多,因此他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骑马的高手。 但南宫小子从来...
    铲屎官韩兮阅读 36评论 0 0
  • 第五四章:七魂预言 十巫医愣了一下,都低下了头,呐呐说道:“修道未成。” 席方平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于是问道:“那我...
    铲屎官韩兮阅读 38评论 0 0
  • 第二九章:蚀魂池畔 其实那张空白的画幅后面景象绝对不恐怖,但是对于席方平来说,也许天下没有比这更无法忍受的事情了,...
    铲屎官韩兮阅读 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