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小说创作月 再见 第二十三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

0.429字数 2149阅读 307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劝了你们六年分手,你们都没分手,好不容易改变初衷劝你们结婚,你们竟然分手了。”

这句话是我说的,听的人是电话另一边的夏凉。而我正在和另一个脑子有病的家伙喝着酒。

是啊,他们分手了,说实话,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相信的。

在我的记忆中,他们两个应该平均一年分4次,一个季度一次,所以我从来不会相信他们分手。

可是这一次我还真有点说不准了。毕竟电话那一头的夏凉语气虽谈,却透漏着一股决然,而我旁边这个,就显得有点颓废了。

“你们为什么分手?”我很是好奇的问苏明。

苏明用了一句话回答: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会和她结婚。”

呵,老哥,这句话仅仅我听到就不只三遍了。

苏明总是认为夏凉就如同一个玩疯的孩子,玩累了就会回来。

也许他始终不相信他会和夏凉分开吧,可是事实却让他不得不去相信他们终究分开了!

苏明趴在桌子上,眼睛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落了下来,他哽咽着说: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以后,为什么不理解了。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动力,没有了羁绊,我为什么还要去努力呢?”

我听了很心酸,也很心累。

夏凉的电话不知什么时候挂了。仿佛是为了画上一个句号,也仿佛不忍自己听到曾经深爱的人的心声。

韶华流水,红颜易老,最是无情别有情。昨天的一切好似只是过去的那一秒。但都已经过去了,错过了一站就是错过了一生。也许在成都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注定要错过吧!只是有人想沉浸在梦中,有人选择逃避。

让我掉下眼泪的 不止昨夜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 不止你的温柔
一路还要走多久 你攥着我的手
让我感到为难的 是挣扎的自由
分别总是在九月 回忆是思念的愁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也许对于夏凉和苏明来说,最美好的时候就是他们曾经彼此珍惜的时候吧!

苏明走了!一大早,在我还没有醒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这座小城。走的时候还故作姿态的说:

“生活不仅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没有了她,我依然会活的很好!”

我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出去,走向他的诗和远方,我突然大声的对他说:

“你大爷,不知道本公子走起床气啊!”却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声“加油!”

苏明走后不久,周凯醒了,隐约中感觉他想和我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草草的收拾了就去上班了!

只留下我一个人在酒店里,茫然的睡着觉。我突然有种感觉,也许我们以后很难再像这一次一样在一起喝酒了。很难很难。

突然很怀念当初的我们,想喝酒了,一个电话就可以在路边的烤肉摊喝上一整夜。想出去玩了,这个电话,只要在这城市里,不管路程多远,一定能赶到。甚至,你不在这座城市里,那我可以去找你!

那时的我们哪怕半年不联系,但关系从来不会淡;那时的我们虽然没有钱,但从来不会考虑谁买单;那时的我们没有这么多的烦心与纠结;那时的我们,在一起想到什么说什么,每个人的手机都有彼此的糗照。

到底是时间无情,还是现实残酷,又或许是人心在变。所以,最终我们都逃不过变成自己曾经最厌恶的人的命运吗?

想不通透,也想不明白。

接下来的日子很平静,除了我时常在纠结一些有的没的。黎阳说:

“我TMD的感觉你是不是一个人习惯了,久而久之有些木!”

我争辩着:

“我那里木了,我也勾搭小姐姐的好不,只不过更多时候我实在享受一个人吧了!”真的是这样,我自己都不确定了。我告诉黎阳:

“我可以一个人去酒吧,一个人去看电影,一个人去吃火锅,一个人去大商场里逛街买衣服。我甚至可以在七夕的时候一个人走在满是情侣的北大街,让身边散发着臭味的人闻一闻我这单身狗的芬芳。”

黎阳最终没脾气的看着我,咬着牙说出了三个字:

“你赢了!”

好吧,找不到女朋友怪我了,本公子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就便宜了某个人!

黎阳更是无言以对。

只是时间过得越快,我就甚是害怕和期待。这是暴风雨将要来临的前兆。

害怕是因为我的确在害怕,期待是因为我的心中早已怒火中烧。

前几天,夏凉过来拿衣服,之前聊天中她说她喜欢汉服,我说我有一套,然后我们就汉服这个话题讨论了起来,然后还说到过段时间让上官把车开着,大家一起去薰衣草庄园拍照。最后怎么就变成了我给她买汉服了呢?谁知道她当时怎么求的我。反正我忘了,不过两套汉服换来几顿饭,上官说我这生意没亏,嘿嘿,我也觉得。

可是,一切突然都变了,我知道了我不该知道的事情,所以她的到来也仅仅是不意外,她高兴的换上汉服,并在我面前转圈开心的像个孩子的时候,我的内心却在想:

“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你?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愿意说出来!”

心有愤怒,脸上必定不会有什么好颜色!我好几次想要问她,却硬生生的压住了,我害怕我一但问出口,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在猜测是什么时候呢?是那一次去酒吧?是那一次去白鹿原?至于那一次去九龙潭我想那时候已经发生了吧!

我的好兄弟,好朋友,曹帅,我不得不佩服你!既然你打破了平衡,那么你做好了承受打破平衡之后的后果吗?

虽然说平衡终究会被打破,但为什么偏偏那个人是你?偏偏那个人是她?

我看了看日历,算算时间,苏明,你该回来了!这场大戏,你可是主角!

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恶魔,而现在,在月光下,我亲手放出了这只恶魔,它啧啧一笑的对我说:

“放我出来的后果,你确定你能承受的了?”

我默然不语,后果我的确承受不起,但那又怎样?大不了一切灰飞烟灭,重头再来!

“嘎嘎嘎嘎……”

渗人的笑声回荡着,我也跟着笑了起来。

或许,我会后悔,但那又如何。面具下的我早已经泪流满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