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

         鲁迅说过,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虽然我对鲁迅先生那些婚姻感情的破事挺不待见的,但人家好歹是个大文学家不是,而且对于我这个没怎么看过他的作品的人来说,实在没有任何发言权。

        害羞和沉默总是相随的,就像一对好兄弟一样,形影不离。偶尔的分离,也只是极少数的特例而已。因为我总是这样的状态。

        我就像个永远养不熟的野猫,跟家人总是隔着太多的距离。相反,面对朋友时却轻松自如了许多,虽然也有距离感,但是我的心情不会那么烦躁压抑。我一直渴望的是像朋友一样的家庭关系,而不是这样不死不活的血缘联系。我的害羞、沉默、拖延,还有他们数落不完的缺点,从小到大都一直受他们诟病,甚至现在。前几年发生的某些事情,更是让我春节回家之前,噩梦连连。如果可以,我希望3年左右回家一次就够了。我和她在过去的快30年里,彼此嫌弃,而各自都感觉自己是最受伤的那个。

           我一直觉得自己将会被永远困在童年的记忆里,逃脱不出。那些熟悉的环境和事物让我感到舒适、平静,没有任何人,即使偶尔出现,也不过是一些面目模糊的陌生人而已。我想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理想的安全国度。

         那些记忆被时间冲刷,被梦境无数次加工修饰,也许最终被弄的面目全非。但我并不在乎,至少我还有一个安全舒适的地方。

       近2年我才慢慢学会接受自我,原谅自身许多不足的地方。我想自己终于找到了某些问题的答案。他们一直在用自以为正确的督促的方式,在不断促使我讨厌自己,痛恨自身,甚至厌恶整个世界。呆在他们周围,就如同活在自我否定的泥沼中,或是陷入噩梦中不可自拔。而我所能做的,只有更加沉默。

       我知道除了他们的问题,最大的问题还在于自身。但对某些人来说,应该选择性忽略的语言却像西门吹雪手中的剑一样,一旦出手,总是致命的。这种直击心脏的攻击,如果反反复复来上几百次,让受伤的人印象太过深刻,以至于根本无法恢复。我就是在这样的煎熬中反反复复,跳脱不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