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住寂寞,守得繁华 52 水土不服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在实际操作中,民营企业空降兵使用效果不甚理想理想。从统计数据来看,中国民营企业引进“空降兵”失败的比率超过了90%,空降兵在企业的“存活”时间也非常短,多则一两年,更多的是半年左右就离开。


H公司的空降兵似乎存活的时间要长一些,不是因为空降兵多优秀,而是老板心胸开阔,给予了空降兵足够的试错和成长空间,于是造成了更恶劣的影响。

区域总经理属于H公司的关键核心岗位,是承担公司业绩目标的中流砥柱,引进区域总经理成为公司人才战略的重要部署。

孙颖飞是第一批引进的区域总经理,他以知名家电行业销售精英的身份入职,意气风发,雄心勃勃,准备在公司大干一场。孙颖飞所在的家电公司,制度严谨,流程规范,整个背景调查过程,他在职期间并无不良违纪记录,且业绩良好。然而隔行如隔山,业绩只能说明过去,要证明自己还得看接下来的业绩。

孙颖飞在工作岗位上待了三个月,才发现公司与公司的天壤之别,前东家在产品定价、促销费用、残次品处理方面都有明确的标准或范围,他能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就是拓展渠道,策划促销活动,多多销售产品。

而H公司的区域总经理大都是公司十多年的股东,公司给予很大的经营自主权和人事权,以期望他们能够在和公司利益一致的前提下,对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中快速做出反映,少受制度和流程的束缚,由于信息化系统不完备,总部对信息的掌控力度也比较弱,信任就成了公司文化的基础。公司相信,人对了,事情就对了。

孙颖飞起初很不适应,还很谨慎的请教其他总经理处理事情的分寸,大胆的总经理告诉他,只要不犯公司十戒,为了完成业绩,都可以做;谨慎的总经理告诉他,要尊重公司文化和传统,如果不知道传统是什么,还是保守一点比较稳妥。

孙颖飞凭着对市场的敏锐把握和出色的销售经验,很快通过了半年的试用期考核。不入行不知道,建材行业标准化程度低,和家电行业比,还处于散乱弱的阶段,很多可以桌子底下操作的机会。凭业绩拿钱是理所当然,其他的就看胆量了。人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就如同洪水猛兽,一发不可收拾。

“老公,我店里要装修了,用你的产品能打折吗?”孙颖飞接到老婆张灿兰的电话,十分得意,他大显身手的时候来了。

“打什么折,自家的东西,随便用。”孙颖飞立马安排助理翁文静去老婆的店里量了尺寸,出效果图,定产品,效率比一般的客户快了很多倍。

“孙总,这个是您家产品的订单,原价5万多,店面按照最低折扣报价是1万5。”翁文静拿着单子找孙颖飞签字。

翁文静语气中带着骄傲和轻快,她本以为孙颖飞会表扬她把折扣算到了最低,结果孙颖飞很不满的说道,“这些产品不是需要处理的小色号吗?顶多2000块。”

翁文静立马领会了孙颖飞的意思,连忙认错,“对对,孙总,我忘记这些产品是小色号了,马上去改。”翁文静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供应岗小张把产品的字段由“高端品”修改为“小色号”,并且千叮咛万嘱咐,不能告诉别人。

孙颖飞看着标价2000元的定单,痛快的签了字,似乎还不满足,又拿起电话打给张灿兰,“媳妇,我给你安排施工队,你让他们来找我要钱。”

一个月后,施工队的人拿着一张5万多元的费用单来找孙颖飞签字,他大笔一挥,5万多元就进入了H公司的装修费用。他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其实翁文静都看在眼里,她原本以为孙颖飞只是贪点小便宜满足个人私欲。没想到他胃口如此大,翁文静担心自己受牵连,开始背地里收集证据。

渐渐的,孙颖飞沉迷于这些工作之外的特权审批和利益交换,权力带给孙颖飞的不仅是物质的丰盈和满足,还有别人崇拜的眼光和奉承的嘴脸,通过资源交换,他的儿子得到老师的特殊关照,亲戚朋友也走动的热络起来,生活一下变的美好和轻松。曾经孙子一样求客户的日子太难过了,如今他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的掌握资源和权力,等着别人求他了。

当然孙颖飞也深谙朝中有人好做官的道理,他看准了入职时赏识他才华的梁总,打算紧紧抱住这棵大树。他打听到梁总除了抽烟似乎没有别的爱好,于是隔三差五的送烟,便成了他的日常工作。

监察部总监师胜武收到投诉孙颖飞的实名举报时,立马组织人展开调查,由于举报人掌握并提供了线索和证据,事情很快就查清楚了。孙颖飞本来想把锅甩给翁文静,以自己不知情为由开脱罪责,无奈翁文静及时用举报人的身份保护了自己,他百口莫辩。按照公司条例,最低处罚是开除,同时公司保留诉讼的权利。

孙颖飞没想到黄粱一梦醒的如此快,慌了神,赶忙找梁总寻求解决办法。

“梁总,有些情况我真是不了解,我是被人陷害的,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我对公司特别有感情,希望公司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用业绩加倍回报公司。”

梁总慢吞吞的说了一句,“事情也不是没有缓和的余地,但是需要走动走动关系。”

孙颖飞二话没说,微信直接转账五万元到了梁总账户,“梁总,不够您说话。”孙颖飞深知,这个位置的分量远远不止五万。

梁总是城府颇深之人,他在王总面前力保孙颖飞,并且说了很多监察部执法过程中有失偏颇的话,“管理本来就是灰度的,我们不能轻易放弃一个有污点的干部,他的问题没有监察部说的那么严重,举报人自己本来也有错,她举证为了撇清自己,监察部就这么轻易相信举报人?确实也有失偏颇。”

“我们如果这么大力度打压新引进的干部,对于以后引进人才是很不利的。这个人还是可以用的,我拿我个人信誉做保证,再给他一次机会,看他业绩,如果业绩不行,再让他走也不迟。”梁总一遍遍在王总耳边吹着风,王总终于心软了,答应给孙颖飞一个机会。

事业部总经理周文元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他坚持“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的处理方式,下了事业部最大力度的罚单——十万元,并且体系内通报批评,希望新引进的品牌总引以为戒。

被警示的孙颖飞老老实实的过了几个月,一面节衣缩食的还着罚款,一面拼命的冲着业绩。有一天,他突然醒悟,我这么辛苦维持这个工作不就是为了钱吗?既然这么辛苦还挣不到钱,还不如捞一笔再走,有前科的干部,哪还有什么出头之日。

于是他让老婆注册了一个装饰公司,以业务合作的名义,从公司输出低价产品,卖给公司加盟商,业务关联操作起来更有隐蔽性,而且收入更可观;年度的营销费用,走几个熟人的账目,几张发票,钱就稳稳的落入他的口袋。

与此同时,他确实也在努力的冲着业绩,因为有了业绩,才有更多费用可以支配;有了业绩,才不会招惹别人的眼光来注意自己;有了业绩,自己的位置才更稳妥,赚钱的时间才更久。

梁总以为孙颖飞会痛改前非,照例心安理得的抽着他送的中华烟,还得意洋洋的跟王总说,“看,他的业绩很好,说明能力还是很不错的。”王总不动声色,不置可否。

孙颖飞事情的败露是在周文元罚款文件下发的一年后。这次,孙颖飞没有找梁总,而是主动提出了离职,在职期间,他把公司客户免费输送给当地的知名橱柜商,橱柜商很赏识的向他抛来橄榄枝,他已经信心满满,要另谋高就了。

由于孙颖飞已经离开公司,监察部花了两个月才把事情查清楚。为了不影响公司在当地的形象和社会关系,公司忍气吞声,没有追求孙颖飞的法律责任,而罚款执行起来也是难上加难,最后只是拿他的工资、未报销款项等充数,再继续追索,久久无望,剩下的,也不了了之了。

梁总痛心疾首的跟王总解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居然能作出这样的事情,真是太让人寒心了。看来公司需要加强权限的管控,不能让区域总经理在没有有效监督的情况下肆意妄为了。”

梁总像变脸一样的痛斥着这一切,全然忘了自己当时拿个人信誉做保证的情形了,像个小丑一样可笑,但是他说的又有什么错呢?公司流程和权限管理确实有很大的疏漏。对老员工可以用信任和放手来对待,而对新员工,似乎是不负责任和纵容,人性可以用来信任,因为日久见人心。但是人性可以用来考验吗?最好不要,因为结果会让人很失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