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市风很大|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诗和远方


2016年的夏天,一心渴望着诗和远方的我背上行囊,在夜色中坐上了前往石家庄的火车。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石家庄并不是此次实习的终点。一周的停留之后,我竟一路北上,途经京城,出山海关,纵贯东三省,由哈尔滨转向西北,一直开到呼伦贝尔大草原边缘的阿荣旗。这正是我向往的地质调查之旅,一辆车,一组人,一往无前,信马由缰般穿行在祖国大地上。

然而,这次我竭尽所能争取到的实习机会终究无法为我换来一份聘用合同。因为学历,因为我是一名专科生。我是如此天真,国字头的地科院、地调局这样的单位能允许一名专科生在国家项目中实习已是恩典,我又怎能奢求更多呢?

当我回到家中,将行李丢在地板上,盘腿倚靠在床边。闭上眼睛,北上之行所经历的一切仍如梦幻一般萦绕在我的脑海中,真是太美了!辽宁海岸线上,渤海湾的浪涛不知疲倦的冲刷着海滩;松嫩平原上,高速路边绵延无尽的玉米田;松花江畔,哈尔滨充满异域风情的中央大街;大庆油田落日余晖下不停歇的“磕头机”;“温泉之乡”林甸县地热井中抽出的温泉水;某钻探深度达万米的钻井平台中取出的有久远历史的岩芯;出齐齐哈尔入呼伦贝尔时,由丘陵转瞬变为草原时的豁然开朗,一马平川……

家乡燥热的季风穿堂而过,书页翻动的响声似乎在提醒着我,内心中被遗忘在角落的什么东西就此苏醒了。从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的渴望让我热血沸腾,睁开眼睛,我决定,我要专升本。

夏季之后,凛冽的秋风从北向南席卷了整个黄淮流域。家乡是一座古城,古老的城墙在寒风肆虐中,已昂首挺立了千百年。

我站在古城墙上,极目远眺落日余晖下的古城,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忽的,一阵很有家乡特点的狂风刺透了我的身心。我咬了咬牙,像是在与之对抗。没错,命运就像这狂风一般在侵蚀着我的热血。从小用离休金供养我上学的奶奶去世了。许久杳无音讯的父亲归来了,背负着债务。绝望的母亲这次是真的提出了离婚,尽管父亲没有同意。

心好乱,在如刀的乱风中被分割、剥离。似是一夜间花白了头发的父亲点燃一支烟,狠狠抽了一口,充满血丝的眼睛不敢正视我。他对我讲,不用担心,他自己欠的债自己会还上。操劳的母亲支持我专升本,说考上之后的学费不用我担心。

我苦笑着,父亲欠下的债务我自然是无法还清的,但我可以分担。母亲这些年为了挣钱一直在操劳的身体令我心疼,我还无法让她享清福,当我可以减轻她的压力。这一切,只要,放弃专升本,就业。然而,我正想要从弯路上绕回正道去升学的呀。又一阵狂风吹过,我不禁打了个颤,其实,我也是在填年少时的坑,还年少时的债啊。

什么样的年龄就该做什么样的事,这句话无疑是那样的正确。学生时代,从没有间断过的兼职,让我体会到了为母亲分担生活压力时的自豪感。同时,也让我在最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拼命学习用功读书的年龄,乱了心性。

分科时,为了好就业而自我妥协选择了理科;高考后,为了省去三本高昂的学费,再次妥协选择了专科;进入专科后仍然是内心的妥协,潜意识让我想要接受找份工作开始挣钱的命运。偏偏在这样的时刻,命运让我看到了山峰更高处的秀丽风光,然后一脚把我踹了下去,当我想再接近那样的高度时,一块石头落了下来。断了我所有的念想。

再次,妥协。面试成功后,我坐上了南下的列车,开始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临行那天,北风狂啸着放肆地吹,最后回望故乡的那一眼,天空中的阴霾似乎被北风吹散了,透出太阳微弱的光芒。从黄河南岸到湘江之滨,从中原古都到潇湘古郡,命运的安排竟这样相似。在我到达那天,长沙的江风也是放肆的吹,那种被刺透的感觉如此令人熟悉,仿佛我从未离开家乡。


山雨欲来


持续的降雨,终日阴沉的天空,漂浮着霉味儿的宿舍,湿滑的街道,有年代感的国企院落,几乎和我同岁的试验仪器。南下后的我被困在了这小小院落中,就像当年陷在欧洲泥泞土地中的蒙古铁骑一般。周遭的一切都在提醒着我,这里不是故乡。这里的风往往夹带着雨水。同样是古城,这座常笼罩在烟雨蒙蒙中的古城,喃喃低语着那些被雨水洗刷去的世间冷暖。

每天,早早来到办公室,打扫好卫生,烧好茶水,在学习中等待导师——一位双手总是微微颤抖着的行将退休的老嗲嗲。和几位有十余年工龄的姐姐们的到来。

当众人到位,茶水满上,每天的必修课便开始了。前辈们从同事间的家长里短聊到单位往事与行业现状;再从娱乐八卦聊到社会热点;从国内时政聊到国际形势。好不热闹。即使是在有试验安排的日子,也丝毫不会影响前辈们穿插其中的热议。不得不说前辈们的业务能力确实很熟练了。

当他们聊得有些缺乏新鲜感时,我便成了他们聊天的话题。在他们口中,我选择了一个世界上最没有发展前途的单位,在他们的预见中,我将在这试验室中消磨掉我的青春时光,至于会不会后半生也耗在这里,那取决于单位会不会在那之前倒闭。

表面上我很平静,不论他们怎样讲,我都照单全收。但我的心中确实从未平静过。对于一个刚毕业的,而且渴望多挣钱的热血青年来说。这样的工作明显与当初面试时人事所描述的有很大差别,而且不符合我的预期。如果按照人事所允诺的,此时我应该是在广大西南地区的某一个项目上发光发热,而不是窝在这颇有年代感的试验室中陪着导师养老。

好不容易熬到了春节,回到家中,气氛冷冷清清,与窗外爆竹声声的热闹天地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夹在父母之间的压抑感和我在试验间中体会到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是坐在一起吃年夜饭,彼此也相顾无言。昔日强势的父亲很少再面对我,更多的时候是卧在沙发上,默默抽着烟,或者按时做好饭默默地吃着。我的心,冷透了。年假将尽的那天早晨,母亲说她已经写好了离婚协议书,只待父亲签字,希望我能够理解她。

我怎能怨恨给予我生命的人呢?我怎能责怪养了我二十多年的人呢?沉默的将母亲抱在怀中, 任母亲积攒多年的泪水浸湿了我的胸膛。

灵魂仿佛被抽走了一般。回到长沙,失眠,梦魇一般纠缠着我。深夜时分总是盯着其实根本看不到的天花板出神。想换一份工作,然而身上的积蓄越发少了。继续待下去,真像是温水煮青蛙。长期失眠的结果是我工作时的心不在焉,犯错是免不了的,于是我又成了众矢之的。如此恶性循环,我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让我撑下去的只剩下那为我操劳了大半辈子的父母,和,还残留在我心中的挽回那行将分离的家的希望。

那时,是善解人意的陈姐,将我从黑暗中拖了出来。

陈姐有两个孩子,她敏锐的察觉出了我的内心变化,和我聊天,鼓励我,维护我,为我指点迷津。“如果你有更好的选择,那么你尽可以去选择,如果没有,那么在这里就是最好的选择。你现在还是实习生,单位又正好处于转型期,你现在只能忍耐。你可以好好利用时间提升你的学历,多考取一些证书啊。至于那些八卦的姐姐们,不论她们怎么讲你,不要管,只要做你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就好。”陈姐的一番话点醒了我,迷茫的时候,向前多走几步,就好了。

争渡,不进则退


早就听说在南方是有第五个季节的——梅雨季节。唯有亲临其境的时候才不得不感叹,原来,雨,是可以下的如此惆怅绵长的。灰色的天空无限期取代了明媚的阳光,晾起来的衣服再没有令人舒爽的干燥起来。试验室中的八卦当然也从未停歇过。

可是那又怎样呢?我还年轻,我的未来还有很多可能,我还有的选!

早起的习惯依旧不变,早早起来开始背英语,照例做好上班前的准备工作。不论工作中发生什么令我不快的事情,我都笑呵呵的照单全收。下班后雷打不动的先锻炼一小时,在完全放空的跑步中放松自己,在一次次的举铁和击打沙袋中释放自己。冲了澡之后回归现实投入到学习中。

累吗?累!但是很充实很快乐!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积蓄力量,丰满自己的羽翼。为了终有一天,纵有风暴,仍能飞向更高远的天空!

机会,就在雨季刚刚结束后的那束阳光照耀在大地上时降临了。

云南的项目时间紧急,需要人手,愿意去野外出差吗?愿意!节假日要牺牲掉,可以吗?可以!实习生没有差旅费补助,能接受吗?能!

就这样,云贵高原的阳光将我晒脱了皮,身穿的迷彩服也早已染成了土的颜色。每天早上,在山腰的浓雾中颠簸着驱车前进,干粮泡水便是一顿午餐,沾满一身泥浆和尘土晚上回到住处时已是九点,整理资料到邻近十二点。第二天,如此再战。很巧的是,自小就在狂风中长大的我,对这里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风电场中那终年猛烈的狂风使我兴奋,每当一阵狂风扫荡而过,都刺激着我沉寂已久的神经。没有感觉苦,没有感觉累,有的只有飞出牢笼的畅快与看到希望的快乐。

当项目任务完成,站在群山之巅,张开双臂,面朝云霞,满身泥浆的我不顾一切的呐喊,向着群山,向着远方,向着命运,发出我渺小却充满勇气的呐喊。毫无疑问,那一刻,我再次体验到了北上旅途中那样满足的幸福感。

有了良好的开端,便有之后的第二次,第三次以及更多出差参与项目的机会。那意味着积累更多的经验,学到更多的知识,赚到更多的金钱。在我的意识中,如果能够在父母离婚之前还清父亲欠下的那笔债务,或者起码能够缩小债务的数额的话。或许他们就不会离婚了,或许这个家庭还能够重归于好,幸福和睦的生活下去。

不过,现实毕竟是现实,不是童话故事。当我赚到一笔数量可观的血汗钱,满怀期待的再次回到家时,一切还是晚了。家中已全然没有了母亲曾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父亲正视了我一眼,然后将双方已经签字的离婚协议书平摊在桌面上。自己点燃了一支烟,默默地抽着。见我盯着那内容并不多的协议书良久,也递给我一支,我接过,点上,也默默的抽着。

一切都结束了吗?是的,一切都结束了,这个家终究是散了。一切都结束了吗?是的,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人在,家就在。

父子间是最沉默的。然而,父子间也是有默契的,我在远方拼搏,用实际行动向父亲证明,虎父无犬子。父亲也在家乡重振旗鼓,给予回应,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当黄河南岸的风不在凛冽刺骨的时候,当湘江之滨的风不再携卷雨水的时候。

母亲开了自己的小店铺,终于活的轻松自在了许多。而父亲开着车,载着我,在湘江边的道路上兜风。而我,也即将拿到自考本科的学位证书,同时,准备考研。一次考不上,两次、三次也一定不再妥协的那种。

闭上眼睛,南风温柔的吹拂过我的脸庞。

四季有轮回,风有再起时。但,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风雨过后




本文已参加:城市故事&故事&上班这点事儿联合征文|这座城市风很大。

感谢各位读者,喜欢请点赞,谢谢~

本文所有图片为作者原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中国移动2017年校招启动了,说实话,这真算是招聘届的大牛了,如果能在9月份就搞定自己的就业问题,还华丽丽签了一个...
    爱君如初阅读 124评论 4 2
  • 十五年了,不知不觉中我们竟已走了这么久。想想似乎挺不容易的,但 又似乎是很简单的事情。 激情过后、热情消退,生活平...
    馨儿1219阅读 56评论 0 0
  • 初生时的一声哭啼 他来到这世上 一生竟如此短暂 寥寥几笔便勾勒得完全 他走时这世界很安静 静得只剩一张床 和撒下来...
    春妄阅读 146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