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外传之冷凝玉(85)

天狐白攸

 冷凝玉走下宫殿,看到归一道人坐在台阶上闷闷不乐,便问道:“道长,你怎么了?”归一道人伸了伸懒腰说道:“老道来了这么久,白攸这小子,连杯水都没给我喝,实在太不够意思了。”冷凝玉笑道:“原来您是来讨人家的茶水的,我还以为您是来调查那个黑影的!”

  归一道人听罢正要发作,却见两位仙女款款而来,只见其中一位行了个礼,说道:“冷姑娘好,道长好,我是二殿下的侍女,殿下请冷姑娘过去说话。”

  归一道人问道:“那老道我呢?”侍女莞尔一笑,指着旁边的另一个侍女说道:“道长请跟她去客舍休息。”说罢,那位侍女领着归一道人去了。

  冷凝玉跟着这个侍女往前走,却是往与宫殿相反的方向走,冷凝玉疑惑道:“这位姑娘,借问。”那侍女笑道:“冷姑娘请问。”冷凝玉说道:“白攸作为皇族……额,姑且说成皇族吧,他不住在宫殿内?”侍女依旧微笑道:“二殿下以后会住进去的。”说罢也不多做解释,默默的往前走,冷凝玉也只得默默跟着。

  走了一刻钟的时间,冷凝玉停在一座宅子前,宅子无匾额,大门开着,正对着大门是一座玉屏,冷凝玉随着这侍女绕过玉屏便看到了会客的大堂,院子左边有一座小小的假山,右面种着几颗别致的槐树,便再无装饰,左右两边都有拱门,门内是内堂,冷凝玉看不清楚,那侍女领着她进了会客厅,她在左侧坐了下来,有一众侍女端着杯茶果品上前,一一放下,又一一出去,那侍女说:“冷姑娘可以先用茶,在这里等殿下,我等先出去伺候了。”冷凝玉点了点头,这侍女便出去了。

  也不知等了多久,冷凝玉听到那侍女在门外说:“冷姑娘,殿下来了。”她便起身朝向门外,这才看到了白攸,白攸一改平常慵懒的打扮,虽然仍然穿着白衣,衣领和袖口都用金线绣了卷云的图案,肃穆中带着华贵,外面披着飞檐形状的披风,连头发都仔细的用玉做的发冠束过,这玉冠价值不菲,身上也佩戴香囊玉珏之类,看起来恍若神人。

  冷凝玉从来不在穿着服饰上下功夫,所穿衣物不过粗布麻衣,看到白攸这样,竟有些不好意思。

  白攸也是少见的严肃,他摒退左右,坐在了上位之上,说道:“玉儿,喝口茶吧。”冷凝玉摇摇头,坐下说道:“白攸,有话直说。”

  白攸看了冷凝玉一会,说道:“玉儿,你是什么时候看破我的身份的?”

  冷凝玉喝了一口茶,说道:“记得我在梦中被焚烧的时候,有个白衣白发的人救了我,我就感觉那个人很熟悉。在方家祠堂,我摸到了你的脉搏,觉得很奇特,后来,黄仙之患,我看到了你的白发,心中已经知道你是那个人,而且,也明白了你非我族类。”

  白攸挑了挑眉,说道:“后来呢?”冷凝玉如实说道:“后来,我垂死之际,你救治于我,我朦胧中看到了你的本体,一只……白狐。”

  白攸面无波澜,说道:“玉儿,你真好。”

  冷凝玉见他这话说得奇怪,不由得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白攸说道:“你知道我非人类,却还是如同挚友一般善待我。”

  冷凝玉微微笑了一下,说道:“我在方家的后院就同你说过,不管你是不是人类,你救助我多次,我已经视你为挚友。”

  白攸听罢,也没有过多的表情。冷凝玉问道:“涂山一脉……不是普通的狐族,虽说狐类易成精怪,可是像你们一族这种灵力我却没有见过。”

  白攸吹了吹面前的茶,说道:“我们一族,是天狐,比九尾灵狐一族更要高贵。”

  冷凝玉惊了一下,狐狸精她不是没有见过,可是天狐一族却只在山海经和古籍野史中瞥见一角,本以为是故事编纂,谁知天地之间,万物皆灵,竟然真的有这种族,冷凝玉叹道:“天狐一族可就不能算是精怪了,可以称是散仙了。”

  白攸自嘲一笑,说道:“什么散仙,不过是比其它狐族好一些,自出生便能化形罢了。”

  冷凝玉心中默默地骂了一句,别的种族修炼千百年都未曾化形,这位可倒好,还“自出生便能化形”。

  白攸见冷凝玉脸色奇怪,问道:“玉儿,你想什么?”冷凝玉干咳一声说道:“没什么,白攸,你该去看看你的母亲,我看她命不久矣。”

  白攸听罢,只是定定地看着冷凝玉,说道:“无所谓,与我无关。”冷凝玉一听,皱眉道:“她可是你的母亲!”

  白攸说道:“不,她是高高在上的族长,不是我的母亲。”冷凝玉看白攸如此,心知不便再劝,只得作罢,却听见白攸说道:“玉儿,你觉得那宫殿里怎么样?”

  冷凝玉想了想,说道:“奢华之至。”白攸问道:“你喜欢吗?”冷凝玉笑道:“说实在的,我之前没见过,所以还挺喜欢的。”白攸也笑了笑,问道:“若是让你一辈子住在里面,你可愿意?”

  冷凝玉毫不犹豫的摇摇头,说道:“不愿意,我过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这种宫殿,欣赏一下即可,我宁愿一辈子行于山水中,全当做画中游。”

  白攸看着冷凝玉,有些失神,冷凝玉也看着他,不明就里,问道:“怎么了,我很奇怪吗?”白攸回过神来,说道:“如果她死了,我最有希望做族长,如果我做了族长,除非死了,否则,再也不能走出那个宫殿。”

  冷凝玉问道:“这是为何?”

  白攸摇摇头,说道:“自古以来就是如此,玉儿,如果我做了族长,我们此生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冷凝玉沉默良久,说道:“如果你选择了这条路,我也只能祝你,一生喜乐无忧。”

  白攸苦笑道:“这座宫殿,不知从什么时候建起,据说,这里是离天界最近的地方,族中每个人,都想入殿修炼,族长都是灵力修为最高的人,先人希望其中能有人成为真正的仙者,带着全族登临仙界。于是,这宫殿又叫望仙阁。”

  冷凝玉皱着眉头说道:“白攸,唯有天地,才能万古长存,哪怕仙者,也寿有尽时,你天狐一族,已然得天独厚,寿数是常人的十倍百倍,而你们所居住的地方,与仙界并无分别,为何非得成仙?”

  白攸赞许道:“若这世间之人,都如玉儿一般通透就好了。欲望就像这华丽的宫殿,不仅困住了这一代又一代天资绰约的人,也困住了这贪得无厌的人心。”

  冷凝玉颔首赞同,问道:“白攸,你会当族长吗?”

  白攸说道:“我以前一直以此为目的,可如今,我宁可希望我自己天生愚笨。玉儿,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冷凝玉听他突然这么问,不由吓了一跳,说道:“你……你说什么?”

  白攸的脸上没有一点开玩笑的痕迹,而是认真的又问了一遍:“我说,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