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次错过死亡才能活到今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多少次错过死亡才能活到今天?就我所知道的,我至少是三次,肯定还有更多离我很近但是我不知道的,因为错过了,所以不知道。

第一次死的故事从我记事起,就常听我妈跟人讲起,确切地说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这件事并没有记忆,但来来回回听多了,倒好像记起了些什么。     

70年代末,我大概三岁,家在成都郊区一个厂里。

那天厂里幼儿园唯一的老师病了,娃娃些就放了敞马,自由自在地玩耍。

我和我的开裆裤朋友刘小雨一起来到厂门口的小河边,从河堤的小梯坎下去,蹲着耍水。

不晓得咋的我就掉进了河里,据我妈分析是我站起来时屁股撞到了后面的梯坎,是梯坎的反作用力把我推下了水。

小雨伸手来拉我,我几经被湍急的河水冲到了河中间,拉不到了。

小雨就跑回厂里去叫大人来救我,边跑边哭,有的大人看到了就问“爪子了?”(怎么了的意思)

小雨答“楠楠绊倒水里头了。”

大人说“绊倒水头爬起来就是了嘛”。大人以为是地上的水荡荡。

终于小雨找到了他的爸爸,他爸爸正好是厂医务室的医生,一听就懂了,赶紧提起急救箱到河边找我。     

再说我穿着我梦寐以求的蓝色纱裙子,随波逐流自由飘荡,滑过水妖头发般柔软的水草,鱼儿追随着我的身影:“这条鱼还好看嘞,还穿起裙子的,怕是海里头来的美人鱼哦。”     

为了显得更象美人鱼,我摆了个面朝下的姿势,整个人趴在水面上,一动不动。在河里头游泳的娃娃看到我,以为是上游冲下来的死娃娃,吓得屁滚尿流地爬上岸。     

我一直漂呀漂,漂呀漂-----------------

  美丽的蓝裙子在水波荡漾中变得异常柔美,蓝得闪闪发光,发散出神秘的能量。

一个农村娃娃,大概十二三岁,手持钉耙在田头镐秧子,放暑假了,帮家里干活。

突然他的眼睛被一束浅蓝色的光刺痛,循着光源,他看到了河里有条漂亮的纱裙子,他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裙子,他并不知道这条裙子是穿在一个娃娃身上的, 据说他当时只看到了这条裙子。

他想得到这条裙子,送给家里的妹妹,或者只是捞起来欣赏欣赏。

他利用手中唯一的工具——钉耙,轻轻地把裙子钩住往上拉。

我妈加了一个惊险的情节:要是那个娃娃把钉耙使劲往裙子上一耙,我的背上就要多出四个洞。

也许是怕把裙子弄坏,所以他下手很轻。

当他把裙子拉起来一点,感觉到有重量,发现是个娃娃的时候,吓惨了。

不过他很快镇静下来,不管是个死娃娃还是活娃娃,先拉上来再说。于是他一鼓作气把我拉上岸,面朝上放在田坎边。

刘小雨和他爸爸赶到的时候,看见那个男娃娃正站在河边不知所措地守着我。

一检查,发现我呼吸心跳都没有,已经是个惨白的死娃娃了。

我本来就白,死了就更加的惨白。

医生决定死马当活马医,把能用的急救手段都用上……

当我妈和其他人闻讯赶来时,我都还没缓过气来。我妈以为我没救了,嚎啕大哭。

折腾了好久,我才终于发出一声叹息。

也许是我妈的哭声震耳欲聋,阎王爷的小鬼赶紧用手去捂耳朵,就把我搞掉了。

我被救起来的地方离水库只有不到两百米远,如果漂到水库里,那是肯定没救的了。

救我的那个男娃娃的家庭成分是贫下中农,厂里写了个大红横幅:“贫下中农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敲锣打鼓地去感谢那家人。

我们家也和那家人保持了几年的情谊,逢年过节都会去看看送些礼物。

后来我们搬家进城了,就断了联系。     

与这个故事有关的事,我只记得一点。

等我完全恢复之后,我爸爸带我到天回镇街上找瞎子算了一卦,瞎子翻着白眼,拉着我的手说,这娃娃命硬,遭过一次水灾,从鬼门关回来,以后要小心水。

以至于我都17岁了,还不会游泳,但是我很想学会游泳。

有个夏天,我天天到猛追湾游泳池去,一个游泳池的救护员很热心地教我,救护员让我很有安全感,所以我很快就学会了蛙泳,游得还多快的。后来又自学了潜水,最深潜到过5米跳水池的底底下。       

作为这个故事唯一的证据,我看见那条蓝裙子的后背有小小的缝补过的痕迹。

我还能想起婴儿时期趴在妈妈柔软的胸脯上睡觉的感觉,但是在水里漂流的那段记忆是彻底被水冲走了。       

长大以后,我回去过几次,那条差点夺走我性命的河变得一次比一次小,小得只有两三米宽,河水浑浊,岸边堆着垃圾,再也不是那条供孩子们游泳戏水岸边长满芦苇和野花的清清小河了。

我第二次死是车祸,发生的瞬间我真的感觉像是电影慢镜头特写一样,迎面而来的车四周发射出速度产生的蓝白光,我并没有听见两车相撞时的声音,出奇地安静,然后我就不在了,啥都不晓得了。

我生命中的那一段空白,就像一切归零,一种绝对平衡的状态。

我猜想,死了可能就是真的啥都不晓得了。

第二天姐夫来把我从当地医院接回成都的时候,我躺在车上,看到蓝天白云,心想,我居然看到了“明天的太阳”,活起还是比死了好些吧。

第三次是在我设计的楼房顶上,我站得比较靠边,一根木桩突然擦着我的背倒下来,把我的脚后跟擦破了皮,当时觉得好倒霉。

过了一段时间才回过味,这事真实天大的幸运。我要是站得靠后5厘米,那肯定完美地被砸到楼下去了。

我家胖爸爸的那一次错过,更加厉害了,一个飞机的人都没了,只有他和他的同事活起的。因为他们没上飞机。

本来是有紧急事情要从北京飞重庆的,到了机场胖爸爸突然觉得心慌得不得了,不想上飞机,那个同事很气,但是随便说啥,胖爸爸坚决不上飞机,两人只好改签第二天的。同事很不安逸,觉得遇到神经病了。半夜同事的老婆打来电话,使劲感谢胖爸爸救了他老公一命。这次空难发生在1988年1月18号晚上,机上108人无一生还。

有时候我觉得活得很累,想去死一死,但是想到老天爷几次都没有收我,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我只有死皮赖脸地活下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们是BCS的投资者、项目推进者而且是最早期的投资者和项目推进者,要珍惜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把BCS推广出去就是在...
    嗨嗨皮皮的阅读 279评论 0 0
  • 谁明赤子意, 对影是孤身。 邀月月不应, 圆缺为谁心?
    枫之然阅读 135评论 13 13
  • 一个人生气蓬勃的时候决不问为什么生活,只是为生活而生活。from《约翰·克里斯多夫》 by 眠羊 我一本书拖拖拉拉...
    眠羊MY阅读 314评论 0 0
  • 这是关于我和我的好朋友的故事。 距离上次和她微信已经两个月了。距离上次见面已经是两年前。 “克斯啊,我要走了” 我...
    克斯的泥阅读 162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