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不够

“啊”的一声喊叫和手臂上的指甲印,几乎同时以我为载体出现。

就像一个磁铁扔在了一桌原本松散的铁钉中间,周围的数百道目光瞬间被我吸引过来又迅速散去,同时伴随着几声叹息,应该可以理解为同情。

身旁的老婆,一面继续对我使用九阴白骨爪一面用眼神阻止我再次“惊动”周边的人,我,咬咬牙,忍了,谁让她是我主人——一个比我小四岁,以前还是天真无邪现在以能动手基本不动嘴的方式解决问题的女生。

我记得刚开始认识的时候,她不是这样的,真不是这样的。

07年7、8月的某一天,我正在公司写着去指导那些身家千百万的富人如何买房的可有可无的策划案,而我未来的老婆走进公司,来找一个新来的文案,她的同学。

她穿着一个小靴子,一件黑色的布的短袖,一条牛仔短裤,还有的就是她标志性的笑,笑的像花一样,这个笑容像钢印一样的刻在我的脑子里,即使再过10年的时间,依旧清晰。她的同学都叫她“花”,后来我也一样,大部分时间叫她“花”。

也不知到怎么的,她就到我们公司做了前台,在其他男生行动之前,我寻找并且制造了机会,和她展开了地下恋情。

白天各自的上班,晚上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她会去模仿公司里的每一个人,一个语气一个眼神,学的不能再像了,而我也是被她的模仿逗的前仰后合……

除了模仿,她还喜欢跳舞,喜欢做饭,喜欢打篮球、羽毛球,喜欢爬山、喜欢散步,总之一些充满活力的事情,她都喜欢。

一开始,我在想这多好啊,说明她天真、阳光、开朗、有活力、健康……

可在一起相处了一段时间(大概有七、八年),经历了一些事情(结婚、吵架、怀孕、儿子出生)后,我发现我错了,真的……

她看起来健康,却真不是这样。在一起不到1年,半夜疼醒,去医院折腾了一圈,胆结石。医生当时就说了,得了胆结石,生孩子都不觉得疼了。但是医生错了,从她怀孕开始,就是一路状况不断,妊娠反应到后来吐出血丝,好好的就感染什么巨细胞病毒,甲状腺分泌不足,难产别人顶多一天,她快三天、耻骨联合分离,......别人是坐月子,她整个月子硬是躺着过来的(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她当时真遭罪),说到这,想和当初那个医生说:“胆结石在她这,真不是个事!”

她看起来乐观,相处久了,就知道应该在乐观前面应该再加两个字“盲目”,她总是愿意相信一切结果都会向好的方面发展,比如王子一定可以嫁给公主,警察总会抓住怪蜀黍。即使她发现自己这次的判断错了,但她下次还是愿意选择去相信……操心不?

看起来她有活力,可是现在却不再是勤劳的小蜜蜂。给猫咪铲屎、洗完、洗衣服、给儿子洗澡、换尿布、洗马桶这些脏活累活不用说,肯定是我的,原因只有一个,她会嘟着嘴喊“腻石恼冬”(翻译一下:你是老公!)男人就该这样用?行,咱不说了。那你总要干点什么吧?有是肯定有,让我想想.......

她除了阳光,也有悲伤。有一天半夜两点多,她突然哭醒了,很伤心的那种,抱着我说梦见我出家了,不要她了。我说这是梦,她说如果是真的我也要带上她一起。

从她发现欺负我也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即使有,她也有办法的时候开始,她就在琢磨一个事情,一个看起来没什么实际作用,却又极其重要的事:家庭地位。一开始不用说,因为年龄、阅历、知识储备等诸多原因,我排第一。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在一个群体里做领导,不是一件轻松的活,你总要操心!结果就是你情我愿的让她来操这个心,她和别人不一样的,她不仅操心,还要让所有人知道她在给我们操心,于是,我手机里她的名称从“花”变成了“主人”,直到又一次我回家看父母,充电的手机响了,我妈看了一眼,然后说“你主人的电话”,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是积重难返,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怎么办?

她身上的毛病真的挺多的,看到这你们也应该能看出来我挺爱我们家“主人”的,这不是病,也不需要治。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说的,你们看到的只是一面,而我内心深刻的知道一点,只要这一点就够了——她知道自己要的幸福是什么,而且她知道我能给她。

有一天晚上,我喝醉了,突然哭了,她问我怎么了,我说突然觉得一辈子的时间好短,用来爱你的话,一生不够........

(7月是她的生日,一开始在淘宝看了很多的礼物,可是都不合适,因为我们有淘宝,是用她的在看,我收藏的东西她都知道。想了半天,想写这样一段文字给她作为生日礼物。)

(花,希望你喜欢,生日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