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马

   

图片来自网络

        今年的父亲节又快要到了,去年父亲节写了一首长诗«父亲»,在«中国诗歌网»有幸通过审核,今天在书柜上层找到了一篇早年的旧作«小红马»,将其输入打印成文字,记叙往年旧事,也祝愿在老家颐养天年的老父亲身体健康,天天开心快乐。


                «小红马»

            山人      1990.12.12

        我家有匹小红马,浑身是漂亮的栗红色毛发,个头不大,但很健壮,到今年已有十五岁啦!

        牠出生时是在一九七五年五月七日,是个非常值得纪念的日子。那时我还是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学生。早上起来,妈妈给我们几个兄弟姐妹做好早饭和干粮,准备八点钟全校师生集合,到三里外的片区中心联校宁董初中开庆祝大会,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所做的"五.七"指示,还有文艺会演,是个非常高兴的日子。

        那时宁董初中是宁董、辛庄、南坡三个大队各小学的中心联校,和现在城里义务教育划片入学类似。而毛主席"五.七"指示,根据资料除了教育要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共产主义接班人之外,还有军队要学工、学农、学军事、学政治、学文化,把部队建设成为一个大学校和大熔炉,实现农业生产和菜粮自给等。

        大概是早上快七点钟的光景,由我们家单独喂养的生产队的一匹枣红色大红马,正拴在院墙外的木头拴马桩上晒太阳。但是不知咋的,牠咴咴地叫个不停,还用右前蹄不停地刨着地,弄得尘土飞扬,还一边痛苦地挣着缰绳。正在院外场里吃饭的我,看见大红马的样子心里又担心又害怕,怕牠踢着我又担心牠挣脱缰绳跑掉,弄不好还会跑到庄稼地里闯祸。而这时妈妈喊我到后院姥姨家借鏊烙饼子,要从大红马屁股后边经过。便带着哭腔高声喊:"妈---,你快出来看看来,大红马胡踢哩---"。妈妈急忙从院子里出来看了一眼,就站在院外场边的土嘴嘴上向沟下边大姨家喊爸爸赶快回来。不一会儿,爸爸和姨夫一起回来看了看大红马,说是大红马要生小马驹啦!

        村子里的乡亲们也有好几个听见叫喊来到我们家院外场里,那块场地是我们家新建的窑洞搬新家之后的打麦场,与旁边赵家的场院相连,高度差两尺左右,而这场地就在邻居宁家的窑堤上。而那时的村小学就在我家院子南边一点。村子里热心的村民,生产队长,大队书记,村主任,饲养员,前后村子的兽医也来了,我家院外场里边立马成了一个热闹非凡的地方。大家七嘴八舌的一边讨论,一边解开大红马的缰绳,让牠侧卧在地上,还让人用脸盆搅拌大半盆小米汤稀饭拌麦麸,让大红马牠吃了好有力气生产。

        过了大概一顿饭的功夫,小红马就降生了。牠那瘦小单薄的身子,小小的脑袋,湿湿的茸毛,白生生的嫩蹄子,对我来说都是那么新奇。不一会儿,那小红马驹睁开了浅蓝色的大眼睛,露出黑亮的眼珠,抖动着两只长耳朵,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此时大红马安详地卧在地上,怜爱地看着小马驹,看见小马驹出生后有点冷得打哆嗦,大人们抱来玉米杆、花柴、麦秸,用这些柴草点起一堆篝火,烤干小马驹湿漉漉的茸毛。这时我也胆子大了些,走到小红马驹跟前摸摸牠的小脑袋,逗牠玩。有人还抱起小马驹帮助牠快点站起来,兜着牠走动,小马驹长长的细腿刚开始还没有力气,也站不住,站不直,经过一段蹒跚学步,不一会就已经四条腿可以协调运动,刚学会走路就开始蹒跚着奔跑,然后不一会儿就跑到大红马跟前找奶头吃奶。大红马经过生产和增加饲料催奶,此时奶包已经鼓起来了,看到小红马吃到初奶之后人们才逐渐散去。

        也就是在那一年,在村子里蹲点帮带的工作组负责人老石帮忙搞到了一马车化肥指标,当年的小麦获得了大丰收。原来村子里的麦子因为肥力不足庄稼长得低矮猥琐,有些边沿地垄的麦子不到半尺高,稀拉拉的麦穗上只有可怜的几粒籽,好一点的麦子可以打捆挑担到打麦场,那些低矮的简直连收割都难。没有化肥时一亩旱地的亩产也就百十斤到三四百斤,当时的口号是亩产五百斤过黄河,亩产八百斤过长江。可怜我们黄河岸边的山坡地旱地亩产不超过三百多斤,沟峪的地能够亩产四百来斤,而小赵,古城,允岭,东滩,西滩,关家那些黄河边以及黄河支流的河滩地水肥充足也许可以亩产五六百斤。

        那年村里首次小麦产量达到十二万斤,除了缴公粮之外,人均分了三百多斤小麦。村里也就是那年秋冬开始拉上了电,家家户户有了电灯,队里有了电磨,二队有了电碾子,大队也买了第一台十二马力的手扶拖拉机。川子沟三队的一个男子和我小姑姑成为第一批男女手扶拖拉机手。虽然那年川子沟和大曲两个小队也架上了电线,有了电灯,但是磨麦子和碾谷子还是要背驮到前村来。从此有了电之后,村民们才摆脱了用石磨磨面和石碾子碾米的历史。

        也就是那一年,由于一直到清明节都没有下雨,公社里派来七十五马力的履带拖拉机从宁家坡村边的亳清河里拖带车厢拖斗里装满汽油桶灌满河水到我们村八亩地、岭后头、前岭、上坟沿、柏洼、前胡同、西坪、中坪、南坪等地抗旱种棉花,我们村里一帮半大孩子追逐着拖拉机看热闹几乎耽误了上学时间。也就是在那几年,公社里组织大搞农田水利建设,成立大兵团在冬闲初春整治河滩和乱石沟,各村也组织劳力平整土地建设梯田,将三跑田改造成保土保肥保水的三保田。我们那些学生娃也经常帮助劳动,排练文艺节目到田间地头慰问演出。那时农村学校还没有寒暑假而是麦收假,秋收假和春节假期。平时放学和假日参加劳动懂得稼穑不做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温室里的禾苗。

      村里架上电线杆之后,也建设了二级电灌站,在董家圪佬的磐石沟口从亳清河将河水沿六寸铁管将水提到西坪,沿水渠流到西坪沟的蓄水池,再用40瓩即40千瓦电机带动离心抽水泵将水提到前胡同小圪垯顶的大蓄水池。或者沿沟渠引到前胡同西坪中坪南坪各地块的水浇地。可惜后来分田到户联产承包之后,二级电灌站因为电费和疏于管理而破损丢弃,当年的水浇地又变成了靠天吃饭的旱地。只是得益于当年的平整土地和化肥的使用,加之老天爷风调雨顺才使农村人勉强可以糊口。而现在化肥农药不断加价和小农机具大量使用,农民种地不再像过去那般辛苦,然而现在农村人口大量流失,现在的农村也早已不是过去的幸福家园,而是留守老人和妇女的乡村。

        也就是那几年,村里还架上了柴油机带动的三联泵抽水机,将底下沟的泉水抽送到前后村,村民们不用再从沟底挑水吃,而村里的水窑起先就在我家门口。后来因为水源紧张,二队还是从底下沟抽水,我们村改在李家沟打水井抽水吃。直至后来改成家家户户的自来水。不过由于水管冬季经常冻伤以及水窑渗漏,村子在小浪底水库蓄水搬迁后的新村里家家都是二层小楼和自家院子建蓄水池。

        也就是那些年,村子里有了第一台二十四吋大电视,虽然是黑白电视而且只有几个频道,但是村里的电视机房成了每天晚饭后村里的聚会场所,村民们不用再走村串乡去邻村或远处的村子看电影看戏看说书啦!也少了大集体时在场里集体劳动时村民讲故事讲笑话以及撇搭二丈八的乐趣啦!后来分田到户以及家电产品普及到家家户户,村民集中在一起的娱乐活动更是少了很多。

        随着岁月流逝小红马很快就长大啦,只有几个月功夫,小红马就开始淘气地跑到附近的庄稼地里吃青苗,于是大人们给牠上了小夹板,将牠拴在大红马旁边,让牠吃割来的青草。不到两年功夫,小红马已经长得很高大,大人们开始调教牠拉犁驾车。不久农村开始实行分田到户的联产承包制,人民公社土崩瓦解,爸爸也买下了小红马,这时我也上了初中。在宁董初中走读一年后,因教育改革,分散的初中高中合并起来,到亳清河对面的小赵村上学,路远一点而且上学来回要踏掠石过河,因为雨季时节河水暴涨,来回十分不便,姨夫和爸爸商量就让我和姨家二表姐一起转学到西滩村舅舅家吃住,到西滩初中上学。

        离家上学之后,远离了家乡,平时只有在星期天回家帮家里挑挑水,喂喂马,做些家务事,这时在大人的话语里,小红马常得褒奖之辞,也听到大人们讲过不少小红马的故事。

        小红马真是一匹好马,最值得称道的故事就是那年回家在姨夫家串门,姨夫讲起那次小红马拉车的惊险一幕。那年我和哥哥都在上学,三弟也不在家,小红马刚长大那会儿,三弟也是喜欢牠不得了,偶尔有空也会牵着小红马出去吃草,偷空骑着小红马兜风玩。而那次是爸爸驾车往坡地上送肥,只有四岁的小弟拉着长缰绳在前面牵马,爸爸在后边掌着平车,在往山岸后边的八亩地送肥的路上,要经过两段大陡坡,不知道是因为道路湿滑还是什么原因,在一段大陡坡上到半道时,小红马突然踏空前蹄,前蹄一下跪在了半坡上。车到半坡,父亲与稚子一前一后,小红马半坡遇到突发事件,真是千钧一发,如果不可收拾后果不堪设想。此时父亲一边强控着车子,一边厉声喝呼一声,小红马也是强忍伤痛,硬是跪着前蹄,强拉着车子,一步步艰难前行,终于在陡坡上过了险关,拉着车子到了坡顶。此刻牠的前腿已经磨破了皮,鲜血淋漓,让人对牠好是一番赞叹。听了这个故事,也让我更加喜欢和崇敬小红马,每次给牠拌草料时,总是给牠多放点麸皮,见牠身上毛发卷了总是细心地给牠扫去沾在身上的草梗,让牠毛发顺溜,精神威武。

        我从课本上学过唐代韩愈的«马说»,也一直认为小红马是不可多得的一匹好马,正像千里马一样具有高尚的品德。也暗暗地激励自己,做人当做人杰。后来我上了省重点高中,又从高中直接上了军校,完成四年大学学业。十七年多的求学之路,期间经历过不少人间坎坷和心酸。也在这场艰难跋涉之中学到了更多的东西。学习期间离家越来越远,半年才能回一趟家。但每次见了小红马总是那样亲切,那样开心,也忘却了心灵上的创痛,开始了又一轮人生路上的拼搏和冲刺。小红马也已经成了一匹老马,牠每次见了我也似乎遇到了知己似的,总喜欢用头在我的袖口上俏皮地蹭一下。我也佯装恼怒地扬起手,小红马抬头一躲,我的手总是停在半空,然后再轻轻地摸一摸扬起头的小红马的脸颊,轻轻地在牠脖子上拍一拍,让牠安详地吃草。

        大学毕业之后,我分到塞外某部当见习军官,与雷达导弹为伴,守卫祖国的蓝天。闲暇时漫步在塞北的山峦之巅,想到了很多很多。想到了老的已经拉不动车的小红马,想到了养育我的父母和可爱的家乡,产生了许多感慨。十五岁的小红马已经是老马,而不到二十五岁的我却正年轻。想起早在中学时就想写但未成文的小红马,欣然拿起沉重的笔来写下这篇小红马的赞歌。正好今年是马年,已经是马年的最后几天,属马的父亲已经是年近半百,为了能让我安心地完成学业,报效祖国,已经是耗尽了心血。虽然历经沧桑和天灾人祸的磨难,却仍像一颗苍松一样活得坚韧顽强。常常以他那乐观豁达的为人处世态度,给他的儿女们以鞭策。

        对于我来说,大学毕业只是真正走向社会和人生的开始。可以让家乡的父老亲人们以及培育了我的母校和老师们欣慰的是,我也像年轻时的小红马一样,又扬起了奋进的步伐。


        时光已经飞逝了太多的岁月,我在军营之中已经度过了三十多年岁月,已近知天命之年。衰老的父亲已经年过古稀今年七十六岁啦,当年的小红马已经进入生命轮回,现在的农村已经脱离了人力和畜力耕种收割的时代,实现了机械化农业时代。翻阅旧作遥想那些流失的岁月,如今面临退役的我,依然像年轻时一样不服岁月蹉跎,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自我奋蹄不需加鞭,满怀信心地开始一段新的世界和人生。就让这篇旧作成为我不断奋进的人生号角,也祝愿老父亲和各位亲人们生活快乐幸福。

图片来自网络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373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732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163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700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036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25评论 1 211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37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21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41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98评论 2 243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08评论 1 257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76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07评论 3 233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8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72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48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25评论 2 26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小骆驼旅行回来了。 有一天,他在芳草丛生的小溪边碰见了英俊的小红马。小红马又开始嘲笑他了: “小骆驼,你是我见过最...
    橘一帆阅读 536评论 4 16
  • 我的名字叫小飞,今年十四岁了。我在江湖上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十岁时,打败了天山派大弟子张三虎,江湖上为之一震。那天...
    浪子李飞阅读 343评论 0 1
  • 从前,主人有一匹小红马。它的鬃毛如一袍披风,双耳象竹批,四蹄似风轻,一双锐智的大眼睛闪烁着炽热的光芒。 有一天,主...
    精致典雅阅读 466评论 0 0
  • 草原一望无际。青青草地上,流淌着淙淙的小溪,盛开着五彩的鲜花。 在很遥远的古代,这里曾经有一个养马场,养马场占据着...
    沈丹丹601阅读 216评论 0 0
  • 矩阵机器学习的数学基础:矩阵篇
    子键_北京不眠夜阅读 13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