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就这样穷下去,穷下去,穷下去了

活着时就红透天下的文人,非常少见,李白是其中异数之一。

只是有一件事却很奇怪。

如此一位天王级的大明星,自该上下三代翻个底朝天,可唐人居然对李白的父亲也说不出多少。

只知道他叫李客,是因为避仇、避难,或者躲官司什么的,从西域大老远跑到四川来的。

然而什么叫客呢?外乡人的意思罢了,何况那时候的胡人就叫胡客,所以就连这名字,都算是假的。

于是乎,老李客来到四川绵州这个偏僻小州都做了啥,为什么会那么有钱,这就更无人知道了。

李客的确有钱,而且还是钱多多,这一点,你只需要看看他儿子李白初期都干了啥,以及如何花钱的就行了。

“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轩辕以来,颇得闻矣”,以及“十五观奇书,做赋凌相如”,这都是李白自己说的,这也就是说,李白小时候把聪明劲都用到道家学问,以及诸多杂学上了,很不务正业,远没有那么“铁杵磨成针”。

能读书,家境自然不错,能由着性子读书,不为科考什么的,更非寻常人家能为,但这仍旧还不是最重要的。

李白少年时候就已经喜欢游山玩水,寻仙访道了,日子过得非常逍遥,他曾经在《上安州裴长史书》中说道,我那时候跟隐士东岩子先生住在岷山之南,养了数千只珍奇异鸟呢,我们从不到城里去,只玩鸟。

数千只珍奇异鸟!这得多少钱来玩?

可是他一度还热衷炼丹呢,想羽化成仙,长生不老,这可也是一件非常烧钱的事。

李白却是24岁那年出川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直奔外面的花花世界。

他在江陵首先遇到的是著名道士司马承祯,那司马先生一见面就夸他仙风道骨,有神游八极之表,这曾让李白非常陶醉,更加有了做神仙的信心。

李白一路走来,访的都是名山大川,仙观名道,自古名山大川出豪杰,所以李白也很快熏染了一身豪侠之气。

他本来就是头大目深的胡人嘛,血液里流淌的就是野性不羁,所以他那时候就不但诗道都专,还成了一个慷慨仗义的侠客。

随身总带着白刃,“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杀人如剪草,剧孟同遨游”,“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十五好剑术”的他,当真是“抚剑夜吟啸,雄心日千里”的气概。

李白“少任侠,(能)手刃数人”,魏灏说的,这功夫显然很是了得,不过他也有搞不定的时候,有一次在大街上被一群古惑仔围住,差点要了性命。

这后面他被官府捉到军营里,还是陆调赶紧找人,将他解救出来的。

唐朝法律不准私人寻仇,杀人偿命是很自然的事,李白那时候整天提着剑到处打抱不平,伤人杀人,这当然不行,那么他为什么会没事呢?这当然还是钱的作用。

李白江南之行,那是经常高头大马,带着歌妓招摇的,他花天酒地之中,曾仅在扬州,不到一年,就花掉了三十万金。

如此一位奇人,一位富豪公子,谁不仰慕,谁不礼敬?所以他那时候,就还是每到一地,各地最高长官,都会亲自到城郊迎接的。

迎过来就是一场大宴会,吃喝玩乐不算,诗人还会搞些文艺节目,或者自己诵诗,或者仆人丹砂(连仆人的名字都是丹砂)弹奏,或者美女歌舞,这样一来,谁还能不帮忙,去治他的罪呢?

不但不能治罪,有时候还得表彰,树他为见义勇为好青年。


然而,李白的事,却就是从这场挥金如土开始坏掉的。

他一路上不但吃喝玩乐,行侠仗义,扶危济困,也还炼丹,可是钱总有花完的时候,所以他到了安州之后,就走不动了。

走不动怎么办呢?李白这时候想到了做官。

或许一开始就想做官,只不过这时候更需要了罢了,他那时毕竟还是年轻。

唐朝文人一般都挺能吹,这与当时的风气有关。唐人考试,是不封署名的,文人要想中榜、当官,首先要拜谒高官,送去自己的创作,预先留下一个好印象。

所以那时候的榜首,其实基本都是内定的,早定的,而吹,就是他们为动人视听,最常用,也特有效的手段。好酒也怕巷子深。

风气如此,连杜甫那种老实人都要吹,李白当然更要吹,因此李白那“天为容,道为貌,不屈己,不干人,巢、由以来,一人而已”之类的自我吹嘘,那都不算事。

只可惜,他的多次拜谒自荐,却都没取得什么效果,有一次据说还得罪了刺史大人,差点被治罪。

没办法,自称“不屈己”的李白,这时候也只好屈己,去做人家上门女婿了。

安陆许家虽有点家道中落,但名声在那,仍算豪门,唐朝那会儿对倒插门也不是那么鄙视,只是李白自己,却显然有些不安。

不然他后来也不会跟裴长史说,是看了司马相如的文赋,才跑到这里来的,自己入赘,不过是暂时休息隐居而已。

他那时大概就是因为这个,才整天醉生梦死的,他本来以为很快就能出现转机,却不料一挫就是近十年。

具体情况,有他那首《赠内》诗可证。

“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虽为李白妇,何异太常妻。”

后汉的太常周泽,因主持祭祀不能回家,可当妻子去看他时,他竟以为她是为了干点什么来的,觉得犯了斋戒,勃然大怒,把她关进了监狱。

许夫人一年到头跟守寡一样,李白岂能不觉得愧疚?

李白也大约就是这期间,去拜见孟浩然的,只不过孟浩然那时候已经隐居,他虽然猛夸了李白一顿,却对李白出仕没什么帮助。

开元十二年(732)左右,李白终于去长安了,那自然也是为寻求出路,人们每提到他这段经历,常常会说他那时因为穷困潦倒,甚至会跟一些市井之徒混在一起,但他那时最常做的,其实还是这件事:

跟一班假隐士住在山中,皇帝在长安,他们就跑去终南山,皇帝去洛阳,他们就跑去嵩山,总之就是希望引起皇帝注意。

唐朝所谓的“随驾隐士”,却就是这么来的。

但是这依旧没用,甚至去见了一次唐玄宗的妹妹玉真公主也没用,好在他一会儿长安,一会儿安陆老丈人家,中间又转悠了许多地方,结识了许多人,名声是逐渐建立,并响亮起来了。

最终改变他命运的,还是隐士吴筠。

天宝初年,吴筠被皇帝召到长安,随即举荐了李白,此时再加玉真公主和贺知章都极力夸赞李白,于是李白很快就也得到征召,做了翰林待诏。

李白当初到京的场面,那真是震动天下,唐玄宗在宴席上,竟亲自下来迎接,还曾亲自为他夹菜盛饭。

李白是当得起这份荣耀的,他那诗才、文才绝对天下无双。

皇帝随便点个什么,随便要求写个什么文章,他立马就能洋洋洒洒,一挥而就,而且还都无可比拟,此曲只应天上有。

他若无此等才能,玄宗和杨贵妃自不会对他那么宠爱、纵容,高力士自不会遭受脱靴之辱。

但是有一样,李白就是在翰林院上班,也是每天必醉的,他几乎没有一次,不是醉醺醺地去见皇帝的。

据说,他这期间唯有一次没醉,但玄宗皇帝却醉了,所以他们君臣的相见,就只能每次都弥漫着酒气,总有一个人不大清醒了。

也所以,李白是不可能总待在皇帝身边的。

臣下见皇帝总是醉着,这成何体统?皇帝一次二次三次四次还能容忍,但是五次六次七次,更多次,每次呢?

李白虽然醉着,却依旧能写出好诗好文,这的确很了不得,但是皇帝有时候是需要他写一些重要的军国文章的,你总是这样,皇帝岂能不有所担心,觉得你太过儿戏?

更何况你如此狂傲不羁,如此受宠,要使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啊,整天给他上眼药的可不只是高力士一个。

李白有一次在醉中,写诗赞美杨贵妃,曾将她比作赵飞燕,这也犯了大忌。

赵飞燕美则美矣,却是历史上著名的淫荡毒妇,这一点经高力士一说,那自然就成了影射。

这一切,再加上有人说李白整天大醉,很可能会泄露国家机密,皇帝私生活,所以玄宗对李白就渐渐有了疏远之意。

李白终其一生,对他这宫中两年的经历都是非常得意的,而且能从一介平民成为皇帝近臣,这的确是文人们都期盼的事,连杜甫都不能免俗,所以有人认为李白单纯是为了尊严、人格之类而离开,这恐怕不过是出于对他的敬仰,美化了而已。

他实际上在后面还一直对做官非常热衷。


李白无疑是不得已才离开的,那之后,他基本就浪迹江湖,终日醉乡了。

他与杜甫相见,却就在这期间,二人还曾结伴去寻道炼丹,却没有成,只不过李白倒是曾正式履行道教仪式,成了正式道士。

他这期间最大的收获,还当是在云游期间,得了第三位夫人,宗氏。

李白醉酒梁园,提笔在墙上留下了一首《梁园吟》,宗氏看到,大为倾慕,竟一掷千金,把那面墙壁买了下来,这就是“千金买壁”的故事。

宗家是皇亲,做官名声很不好,但李白不在乎。他这一次虽然仍是入赘,但宗氏却不再是“太常妻”,李白还为她写了许多诗。

是否是看中相门,为一笔交易,这个不大好说,不过宗氏显然不是寻常女流之辈,李白后面投奔永王李璘的时候,她是曾极力劝阻的。

李白就因为没听她的话,结果就在永王谋反兵败之后不久,获罪了,此后若非天旱大赦,不知道他会被流放多久。

李白一蒙大赦,立马就迅速返回汉阳,他那首著名的《早发白帝城》,就是在此时所写,那急切的心情,竟是不怕一日就还的。

这是上元元年(760)的事,此时李白的生命只有三年了。

他此后酒仙生活重拾,仍旧是四处交游。

诗当然也是每时每刻都在写的,他这里比杜甫最胜的地方却是,杜甫喝酒经常得靠赊账,而他却到哪都会有人请,很踊跃。

只是他自己是没什么钱的,他从安州时期起,就基本只能靠妻家,靠帝家,靠给人做幕僚、清客,靠那些无处不在的朋友、粉丝,来满足他的各种需要了。

宗夫人在李白获罪之时,曾跑去营救,在李白流放期间,曾跑去相送,但是李白在去世前一年,却将她送去了庐山。而他自己,则基本来往于金陵、宣城之间。

这里面想必一定有生活的原因。

总之,李白在生命最后一段时间,因为生活窘迫,是跑去当涂,投奔了做县令的族叔李阳冰的。他那时候已经得病。

一代天骄,貌似神仙,其实并不得意,他的饮酒一面是嗜好(酒精中毒上瘾应该是有的),一面却也未必不是一种麻醉,一种排遣,这种生命之谜,心灵之谜,唯有天知。

神仙一样的李白,却就是这样,在上元三年(262),一病不起,离世而去的,一首《临终歌》,成了他的绝笔。

“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馀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怀大鹏之志的李白,飞入长安,却在长安宫半空折了翅膀。

然而我虽中天摧折,却必能风荡万世。

现在已无孔子,谁还能像他哭麒麟一样,为折翼大鹏而哭?

壮志未酬,人生可恋,李白临终之际,回顾一生,尤其是长安宫之事,自悼、自怜、悲凉之情油然而生,但是那自信、慷慨之气,却也是至死不倒的。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九万里。”

“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

人生有过如此气象,其落也覆盖大地,岂无人哭?千秋之名,李白是不枉的,落魄只能掩他于当世。

END

文 | 九鸦

图 | 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