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趣 | 月黑风高夜,本来不应该开会的(下)

96
毛公子的文殊坊
2016.08.17 10:05* 字数 3852

文/毛公子

年年岁岁花相似,花开易见落难寻

背景阅读:《月黑风高夜,本来不应该开会的(上)》


话说,老大中华诗词库正要发言,又被一个女声打断:

“既然清词师妹都分享了,那我也推荐一个吧……”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是二师兄宋词的妹妹宋婉词,她怯怯地瞥了一眼哥哥宋词,又慌乱无措地摆弄着耳边垂下来的一缕秀发,“我,我想推荐李清照。”

“哗——”刚刚安静的会场一下子沸腾开来。

“他哥宋词不是刚推荐完辛弃疾吗?她怎么还来推荐?”

“谁?李清照?!为什么推荐她呢?”

“听说她可是个话题女主角啊……”

“……”

“静一静!大家静一静!”老大中华诗词库淡定发声,“甭着急,先听婉词小妹说完。”


— 肆 —

等到众人安静下来,宋婉词这才开始了她的推荐:

“刚才诸位师兄师姐的推荐,我觉得都很悲情,他们确实满腹才华,但却都无处施展不被认可,要么时乖命蹇,要么生不逢时。”

“……但今儿我要推荐的李清照,却是另外一种情况”

“她出身书香门第——老爸李格非曾是北宋文学大家苏轼、韩琦等的门生,因此思想超前地开明,无视'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世俗套路,让李清照积攒下了比较扎实的文学基本功……”

“关键是,李清照她本身就聪慧过人,属于那种一点就通的学霸女。”宋婉词似乎沉浸在回忆中,满脸欣羡。

“早些年,曾有苏氏一门三父子,凭锦绣文章一度让京城纸贵。而谁又会想到,在若干年后,一个叫李清照的女孩子,也会因为文章而让京城轰动不已!”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这首清丽的小词,给汴京的文坛刮进了一股清流。而这时,她才不到16岁啊,是同龄很多女孩子还在撒娇卖嗲逛吃逛吃的年纪。”

“而你以为她仅仅就关注这些吗?那你就错了!她的志向远不止此,比如——”

五十年功如电扫,华清花柳咸阳草。

夏商有鉴当深戒,简策汗青今具在。

君不见惊人废兴传天宝,中兴碑上今生草。

不知负国有奸雄,但说成功尊国老。

“不管是对历史的回顾,还是对现实的嘲讽,这样的词句,怎么看都像是杜甫老爷子那个级别的人写出来的是吧?可这偏偏就出自约17岁的一介女流李清照之手!”

这样说的时候,宋婉词的脸上充盈着一种莫名的自豪。

“当然,她其实也是个十足的软妹子,第一次看到赵明诚的时候,也会害羞不已——”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但似乎是突然间又想到了什么,她长长的睫毛低垂了下去,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湿雾。

“只可惜造化弄人,北宋风雨飘摇的中央政府,在徽宗的领导下,已接近大厦倾颓的尾声;而老爸李格非,在以蔡京为首的奸佞操控下,被归为元祐罪党之列。牵连李清照被迫离京,和丈夫赵明诚一度分别,饱受相思煎熬……"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但儿女情长,国家气短,不久金兵南下北宋亡国,不得不举家南渡,这期间,李清照凭着超乎常人的胆识和魄力,将夫妻二人多年来辛苦收集的金石古玩字画,也几经周折地运到了建康城……”

“南渡后不久,丈夫赵明诚病逝,让让本就坎坷多磨的生活雪上加霜……”

“再然后,又遭遇渣男张汝舟,不但没有给她带来幸福,还因为主动申请离婚,被牵连坐了9天的大牢。”

“家庭的不幸,让李清照把眼光转投在国家兴亡大事上,但无奈南宋政府偏居一隅不思抗金,空留她一腔热血无人倾诉。”

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

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掊土。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传言,一直没有孩子的李清照,老年孤寂落寞,又不愿意自己毕生的诗词文学后继无人,就有意教授朋友一个10多岁的女孩子,谁知那孩子眨眨眼,童言无忌地来了句:才藻非女子事也!”

“这一句话,对于李清照来说,无异于压死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是啊,才藻非女子事也,她之所以活的这么艰辛和孤独,不就是因为才学聪慧思虑高远吗?”

“于是,千古悲情诗词,便如倾闸之坝奔涌而来——”

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她的文字有人传唱,她的世界却没人能懂,”宋婉词忍不住红了眼眶,“命运总是如此地不公,甚至连一个能享受儿孙绕漆的怡然温馨的老年生活都吝啬地不曾给她。”

“我的推荐就是这些,希望各位师兄师姐们补充指正。”宋婉词坐下去的时候,趁人不注意,偷偷抹了抹眼角。


—  伍  —

听完宋婉词的推荐,会场再度陷入了沉默。

“既然婉词小妹都发言了,那我也来推荐一个。”正当大家各自沉思的时候,又一个声音响起。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是素来洒脱不羁的三师兄魏晋

“我今儿要推荐的,跟之前大家推荐的略有不同,”魏晋清了清桑,缓缓说道,“方才诸位的推荐,都是国家大形势下变动下的个人悲剧,但如果你的不幸来自于你的家庭呢?”

“比如我今儿要推荐的曹植……”魏晋故意卖了个关子。

“曹植这个人,是典型的耿直文艺男,据说不到10岁就能诵读《诗经》《论语》及百家著作,并且思维敏捷,面对老爸曹操的不定时抽查,总能对答如流……”

“这样时间一长,就直接导致了两个结果:一是老爸曹操怀疑他作弊,就问他是不是有人给他提前楼体了?结果曹植自信满满地回了句:我出口成章、落笔成文,心中自有丘壑,何用作弊?不信你可以当面再出题考我嘛。”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

扬仁化于宇内兮,尽肃恭于上京。

虽恒文之为盛兮,岂足方乎圣明。

“曹操一看,哎呦,这小子还可以嘛,坦率又倨傲的气质,有我当年的影子。于是就比较关注他,有意立他为世子。”

“这又直接导致了另一个结果:曹植的哥哥曹丕,虽然才华不及弟弟,但心黑脸皮厚的本事,却远远高于曹植。看到老爸曹操那么偏爱曹植,心里一万个不爽,就开始了他的阴谋计划……”

“当老爸曹操外出征战,让曹植留守邺城期间,曹丕就利用曹植喜欢喝酒的缺点,几次怂恿他酗酒并耽误了大事……不明就里的曹操,自然毫无防备地中了圈套。”

“等到老爸曹操去世,曹丕终于继承了垂涎已久的王位,就紧锣密鼓地开始了他的消灭弟弟行动。”

“他俩可是亲兄弟啊!”

说到这里,平时总是一副狂放不羁模样的魏晋,也禁不住无奈地叹息。

“说是亲兄弟,可曹丕这厮下起手来却丝毫不含糊,先是诛杀了曹植的亲信丁仪、丁廙,然后又短时间内不停地贬黜曹植,搞得曹植心里哇凉哇凉的。”

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利剑不在掌,交友何须多?

不见篱间雀,见鹞自投罗。罗家得雀喜,少年见雀悲。

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

“可是诗中的麻雀能都被救,而身边挚友被杀,曹植自己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

“甚至《世说新语》中说,当贬黜都不能泄愤时,曹丕选择了更狠的手段——”

“他召集曹植进宫,冷冰冰地说:既然你才思敏捷,那朕就限你七步之内成诗。如不成,则是欺君大罪!”

“可怜那个曾被谢灵运尊慕才高八斗的曹子建,面对哥哥曹丕的步步紧逼,不由得悲从心生,随口吟咏而来——”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试想,有什么悲凄,能够比家人兄弟间的屠戮伤害来的更残忍直接呢?”

“我的推荐就是这些,看诸位补充。”魏晋不忍多言,伤感地坐了回去。


—  陆  —

“大家还有要推荐的吗?”

看到大家一个个都若有所思,老大中华诗词库忍不住提醒。

“既然大家都不说了,那我最后推荐一个吧,我推荐庄子。”

“哗啦——”,人群中再次炸开了锅。

“老大你别逗了,庄子可是出了名的内圣外王的逍遥派啊,他怎么可能有伤感的文字呢?”

“对呀老大,庄子向来讲究物我两忘的和谐,应该是不会为了凡俗小事感伤的。”

“……”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时,老大中华诗词库只是静默不语,淡淡地笑着,看着大家的争辩。

良久,等众人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他才缓缓开口:

“你们说的是,庄子曾经连楚国的总理都懒得做,而宁愿当个在泥水中畅玩的小乌龟,他这样的境界,肯定是不会为凡俗小事感伤的。”

“但他自有他的悲伤,就像武侠小说里的顶级高手苦于没有对手一样,他也是高处不胜寒啊,能跟他同一级别高谈阔论的人,也就一个惠子,而且庄子还老嫌弃人家水平低。”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回过头来再看这段文字时,没有了年幼时的憧憬和好奇,只是多了一份莫名的感伤——”

“这个叫鹏的大鸟,他该是多么孤独啊,就像当年的庄子一样,即使有垂天之翼,也无人可倾诉谈说……”

“而当惠子去世后,他在墓碑前吊唁,就曾悲伤地说:你这家伙(惠子)就这么走了,以后我再找谁辩论探讨呢?以后我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了。”

庄子送葬,过惠子之墓,顾谓从者曰:“郢人垩慢其鼻端若蝇翼,使匠人斫之。匠石运斤成风,听而斫之,尽垩而鼻不伤,郢人立不失容。”

“宋元君闻之,召匠石曰:‘尝试为寡人为之。’匠石曰:‘臣则尝能斫之。虽然,臣之质死久矣!’自夫子之死也,吾无以为质矣,吾无与言之矣

“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三两只。过尽千帆皆不是,拣尽寒枝不肯栖。”老大中华诗词库陷入了沉思。

“或许,人最悲伤的事情,就是孤独吧,没有能懂你的朋友,甚至也没有能恨你的仇敌,这,估计才是最悲情的事情吧。”

听完中华诗词库的推荐,半响,众人皆不言语。

窗棂外,依旧月黑风高万物寂寥。


END


著作权归文殊坊所有,转载请联系毛公子授权,违者必究!!

时光匆匆而过,感谢持续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