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体诗第7首 渝州春日(17岁)



渝州春日(17岁) 

淅淅细雨涤轻尘,

簌簌微风拂绿明。

白鸟一双掠波飞,

黄鹂几只跃树鸣。

依依紫烟接山远,

静静红水连草生。

欲向河畔山舍行,

篱上鸡啼暮云沉。


注:1999年4月27日,重庆学校下午远眺,17岁。

再注:因为微信申明原创要300字以上,但每首诗虽然只是二三十个字,但的确是我自己写的。我特别敝帚自珍,是我人生的印迹。故意每篇加了同一段话,以便申请原创,但真的不是凑字数。

偶然想起诗歌和诗人

诗歌,诗人,在我国,都是属于遥远逝去的时光。

只有在百年千年时光湮没之后,依旧让人耳熟能详、口口相传的,才是真正的诗歌。一时的喧嚣,不过是庸脂俗粉,附庸风雅,无病呻吟。“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很苛刻,但在诗歌的国度里,就是如此。

旧体诗,先秦《诗经》的古朴,汉魏五言的苍凉,齐梁宫体的浮艳,北朝民歌的爽直,至唐而为律绝巅峰。唐以后,宋、元、明、清,倾尽一个朝代的所有文人名士,也有诗作的名言警句流传。但唐代以后,即使是最好的诗,读起来总是缺了点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