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新月皎皎•夜深沉(81)

八十一 新婚在即

    周允桀并没出皎皎楼,他不习惯留宿别人家,也真真舍不得离开月牙儿两个街口那么远的距离,更重要的是他能感觉到另一个人的如影随形。

    月牙儿睡房的屋顶上,夜龙心躺在屋脊上,双手枕在脑后,出神在繁星闪烁的夜空里,今晚又是一轮皎洁的新月。

    周允桀站在离他不远处,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他正沉静在为月牙儿守着的最后一夜里,不容打扰。即便知道有人也上了屋顶,他还是不屑一顾。

    他们就这样一卧一站各自放眼着夜空中那勾月亮很久,直到有一丝浅薄的云叨扰了她的明媚,夜龙心伸出了一只手,对着云彩的位置轻轻挥了挥,下意识地要驱散它,又发现这是远在天边的云,是自己无法企及的存在,无奈地冷笑道,“我曾以为凭我一己之力便能护她一世安好,可惜我错了。”他的声音那么淡漠清冷,却听着让人剐心。

    “那日你大可不必选择救我,让我欠你这个一辈子都换不清的人情,我的死都已是注定的事,任人摆布。”周允桀负手身后,微微闭了眼,想起他的师傅把他和夜龙心与月牙儿后隔开发生的事。

    他们之间只能救活一人,无论怎么样,邪毒的老疯子都要月牙儿伤心,要他和夜龙心之间有一人生不如死,就因为他穷其一生医术和武功都不曾救得他的挚爱,他要天下人都和他一样痛苦和遗憾。

    “救你也是注定的事。”夜龙心还是莫不经心,冷冷地道。

    “你没想过,若是我死了,你这一世可以一直守护在她身边,她终有一日会忘记我……”周允桀说得轻松,心里疼得厉害,若他死了,月牙儿真会忘记他吗?

    夜龙心坐起身子,面对着周允桀,眼里是若有所思的遥远,“会吗?”

    他们都低头沉默着,各自想象着自己离世后,月牙儿的样子。

    “那样我就再也见不到她笑了。”夜龙心先抬起了头,漆黑如夜的眸子映照着漫天璀璨星光,“带她离开西梁,离开你后,即便我在她身边日夜守候,都不曾见她开心地笑过一回。”

    “你就不怕,你不在了,她会哭?”周允桀依旧静静地看着明月夜色,他还是有不安的。

    “怕。”夜龙心直言不讳心里的痛楚,“但她有你,我放心。”那是一种不得不为之地放手。

    他不想月牙儿再次面临在天坑里两难的抉择,她居然宁可牺牲掉自己,也要挽回他们两个,这丫头太善良,心太软,“今后……”他有千言万语要关照周允桀,月牙儿的点滴小事,枝梢末节的习惯细节,他统统想告诉周允桀,生怕他照顾不好他的宝贝公主,可转念想想也是惘然,周允桀应该不会比自己做得差,只会比自己想得更周全,况且现在天下太平,还有什么大事呢?

    见他欲言又止,周允桀也能猜到他的心思,“你放心,天下之大,她是我唯一不会辜负的人。”

    是啊,天下他都可以为她双手奉上,也可以轻易舍弃,还有什么是放心不下的呢?

    一夜静谧好眠的月牙儿不会知道,她的屋顶上有两个人为她守了一整夜,她也不知道,在她期盼自己美满婚礼的同时,有着什么无法预期的事情在等着她。

    成长不光会有幸福,还会有承受不了疼痛。

    清晨,天际刚刚泛白,王婆婆就已经来敲月牙儿的房门,“姑娘,该起了,月牙儿?”

    月牙儿一夜出奇的好眠,王婆婆敲门时她还沉沉地睡着,那声音远得像在梦里传来的,挣扎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

    今天可是成亲的大日子啊!月牙儿赶紧起身披了衣服下床开门,“王婆婆,真是劳烦您一大早还来叫我。”

    门外的王婆婆已是梳洗整洁,一身新置的衣裳穿着格外精神,满脸喜色,好似今天自己嫁闺女,“你也真是不操心的主,那么大的日子还睡得安稳,亏得有你哥哥替你打点一切,不知道新姑爷会不会这么疼你。”她也是怜爱地握着月牙儿柔柔软软,从不曾沾过阳春水的手,生怕她成亲后受一丁点儿委屈。

    月牙儿想起周允桀的样子,忍不住低头笑起来,他能给自己受什么委屈?

    “新姑爷说也奇怪,昨晚一直没去我家,今天早上我出门时才见他来,你们昨晚可没在一起吧?这新婚前夜夫妻两个是绝对不可以……”

    “婆婆,我们没有。”月牙儿有点羞得脸红,周允桀这样的性子必定不习惯去别人家睡觉的,这一晚必定是在皎皎楼,她睡房的不远处守着。

    “他和我在一起。”夜龙心出现在王婆婆身后,高挑的身形,逆光而立,晨曦仿佛是从他背后生出的,“来,先吃东西再梳妆不迟。”

    他端着手里的竹子托盘,托盘上一碟晶莹剔透,白里透粉的水晶桃花糕,一碗嫩黄可口,香气扑鼻的桂花小米粥,就这么顺其自然地牵起月牙儿的手,推门进了屋。

    王婆婆话到嘴边又咽不,替他们掩上了门在不远处守着,手里是夜龙心交给她的新娘喜服珠花首饰,每一样都是她从没见过的稀罕物件。

    “龙心哥哥,幸苦你了。”月牙儿咬了一口弹牙又软糯的水晶桃花糕,对着夜龙心露出了比甜食还香甜的笑容。

    正在帮她吹凉桂花小米粥的夜龙心,微微扬了扬嘴角,抬眼看了她一眼,便入迷。

    她不再是那瘦得纸一样薄的样子,小巧的瓜子脸圆润剔透得堪比她手里的桃花糕,纤尘不染的眉眼里一汪哀愁的水雾早已被明媚温暖的光华驱散,整个人如同粹了蜜一样的香甜。

    “我以为你不和我们同路回来是不管我,不理我了呢,没想到是为了这些事。”月牙儿吃完了糕点,从夜龙心手里接过盛着桂花粥的碗,送入口的温度冷暖恰好,“你哪里找到的糖渍桂花?浔南镇可是没有的。”她回味着满嘴的桂花香。

    浔南镇四季如春,唯独没有着秋天才开的桂花。

    “回来路上遇到了,知道你喜欢就买了。”夜龙心无法一一告诉月牙儿,从辽颖一路南下,回到浔南镇,他都为她置办了些什么,只要是当地特有的,月牙儿喜欢的,或是特别稀罕的物件,他都买下来,带了回来,现在还有好几箱子存在院子后面的储物间里,他只能这样满足自己对她的好。

    月牙儿心里一暖,也不知道再说什么,闷着头吃完了所有的东西,满足极了。

    “龙心哥哥,等我成完亲,也给你找个媳妇,好不好?”月牙儿觉得夜龙心那么好,一定要有个人好好照顾他疼他,自己是注定要亏欠他一辈子的,“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这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愣地看着对方。

    一个明知故问,另一个是有口难言,夜龙心暗自嗔怪无奈,“我就喜欢你,只你一个,傻丫头,你让我怎么回答。”这句话险些就要脱口而出了。

    “姑娘,好了没有啊?吉时不等人的。”王婆婆终于忍不住敲起了门。

    夜龙心最后揉了揉月牙儿的头发,“我就在门外。”转身离开了一室的香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