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当时的周杰伦。

当时我们听着音乐
还好我忘了是谁唱、谁唱
当时桌上有一杯茶
还好我没将它喝完、喝完
谁能告诉我
要有多坚强
才敢念念 不忘?

  早上分享了一个收集了周杰伦所有专辑所有歌曲的相册,看到《威廉古堡》的时候又分享了一下单张图片,分享理由写的是“猪头三教孙猴子唱然后孙又教我们唱的哈哈~是小学三年级吧?”想到那个下午一直在唱“不会骑扫把的胖女巫”,不自觉地就嘴角上扬。
  最近反复被周杰伦刷屏,可能是由于最近他在开演唱会,但更重要的原因,我觉得,可能还是因为,此时的周杰伦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已经不只是一个流行歌手那么简单的一个身份了,而是一个符号,它标志着这一代大部分人的记忆。我们还没有老去,可是已经开始怀旧了——也许是第一代九零后要离开校园生活,不免感伤,一感伤就不免去寻找一个长久陪伴着自己的符号来寄托所有复杂的情感和心绪。
  后来那个绰号为猪头三的小学同学评论了一条:“………………………………真的假的。。。”
  其实早已料到。所以分享时也并没艾特他。

  第一张完整听完的周杰伦的正版专辑应该是《八度空间》,猪头三借我的,我用智能达复读机反复放了一晚上。到现在这也应该是我最喜欢的一张:火车叨位去,半岛铁盒,暗号,回到过去,分裂(离开),最后的战役……至今只要听前奏三个音就能知道是什么歌。严格来说并不能算“完整”,因为那张磁带的中间被录进了周老diàngdiàng坨的“广播体操”:“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我以前说过,记忆力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今天忽然因此而彻底听懂了《当时的月亮》。
  “当时我们听着音乐,还好我忘了是谁唱……”
  开头的几句我原本只当它是起兴,从没去探求过其涵义,只是每次都莫名被戳中着,甚至比起副歌部分更喜欢开头这几句。
  而今发现难过的原因正在于此:当时我们听着的音乐,只有我还记得是谁唱;当时桌上的那一杯茶,只有我一个人认认真真地喝完。我可能从来都不够坚强,却总是一不小心念念不忘。
  多可悲。
  《当时的月亮》,最消极可悲的一首歌,却成为王菲所有歌里我最爱的一首。大约正因为那一份“念念不忘”,这首歌总能戳中我,戳得我肉痛。

  听,当时的周杰伦,曾经唱过谁的心,结果都一样。
  歌词里的“结果”,我终于听明白。

p.s.《当时的月亮》结束后随机播放到小红莓的《never grow old》,是不是一种讽刺?

2013年5月28号 礼拜二 阴天 下午 四教40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